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奧托·馮哈布斯堡

標籤: 暫無標籤

奧托·馮哈布斯堡是奧匈帝國末代皇帝的長子,2011年7月4日在德國去世,享年98歲。奧托·馮·哈布斯堡是哈布斯堡家族的大家長,奧匈帝國末代皇帝及匈牙利王國末代國王卡爾一世的長子,也是奧地利最後一位皇儲。1918年奧匈帝國瓦解,奧托隨父流亡海外。1922年父親逝世后,他以未滿10歲的稚齡成為哈布斯堡家族族長與奧地利皇位繼承人。1961年他宣布放棄一切尋求復辟行動,並在5年後回到奧地利。他曾於1979至1999年間擔任歐洲議會的議員。他還擔任國際泛歐聯盟名譽主席,並且是東德結束、兩德統一過程中的重要里程碑--泛歐野餐活動的倡導人。奧托·哈布斯堡逝世前一直在巴伐利亞居住。據稱,奧托·馮·哈布斯堡將下葬維也納皇家墓穴,神聖羅馬帝國、奧地利帝國和奧匈帝國的皇帝,以及哈布斯堡家族的成員都在這裡下葬。

1 奧托·馮哈布斯堡 -簡介

奧托·馮哈布斯堡奧托·馮哈布斯堡
奧匈帝國末代皇帝卡爾·哈布斯堡(Karl Habsburg)的長子奧托·馮·哈布斯堡(Otto von Habsburg)2011年7月4日早晨逝世,享年98歲。據他的一名助手向德新社表示,哈布斯堡是在他位於德國巴伐利亞州斯塔恩貝格湖(Starnberger See)畔小鎮波京(Pocking)的家中「安詳辭世」的。

奧托·馮·哈布斯堡生前曾長期擔任歐盟議會議員,並是國際泛歐聯盟榮譽主席。

歐盟委員會主席巴羅佐發表聲明稱,奧托·馮·哈布斯堡是一位「偉大的歐洲人」。

歐盟議會前議長、德國阿登納基金會現任主席波特林(Hans-Gert P?ttering)稱,奧托·馮·哈布斯堡屬於現時代最不同尋常的人,為消除歐洲分裂作出了不可磨滅的貢獻,在歐洲面臨巨大挑戰的今天,他對歐洲必須統一的不可動搖的信念仍是一種警示。

2 奧托·馮哈布斯堡 -經歷

他的一生始於奧匈帝國的崩潰。他誕生在歐洲最著名的皇室家族,在年幼的他面前,整個老歐洲秩序分崩離析。戰爭的結束也是奧匈帝國的末日,然而戰後的脆弱體系不久就被打破,希特勒的鐵蹄席捲歐洲。然後是漫長的冷戰。在20世紀末,蘇聯解體,中歐的民主政府湧現,並逐漸融入歐洲聯盟。多瑙河重新連接著歐洲的東西,就像他兒時那樣。

奧托·馮·哈布斯堡在所有這一切中扮演著特殊角色,他是一個本能的政治動物,一個天生的遊說者,他永遠和重大事件聯繫在一起,有時候他佔據著舞台的中央位置,比如他曾試圖從希特勒的鐵蹄下拯救家鄉奧地利,儘管這給他帶來了長期的流亡命運。

他曾是奧匈帝國最後一任皇儲,戰後他擔任歐洲聯盟議員長達20年之久。2011年7月4日,他在德國家中去世,走完了傳奇的一生,享年98歲。

1912年11月20日,在奧匈帝國的下奧地利州賴歇瑙(Reichenau),帝國皇室多了一位新成員,奧托·馮·哈布斯堡。1914年6月,當弗朗茨·斐迪南大公在薩拉熱窩被槍殺導致一戰爆發時,奧托還在蹣跚學步。這一事件使他的父親成為皇位的第一繼承人,然而也引發了第一次世界大戰,他們家族的帝國因為這次戰爭分崩離析。

他在世界舞台的處女秀,是1916年11月30日,他的身影出現在一段維也納街景的短片中。這是弗朗茲·約瑟夫皇帝的葬禮。4歲又10天的奧托,穿著白色長袍,徑直走向靈車,他是哈布斯堡帝國新的皇儲。他的身側站著他的父親卡爾,哈布斯堡皇朝多災多難的最後一任皇帝。

第一次世界大戰的結束也是奧匈帝國的終結。卡爾一世在1918年放棄了皇位,但拒絕正式退位,從此,哈布斯堡家族開始了漫長的流亡生涯。

在奧托的幼年記憶中,他流亡生涯中最重要的一件事,應該就是1922年4月1日,他父親的過早去世。不到10歲的奧托成了這個小小的窮途末路的流亡宮廷的「陛下」。年輕的流亡者在瑞士長大,從西班牙的高中畢業,在比利時魯汶大學獲得政治學和社會學博士學位。

奧托沒有像其他一些流亡的君主,終其一生默默等待皇位的恢復。與此相反,他積極投身於上世紀動蕩的政局中,反對納粹吞併奧地利。納粹很快在德國掌權,然後,關於他的故鄉奧地利的命運,哈布斯堡家族與希特勒展開了爭鬥。不可避免的,奧托成為其中的關鍵人物。

德國入侵比利時之後(奧托在蓋世太保的黑名單的最高位置),在羅斯福總統幫助下,他來到安全的天堂,美利堅合眾國。與羅斯福的私人友誼,幫助他與中歐的反希特勒人士保持秘密接觸,他曾經嘗試將匈牙利從希特勒控制中脫離出來。

當他回到戰後的歐洲,多瑙河盆地已經處於俄國人的控制下。一直到蘇聯解體前,他再也不能去匈牙利。而奧地利,從第三帝國控制下解脫出來,在四個協約國的監護下開始重生。只是,這裡再也容不下一個舊的君主。

這是他人生的最低點,他沒有合法的護照,沒有工作,沒有資助,沒有可以回去的家園,沒有有力的支持者。此後的五年,他的人生徹底改變了。他成為一個疲於奔命的作家、專欄作者和演講人。直到1950年,他償付了戰爭期間所欠的債務,終於開始思考成家立業的事情。

在慕尼黑服務中心,奧匈帝國的落難皇子遇到了來自德國的落難公主。雷吉娜公主也是一個戰爭難民。二人年齡相仿、相貌相配、出身相合、境況相同。這段婚姻給他們帶來了5個女兒和2個兒子。

1918年,奧地利曾經通過一項法律,規定卡爾一世的後人不能回到奧地利,除非他們宣布放棄皇位,承認自己的普通公民身份。1961年5月31日,奧托宣布放棄奧地利皇位,自稱「共和國的忠實公民」,這一舉措是他踟躕許久的決定,他自稱是「純粹因為實際著想」。舊皇儲的宣言在奧地利國內引發軒然大波,直至1966年10月31日,他終於獲許回到久別的祖國,奧地利。

他對於歐洲最大的影響,或許是作為泛歐洲聯盟主席(Pan-European League)。1989年8月19日,他在奧地利和匈牙利的邊境組織了一場「泛歐洲野餐」。在象徵著邊境開放的活動中,有近700名東歐公民成功進入西歐。這一犀利的刺穿鐵幕的舉動,成為推動柏林牆倒塌的關鍵事件之一。僅僅在一個月內,匈牙利正式開放了其西部邊境。

2007年,95歲生日前,他在採訪中說,「這是件不太光彩的事情,我希望我從來沒有這麼干。他們要求我棄絕政治,此前我從未想過妥協。然而,一旦你嘗過了政治的鴉片,你再也無法戒掉它了。」

戰後的歐洲,他的家族曾經擁有的帝國正處於東、西方分界線上。即便再也無法整合他自己的帝國,20世紀後半程,他相信自己的偉大使命,就是將歐洲大陸統一成一個整體。1954年起,他成為保守的巴伐利亞基督教社會聯盟(Christian Social Union of Bavaria)的成員,以這一身份,他成為歐洲議會的代表。 

在他的妻子雷吉娜去年去世后,奧托從公眾視野中消失。奧托的發言人伊娃·登美爾說,他「在睡夢中平靜地死去,沒有痛苦」。

3 奧托·馮哈布斯堡 -重要事件

奧托·馮哈布斯堡奧托·馮哈布斯堡
奧匈帝國末代皇帝的長子奧托·馮哈布斯堡2011年7月早些時候去世,定於2011年7月16日在奧地利首都維也納下葬。依照哈布斯堡家族傳統,奧托的心臟將葬在匈牙利首都布達佩斯。

預計英國、西班牙、瑞典、盧森堡、羅馬尼亞等不少國家的王室成員和政府官員會參加葬禮。

末代「皇儲」

奧托2011年7月4日死於德國南部家中,享年98歲。他的女發言人埃娃·德默勒說,奧托「在睡夢中安詳死去,沒有痛苦」。

葬禮定於2011年7月16日下午在維也納舉行,奧托將與去年辭世的妻子雷吉娜一同下葬。依照家族傳統,奧托的心臟運往匈牙利,定於17日葬在布達佩斯一家修道院。

奧托1912年11月20日出生於哈布斯堡家族。這是歐洲最古老的王室家族,成員自12世紀以來曾是羅馬帝國、奧地利、匈牙利、西班牙、葡萄牙等國的皇帝或國王。

1914年6月,奧匈帝國皇儲斐迪南大公在薩拉熱窩遇刺身亡,觸發第一次世界大戰。

斐迪南大公與妻子蘇菲屬於貴賤通婚,所生子女沒有皇位繼承權,皇儲之位傳給了他的侄子、即奧托父親卡爾一世。卡爾一世1916年至1918年在位,是奧匈帝國的末代皇帝。

落難「異鄉」

一戰結束后,奧匈帝國解體。

奧托1918年隨家人流亡海外,在西班牙長大。1922年4月,卡爾一世去世,未滿10歲的奧托繼任哈布斯堡家族族長。

流亡期間,奧托輾轉不少國家和地區,包括瑞士、馬德拉島、西班牙、比利時、法國和美國。他1954年開始在德國巴伐利亞州居住,直至辭世。

1951年5月10日,奧托在法國與德國公主雷吉娜步入婚姻殿堂。兩人育有7個子女,現在共有23個孫輩和2個重孫輩兒女。

奧托的父親卡爾一世1918年宣布放棄參與政務,但從未宣布放棄皇位。奧托1961年放棄皇位繼承權,奧地利政府5年後允許他回國。

妻子2010年去世后,奧托不再在公眾場合露面。

歐洲不少國家的王室成員和政府官員打算參加奧托的葬禮,包括瑞典國王卡爾十六世·古斯塔夫與西爾維婭王后、盧森堡亨利大公、列支敦斯登漢斯—亞當二世公主和英國、西班牙和比利時的王室代表以及克羅埃西亞總理亞德蘭卡·科索爾、馬其頓總理尼古拉·格魯埃夫斯基、喬治亞總統米哈伊爾·薩卡什維利。

見證「冷戰」

奧托經歷過兩次世界大戰和「冷戰」,目睹君主制向共和制的轉變。按照兒子卡爾的說法,他的父親一生中見證了歐洲巨大變化。

上世紀30年代,奧托反對德國納粹。1989年8月,他作為泛歐洲聯盟主席在奧地利與匈牙利邊境地帶組織一場「泛歐野餐」。奧匈邊境象徵性地開放3小時,以致600多名東歐民眾進入西歐,成為推動柏林牆倒塌的關鍵事件之一。

奧托1979年至1999年期間當選歐洲議會議員,推動歐洲一體化,包括吸納東歐國家加入歐洲聯盟。歐洲議會議長耶日·布澤克說,奧托「在充實的一生中有力推動歐洲議程」。

「記住他,如果只是以舊有君主製為背景,或者僅僅在歐盟的背景下,一定會有偏頗,」卡爾說,「我認為,記住他,應該以他的整個人生跨度……以歐洲在他一生中的整體變化為框架。」
上一篇[潮州春餅]    下一篇 [歇爾謝爾]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