標籤:日本犯罪邪教組織

奧姆真理教(オウム真理教),是日本一個以佛教和瑜伽為主的新興宗教教團,也是日本代表性的邪教團體。進行過松本沙林事件、坂本堤律師一家殺害事件與東京地鐵沙林毒氣事件等恐怖活動。創立於1984年,教主為麻原彰晃。1995年,該組織在日本本土約有9,000多名會員,在全球則有40,000多人。至2004年,該組織的會員約有1,500至2,000人。

1概述

奧姆真理教(Japanese Aum Doomsday Cult)日本邪教組織,由麻原彰晃(原名松本智津夫)創立於1984年。麻原心態陰暗,仇視社會,憎恨人類。在成立后短短數年裡,他便網羅了近萬名信徒,建立了30多個支部和道場,並在海外發展了四個支部。

2喪心病狂

麻原彰晃

  麻原彰晃

在科學技術十分發達的今天,在世界各地卻活動著各種反科學、反社會的邪教組織。日本的奧姆真理(Aum Supreme Truth) 教就是其中之一。該邪教組織於1995年3月20日在日本東京地鐵投放「沙林」毒氣,造成5500多人受傷,12人死亡,震驚了全世界,它也因此更加臭名昭著。
這個邪教組織的總頭目叫麻原彰晃,原名松本智津夫。1987年松本智津夫成立奧姆真理教時,把自己的名字改為麻原彰晃。據說麻原的姓取自梵語「瑪哈拉佳」,意為王中王,而「瑪哈拉佳」的發音與日語「麻原者」的發音相同。
奧姆真理教這個教名也給人一種神秘感。它來源於梵語的一個字母,其發音近似於「奧姆」,英文的寫法是AUM。印度教徒念經時,常常以這個字母開頭,閉目長吟,顯示出神聖狀。麻原就用這個字母冠在教名上,還把它畫在教徽上,使不知底細的人心生敬畏。
改名與傳教
奧姆真理教出版物

  奧姆真理教出版物

1984年,麻原在東京都開設了一個練習「瑜伽功」的道場,稱作「奧姆神仙會」。這是奧姆真理教的前身。1985年秋,他花錢讓一家雜誌社為其刊登了一張頗具轟動效應的「飄浮神功圖」照片。照片上,他雙腿盤錯,「飄浮」在半空中。1986年,麻原因出版《超人能力秘密開發法》而進一步出名。這些活動騙取了許多年輕人的輕信,他們相信麻原有特異功能,故而對他頂禮膜拜。1987年,麻原去了一趟喜馬拉雅山,自稱在那裡悟道。回國后以首個得道的日本人自居,儼然一個教主,並把他的教派命名為「奧姆真理教」。也就是在這時,他把自己的名字松本智津夫改為麻原彰晃。麻原創建奧姆真理教后對信徒稱,他進行了八年佛教瑜伽功的修鍊,並在喜馬拉雅山完成了最終解脫;依靠解脫者的智慧和修鍊得到的神秘力量,具有先知先覺的功能。
邪說
麻原及其奧姆真理教反社會、反科學的言行荒謬到極點。麻原自稱有特異功能,能上天浮遊。一次參觀埃及金字塔時,他居然對信徒說:「這個金字塔是我很久以前設計的。我憑追溯往昔的特異功能,知道我自己的前生曾是埃及首相。」他還在教團雜誌上自詡:「我在經歷著特殊的輪迴,前生已達到了完全解脫,達到了悟道的境界。」他自稱是神的化身,並自訂教義,要求教徒遵守其教規,為普渡眾生,要割斷同現實世界的聯繫,把自己的身心和財產交給大神和麻原「尊師」。他向弟子們傳授「秘儀」和「瞑想法」,用手拍信徒的頭,稱為他們注入智能。他宣稱教徒喝他的血液和洗浴后的水后,可以得到智慧。奧姆真理教還製造了一種帽子,叫做「腦波同步儀」,聲稱戴在頭上可以接收麻原的腦電波。
麻原大力宣揚世界末日已經逼近,大難就要臨頭的邪說,鼓吹只有入教方可得救。在《日出之國,災難降臨》一書中,麻原預言:「第三次世界大戰遲早要爆發。我可以用我的宗教生命打賭!」「毫無疑問,世界最終必定要爆發戰爭,而且肯定在1997年至2001年之間。」「戰爭雙方,一個是以日本、中國為中心的亞洲各國聯盟,另一個是以歐美諸國為中心的歐美聯盟……」「恐怕戰爭爆發后,現有的自衛隊將會全軍覆沒。他們將遭到核攻擊,或者受到毒氣彈、生化武器的致命打擊……」。麻原鼓吹要在戰爭的廢墟上建立起「奧姆王國」。他曾聲稱他已向前行進到2006年,並且與第三次世界大戰的倖存者進行了交談。他號召其信徒與日本的敵人包括美國進行鬥爭。

3內部組織

奧姆真理教內部有嚴密的組織機構,其設置類同日本的政府機構。麻原本人是「神聖法皇」,下轄21個省廳等機構。它們是法皇官房、法皇內廳、東信徒廳、西信徒廳、諜報省、自治省、防衛廳、建設廳、治療廳、文部省、郵政省、厚生省、科學技術省、車輛省、勞動省、大藏省、流通監視省、商務省、外務省等。每個機構都設有長官,如麻原之妻松本知子是郵政省長官,麻原長女是流通監視省長官,三女兒是法皇官房長官。大藏省長官是石井久子,她也是麻原的貼身女秘書,掌管著奧姆真理教上千億日元的資產。
在奧姆真理教各省廳中,科學技術省下屬人員最多,共有成員263人,其主要成員均是研究物理、電子工程的高材生。該省長官是村井秀夫。
嚴厲的教規
奧姆真理教要求信徒絕對服從麻原,教規對信徒十分嚴厲。據一名1990年脫會的女信徒透露:「在集中修行時,飲食和睡眠被嚴格地控制。一日兩餐減為一日一餐。睡眠時間縮短為3小時。修行一般要持續兩個月,我當時因體力不支而患上了神經衰弱,此後將近有一個多月總是失眠……。而且在修行期間,父母和子女都要被強行分開,小姑娘大聲哭喊也無人理睬,根本不顧什麼骨肉親子之情。」另一名男信徒揭露說:「睡覺的地方叫做蜂窩,寬80公分,高70公分,深1.8米,像蜂窩一樣密集地排列在一起。睡覺時要彎著腰鑽進睡袋。四、五天才能洗一次澡,據說,不然會把修行的成果一洗了之。」
一旦加入了奧姆真理教,就如同陷入牢籠一樣。許多加入這個邪教組織的人「下落不明」,其中不少人實際上被麻原為首的犯罪團伙殺人滅口。一些企圖逃跑、退會的信徒,只要被發現,就會遭到嚴刑拷打,之後,被扔進昏暗、陰濕的小房間,斷水斷食,直至餓死。
涉及的犯罪活動
奧姆真理教涉及到各種犯罪活動,如暗殺、綁架、侵佔財產等等,成為社會一大公害。例如,奧姆真理教因為上九一色村總本部的排污、土地使用等問題與當地村民產生許多矛盾,加之教團設施內每天傳出的信徒誦經的聲音使村民正常的生活受到嚴重干擾,村民不堪其擾,成立了「奧姆受害者協會」、「奧姆對策委員會」,但他們的一系列活動,受到奧姆真理教教徒的竊聽。村民忍無可忍,向法院提出上訴。
麻原1990年2月參加日本眾議院選舉遭到慘敗后,便揚言現代人都積有「惡業」,只有通過「收回其靈魂」的辦法才能拯救他們。曾揭露過奧姆真理教團內幕的律師坂本堤一家三口慘遭他們的殺害。信徒田口修二等人也因反對麻原而被殺害。
據警方調查,奧姆真理教上九一色村總本部內部也隱藏著殺人、殺人未遂等一系列惡性案件。警方初步估計,至少有20餘人生死不明。有人認為,還有不少生死不明者被焚毀屍體或用於毒氣、細菌等生物實驗。
注視與對策
奧姆真理教信徒的一系列犯罪活動早已引起日本警方的注視。從1994年起,警方就發現幾起暗殺事件與該教有關,特別是造成十二人死亡的松本沙林毒氣事件。在掌握了一定證據的情況下,警視廳決定在1995年初對其進行突擊搜查。后因發生阪神地震,將搜查日期改在3月22日。不料,奧姆真理教已對警方的計劃了如指掌。當時深感危機逼近的麻原決定製造一起使首都中心陷入大混亂的事件,為對付搜查贏得時間。
1995年3月18日,麻原在得知警方要就一系列殺人事件對奧姆真理教據點進行大規模搜查的消息后,便與各頭目商量,實行在東京市中心大規模施放沙林毒氣的計劃,以造成混亂,破壞警方的搜查。製造「沙林」毒氣並利用這種武器威脅社會是奧姆真理教蓄謀已久的事。當警方正在籌劃搜查奧姆真理教時,深感危機逼近的麻原彰晃進一步露出猙獰面目,決定大打出手。
事前的痕迹
1994年6月,東京西北面的長野縣松本市遭神經性毒氣吹襲,導致7人死亡,200多人受傷。毒氣是從松本市郊區的兩幢公寓里散發出來的,它使100米以內的生命死得一乾二淨。狗在街上卧斃,鳥從空中墜亡。在遇難者中,有三名正在審理一宗涉及奧姆真理教案件的法官。警方几乎可以肯定有人施放了沙林毒氣。
1994年7月,山梨縣的上九一色村有村民投訴說,設在當地的奧姆真理教場所發出強烈異味。警方隨後在場所附近的泥土中化驗出有沙林氣體的物質。1995年1月4日奧姆真理教宣稱其在山梨縣上九一色村的設施受毒氣污染,要求當局起訴村民,村民則指責奧姆真理教信徒,提出了反訴訟。
合法性的爭議
1995年東京地方法院剝奪了「奧姆真理教」的法人資格,但在東京高等法院的二審裁定中,表示「解散命令並不帶有禁止或限制信徒宗教行為的法律效力」。由於核心人物村井已於4月24日被殺,涉及奧姆真理教的一系列案件尚有疑點,致使對麻原的公審未能早日進行。
1996年5月24日日本律師聯合會通過決議,反對根據《破壞活動防止法》宣布「奧姆真理教」為非法。1996年7月日本公安審查委員會提出建議,依照《破壞活動防止法》,宣布「奧姆真理教」為非法組織。但1997年1月,司法部門又認為沒有足夠充分的證據證明奧姆真理教對社會構成直接或間接的威脅。這實際上默認了奧姆真理教繼續存在合法性。

日本社會的應對

由於對邪教勢力處理不力,奧姆真理教又有死灰復燃之勢。1998年12月25日,日本法務省公共調查廳向政府提交了一份關於「奧姆真理教」的報告,證據表明,奧姆真理教信徒企圖利用新的手段和途徑大力展開活動。新的核心成員是以麻原的三女兒為首的核心小組,他們公開進行傳教活動,並且通過國際互聯網聯絡舊信徒,接納新成員。在奧姆真理教的加密網路上,每天大約有1000人上網瀏覽。奧姆真理教信徒還依靠雄厚的資金支持,在全國範圍內購置產業,引起當地居民的反對。據1999年12月9日香港鳳凰衛視報道,奧姆真理教位於東京的新總部仍在運作,雖然居住在附近的居民不斷張貼標語要求奧姆真理教人遷離,但奧姆真理教徒沒有理會,他們繼續在總部內進行宗教儀式,參拜麻原彰晃的畫像。其法律顧問也對其活動進行辯護。
日本政府高度重視「奧姆真理教」的復活,也加大了對奧姆真理教的打擊力度。1
一名抗議者手舉要求麻原彰晃認罪的標牌

  一名抗議者手舉要求麻原彰晃認罪的標牌

999年5月18日,長野縣警方以奧姆真理教信徒偽造文書購買土地為名,突擊搜查了該教多處場所。日本眾議院6月1日通過了破壞活動防止法修正案等新規定,授權警方對有組織殺人、毒品、槍械及集團偷渡入境等項犯罪嫌疑人的電話、傳真和網上通訊進行全面監視。東京地方法院宣判了東京地鐵沙林事件的執行者奧姆真理教「科技省次官」橫山真人死刑,林郁夫被判無期徒刑。麻原也以殺人和殺人未遂罪被起訴。面對這種局勢,麻原殘黨宣布對外暫停使用「奧姆真理教」名稱,以緩解輿論的壓力。這是該教一種「棄名求存」的策略,實際仍在進行活動。
4年多過去了,除個別罪犯已被判死刑外,沙林毒氣事件仍未結案。日本各地居民因此對邪惡的奧姆真理教深感不安,強烈呼籲當局徹底取締這一邪教。
1999年9月底,日本警方突擊搜查了奧姆真理教一名重要骨幹的住所,發現一批內部文件。這些材料的內容包括沙林神經毒氣的製造和中毒搶救方法。這表明該教仍然相信2000年之前會爆發毀滅性戰爭並導致世界末日的異端邪說。
9月29日,警方因懷疑奧姆真理教信徒郡廣古弘在偏遠的長野縣禁錮一位叛教女信徒而搜查了他的住處,找到2份奧姆真理教內部文件,文件內容涉及毒氣的發展史,以及沙林毒氣和中毒后的救治方法。
與此同時,日本輿論界也加大了對教奧姆真理教的譴責。日本神學學者淺見定雄教授在《世界》月刊雜誌12月號上發表文章,呼籲徹底解散奧姆真理教,並表示支持政府制定的對付邪教的法案。文章指出,奧姆真理教在得知政府將要制定禁止邪教的法案后,於今年9月底轉入地下。淺見定雄教授強調,只要奧姆真理教的本質沒有變化,不解散該教就將遺患無窮。奧姆真理教宣揚的「殺人合理」的教義、教祖和組織,至今都同製造東京地鐵沙林毒氣事件前一樣繼續存在。對該教犯下的一系列罪惡行徑,他們一次也未承認過自己的罪責,更談不到賠償。文章指出,奧姆真理教這一邪教團體如繼續存在下去,將是一個很大的潛在威脅。因而絕對不能允許這種組織再繼續存在下去。
接受宣判的麻原彰晃

  接受宣判的麻原彰晃

1999年11月,正當日本國會眾議院討論通過旨在打擊奧姆真理教的「團體限制法法案」時,該教致函日本首相小淵惠三,暗示他們將對其組織犯下的罪行作出道歉。這封信是由奧姆真理教代教主村岡立子簽署的,信中說奧姆真理教知道其成員在搬進新的社區時常遭到敵視。「我們不能否認,這個問題是我教對教徒被指控干下的一系列罪案沒有清楚表態造成的。」在信中,村岡立子還詳細列出了奧姆真理教不對社會構成威脅的理由。
日本國會眾議院18日下午在全體會議上以多數贊成通過了有關打擊日本邪教組織奧姆真理教的兩個法案即《關於過去引起過無差別大量殺人行為團體法案》(簡稱《團體限制法法案》)和《救濟受害者法案》。這兩個法案已在12月3日在參議院通過,12月27日付諸實施。
日本政府旨在通過這項法案的實施,搞清奧姆真理教的實際情況,限制它的活動。法案明確表示要對「曾肆意進行大規模謀殺的」團體加強監控。法案的主要內容有:三年期間內對有關團體進行觀察,團體每隔三個月要進行一次彙報,團體的設施要接受檢查;當團體的危險性增加或妨礙檢查時,將沒收或禁止使用團體設施,將禁止向它捐款,禁止它的骨幹進行活動等。法案還禁止被限制對象取得或使用與宣揚邪教有關的場所和設施,禁止被限制團體勸誘民眾加入邪教組織等。這樣,奧姆真理教就成了法案限制的對象。
12月1日,奧姆真理教代表村岡立子發表聲明說,「我們得出的結論是,我們無法否認當時確實有一些教徒涉及這些事件。」這包括1995年3月20日東京地鐵投毒事件。村岡立子說:「我對受害者和他們的家屬做出由衷的道歉。」奧姆真理教企圖通過這樣的聲明來減緩社會壓力,從而阻止日本參議院通過限制該教的法案。
1999年12月2日,日本首相小淵惠三對記者說,「無論如何該教派被法律視為造成沙
麻原彰晃被判處死刑

  麻原彰晃被判處死刑

林事件的罪魁禍首,一個濫殺無辜的宗教組織。」「立法的目的」是要制止該教犯下像沙林襲擊事件那樣的致命罪案。他說,政府將竭盡所能,確保公民安全和產業免受邪教侵害。
3日,日本國會參議院全體會議以多數贊成通過旨在打擊奧姆真理教非法活動的兩個法案。這是日本採取阻止該邪教勢力泛濫的有力措施。邪教勢力是社會的毒瘤,不及時將其割去,必將傷害社會健康。日本法務大臣臼井日出男當天在會見記者時表示,公安調查廳長官將在年內請求公安審查委員會對奧姆真理教實施這兩項法律。
東京地方法院正在對在東京地鐵投毒的奧姆真理教三名骨幹份子進行公審。12月7日下午,檢察當局要求判處投毒沙林的豐田亨和廣瀨兩名被告死刑,判處當時負責開車的杉本繁郎無期徒刑。公審將在2000年3月2日由律師進行最後一次辯護后結案。
奧姆真理教女幹部菊地直子在潛逃17年後終於在2012年6月3日晚落網。
奧姆真理教一案唯一在逃嫌疑人高橋克在2012年6月也露出馬腳,日本警方稱其曾在神奈川縣川崎市一家建築企業打工。於2012年6月15日上午上午9時20分左右在日本大田區西蒲田7丁目的漫畫喫茶店被抓獲。
邪教份子終將難逃歷史罪責!

4在俄發展

奧姆真理教不僅在日本大力招納信徒,而且也向海外發展勢力,特別是在俄羅斯。1992年3月,正值前蘇聯解體動蕩時期,奧姆真理教勢力乘虛而入。該教以贊助俄日大學為名,堂而皇之地進入俄羅斯。1992年3月7日奧姆真理教一行300人乘包機飛抵莫斯科,諸徒眾簇擁著「尊師」麻原彰晃,頗為引人注目。麻原此次莫斯科之行的最大收穫是受到俄副總統魯茲科伊等政治人物的禮節性接見。
奧姆真理教訪問俄羅斯成功后,俄羅斯分部的信徒人數急劇增加。奧姆真理教充分利用傳媒在俄擴大影響。1992年4月,該教與俄國廣播電台「瑪雅庫」簽約,以年租金80萬美元高價買下該台一天兩次、每次25分鐘的廣播權。隨後,該教還買下一家電台每周日上午30分鐘的一條廣播時間段。該教還與中波民間廣播電台簽約,以符拉迪沃斯托克(海參崴)為基地用日語向日本全國廣播。奧姆真理教還召集一批演奏家組成一個管弦樂團,藉此高雅工具擴大其影響。
受奧姆真理教控制的傳媒還聲稱可以用瑜伽祛病強身,這吸引了許多對自己的健康擔憂的人的興趣。許多信徒就是抱著求醫治病的樸素想法加入奧姆真理教的。
根據奧姆真理教公布的數字,俄羅斯的奧姆真理教信徒最多時竟達35000人之多,在莫斯科有7個支部。教團還計劃像熊本縣波野村、山黎縣上九一色村那樣替信徒們建造稱為「美麗花園」的生活小區。俄羅斯的信徒和日本一樣要求捐獻家中財產。有一個出家信徒甚至把自己經營的公司整個捐給了教團,公司事務所成了秘密道場。
隨著奧姆真理教在俄羅斯的迅速發展,一系列社會問題隨之發生。有人控告說家裡的孩子一去不復返,有人哭訴被騙得人財兩空。1994年7月,一些信徒的父母組成一個「青少年解救委員會」。該委員會聲明,「在中國最為艱苦卓絕的時刻,一夥來自國外的江湖騙子試圖利用宗教來操縱人們的智慧與思想。」委員會提出訴訟,要求禁止奧姆真理教莫斯科支部發展信徒的佈道活動,並要求教團賠償200億盧布損失。俄羅斯司法部對奧姆真理教的「宗教法人」資格亦進行了重新審核,並以審批材料有不周之處為由,宣布取消奧姆真理教的登記資格。1995年4月12日,葉利欽總統正式發布命令,要求聯邦保安局調查奧姆真理教在俄的一切活動。1995年4月18日,法院亦作出判決,撤銷奧姆真理教莫斯科支部的宗教法人登記,賠償金額按原告的要求是200億盧布。當奧姆真理教在日本成為過街老鼠時,它在俄羅斯也受到類似的待遇。邪教具有反社會的本性,社會也不能長期容忍邪教的存在。奧姆真理教在俄羅斯的勢力必將遭到滅亡的下場!
上一篇[寒浸浸]    下一篇 [斑衣戲彩]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