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奧托·庫姆,黨衛隊旗隊長兼武裝黨衛軍少將。2004年的3月23日,奧托·庫姆離開了人世。他是所有黨衛軍高級將官中最後離世的一位。

   

1 奧托·庫姆 -人物檔案

奧托·庫姆奧托·庫姆
 

軍銜:黨衛隊旗隊長兼武裝黨衛軍少將
  

生日:1909年10月1日
  

出生地:漢堡
  

死亡:2004年3月23日
  

死亡地:漢堡
  

納粹黨籍編號:412230
  

黨衛隊證號:18727

2 奧托·庫姆 -人物生平

奧托·庫姆於1909年10月1日出生在德國的漢堡市,父親Eduard Kumm是一名商人。他於1925年在家鄉完成了基礎學業。畢業后,他選擇了應聘排字工人,並在經過培訓后,順利地進入該崗位。
  

1930年10月,庫姆在家鄉加入了衝鋒隊(SA),被分派到衝鋒隊第25突擊隊服役。到 1931年12月1日,庫姆脫離衝鋒隊轉投黨衛隊,被分配在黨衛隊第28旗隊第1大隊第1中隊(1./I./28.SS-Standarte)。1932 年3月,他完成了基本訓練,隨即在第二月被轉調到第5突擊隊(5.Sturm),並在此服役直到第二年10月,在此期間他於1932年11月9日被任命為黨衛隊一級小隊長(SS-Obertruppführer)。1934年2月15日,庫姆被任命為第3突擊中隊(III.Sturmbann)中隊長,以接替轉調指揮第9旗隊的前任海因里希(Heinrich Jürs),同時被晉陞為黨衛隊三級突擊中隊長。
  

1934年8月中旬,庫姆被轉調到在漢堡剛建立的一個政治預備隊,負責指揮第3突擊隊。該部隊後來逐漸發展成為「日爾曼尼亞」團。同年8月12日,他被晉陞為黨衛隊二級突擊中隊長。10月,他被暫時調回普通黨衛隊(Allgemeine-SS)指揮位於科斯林(K鰏lin)的第39旗隊。在這之後,庫姆於1935年5月17日被任命為第4突擊隊隊長,負責指揮一隻機槍組,直到1936年12月10 日。此時這個組已經被重新整編為一個連。
  

1936年9月13日,庫姆被晉陞為黨衛隊一級突擊中隊長,轉調到「德意志」團擔任第2營高級參謀軍官。1937年2月初,他又被任命為「德意志」團格奧爾格·克普勒指揮的第1營的第2連連長,之後一直指揮該連到1938年5月。他於1938年1 月29日與Isle Husfeld結婚,婚後生有一個兒子和兩個女兒。
  

1938年5月1日,黨衛隊第3「元首」旗隊成立,庫姆擔任第3營第10連連長,直到11月中旬被奧托·鮑姆(Otto Baum)接替。這之後,他又擔任了「元首」旗隊第12大隊(12./Der Führer)大隊長,該團正在為即將到來的波蘭戰役做準備。1939年10月,該團成為了最早的武裝黨衛軍師的一部。在1940年入侵法國戰役中,第3 營營長Hilmar W鋍kerle於5月13日負傷,庫姆代理指揮該營,並因出色的指揮於5月29日獲得了二級鐵十字勳章。在他正式被任命為該營營長后,他又獲得了一級鐵十字勳章。不久他在6月8日的戰鬥中負傷,這又為他的胸前增加了一枚黑色負傷章。
  

法國戰役結束后,庫姆於1940年9月1日被晉陞為黨衛隊二級突擊大隊長。1941年7月11 日,由於原團長格奧爾格·克普勒轉調「骷髏」師,庫姆成為了「元首」團第二任團長。10月1日,他被晉陞為一級突擊大隊長。同時「帝國」師師長也為他提交了騎士鐵十字勳章的申請文件,但是最後被駁回,轉而頒發了級別稍低的德意志金質十字章。
  

1941年9月4日,負責增援的「元首」團從阿夫德葉夫卡(Awdejewka)一直向西南方向突擊。這一期間,該團經歷了一系列的血戰。其中攻取位於魯德尼亞(Rudnja)附近一座重要橋樑的戰鬥中,團長庫姆指揮部隊與敵人的裝甲部隊展開激戰。不久,「元首」團攻佔了魯德尼亞西南方的高地。隨後進入了夜晚,在「元首」團的窮追勇打下,敵軍終於在Tschernotitschi被擊潰,而且還被德軍繳獲了大量裝備。
  

1941年9月15日,庫姆的「元首」團奉命首先進攻Itschnja以最後攻佔 Priluki。該團遭遇了敵人的頑強抵抗,通過三次進攻才在晚上攻佔了Kolessniki的外圍陣地。16日的晚上,庫姆通過偵察發現敵人正在進行後撤。他隨即命令該團在夜間發起進攻,之後「元首」團攻佔了Priluki的北部外圍,並取得了輝煌的戰果。他們俘虜了1400名敵軍,繳獲18門火炮,4 門反坦克炮,30門迫擊炮以及大量的汽車和馬車等裝備。儘管之前經歷了惡戰的部隊非常疲憊,但是得益於黨衛隊一級突擊大隊長庫姆的偵察,他們仍然取得了如此驚人的戰績。此外庫姆還帶領團部的參謀以及通信兵們一起奮力擊退了一部大約200人的蘇軍對團部的進攻,使敵人付出了慘重的傷亡。
  

同年9月21日,「元首」團奉命在裝甲部隊的支援下佯攻位於羅姆內(Romny)以東的蘇軍。這樣他們可以向南部繼續進攻以包圍一個蘇軍騎兵師。在向東進攻兩小時后,庫姆團長下令部隊旋轉90度向南發起進攻。在Ssakunowo村的血戰中,該團殲滅了敵第5騎兵師大部,斃傷敵人1000人以上。
  

在此期間的連續作戰中,「元首」團一直在行軍和作戰中。由於俄國的道路狀況非常糟糕,該團幾乎一直是不分晝夜的徒步行軍。他們總共俘虜了9466名敵人,繳獲了123門火炮,17門反坦克炮,40門迫擊炮和24輛坦克。如此輝煌的戰果很大程度上要歸功於他們勇敢而且精力充沛的年輕團長奧托·庫姆。
  

到1942年1月,原本編有2000多人的「元首」團僅剩下650人。但庫姆仍然帶領他的殘缺不全的團參加了Rshew的防禦戰,這是蘇德戰爭初期最慘烈的戰役之一。庫姆指揮「元首」團負責放手第256步兵師的側翼。這裡的戰鬥一直是在零下54攝氏度的嚴寒下進行的。
  

從1月25日到2月中旬,庫姆指揮全團抗擊著蘇軍步兵,裝甲部隊前所未有的猛烈進攻。由於戰線交錯,甚至連庫姆所在的團部都直接參加了戰鬥。1942年2月3日,30輛T-34坦克衝擊了第10連防守的陣地,在經過殊死戰鬥后,10連僅有一名負傷者倖存。進攻的蘇軍擁有四個不同兵種師,三個坦克旅和一些預備隊。2月6日,第2連也幾乎全部覆滅。庫姆的團只剩下226個人。到2月12日,全團只剩下 126個人。當他們從前線撤退下來時,受到了第9集團軍司令莫德爾(Walter Model)的視察。這時僅有35人能夠站立著向集團軍司令敬禮。庫姆所指揮的團共殲滅敵人15000人,第256師師長特地寫信給黨衛隊全國領袖希姆萊,稱讚庫姆出色的指揮以及他的勇敢。莫德爾將軍隨後也為庫姆寫了騎士鐵十字勳章的申請報告:
  

「1942年1月22日,通過一次大膽的進攻,庫姆攻佔了Jachino-Klepenino 北部的山地地區。他封閉了敵人在Rshew西部的突破口,這也證明他的組織和決斷能力能夠在接下來的防禦作戰中的傑出表現。2月7日和8日在Rshew西部敵人出動了大量步兵和坦克,在飛機和炮兵的掩護下,企圖突破重圍。庫姆成功地指揮部隊阻止了敵人的突破行動。他堅定地指揮作戰,特別是以「元首」團部分兵力堅守,其餘部隊攻下了Ojengina。在以上提到的戰鬥中,大約有24輛敵坦克被他親自領導的部隊摧毀。他無比堅決地始終沒有讓敵人突擊部隊與堅守 Kantschalowo的部隊回合。他在敵人強大的炮火轟擊和連續的坦克進攻下表現得非常沉著,給部下灌輸了新的戰鬥精神,堅定了他們勝利的信念。」
  

1942年2月16日,這一申請被批准了。莫德爾將軍親自在「帝國」師指揮部為庫姆頒發了勳章。在這一期間,殘缺不齊的「元首」團差點被撤消番號,而庫姆則極力避免了這一局面。同年夏天,該團補充進了半履帶步兵戰車和其他一些火力裝備,由此被改編為裝甲擲彈兵團。
  

1943年1月,庫姆回到俄國前線,參加了哈爾科夫戰役。4月6日,他因為在此戰役中的表現而成為了「帝國」師里第一名獲得橡樹葉騎士鐵十字勳章。當時的「帝國」師師長赫伯特·瓦爾(Herbert Vahl)在為他申請勳章的報告中寫道:
  

「1943年2月11日,「元首」團奉命進攻佔據在Merefa南部有利的山區陣地里的敵軍。敵人還擁有大量反坦克炮等重武器。我軍的偵察估計敵人擁有7個營。「警衛旗隊」裝甲團被配屬給「元首」團。命令如下:在坦克支援下擊退鐵路沿線和 Borkiwith村的敵人。拿下第一階段攻擊目標172.3, 161.8和160.3高地后,裝甲團將和「元首」團緊密配合從一個大弧形地帶進攻敵人的左翼,將敵人趕出他們堅固的防禦陣地。「元首」團達到第一階段目標后,在突前陣地上做好準備以攻擊鐵路線和Borki。敵人的炮火製造了強大的火力網,因此繼續前進似乎不可奢望。這裡坦克要實行進攻必須要有堅決的意志。但是敵人無法被趕出Dahgun,因此坦克部隊被迫撤退。庫姆團長在通過一次最前沿偵察后,認識到行動必須迅速,因而決定在沒有坦克支援下發動進攻。這次他成功地使用了他的幾個營所有的實力,經過突擊衝鋒殲滅了敵人,佔領了鐵路線。這樣敵人就失去了他們的撤退之路和補給線,很快就將被殲滅。庫姆的指揮不僅殲滅了當面最強大的敵軍,也為最終殲滅被切斷的敵人奠定了基礎。
  

1943年2月16日,「元首」團奉命到達Jefremowka與「梅耶」戰鬥群回合。敵人將在鉗形攻勢下被包圍並消滅。該團第3營發起了進攻,但是很快發現只有一部分敵人撤退到了Jefremowka,其他部分都撤往東南方。庫姆於是決定取消原先的命令,改為一面進攻Jefremowka,同時再追擊其他部分並消滅他們。一天後這個改變就有了效果,第3營報告他們殲滅了敵人一個團,並繳獲了20 門火炮,30門反坦克炮,以及大量迫擊炮﹑機槍等裝備。這證明了庫姆臨時改變命令的正確性。此外,部隊在進攻的同時還一直在與大雪和糟糕的地形抗爭。在進攻期間,庫姆作為團長總是出現在戰鬥最前沿,以自己的決心和勇氣鼓舞著部下的士氣。我師能夠取得如此的勝利都要感謝他傑出的指揮才能。」
  

1943年4月20日,庫姆在「帝國「師為哈爾科夫作戰勝利所舉行的慶祝典禮上得到了師長瓦爾特·克呂格爾(Walter Krüger)的嘉獎證書。4月底,庫姆將「元首」團指揮權移交給西爾維斯特·斯塔德勒(Sylvester Stadler)后,被調回柏林。在被晉陞為黨衛隊旗隊長后,他被任命為黨衛軍第5山地軍(V.SS-Gebirgs-Korps,該軍於1943年5月 1日成立)總參謀長,籌備建立該軍。庫姆還被軍長亞瑟·費利普斯(Artur Phleps)派遣接受了訓練。5月20日,希特勒親自為庫姆的騎士鐵十字勳章上加上了橡葉。
  

1944年2月初,庫姆接替奧格斯特·施密德胡貝爾(August Schmidhuber)成為黨衛軍第7「歐根親王」山地師(7.SS-Gebirgs-Division "Prinz Eugen")師長。之前他已經為晉陞為黨衛隊區隊長。隨後,庫姆帶領該師在南斯拉夫圍剿鐵托的游擊隊,經歷了多次激烈戰鬥。1944年6月6日,庫姆和他的部隊被刊登在國防軍每日公告欄中作為通令嘉獎。之後,他的部隊在尼什(Nish)附近的作戰使得他的名字再次被刊登在10月10日的公報上。
  

1944年10月中旬,面對敵軍的迫近,庫姆接到了撤離尼什並渡過Morava河的命令。繳獲了德軍大炮的敵人進城后對德軍撤退形成了很大威脅。於是庫姆與他的參謀人員留在城中指揮抵抗以掩護撤退部隊。最後城中的後衛部隊僅有庫姆和少數參謀人員得以逃生,最後一批渡過河。在這場撤退中,僅師部人員就傷亡高達200餘人。1944年11月9日,庫姆被晉陞為黨衛隊旅隊長兼武裝黨衛軍少將。
  

1945年1月,第34集團軍司令因為庫姆在「歐根親王」師的出色指揮為他申請頒發雙劍橡葉騎士鐵十字勳章。他的申請報告被批准了,庫姆於1945年3月17日被正式授予該勳章。申請報告如下:
  

「作為從巴爾幹撤退行動的一部分,「歐根親王」師按計劃撤退到了尼什的橋頭堡。在接下來的戰鬥中他們與優勢敵人作戰。敵人是在萊斯科萬茨-貝拉-帕蘭卡(Leskovac-Bela-Palanka)地區的保加利亞軍隊6個步兵師和1個坦克旅,與在薩耶查爾(Zajecar)的三個俄軍師。撤退部隊需要運送700名傷員,指揮部和諸如防空火炮之類的裝備補給。到1944年10月12日,庫姆旅隊長原先被指定的向北通過阿列克西納奇(Aleksinac)撤退路線已經被俄軍重兵封鎖。而庫姆的一個營的微弱兵力無法打開缺口。在跟軍部聯繫后,庫姆師長決定派遣這個機械化營向西通過Mramor-Prokuplje.。
  

尼什橋頭堡必須在敵人強大壓力下守到10月14日。Mramor附近的被摧毀的Morava橋在13日才剛修復,再加上惡劣的天氣,部隊的1000輛車輛在14日9點才能全數通過。馬車部隊跟在機械化部隊后也開始行動。10點45分,一個保加利亞步兵師在一個坦克旅支援下從南方攻擊了撤退路線,他們的打擊集中在師部所在地Merosina附近的左翼。被派往保護南翼的我空軍三個中隊也達到了。
  黨衛隊旅隊長庫姆立即集合了所有可以行動的人員(大約有40人,配三挺輕機槍),用他們防禦 Merosina南部外圍。第13山地團的第2營奉命從尼什南部外圍發動一次師級進攻,但是以一個營兵力對敵人坦克步兵的重兵集團根本無法奏效。行軍車隊遭到敵人坦克,大炮和反坦克炮的射擊,但是所有車隊都通過了。
  

庫姆師長指揮的勇敢抵抗將敵人阻止了足夠長時間,保證了運送傷員的車隊和其他部隊順利撤往西部並隨後達到了Pristina。到13點,敵人封鎖了Merosina兩側,並以步兵突入了該城。這之後,庫姆才開始撤退。他動用了所有彈藥打開道路,最後達到了第13山地團2營的指揮部。在那裡,他下令該營從尼什橋頭堡撤退,並重新集結其他在Dudulajce的師里單位行動。這次撤退組織得很成功,只是所有大炮都被丟棄。
  

鑒於缺乏彈藥和重裝備,庫姆師長決定避免與敵人惡戰,而通過Jastrebac山的游擊隊控制地區,和Ibar山谷的我軍回合。在沒有足夠食物的情況下,庫姆帶著4000人和1000匹馬進行了艱苦的長途跋涉,最終到達了Ibar山谷並駐紮於 Usce-Bare地區。通過這一大膽的行動,庫姆旅隊長逃出了被優勢敵人合圍的局面,並且保持了部隊的戰鬥力。」
  

從1944年10月底到11月第三周,儘管付出了7000人的傷亡代價,但是庫姆卻成功地守住了重要橋樑,保證數個德軍師能夠安全撤退。在成功地指揮「歐根親王」師撤退後,庫姆於1945年1月20日將該師指揮權交給了原師長奧格斯特·施密德胡貝爾。他於1945年2月6日接替受傷的威廉·蒙克(Wilhelm Mohnke)成為「警衛旗隊」師最後一任師長。被正式批准授予雙劍橡葉騎士鐵十字勳章后,庫姆於3月20日在黨衛軍第6裝甲集團軍司令部由司令塞普·迪特里希(Sepp Dietrich)親自頒發了勳章。由於該頒發給他的勳章此時沒有按時被送到,因此約希姆·派佩爾借出他的勳章給庫姆來完成了這一頒發典禮。這年的5月8 日,庫姆率領部隊向美軍投降。他於1947年10月14日被釋放。
  

戰爭結束后,奧托·庫姆做了一名畫家。1952年11月起他又開始擔任一家生產廠的經理,最後在1975年退休。1950年他與昔日的戰友們在漢堡參與組建了「黨衛軍老兵互助會」(HIAG)。他還撰寫了關於「歐根親王」師的作戰回憶錄,該書於 1978年出版。此外他也為「警衛旗隊」師和「帝國」師的官方歷史編纂提供了很多資料,並撰寫了「元首」團歷史資料中他曾經指揮的那段章節。直到九十年代,他還一直活躍在老兵聯誼會活動中。2004年的3月23日,奧托·庫姆離開了人世。他是所有黨衛軍高級將官中最後離世的一位。

上一篇[千葉市原隊]    下一篇 [3-氟吡啶]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