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女婿,或簡稱婿,是一種稱謂,一般指女兒的丈夫,有時「婿」也能指丈夫。在中華文化中,女婿為半子,意指半個兒子,有時亦可直接稱兒子。同時,於日常生活中謙稱時可稱作小婿,「賢婿」則是對女婿客氣的稱呼。

1 女婿 -註解

女壻 nǚ xù 

2 女婿 -同音詞

履虛、女須、女婿、女嬃、捋須、綠醑、縷續、閭胥、閭須、

3 女婿 -解釋

亦作「女婿」

(1) 女兒的丈夫。

趙高教其女壻咸陽令閻樂劾不知何人賊殺人移上林------《史記·李斯列傳》

門闌多喜氣,女壻近乘龍。--------唐 杜甫《李監宅》詩之一

看他一表人材,又會寫,又會算,招得這般女壻,須不辱了門面。--------《警世通言·宋小官團圓破氈笠》

這安公子纔作了一天的女婿,又遇見這等一個不善詞令的丈母娘。----------《兒女英雄傳》

第十一回他一點沒有把祥子當作候補女婿的意思。---------老舍《駱駝祥子》

(2) 丈夫。

婆婆,你要招你自招,我並然不要女壻。---------元 關漢卿《竇娥冤》第一折

明日我叫你女婿替你賠不是。--------《紅樓夢》第四四回

改霞曾經不斷地這樣思量過:『要是我有生寶這樣一個女婿,那我可有福啦!』----------柳青《創業史》第一部第二章

4 女婿 -女婿美稱的來歷

人們常用乘龍快婿、東床、東床婿等指代女婿,另外還有金龜婿、附馬等稱呼。您知道它們的來歷嗎?

乘龍快婿

蕭史弄玉的故事最早見之於文字記載,應推西漢劉向的《列仙傳》。其中只說秦穆公以女弄玉妻蕭史,蕭史日教弄玉作鳳鳴,招來鳳凰,后二人皆隨鳳凰飛去,並未言有龍。但故事的大體已備。《太平廣記》卷四所輯晚唐杜光庭《仙傳拾遺》中有這樣的記載:「蕭史不知得道年代,貌如二十許人。善吹簫作鸞鳳之響。而瓊姿煒爍,風神超邁,真天人也。混跡於世,時莫能知之。秦穆公有女弄玉,善吹簫,公以弄玉妻之。遂教弄玉作鳳鳴。居十數年,吹簫似鳳聲,鳳凰來止其屋。公為作鳳台。夫婦止其上,不飲不食,不下數年。一旦,弄玉乘鳳,蕭史乘龍,升天而去。秦為作鳳女祠,時聞簫聲。」這時蕭史乘龍的情節已經出現。

很多人以為蕭史弄玉的故事出自《東周列國志》,其實並不對。翻檢明代余邵魚所作《東周列國志》二十八回及馮夢龍所增編《東周列國志》四十回,均無此內容。倒是馮夢龍所著《東周列國演義》共一百零八回, 第四十七回章目為「弄玉吹簫雙跨鳳 趙盾背秦立靈公」。其內容大意是:相傳秦穆公有個女兒,起名弄玉,自幼聰慧過人,長大後有著絕世的容顏,尤善吹笙,其聲如鳳鳴。待弄玉15歲的時候,秦穆公開始考慮為她找個佳婿,弄玉說:必得善吹簫的人,能與我唱和,否則,一概不嫁。後來有一天,弄玉做了一個夢,在夢中有個仙人與她笙簫唱和,那仙人自稱是華山之主。弄玉夢醒后當即告訴了秦穆公,秦穆公便派人到華山去尋找,果然找到了一個異人,名叫蕭史,羽冠鶴衣,玉貌丹唇,飄飄然有超塵脫俗之姿。使者將蕭史接回來以後,穆公命其吹簫,一時間百鳥合鳴,穆公大喜,遂將弄玉許配給了蕭史。后一日,夫婦二人在月下吹簫,天空中飛來一龍一鳳,於是,蕭史跨龍,弄玉乘鳳,翔雲而去。這個故事情節更為曲折生動,因而影響也更大。

東床擇婿

《世說新語·雅量》云:「郗太傅在京口,遣門生與王丞相書,求女婿。丞相語郗信:『君往東廂,任意選之。』門生歸,白郗曰:『王家諸郎亦皆可嘉,聞來覓婿,咸自矜持,唯有一郎在東床上坦腹卧,如不聞。』郗公云:『正此好!』訪之,乃是逸少,因嫁女與焉。」

這是說東晉有個太傅叫郗鑒,想給自己的女兒選個好女婿,打聽到王家的子弟個個都相貌堂堂,才華出眾。於是就派人去王家考察。王家子弟們聽說了后都很興奮,一個個都衣冠楚楚,正襟危坐。惟獨有一個人斜靠在東邊的竹床上,坦胸露腹,不管不顧。聽使者回去后這麼一說,郗鑒居然偏偏就選中了那個旁若無人的小子。而這個小子不是旁人,正是歷史上赫赫有名的大書法家王羲之。

這個故事表現了晉人不拘禮教、洒脫自然的人生追求。

金龜婿

這個美稱出自唐代詩人李商隱的《為有》詩:「為有雲屏無限嬌,鳳城寒盡怕春宵。無端嫁得金龜婿,辜負香衾事早朝。」寫一貴族女子在冬去春來之時,埋怨身居高官的丈夫因為要赴早朝而辜負了一刻千金的春宵。

將丈夫稱為「金龜婿」,與唐代官員的佩飾有關。據《新唐書·車服志》載,唐初,內外官五品以上,皆佩魚符、魚袋,以「明貴賤,應召命」。魚符以不同的材質製成,「親王以金,庶官以銅,皆題其位、姓名。」裝魚符的魚袋也是「三品以上飾以金,五品以上飾以銀」。武後天授元年(690)改內外官所佩魚符為龜符,魚袋為龜袋。並規定三品以上龜袋用金飾,四品用銀飾,五品用銅飾。可見,金龜既可指用金製成的龜符,還可指以金作飾的龜袋。但無論所指為何,均是親王或三品以上官員。後世遂以金龜婿代指身份高貴的女婿。但在現代漢語中,其「貴」的含義正在逐漸減弱,而「富」的含義卻有逐日加強之勢。

與「乘龍快婿」、「東床婿」指「女兒的配偶」不同,金龜婿側重於指「女子的配偶」。

駙馬

附馬專指皇帝女婿,因駙馬都尉得名。駙馬都尉,漢武帝始置,本為近侍之官。駙,即副。駙馬都尉,掌副車之馬,即主管皇帝的隨從車馬。魏、晉以後,常以此官授帝婿,而不任其職,簡稱駙馬。以後遂用以稱帝婿。清代稱額駙。

 

上一篇[承印物]    下一篇 [干慧地]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