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1 奧楚蔑洛夫 -介紹

  奧楚蔑洛夫是十九世紀末俄國現實主義批判家契訶夫寫的小說《變色龍》中的人物。在俄文里就是「瘋癲的」意思。

奧楚蔑洛夫奧楚蔑洛夫
  契訶夫是俄國著名小說家,戲劇家,短篇小說巨匠。

  小說通過描寫這個沙皇政權的走狗警官的5次變化、6次對待狗和首飾匠赫留金的態度來反映出奧楚蔑洛夫媚上欺下、趨炎附勢、見風使舵的性格特徵,同時揭露了沙皇政府的黑暗統治。

  官氣在他身上發揮得登峰造極,奴性亦被他演繹得淋漓盡致: 處理街頭髮生的一件小狗咬傷首飾匠赫留金的小事,他興師動眾。命令他的助手葉爾德林「你去調查清楚這是誰家的狗,打個報告上來!這條狗得打死才成。不許拖延!」在得知是將軍哥哥的狗的時候,他官氣十足,發誓要早晚要收拾赫留金。一提起將軍的哥哥,他整個臉上洋溢著溫情的笑容,反覆申述, 「可了不得,主啊!我還不知道呢!他要來住一陣吧?」搖尾乞憐之態活靈活現。而剛才被他一頓惡損的下賤胚子的畜牲小狗立即「怪不錯的……挺伶俐」,他不惜放低警官的姿態,討好小狗,昵稱它為「小壞蛋」,誇讚其是「好一條小狗」。

  披一張狗皮——新的軍大衣,這是他威風八面、張牙舞爪的道具,也是他出爾反爾、荒誕滑稽的遮羞布。他披著軍大衣登場,裹緊軍大衣謝幕,一穿一脫,滑稽可笑。

  他是一條瘋狗。狼心狗肺的他把法律當兒戲,視民生為草芥,導演了一出鬧劇。在他心目中,法律非準繩,事實非根據。「打狗就看主人面」。他斷案的唯一依據是:狗的主人是誰。既能道貌岸然地說:「現在也該管管不願意遵守法令的老爺們了!」又能故弄玄虛地問:「要是這樣的狗在彼得堡或者莫斯科讓人碰上,你們知道會怎樣?那兒才不管什麼法律不法律,一轉眼的工夫就叫它斷了氣!」

  奧楚蔑洛夫集飛揚跋扈與殷勤諂媚於一身,在善於變色上,他堪稱一絕。在光天化日之下六次變色,警官的威嚴,人的尊嚴,一再退色。但每一次變色都有規律可循:媚上欺下,討好將軍。其變術到了隨心所欲,純熟無比的境地。其翻手為雲,覆手為雨的機智,讓人嘆服。其廉恥之心之淪喪,令人髮指。

  在為官為人上,他是可憐蟲。奧楚蔑洛夫斷案過程中忽冷忽熱的感覺,昧著良心的判決,讓我們看到其謹小慎微、戰戰兢兢、卑劣委瑣的內心世界。在無意冒犯了將軍后,這個小公務員悻悻而去了,但其內心的深度恐慌,不難想象。其下場的未知,讓這個荒誕的故事充滿耐人尋味的悲哀。

  契訶夫刻畫的警官奧楚蔑洛夫,這個沙皇統治的忠實衛道士,面對一隻尖尖的臉,背上有一塊黃斑的白毛小獵狗,出盡洋相,可笑又可悲。像他這樣媚上欺下,見風使舵的走狗、奴才,是沙皇腐敗統治的產物,是沙皇專制警察統治的化身,變色龍的兩面派本質,是沙皇專制政府的虛偽和專橫的集中表現。作者用尖銳辛辣的筆觸揭露了這些走狗奴才的醜態和骯髒的靈魂,用以揭示沙皇統治的腐敗黑暗。這正是作者塑造「變色龍」奧楚蔑洛夫典型形象的社會意義。

2 奧楚蔑洛夫 -小說《變色龍》的內容:

  警官奧楚蔑洛夫穿著新的軍大衣,手裡拿著個小包,穿過市集的廣場。他身後跟著個巡警,生著棕紅色頭髮,端著一個羅篩,上面盛著沒收來的醋栗,裝得滿滿的。四下里一片寂靜……廣場上連人影也沒有。小鋪和酒店敞開大門,無精打采地面對著上帝創造的這個世界,像是一張張飢餓的嘴巴。店門附近連一個乞丐都沒有。

  「你竟敢咬人,該死的東西!」奧楚蔑洛夫忽然聽見說話聲。「夥計們,別放走它!如今咬人可不行!抓住它!哎喲,……哎喲!」 狗的尖叫聲響起來。奧楚蔑洛夫往那邊一看,瞧見商人彼楚京的木柴場里竄出來一條狗,用三條腿跑路,不住地回頭看。在它身後,有一個人追出來,穿著漿硬的花布襯衫和敞開懷的坎肩。他緊追那條狗,身子往前一探,撲倒在地,抓住那條狗的後腿。緊跟著又傳來狗叫聲和人喊聲:「別放走它!」帶著睡意的臉紛紛從小鋪里探出來,不久木柴場門口就聚上一群人,像是從地底下鑽出來的一樣。

  「彷彿出亂子了,長官!……」巡警說。

  奧楚蔑洛夫把身子微微往左邊一轉,邁步往人群那邊走過去。在木柴場門口, 他看見上述那個敞開坎肩的人站在那兒,舉起右手,伸出一根血淋淋的手指頭給那 群人看。他那張半醉的臉上露出這樣的神情:「我要揭你的皮,壞蛋!」而且那根手指頭本身就象是一面勝利的旗幟。奧楚蔑洛夫認出這個人就是首飾匠赫留金。鬧出這場亂子的禍首是一條白毛小獵狗,尖尖的臉,背上有一塊黃斑,這時候坐在人群中央的地上,前腿劈開,渾身發抖。它那含淚的眼睛里流露出苦惱和恐懼。

奧楚蔑洛夫

「這兒出了什麼事?」奧楚蔑洛夫擠到人群中去,問道。 「你在這兒幹什麼?你幹嗎豎起手指頭?……是誰在嚷?」

  「我本來走我的路,長官,沒招誰沒惹誰,……」赫留金開口了,拿手罩在嘴上,咳嗽一下,「我正跟密特里·密特里奇談木柴的事,忽然間,這個壞東西無緣無故把我 的手指頭咬一口。……請您原諒我,我是個幹活的人。……我的活兒是細緻的。這得賠我一筆錢才成,因為我要有一個禮拜不能用這個手指頭……法律上,長官,也沒有這麼一條,說是人受了畜生的害就該忍著。……要是人人都遭狗咬,那還不如別在這個世界上活著的好。……」

  「嗯!……不錯……」奧楚蔑洛夫嚴厲地說,咳嗽著,動了動眉毛。「不錯……這是誰家的狗?這種事我不能放過不管。我要拿點顏色出來叫那些放出狗來闖 禍的人看看!現在也該管管不願意遵守法令的老爺們了!等到罰了款,他,這個混 蛋,才會明白把狗和別的畜生放出來有什麼下場!我要給他點厲害瞧瞧……葉爾德林,」警官對巡警說,「你去調查清楚這是誰家的狗,打個報告上來!這條狗得打死才成。不許拖延!這多半是條瘋狗。……我問你們:這是誰家的狗?」

  「這條狗像是席加洛夫將軍家的!」人群里有個人說。

  「席加洛夫將軍家的?嗯!……你,葉爾德林,把我身上的大衣脫下來。…… 天好熱!大概快要下雨了。……只是有一件事我不懂:它怎麼會咬你的?」奧楚蔑洛夫對赫留金說。「難道它夠得到你的手指頭?它身子矮小,可是你,要知道,長得這麼高大! 你這個手指頭多半是讓小釘子扎破了,後來卻異想天開,要人家賠你錢了。你這種人啊……誰都知道是個什麼路數!我可知道你們這些鬼東西是什麼玩意!」

  「他,長官,把他的雪茄煙戳到它臉上去,拿它開心。它呢,不肯做傻瓜,就咬了他一口。……他是個荒唐的人,長官!」

  「你胡說,獨眼龍!你什麼也看不見,為什麼胡說?長官是明白人,看得出來誰說謊,誰象當著上帝的面一樣憑良心說話。……我要胡說,就讓調解法官審判我好了。他的法律上寫得明白。……如今大家都平等了。……不瞞您說……我弟弟 就在當憲兵。……」

  「少說廢話!」

  「不,這條狗不是將軍家的,……」巡警深思地說。「將軍家裡沒有這樣的狗。他家裡的狗大半是大獵狗。……」

  「你拿得准嗎?」

  「拿得准,長官。……」

  「我自己也知道。將軍家裡的狗都名貴,都是良種,這條狗呢,鬼才知道是什 么東西!毛色不好,模樣也不中看,……完全是下賤呸子。……他老人家會養這樣的 狗?!你的腦筋上哪兒去了?要是這樣的狗在彼得堡或者莫斯科讓人碰上,你們知 道會怎樣?那兒才不管什麼法律不法律,一轉眼的工夫就叫它斷了氣!你,赫留金,受了苦,這件事不能放過不管。……得教訓他們一下!是時候了。……」

  「不過也可能是將軍家的狗……」巡警把他的想法說出來。「它臉上又沒寫 著。……前幾天我在他家院子里就見到過這樣一條狗。」

  「沒錯兒,是將軍家的!」人群里有人說。

  「嗯!……葉爾德林,給我穿上大衣吧。……好像起風了。……怪冷 的。……你帶著這條狗到將軍家裡去一趟,在那兒問一下。……你就說這條狗是我 找著,派你送去的。……你說以後不要把它放到街上來。也許是名貴的狗,要是每個豬崽子都拿雪茄煙戳到它臉上去,要不了多久就能把它作踐死。狗是嬌嫩的動物 嘛。……你,蠢貨,把手放下來!用不著把你那根蠢手指頭擺出來!這都怪你自己 不好!……」

  「將軍家的廚師來了,我們來問問他吧。……喂,普洛訶爾!你過來,親愛 的!你看看這條狗。……是你們家的嗎?」

  「瞎猜!我們那兒從來也沒有過這樣的狗!」

  「那就用不著費很多工夫去問了,」奧楚蔑洛夫說。「這是條野狗!用不著多 說了。……既然他說是野狗,那就是野狗。……弄死它算了。」

  「這條狗不是我們家的,」普洛訶爾繼續說。「可這是將軍哥哥的狗,他前幾 天到我們這兒來了。我們的將軍不喜歡這種狗。他老人家的哥哥喜歡。……」

  「莫非他老人家的哥哥來了?烏拉吉米爾·伊凡尼奇來了?」奧楚蔑洛夫問, 他整個臉上洋溢著動情的笑容。「可了不得,主啊!我還不知道呢!他是要來住一陣吧?」

  「是來住一陣的。」
奧楚蔑洛夫

「哎呀,天!他是惦記弟弟了。……可我還不知道呢!那麼這是他老人家的狗?很高興。……你把它帶去吧。……這條小狗怪不錯的。……挺伶俐。……一口就把這傢伙的手指咬破了!哈哈哈哈!……咦,你幹嗎發抖?嗚嗚,……嗚嗚。……它生氣了,小壞蛋,……好一條小狗……」

  普洛訶爾把狗叫過來,帶著它從木柴廠走了。那群人就對著赫留金哈哈大笑。

  「我早晚要收拾你!」奧楚蔑洛夫對他威脅說,裹緊大衣,接著穿過市場的廣場徑自走了。

3 奧楚蔑洛夫 -作者簡介

  安東·巴甫洛維奇·契訶夫( Антон Павлович Чехов1860~1904) 俄國小說家、戲劇家、十九世紀俄國批判現實主義作家、短篇小說藝術大師。1860年1月29日生於羅斯托夫省塔甘羅格市。祖父是贖身農奴。父親曾開設雜貨鋪,1876年破產,全家遷居莫斯科。但契訶夫隻身留在塔甘羅格,靠擔任家庭教師以維持生計和繼續求學。1879年進莫斯科大學醫學系。1884年畢業后在茲威尼哥羅德等地行醫,廣泛接觸平民和了解生活,這對他的文學創作有良好影響。他和法國的莫泊桑,美國的歐·亨利 齊名為三大短篇小說巨匠。

4 奧楚蔑洛夫 -寫作背景

  作者安東·巴甫洛維奇·契訶夫(一八六○~~一九○四),是十九世紀末期俄國著名的批判現實主義作家,是世界聞名的短篇小說大師。選自《契訶夫短篇小說選》(人民文學出版社2002年版)。

  《變色龍》作於1884年,作品發表前,正是俄國民意黨人刺殺亞歷山大二世(1881)之後,亞歷山大三世一上台,在竭力強化警察統治的同時,也搞了一些掩人耳目的法令,給殘暴的專制主義蒙上一層面紗。1880年成立的治安最高委員會頭目洛雷斯、麥里可夫後來當上了內務大臣,這是一個典型的兩面派,人民稱他為「狼嘴狐尾」。這時的警察再不是果戈理時代隨意用拳頭揍人的警棍了,而是打著遵守法令的官腔,干著獻媚邀功的勾當。契訶夫刻畫的警官奧楚蔑洛夫正是沙皇專制警察統治的化身。因此,這篇作品諷刺、揭露的不僅僅是一個普通的孤立的警察,是那個崇拜官爵的俄國社會,是那個窮凶極惡的沙皇專制主義。

奧楚蔑洛夫

契訶夫一生中寫了幾百篇中、短篇小說和許多劇本。他常常通過一些日常平凡事物,描寫小市民、小官吏的自私、虛偽、庸俗的醜態,揭露腐朽反動的沙皇統治的罪惡,反映勞動人民的苦難生活。

5 奧楚蔑洛夫 -小說賞析

  《變色龍》是契訶夫早期創作的一篇諷刺小說。在這篇著名的小說里,他以精湛的藝術手法,塑造了一個專橫跋扈、欺下媚上、看風使舵的沙皇專制制度走狗的典型形象,具有廣泛的藝術概括性。小說的名字起得十分巧妙。變色龍本是一種蜥蜴類的四腳爬蟲,能夠根據四周物體的顏色改變自己的膚色,以防其它動物的侵害。作者在這裡是只取其「變色」的特性,用以概括社會上的一種人。

  小說的內容富有喜劇性。一隻小狗咬了金銀匠的手指,巡官走來斷案。在斷案過程中,他根據狗是或不是將軍家的這一基點而不斷改變自己的面孔。作者通過這樣一個滑稽的故事,把諷刺的利刃對準沙皇專制制度,有力地揭露了反動政權爪牙們的無恥和醜惡。

  最突出的是奧楚蔑洛夫這一人物,從他對下屬、對百姓的語言中表現他的專橫跋扈、作威作福;從他與達官貴人有關的人,甚至狗的語言中暴露他的阿諛奉承、卑劣無恥;從他污穢的謾罵隨口噴出來揭開他貌若威嚴公正裡面的粗俗無聊。同時,作者故意很少寫他的外貌神態,令人可以想象:此人在說出這一連串令人難以啟齒的語言時,竟然是臉不變色心不跳的常態,由此更突出了這一人物醜惡的嘴臉、卑劣的靈魂。

  奧楚蔑洛夫在短短的幾分鐘內,經歷了六次變化。善變是奧楚蔑洛夫的性格特徵。作品以善於適應周圍物體的顏色,很快地改變膚色的「變色龍」作比喻,起了畫龍點睛的作用。如果狗主是普通百姓,那麼他嚴懲小狗,株連狗主,中飽私囊;如果狗主是將軍或將軍哥哥,那麼他奉承拍馬,邀賞請功,威嚇百姓。他的諂媚權貴、欺壓百姓的反動本性是永遠不變的。因此,當他不斷的自我否定時,他都那麼自然而迅速,不知人間還有羞恥事!「變色龍」——奧楚蔑洛夫已經成為一個代名詞。人們經常用「變色龍」這個代名詞,來諷刺那些常常在相互對立的觀點間變來變去的反動階級代表人物。對他們說來,毫無信義原則可言。萬物皆備於我,一切為我所用。他們這一夥不就是現實生活中的變色龍——奧楚蔑洛夫嗎?

奧楚蔑洛夫

《變色龍》是契訶夫的許多短篇小說中膾炙人口的一篇。它沒有風花雪月的景物描寫,也沒有曲折離奇的故事安排,作家在描述一個警官偶然審理一件人被狗咬的案情中,只用寥寥幾筆,就極其簡練、鋒利地為我們勾勒出一個靈魂醜惡,面目可憎的沙皇走狗——警官奧楚蔑洛夫的形象,寄寓著一個發人深思的主題。

  《變色龍》使我了解十九世紀八十年代,俄國沙皇封建專制獨裁統治的黑暗。理解以奧楚蔑洛夫為代表「變色龍」似的政府官員正是這種黑暗統治的產物。

6 奧楚蔑洛夫 -人物形象分析

  (一)奧楚蔑洛夫:

  1專橫跋扈,看風使舵的走狗形象

  《變色龍》是契訶夫早期創作的一篇諷刺小說。在這篇著名的小說里,他以精湛的藝術手法,塑造了一個專橫跋扈、欺下媚上、看風使舵的沙皇專制制度走狗的典型形象,具有廣泛的藝術概括性。小說的名字起得十分巧妙。變色龍本是一種蜥蜴類的四腳爬蟲,能夠根據四周物體的顏色改變自己的膚色,以防其它動物的侵害。作者在這裡是只取其「變色」的特性,用以概括社會上的一種人。

  小說的內容富有喜劇性。一隻小狗咬了金銀匠的手指,巡官走來斷案。在斷案過程中,他根據狗是或不是將軍家的這一基點而不斷改變自己的面孔。作者通過這樣一個猾稽的故事,把諷刺的利刃對準沙皇專制制度,有力地揭露了反動政權爪牙們的無恥和醜惡。

  2 寡廉鮮恥的典型形象

  在短篇小說《變色龍》中,契訶夫通過一個富於戲劇性的街頭場面,成功地塑造了一個寡廉鮮恥、欺下媚上的「變色龍」的典型形象,對沙皇政權的爪牙們的專橫霸道、欺壓人民、阿諛權貴、看風使舵的醜惡行徑進行了辛辣的諷刺和揭露,同時也對小市民們的逆來順受、安分守己、「順應」現實的庸俗生活態度加以批判。

  變色龍奧楚蔑洛夫是一個高度概括的典型形象,有著深刻的社會意義。在十九世紀八十年代的沙皇俄國,在反動勢力猖獗橫行,社會上一片消沉死寂的恐怖氣氛下,過去那些自詡進步的資產階級自由派,都急於去「適應」現實,拚命宣揚「規規矩矩」的生活哲學,而民粹派也已拋棄了過去的革命傳統,他們實際上是妥協了。至於廣大的小市民,更是軟弱消極、猥瑣鄙陋,滿足於「和平恬靜」、「奉公守法」的庸俗生活。當時社會上見風使舵、迎合現實、背叛變節之風盛行,這種痼疾是反動的社會政治條件的產物。契訶夫在短篇小說《變色龍》里,通過奧楚洛夫這個典型人物,有力地批判了這種醜惡的行為。

  奧楚蔑洛夫的形象具有廣泛的概括性。他是一個專橫的沙皇警犬,但同時也是一個見風使舵的變色龍。作為一個沙皇政權的走狗,他具有專制、蠻橫、欺凌百姓等特點。但這只是他性格的一個方面。他同時還具有趨炎附勢、對弱者耀武揚威、欺下媚上、隨風轉舵等特點。因此他也是一個厚顏無恥的兩面派。這兩方面的特點構成了他的完整的性格——「變色龍」。不過,這個形象的意義,遠遠超出了奧楚蔑洛夫這一類沙皇警犬這一特定的範圍。在當時,這一形象塑造,無疑也揭露和批判了在反動政治條件下迎合現實、轉向變節的妥協派和投降派。

  (二) 赫留金:在這篇小說里,作者的諷刺和揭露的鋒芒,主要是對著奧楚蔑洛夫的,但是對小市民赫留金也指出了他身上的許多弱點。他粗鄙庸俗,想借小狗咬了手指頭,趁機撈一把。為了這個卑鄙的目的,同時也是由於小市民的軟弱本性,他對沙皇的警官畢恭畢敬,甚至曲意奉承(「他老人家是個明白人,看得出來到底誰在胡說……」),還打出了「兄弟當憲兵」這張牌。可是隨著「形勢」的發展,他發現力量不在他一邊,便縮了回去。甚至當奧楚蔑洛夫罵他「豬玀」、「混蛋」時,他也不曾吭一聲。他身上的奴性是很明顯的。

  (三)觀眾:作家在小說里也含蓄地點出了「觀眾」的局限。他們也是一些庸俗的小市民,具有愚昧、軟弱、迎合強者,隨風倒的特點。

  (四)小獵狗在文中起到推動情節發展的作用,更是利用了一種最平常的動物進行描寫

  1、平台作用:

  契訶夫的《變色龍》描寫的是警官奧楚蔑洛夫審理狗咬人的事。小說中的小獵狗無疑就是這起事件的肇事者。狗咬人算不上什麼新聞,但作家正是通過這樣一件日常生活中發生的小事,來表現一個重大的社會問題,即揭露沙俄專制統治下的警察制度的反動與虛偽。正是由於小獵狗的咬人,才給警官創造了一個審案的機會;才給警官的搖唇鼓舌,見風使舵,出爾反爾,趨炎附勢,欺下媚上的醜陋卑劣的表演搭建了自我表現,自我暴露,自我塑造的平台;才將警官與社會底層人民群眾之間的矛盾暴露無遺。

  2、導演作用:

  《變色龍》獨具匠心,巧妙至極的構思,與小獵狗這一角色的設置至關重要。警官審案,當時難以認定的是這一隻小獵狗的身份,而周圍的人也只能是拿不定的推測。也就是說對小獵狗的身份具有暫時不確定性。正是由於對小獵狗身份的反覆推測,才造成了警官在審案時對小獵狗的觀點和態度發生反覆變化。如果小獵狗能夠像鸚鵡學舌那樣直接說出自己的主人來,即使警官具有魔術般的善變本領,那他無論如何也變色不成。妙就妙在這隻小獵狗只會咬人而不能開口說話,它到底是誰家的狗,其身份只能由旁人去猜斷。因此,我們完全可以這樣認為,小獵狗實際上是在借旁人之口舌在無聲地導演著警官的變色「表演」。正是在小獵狗這位身份暫時不明的「導演」的導演下,小說的故事情節才得戲劇性的發展,警官的人物性格才得以層層展現,警官的變色龍形象才躍然紙上,歷歷在目,從而小說的主題才得以巧妙的揭示出來。

  3、映襯作用:

  在審案的過程中,一隻小小的獵狗竟然使得身為警官的奧楚蔑洛夫忽時身冒虛汗,忽時又心生寒氣。並非小獵狗具有神奇的特異生理功能,而是由於其身後蹲伏著一隻更大的獵狗──席加洛夫將軍等。警官對於他們只有敬畏的份,只有死死地維護他們的利益,而對於這樣一隻小獵狗理所當然也只有加備保護了。罰狗欺了主的傻事,警官是斷然不會枉為也不敢為之的。就這點而言,警官實際上就是一隻奴性十足而又十分可憐的狗。再說,警官混跡於複雜而又混濁的社會環境之中,他為了求得生存的權利和空間,也不得不以喪失自己的人格和尊嚴來換取苟且生存的一方空間。所以在審案過程中,他只得見「狗」行事,完全站在小獵狗的立場上為之辯護,替狗主持狗道,地地道道地成為了一隻沙俄專制統治階級豢養的忠實走狗。狗審狗案,狗狗相衛,其結果當然是狗勝人敗,不足為怪。警官和小獵狗分別擔任狗案中的主審和被審的角色,共同表演了一場滑稽鬧劇,可謂二狗同台,相映成趣。

7 奧楚蔑洛夫 -寫作特色

  小說運用社會環境描寫。烘託了冷清、凄涼的社會氛圍,這正是軍警憲兵當道的沙皇統治的真實寫照。多次運用細節描寫,形象具體地凸現了警察奧楚蔑洛夫的性格特徵。揭露了沙皇統治的社會黑暗。本文最突出的特點是對話描寫。它通過個性化的語言,鮮明地表現了人物的性格特徵,具有十分強烈的諷刺效果。

8 奧楚蔑洛夫 -語言特色

  1 用人物自己的話諷刺自己

  小說《變色龍》用奧楚蔑洛夫的話諷刺奧楚蔑洛夫自己。在不知道是誰的狗的時候,奧楚蔑洛夫說:「這多半是條瘋狗」;有人說是將軍家的狗的時候,奧楚蔑洛夫說:「說不定這是條名貴的狗」。巡警說這不是將軍家的狗時,奧楚蔑洛夫說:「將軍家裡都是些名貴的、純種的狗;這條狗呢,鬼才知道是什麼玩意兒!毛色既不好,模樣也不中看,完全是個下賤胚子」;巡警又說說不定這就是將軍家的狗時,他說:「你把這條狗帶到將軍家裡去,問問清楚。就說這狗是我找著,派人送去的……狗是嬌貴的動物」;當廚師說不是將軍家的狗時,奧楚蔑洛夫說:「這是條野狗,弄死它算了」;廚師證實是將軍哥哥的狗時,他又說:「嗚嗚……嗚嗚……這壞蛋生氣了……好一條小狗……」。

  不僅如此,作者還為奧楚蔑洛夫精心設計了美化自己、炫耀自己的語言來嘲諷、奚落奧楚蔑洛夫自己。

  在故事的開始,奧楚蔑洛夫擠進人群,大聲嚷嚷道:「這兒到底出了什麼事?」「你在這兒幹什麼?你究竟為什麼舉著那個手指頭?……誰在嚷?」一個小小的警官,擺出大官的架勢,好不令人發笑!

  「 他哥哥來啦?是烏拉吉米爾·伊凡尼奇嗎?」「哎呀,天!我還不知道呢!他是上這兒來住一陣就走嗎?」垂涎欲滴,極力抬高自己的身價,彷彿他與將軍是至親好友一般,不然他怎麼對將軍、將軍的哥哥這般清楚呢?其實,那個將軍知道奧楚蔑洛夫是老幾。在將軍的眼裡,他恐怕連那個小獵狗也不如啊!聽著奧楚蔑洛夫不知羞恥的這些話,我們會從鼻孔里發出笑聲來。

  2.生動的對話

  「言者心之聲」。按著生活邏輯,把對話寫的符合各樣人物的階級地位和性格特徵,這是刻劃人物,展示他們內心世界的重要手段。契訶夫是中外聞名的文學語言大師。他的《變色龍》不在人物外貌的描繪和景物的鋪陳上見長,而主要是以人物對話的生動取勝的。作家的獨到之處,是能深入到人物的內心;而內心世界的顯示,又決不依仗作家的聲明,卻是用人物對話,讓他自己去表露。我們試看這幾句話:「你把這條狗帶到將軍家裡去,問問清楚。就說這條狗是我找著,派人送上的……」這裡警官的言外之意,無須多加發明,不是就能猜想得到的嗎?!契訶夫只用三言兩語,就使一個內心世界卑鄙骯髒,奴氣十足的走狗形象,躍然呈現在我們眼前。請再看,警官在廚師證實小狗是將軍哥哥的時候,又是這樣說:「哎呀,天……他是惦記他的兄弟了……可我還不知道呢!這麼說,這是他老人家的狗?高興得很……」對話是這樣平平常常,卻又顯得多麼生動、犀利。它不是入木三分地把一個善於自我解嘲,善用甜言蜜語、善作拍馬奉承的走狗形象,活脫脫地表現出來了嗎?!

  3 以語言表現人物的個性

  以語言描寫表現人物的個性是本文寫作上的顯著特點。最突出的是奧楚蔑洛夫這一人物,從他對下屬、對百姓的語言中表現他的專橫跋扈、作威作福;從他與達官貴人有關的人,甚至狗的語言中暴露他的阿諛奉承、卑劣無恥;從他污穢的謾罵隨口噴出來揭開他貌若威嚴公正裡面的粗俗無聊。同時,作者故意很少寫他的外貌神態,令人可以想象:此人在說出這一連串令人難以啟齒的語言時,竟然是臉不變色心不跳的常態,由此更突出了這一人物醜惡的嘴臉、卑劣的靈魂。

  4. 個性化的語言

  個性化的語言是表現人物性格的重要手段。《變色龍》中的人物語言是高度個性化的。「變色龍」奧楚蔑洛夫是個沙皇警犬,因此他的語言具有驕橫和諂上欺下的特點。他對老百姓大逞威風,專橫跋扈,對大官僚則奴顏婢膝、趨炎附勢。在這兩種特點的統一中表現出他的厚顏無恥。赫留金的語言也是個性化的。他既是一個庸俗的小市民,又是一個有所懇求的「小人物」。他的語言完全符合他的性格。他向巡官申訴的那一段著名的話,是相當出色的,形象地反映出他的粗俗鄙陋、虛榮誇張、逢迎官長和想趁機撈一把的特點,這一段申訴和下面一段辯詞(罵「獨眼鬼」那一段),把這個小市民的性格活龍活現地表現出來了。

9 奧楚蔑洛夫 -細節描寫對於刻畫人物的作用

  小說曾四次寫奧楚蔑洛夫身上的那件軍大衣,這些細節描寫深刻地揭露了人物的性格特徵,鮮明地表現了主題。

  小說一開始,作者就把這件具有象徵意義的道具和它的主人一下子推到讀者面前。新的軍大衣是沙皇警犬的特殊標誌,也是他裝腔作勢,用以嚇人的工具。作者以「軍大衣」這一服裝,交代了奧楚蔑洛夫的身份。

  第二次寫軍大衣是在奧楚蔑洛夫聽到有人說「這好像是席加洛夫將軍家的狗」以後「把大衣脫下來」,他脫大衣不是因為天氣熱,而是「判」錯了狗,急得他渾身冒汗。脫大衣的動作,既揭示了他猛吃一驚,渾身燥熱的膽怯心理,也表現了他藉此為自己變色爭取時間以便轉風使舵的狡猾。這一「脫」,形象地勾勒出了這個狐假虎威,欺下媚上的沙皇走卒的醜惡心靈。

  當他訓了赫留金一頓,忽聽巡警說不是將軍家的狗時,又立刻抖起威風。可又有人說:「沒錯兒,將軍家的!」這時他大驚失色:「……給我穿上大衣吧,……挺冷……」這是第三次寫他的軍大衣。這裡穿大衣則是心冷膽寒的表現,以遮掩他剛才辱罵了將軍而心中更深一層的膽怯,並進而為再次變色作準備罷了。這裡的一「脫」一「穿」,熱而又冷,把奧楚蔑洛夫凌弱畏強、看風使舵的醜態暴露無遺。

  結尾,他訓了一通赫留金后,「裹緊大衣……徑自走了。」這裡第四次寫軍大衣。既形象而又逼真的刻畫這條變色龍出盡洋相之後,又恢復了他奴才兼走狗的常態,繼續去耀武揚威,逞凶霸道去了。

  總之,作品通過對奧楚蔑洛夫軍大衣穿而又脫,脫而又穿,這四個細節的描繪,淋漓盡致地勾畫出變色過程中的醜態,以及他卑劣的心理活動。

上一篇[《假面東京》]    下一篇 [燒瓶]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