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故事片《女權》

簡要內容
女大學生宋嘉玉,素有服務社會、爭取女權的志願。在高中畢業典禮上, 她曾發表有抱負的演說。大學畢業后 ,與茶商余伯遠結婚,開始她生命史 上的黃金時代,後來發現丈夫有了新 歡,自感人格被辱,毅然離婚。旋即 進入某銀行任職,卻受到同事們的包 圍和引誘,從而惹起同事之間的嫉妒 和傾軋。有婦之夫黎先生以示惠為求 愛手段,百般糾纏;一年輕行員因追 求她而失戀自殺。她感到如此環境后 患無窮,又轉業到煙廠當了包煙工人 ,工頭侯先生出於不可告人的目的, 破格提升她為工場糾察。她不甘忍受 威脅利誘和屈辱,又氣憤離職。數月 后,她見紗廠招工通告,報名應徵, 卻遭侯先生誣陷並被捕,幸夏律師仗 義執言,恢復自由。她自思幾年來到 處碰壁,前途渺茫,乃接受夏律師求 愛,有了歸宿。不久,她發覺鄰居楊 太太被遺棄后的種種苦況,覺得以利 害關係結合不能永久維持安寧,而自 己的抱負也尚未實現,深感只謀自己 個人幸福自私可恥,於是又不別而去。她究竟欲去何處?人們只能到現實 社會中去尋找她。
導演簡介
《女權》的導演張石川先生幼時喪父,家境貧寒,13歲即隨舅父赴上海賺錢養家。由於他的聰慧、好學,17歲就學得一口英語,當了買辦和經理。從1913年23歲開始從事電影事業至1953年去世,他為了中國電影獻出了畢生的精力。
好勝、多思、敢想敢幹、精力旺盛,是他在電影事業上取得突出成就的原因。35年的歷程,他編導了156部影片,這在中國電影史上是絕無僅有的。中國電影史上,第一個導演藝術家,第一個電影事業家,第一個電影企業家非他莫屬。
作為一個電影導演,中國第一部故事片《難夫難妻》,第一部有聲片《歌女紅牡丹》,第一部武俠片《火燒紅蓮寺》,第一部反帝片《黑藉冤魂》 ,第一部勞工片《勞工之愛情》 ,第一部體育片《二對一》等等都是他的作品。
時間
20世紀初女權運動迅速發展美國的女權運動人士在第一次世界大戰前在11個州爭取到選舉權
起源
世界女權運動起源歐美國家。女權運動的發展緊緊跟隨著人類工業革命的進步,每一次產業革命都帶來女權運動的飛躍式發展。19世紀末,第一次工業革命帶來了女權運動的萌芽,1869年美國婦女選舉權協會成立。20世紀初,第二次工業革命時女權運動在歐美國家廣泛展開。1914年倫敦爆發了著名的女權運動者衝擊白金漢宮,向英王喬治五世請願的行動,這個事件標誌著女權運動進入了一個飛速發展的時期。作為一種社會文化現象,女權運動牢牢建立在相應的社會物質文明的基礎上,同時它也帶動了社會文化,特別是人權運動的發展。
==================================================================================================
(以下為ll_loveless編輯,希望對各位有所幫助!)

2認識論

什麼是女權
女權主義的認識論是對男性中心 (androcentric) 認識論的批判。其批判矛頭指向客觀性 (objectivity),理性 (rationality),倫理的中立性 (ethical neutrality) 以及價值中立 (value-free) 的神話。當女權主義者討論到理性問題時,總要追溯到亞里士多德的理性觀念,他把奴隸和女人視為理性不健全者,認為根本不值得對她們做出評論;他倒是曾講到過理性和感情如何共同造就了身心健康的個人,可惜理性的概念一直是性別化的:理性化的男人和感情化的女人。
女權批判的五大前提
女權主義認識論批判了客觀主義認識論的五大前題:第一,方法、程序和技術被當作價值中立的工具;第二,知識是有範圍、分領域的;第三,存在著判斷某種知識的有效性與真實性的標準;第四,知識是可以跨越時間和空間的永恆真理;第五,儘管知識是由個人獲得的,但它卻不是獨特的和個人的,而是具有普遍性的。
女權主義認識論認為,人文社會科學中出現的」理性危機」是發人深省的,它具有認識論、方法論和政治的含義。它認為,危機發生的主要原因來自精神 (及純粹概念) 超越肉體的歷史特權。理性危機表現在以下幾個方面:研究的客觀性不再令人信服;像自然科學模式一樣的人文社會科學知識實際上是不可能獲得的:長期以來,以人類為對象的科學研究試圖產生實證主義版本的」人類科學」,典型的例子有行為心理學和統計社會學,試圖把研究對象——人性——縮小為物質對象,但並不是十分成功的;人文社會科學日益面臨著理性自我認知的不可能性,這是一個兩難命題——如果不能排除自我,理性中就必定含有非理性的內核;知識無法理解自身作為知識的自我發展過程;不可能在相互競爭的由不同立場產生出來的方法和範式中作出理性的選擇。
然而,在婦女運動內部也有人懷疑」理性危機」的說法,懷疑僅憑感覺、詩、神秘的沉默就能夠取代理性。這種觀點認為,發生了危機的並不是工具理性的可信性,而是它一向擁有的特權地位,是工具理性的統治程度。女權主義不應當從根本上否定理性,而應當反對理性的狹義的工具概念,以及過去人們加在理性問題上的性別歸屬——理性是有性別的,它是屬於男性的。
最後,看一看女權主義認識論是如何為非理性和主觀性正名的。面對著哲學和科學中那種排斥和仇視婦女的傳統,女權主義者發明出新的更適當地了解世界的方法。一些女權主義者認為,休謨 (Hume) 的認識論同這種新的女權主義的認識論最為接近,因為他主張將道德與美的判斷同事實與數學的判斷結合起來。
在西方文化中占統治地位的實證主義把知識對象劃分為兩個論域,即事實的論域與價值的論域。它認為,價值判斷是不能夠被證實的,因此是無意義的,不應當讓價值判斷來歪曲事實。它認為,科學研究的主要目的就是在事實這一論域中發現事物所由形成的必要條件和充分條件;實證主義方法不僅要適用於自然科學,還要適用於人文社會科學。這一認識論的前提是:假設存在著一種普遍的、同質的和基本的」人性」。但是,女權主義認識論卻認為,人是社會的產物,是歷史的變數,是被權力關係塑造出來的;不是天生如此一成不變的本質的存在。
女權主義認識論認為,客觀主義的認識論是危險的,解決這種危險的辦法是把主觀性考慮進來。它在爭論中提出這樣的問題:為什麼有政治導向的政治學研究能夠得出比價值中立的生物學、社會科學研究更加準確的結果?為什麼那些為女人而做的研究能夠解答其他自然和社會關係的問題?它的回答是:人的社會經驗不是性別中立的,因為它是有性別的人們的實踐。
在一些認識論的具體問題上,女權主義也向傳統認識論提出了挑戰。例如,女權主義科學哲學家凱勒 (Keller) 提出一個問題:為什麼科學界在單因性關係和交互作用這兩類對事物的解釋中特別偏愛單因論,總要為複雜的現象尋找一個最主要的影響因素;為什麼在線性簡化論和互動論當中它也總是偏愛前者。(Keller,E. F. Gender and science: 1990,in The Great Ideas Today,Encyclopedia Britannica,1990)
福柯的認識論同女權主義的認識論十分接近,主要是他那種被壓抑的話語的感覺與女權主義十分接近。但有些女權主義者提出,女權主義應當超越福柯,要從理論上說明有這樣一種可能性,即人可以擁有一種非話語的感覺,這將是人的主觀性的最終勝利;她們說:我們必須緊緊抓住自己那些難以用語言加以表達的感覺。(Ramazanoglu,C. (ed.) Up against Foucault,Explorations of Some Tensions Between Foucault and Feminism,Routledge,London and New York,1993,94)
女權主義對方法論的兩方面貢獻
女權主義研究對方法論領域的貢獻可以被概括為兩個方面,一個是研究領域的拓寬;另一個是研究方法的創新。女權主義的研究開拓了如下研究領域和新方法:第一,對特殊群體的研究,例如對上層婦女的研究;對農場農婦的研究;對日裔美國婦女的研究;對美國南部奴隸婦女的研究;對美國印地安混血兒的研究;美國社會學家芭麗 (Kathleen Barry) 研究了性奴隸現象;還有人類學家研究了印地安醫師,研究了世界著名的女恐怖主義者等等。第二,對特殊行為的研究,例如,對養家這一行為的研究,對改進社區環境的研究。第三,開創了研究資料的新形式,例如,關於女性的主觀社會經驗的資料;關於女性主觀自我的資料等。(Reinharz,S. Feminist Methods in Social Research,Oxford University Press,1992,219)
女權主義偏愛的訪談方式
女權主義研究的訪談方法偏愛半結構化的訪談方式 (semi-structured interview)。這是一種定質的 (qualitative) 數據收集技術。它既不同於採用參與觀察方法的民族學方法 (ethnography);也不同於傳統的在調查者與被調查之間缺少互動的大型結構性調查 (survey research and structural interview)。
有婦女創新的口述史
婦女研究在傳統的研究方法之外,創造出一些新的方法,如口述史的方法。口述史的方法可以在了解事實與行為的同時,發現被調查者的情感與主觀性。這一方法促使女權主義者們去了解象徵互動主義 (symbolic interactionism),使她們更加關注過程,而不太強調結構,拒絕那些貌似中立和客觀的研究,並在研究過程中使女性從單純的客體變成研究的主體。歷史上最早記錄女性生活史的作法始於1890年,它的第二次浪潮是本世紀60年代末期。但是,口述史的方法在主流社會學中處於邊緣地位,這種憑主觀抽取調查對象的個人研究被主流社會學認為價值很低。
批判
女性主義理論由於過度強調女性受害面與受歧視面,並且將傳統道德皆化約為保守勢力而全數予以反對。由於強調極其抽象兼且毫無限制的個人「選擇權利」(所謂個人'系指女性),主張承認無酬勞動的經濟價值,並且把墮胎權、離婚權、性自由、性交易除罪、通姦除罪等作為反抗父權制的手段,皆受到嚴厲批判。現代社會不斷泛濫的離婚、非婚生子女、單親家庭(絕大多數為單親母職),證明兩性之間的人倫關係已陷於危機。正如人類學家的研究顯示,儘管在新思想新道德的衝擊之下,這一類經歷依然使受害人創劇痛深,在心頭烙下不可磨滅的傷痕。即使是比其他程度比較輕微的遭遇,也往往帶來精神上的不安與折磨——比方一般非暴力性質的正常性交等。舊的規範縱使再不合理,一旦不存,取而代之的也不一定就是某種合理的新秩序,既無法則,又缺乏共識,反使眾人惶惶不可終日。(艾瑞克·霍布斯邦(EricHobsbawm)極端的年代頁505)
女性主義並不受到普遍主流學術界認同,而且至誕生來因為各種不經深思熟慮,缺乏任何分析深度,只因眾人作如此想便據此而發的公開宣示的理論,而飽受各界;例如精神醫學、社會學、現代經濟學與教育學界批判。除宗教與道德保守派外,批判的社會學派也認為女權活動是破壞現代社會結構的主要原因之一。
基本資料
歌曲:女權
作詞:韓小薰布川
作曲:布川編曲:布川
演唱:韓小薰
監製:劉羽倫布川
混音:劉羽倫
出品公司:東嘉娛樂
歌手簡介
韓小薰自幼喜歡音樂,舞蹈,畫畫,對藝術有著自己的理解和憧憬。性格活潑,敏感,善解人意, 促使了她對音樂的表達更真切和細膩。
韓小薰是典型的雙魚座女生。明朗快活、慷慨大方,非常眷戀家庭和父母,喜歡穿著打扮,自在地享受生活.賦有愛心和同情心,喜歡動物,喜歡唯美的事物。害怕寂寞卻喜歡獨處,愛幻想愛浪漫的她,對於音樂有著豐富的情感和嚴格的追求,把自己帶入歌曲的意境中,用心去演繹音樂,經常唱到流淚。也因性格開朗,聽動感音樂就不自主地舞蹈。對待音樂有著絕對的熱情,喜歡憂傷的情歌也喜歡曲調明亮的舞曲。
韓小薰的音樂風格可以用「多變」兩個字來定位,她的首張專輯里從旋律、節奏、音色、力度、、肢體和曲式都有著不同的表達。韓小薰有她標誌性唱法,獨特的音色,同的演唱方式,輯裡面,從旋律的編寫到節奏和律動都經過精心的設計,每一首歌都能從不同的角度體現出年輕人的情感和獨特的個性。整張唱片曲風多樣,但主要以傷感情歌為主,曲調唯美,旋律清晰。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