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奧宗,Francois Ozon,可以翻譯為弗朗索瓦·歐容、弗朗索瓦·奧桑或者弗朗索瓦·奧宗,暫無固定翻譯 ,是90年代出身的最為中國影迷所熟悉的法國導演之一。

1 奧宗 -基本信息

男,生於1967年11月15日,法國

  星座: 天蠍座

2 奧宗 -評價

  在法國電影學術書籍中,奧宗往往被認為是一個邊緣性的人物,彷彿談及奧宗就會想到那一系列活色生香鮮明的同志電影,但是,以更寬泛的視角來重新審視奧宗的電影,不難發現,奧宗絕不僅僅如人們所說那樣「年輕的同性戀,特殊嗜好的異裝癖」。 佛蘭西斯科·奧宗的電影生涯,往往帶著濃重的自我意識,因此很難被準備歸類,與同時代的其他電影工作者相比,又更為曖昧不清。近幾年法國新出現的一些電影論作,類似《法國電影:一個學生的視角》、《法國電影:文本和內容》和《1990年代的法國電影》中,我們可以看到一系列法國著名的有代表性的電影大師的名字,從雷諾阿到特呂佛到布萊松,甚至包括了瑪格麗特·杜拉斯,可就是尋覓不到奧宗的蹤跡。

  法國的電影論著或者雜誌,往往以一個學院性的眼光來為導演們定性,或者是學院、運動以及其他一些組織來幫助他們確認某個導演歸屬的電影風格。就電影史來說,無論誰都可以如數家珍般的細數諸如2、30年代的印象派運動,3040年代的超現實主義,新浪潮等等。畢竟,並不是所有的情況都能被確認定性的,更何況奧宗這樣一位自我意識極強、個人風格極為濃重的導演,或許我們從他的電影中可以看到布努艾爾,也可以看到法斯賓德等人作品的影子,但畢竟奧宗還是奧宗,僅此一個的奧宗。

3 奧宗 -風格

  初看奧宗的電影時,就劇本的戲劇性,鏡頭畫面的設計與色彩,以及主題中頻繁的涉及到同性戀族群,確認容易讓人聯想到德國新電影四傑中的法斯賓德。奧宗確實是法斯賓得的影迷,他曾致敬式的拍攝了法斯賓德的遺作《乾柴烈火》,在他的許多影片中,也能看到對法斯賓德的效仿。在《挑逗性謀殺》中,我們能看到浴室內發生的血腥殺戮,蒼白的瓷磚映襯著鮮血,色彩艷麗卻透著冰冷,不難會使觀眾想起法斯賓德《一年又十三個月》中經典的屠牛場那一段場景。與法斯賓德後期的風格類似,奧宗也愛使影片的色彩顯得特別的濃烈,卻有意無意的使用瓷磚、浴缸甚至馬桶這些潔白的色彩來營造冰冷的對比,使得影片在濃裝艷抹下滲透出一絲涼意,以此來表現人與人之間的疏離。同樣的在《看海》中,小島的美麗風景、陽光海灘、紅色的帳篷對比著浴室的潔白、無表情的臉部特寫,暗示著劇情中隱藏的恐怖兇殺,也使觀眾有一種突兀的不適感。

  同樣的,奧宗的電影中也透露著其他幾位導演的氣息,比如帕索里尼,比如布努艾爾。在《失魂家族》中,我們能看到一個類似帕索里尼《定理》一片的框架,中產階級的家庭,因一個外來的「侵入者」而發生戲劇性的改變,區別只在於《定理》中侵入的是人,《失魂家族》則變成了散發奇怪射線的小白鼠。在荒誕的劇情延續之下,奧宗安排了兩個結尾,其中一個男主人照應開頭槍殺了其他成員后飲彈而亡的怪誕夢境則透露著布努艾爾所擁有的超現實主義風格。而另一個男主人吃下白鼠變成了一隻巨大的老鼠,最後被家庭成員殺死,在葬禮上,四對同、異性戀的組合的結局又有著一種天下大同烏托邦式的反諷意味,又好像寺山修司《再見箱舟》所有人物粉末登場全家福式照相的結局。當然,眾多電影中所涉及的同志人物、異裝癖者,很容易的讓我們想到了阿莫多瓦,同樣熱烈辛辣而色彩艷麗,但是阿默多瓦又更顯得狂野,就好像西班牙人原始的熱烈,而奧宗則是外表浪漫下滲透著冷靜與細膩,即使同樣講述同性戀主角奧德賽式自我放逐自我認識的電影《彌留的日子》與《不良教育》在這兩個導演的手裡,卻有著截然不同的面貌:阿莫多瓦側重在個人經歷作用,而奧宗則側重在家庭關係。

4 奧宗 -主題

  縱觀奧宗的電影,似乎除了同志之外,很難找到奧宗的母題。從《失魂家族》起,到《挑逗性謀殺》、《彌留的日子》、《乾柴烈火》,絕大多數長篇都涉及到了同性戀,而他的短篇作品例如《夏日的弔帶裙》、《69》、《極樂死亡》等等也儘是與同志有關,難怪奧宗會被評價為新同志電影導演。但即使涉及同志電影,所關注的主題也不盡相同,但無非集中在兩點,一是側重青少年性成熟下的思想與認識轉變;一是雙性戀著對男女不同的從少年對成年的轉變,而如《失魂家族》、《彌留的日子》、《極樂死亡》之類,討論的則是家庭關係,而並非單純的同性戀題材。

  奧宗作品中的同性戀人物,基本上是青少年,似乎對奧宗來說,性傾向的研究與剖析已經早就不是問題所在,也許與導演本身的經歷有關,奧宗作品中的同性戀人物,從沒有關於性傾向的認識困惑,而更多關於認識論則集中在性認識,而且多是能接受雙性行為的同性戀者。對於奧宗來說,可能同性戀的初次性經歷還得區分男女的擁有兩次,這一命題在《夏日的弔帶裙》與《Bed Scenes》中都能看到。

上一篇[帕拉達]    下一篇 [吉野]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