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奧爾夫

卡爾 奧爾夫(1895—1982),當代世界著名的德國作曲家,音樂教育家。1895年7月10日出生在慕尼黑一個有藝術素養的軍人世家,受家庭環境的影響,卡爾·奧爾夫從小對音樂和戲劇產生濃厚的興趣,這為他成為一個偉大的音樂劇大師奠定了基礎。奧爾夫基本上是自學成才的大師,從少年到青年,他通過自學刻苦鑽研大師們的作品,在不斷地探究大師們的風格中頑強地尋找著自己獨特的藝術表現語言:「那種「野生」的具有原本性的音樂、戲劇」。他從不把自己禁錮在某一專業、學科之中,作曲、指揮、戲劇、舞蹈……,他均報有極大熱誠去關注、去研究。

1軍特學校

1924年奧爾夫與友人—舞蹈家軍特合作在慕尼黑創辦了一所軍特體操音樂舞蹈學校,即「軍特學校」。在那裡奧爾夫開始了他變革音樂教育的一系列嘗試,如新的節奏教學和將動作與音樂相結合的試驗。在音樂方面最突出的是在音樂與動作教學中突出節奏性樂器,他為了使學生們親自參與奏樂,並通過即興演奏設計自己的音樂,製造出了一套可以合奏用的以打擊方式為主的小樂隊編製樂器。這套已被人們統稱為奧爾夫樂器的教具現已聞名全世界,成為奧爾夫音樂教育體系的重要標誌之一。奧爾夫為了實現「盡量使學生能自行設計他們的音樂和為動作伴奏」,他從本土及外國的民俗音樂中找到了編寫教材的源泉。1930年他與終生的合作夥伴凱特曼編寫的教材初版第一捲髮表了。這本教材作為基本的音樂教材練習引導人們走向音樂的原本力量和原本形式,由於其演奏和舞蹈的性質,使外行很容易學會。接著,又陸續出版了許多其他的小冊子,為奧爾夫樂器的練習編配了大量教材,在這個過程中奧爾夫的學生—也是後來一生中最重要的合作夥伴—古麗特·凱特曼發揮了決定性的作用。

2作品

「軍特學校」的實驗由於在國內外的旅行演出和在各種國際會議上進行的教學法示範性演出受到許多教育家們的關注,有力地推動了有關音樂教育思想的發展。
1937年
一部十四世紀詩集手抄本創作的音樂劇《卡爾米娜·布拉納》實現了他的突破,四十二歲的他此前已有許多探索性的作品問世,但他稱這種突破為他的「全集」的開端。
1935年至1942年
奧爾夫的三部成名作問世:《卡爾米娜·布拉納》(1934—1937)、《月亮》(1937—1939)、《聰明的女人》(1941—1943)相繼問世。奧爾夫從青年時代起就在追求的「完全戲劇」——一種通向人本的、尋找最初的、原始的、融音樂、舞蹈、戲劇為一體的那種藝術,在這三部作品中得到體現,使他在「完全戲劇」(或稱整體藝術)的創作上已走向成熟,形成了真正的奧爾夫風格。這裡同樣體現了奧爾夫在音樂教育中所體現的那種原本性的原則和理念。
1948年到1949年
《安蒂戈尼》,這部作品綜合音樂、舞蹈、戲劇為一體,而在伴奏樂隊的配器上採用4架鋼琴、59種打擊樂器與人聲的大膽結合,以體現最古老的神話——太陽神與月亮神的結合,剛與柔、健與美的天然合一。這部作品奠定了他在世界上作為大師級的作曲家的聲望。 他在專業作曲上所採用的技法與他在音樂教育上一樣,都是突出節奏性因素,以某種固定音型不斷反覆作音樂發展動力,在旋律中較少使用半音音階和變化音,和聲讓位到更次要的位置,總之無論旋律、伴奏都以古樸、簡潔為創作技法和表現形式。舞台布景、演員服裝的象徵性都是體現他原本性的「完整藝術」的理念。奧爾夫一生耕耘不息,創作了大量音樂作品和音樂戲劇,直到1973年78歲高齡時,還創作了他最後一部大作《世界末日之劇》。

3主要成就

1950年—1960年奧爾夫曾任慕尼黑音樂學院作曲大師班教授和負責人,他的教學是以讓學生髮現自我為宗旨,這在專業音樂教育領域仍貫穿他一生的教育思想。奧爾夫從1948年開始為巴伐利亞電台編寫「學校音樂教育」,連續播了五年,受到學校的熱烈歡迎。1950—1954年出版了五卷本《學校音樂》(《Orff-Schulwerck》),被歐美各國相繼翻譯出版介紹到世界各地。這是奧爾夫音樂教育體系具有奠基性意義的大事。1961年在奧地利薩爾斯堡「莫扎特音樂及造型藝術大學」成立了「奧爾夫學院」,建立起第一個奧爾夫教學法的研究和培訓中心。1962年奧爾夫和凱特曼訪問日本,在日本掀起研究和實踐奧爾夫教法熱潮。奧爾夫教學法與東方文化的結合開始了奧爾夫教學法新的里程。

4逝世

1982年奧爾夫在慕尼黑他的家中去世,享年87歲。

5關於教育

「奧爾夫音樂教學法」為聯邦德國著名音樂家卡爾·奧爾夫( carl · orff1895 — 1982 )所創建。這是一個獨創的音樂教育體系。它賦予音樂教育以全新的反傳統的觀念和方法,已經對許多國家和地區的音樂教育產生了深刻的影響。反思中國音樂教育的現狀,仍長期使用著以歌唱、教學樂理知識為主體的陳舊模式,忽視學生對音樂的情感激發和體驗,忽視學生在音樂學習的主體性、主動性、個性和創造性。認真研究奧爾夫的音樂教育思想和體系,我們會得到許多有益的啟示。
從音樂產生的本源和本質出發,即「訴諸感性,回歸人本」—這是奧爾夫音樂教育的基本理念。這與我們原先對音樂教育本質和目的的認識,有著根本的不同。
奧爾夫認為:表達思想和情緒,是人類的本能慾望,並通過語言、歌唱(含樂器演奏)、舞蹈等形式自然地流露,自古如此。這是人原本固有的能力。音樂教育的首要任務,就是不斷地啟發和提升這種本能的表現力,而表現得好不好則不是追求的最終目標。而我們傳統的音樂教育認識卻不是這樣,我們的課程一直是把通過學習歌唱和樂理以及相關的音樂技巧和能力作為美育的手段和目標,目光集中在如何學得好上。
其實,學生在音樂學習中,本能的唱、奏、舞蹈並不是很難的,甚至可以表現出一定的水平。因為出於本能的唱、奏、舞蹈是符合人的天性的,在這樣的過程中,學生沒有擔心「學不會」而挨訓或丟面子的精神負擔,因而都會得到各種不同程度的滿足感。這種自然流露的形式還有助於促進學生即興發揮的創造力的萌發。由於這種創造力的萌發和得到激勵,所以造就了學生學習各種音樂技巧和能力的最佳狀態,教師在這樣的教學過程中,必然成了學生學習的引導者、誘導者和參與者。愉悅身心、學習藝 術,二者相得益彰。這正是奧爾夫教學法的重要特點之一。
中國音樂教育原先的模式是單純地教唱歌 —— 教材也 主要是以一首一首的歌曲出現的,後來有了少量變化,少數學校也學一點器樂技巧。學生主要是模仿著現成的音樂藝術作品,很被動。教師呢,也是認真地追求著「出成果」,嚴厲地對待學生,學生自然會感到一股莫名的壓力。由於在音樂方面人的先天素質客觀上有著很大差異,就中國原有的課程要求來說,總會有一部分學生離教學要求甚遠,於是他們自然對音樂「敬而遠之」,教師也束手無策。對此,奧爾夫的教學理念和體系應該能使我們從中得到很多啟示。
要學生「動」起來,「綜合式、即興式」學習音樂,這是奧爾夫特彆強調的又一個重要原則。 然而,這和中國音樂教學的所謂「綜合課」完全是兩種概念。卡爾·奧爾夫指出:學生在學習中必須動腦、動手、動腳,全身心地感受和表現音樂。於是他發明了一套「元素性」的奧爾夫樂器(注),是一組很容易掌握的打擊樂器。同時,他還充分運用人體各部位可能發出的聲音參與演奏,並冠以「人體樂器」的美稱。音樂教師都會有這種體驗,學生在課堂上一「動」起來,氣氛就活躍多了。學生在課堂上在教師的引導下作音樂性的「動」,必然沉浸在一種遊戲般的歡快之中,他們在不知不覺地接受著音高、節奏、聽辨、協調統一等等綜合音樂能力的訓練。應該指出,這種綜合能力的培養,也是完全符合中國面向全體學生培養全面發展的一代新人的方針的,對改變我過教育長期以來以知識傳授為主要屬性的落後面貌也是大有裨益的。

6教學

教育的內容
1、 聽力訓練。
2、 節奏訓練:打擊樂器奏法及應用。
3、 律動訓練:聲勢、形體、遊戲等訓練及應用。
4、 語言學習:作為音樂語言教學訓練及應用。
5、 創造性能力培養。
6、 奧爾夫器樂的練習:節奏、音條樂器、豎笛、鍵盤訓練。

教育的原理

可以歸納為以下幾點:1、綜合性;2、即興性;3、親自參與、訴諸感性、回歸人本;4、從本土文化出發;5、適於開端;6、為所有人。其中即興是奧爾夫音樂教育體系最核心、最吸引人的構成部分。
三、教學的方法與成果
通過說、唱、跳、奏、戲劇表演、繪畫等音樂舞蹈藝術形式;專心於音樂或戲劇,表演的進程,正確地擔當自已的角色,養成專心致志的良好品格;以生動活潑、豐富多彩的快樂教學形式;讓學生髮現自我,培養人的創造力、自信心、專註性、合作精神、反應能力及全人格發展。
通過奧爾夫音樂教學法學習,內向的寶寶開朗了;膽怯的寶寶勇敢了;孤僻的寶寶合群了;靦腆的寶寶大方了;
當他們聽到音樂時,那怕是在陌生人面前,也會情不自禁地手舞足蹈起來,而且是那樣地合拍;
當他們聽完歌曲前奏時,會準確無誤地唱起這首學過的兒歌,並且伴有即興歌表演;
當他們聽到不同節奏的鼓點時,會合著從來沒有聽過的音樂進行演奏,並且是那麼的和諧;
當他們聽到不同風格的音樂時,會隨著音樂的節奏扭秧歌或跳迪斯科;
他們能很順利地融合到集體生活中,而且是班上學習進步最快的孩子;
有些寶寶開始學習鋼琴和電子琴等樂器,專業老師對他們良好的節奏感、音樂感和接受能力表示驚奇;
有些寶寶加入了各級幼兒藝術團,其音樂感受能力、情感表現能力、集體協作能力、完成排演能力都比較突出。
(轉載自根叔的窩)

7教學體系

和傳統的音樂教育有很大不同,奧爾夫教學體系是世界四大幼兒音樂教育體系之一。
奧爾夫音樂教學是綜合性的教學,不僅讓幼兒學習音樂,培養幼兒的音樂能力,而且對語言、模仿、創造等多方面有啟智性的效果。
奧爾夫音樂教學是活動式教學,符合幼兒的學習特點,使幼兒快樂地學習音樂,熱愛音樂。
奧爾夫音樂教學注重幼兒創造性的培養,鼓勵幼兒表達自己,進行創新。

8國內推廣

奧爾夭音樂教育體系在六十年代未由蘇恩也神父(比利時人)帶入台灣,開始推廣,1972年正式出版了以學校教育--兒重音樂>第一冊})。之後台灣不斷有青年學子赴薩爾斯堡奧爾夫學院或歐洲其他學院學習該教學法,特別是林榮德先生拜見奧爾夫先生之後,回來大力推廣,在眾多熱心於此事業的同行們努力之下,在台灣,尤其是學前教育和師資培訓方面已做出很大成績,出版了大量的應用奧爾夫原理結合本土文化的教材,1992年還成立了奧爾夫教育學會的機構,團結其他同仁們又向前邁出一大步。他(她)們在自身發展過程中還關注著大陸的兒童音樂教育發展,其中的陳惠齡、劉嘉淑、林芳謹、鄭又意、史依理等老師均來大陸作過講學,推動了兩岸的交流。
七十年代末百廢待興的中國藝術教育界,在改革開放總方針指引下,開始面向世界,面向未來,面向現代化的新曆程。
1979年中國著名學者上海音樂學院音樂研究所所長廖乃雄教授赴德國考察音樂,聽說當代最負盛名的作曲大師奧爾夫尚健在,千方百計找到貝爾夫先生的電話,此時84歲高齡的奧爾夫先生在慕尼黑郊外阿默爾湖畔自己的莊園住所里,基本是謝客在家,突然接到一位來自中國的學者求見的電話。後來奧爾夫夫人回憶到;他想象不到這位中國人怎麼會找到這個電話,更沒想到已經很少見客的奧爾夫先生竟欣然同意這位不速之一地拜訪。這是一次具有歷史意義的會見j奧爾夫先生對遙遠東方的中國文化懷有一種神秘的鐘情,他們一見如故,奧爾夫先生對廖教授對自己及作品如此博學、深刻地了解感到驚訝不已.立即將自己全套的作品樂譜及音響贈於廖教授,包括他的《學校教育》五卷本。奧爾夫先生還對厚說,他這套教材在全世界已被五十多個國家翻譯和使用,有十六種文字的教材出版,但讓他最感到遺憾的是"至今就卻缺作為東方古老大國的中國版本-…·"。奧爾夫又親自安排了廖教授到奧爾夫學院的參觀。廖教授以他的敏銳、聰慧立即直覺到這個令他耳目一新的教育體系的強大生命力。1980年四教授回國,作為中國著名的西方音樂史研究專家 他卻把自己的主要精力投入到介紹、傳播奧爾夫音樂教育體系中去,除翻譯外,還親自動手按照奧爾夫教育原理編寫一批教材,舉辦師資培訓班,到全國各地講學…·特別是親自聯繫了德國、奧地利的優秀奧爾夫教師來華講學、培訓師資。奧爾夫音樂教育體系的引進使中國音樂教育在改革的起步階段獲得一個較高的起點,直面世界最優秀的教育體系,大大縮短了中國音樂教育改革的進程。
上一篇[車仁表]    下一篇 [哈欽松]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