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好笑的愛》,是昆德拉唯一的短篇小說集,最初於1968年在布拉格出版,但是問世不久即遭查禁。集中的七個短篇故事,故事全都與愛情有關,或者說主題涉及竭力在衝動和需求之間周旋的男女的情感變化,以及他們藉以運用的複雜色情遊戲和計策。但是,他們費盡心機的結果,卻常常導致一系列恐怖的結局。在《好笑的愛》中,米蘭·昆德拉又一次充分展示了他作為小說藝術大師的魅力。

 

1 好笑的愛 -概述

好笑的愛好笑的愛
《好笑的愛》,是昆德拉唯一的短篇小說集,最初於1968年在布拉格出版,但是問世不久即遭查禁。集中的七個短篇故事,故事全都與愛情有關,或者說主題涉及竭力在衝動和需求之間周旋的男女的情感變化,以及他們藉以運用的複雜色情遊戲和計策。但是,他們費盡心機的結果,卻常常導致一系列恐怖的結局。在《好笑的愛》中,米蘭·昆德拉又一次充分展示了他作為小說藝術大師的魅力。

2 好笑的愛 -作者簡介


  捷克小說家,生於1929年,上世紀50年代初,他作為詩人登上文壇,當他在30歲左右寫出第一個短篇小說后,他確信找到了自己的方向,從此走上了小說創作之路。1967年,他的第一部長篇小說《玩笑》在捷克出版,獲得巨大成功,連出三版,印數驚人,每次都在幾天內售罄。昆德拉在捷克當代文壇上的重要地位從此確定。移居法國后,他很快便成為法國讀者最喜愛的外國作家之一。他的絕大多數作品,如《笑忘錄》(1978)、《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1984)、《不朽》(1990)等等都是首先在法國走紅,然後才引起世界文壇的矚目。他曾多次獲得國際文學獎,並多次被提名為諾貝爾文學獎的候選人。他的《生命》一書被好萊塢改編成電影《布拉格之戀》,並獲當年奧斯卡獎提名。


3 好笑的愛 -簡介

 ······
  誰都笑不出來 「再給我倒一杯斯利沃維什。」克拉拉沖我說,我也不反對。我們為開酒瓶找了一個再普通不過的借口,不過,理由十足:我有一篇很長的論文發在一本藝術史雜誌上,那天,我剛剛收到了相當豐厚的一筆稿費。 要說呢,我的論文實在是費了一番周折才得以發表的。我早先寫的東西招來了不少爭議和批評。所以,老派而又審慎的《造型藝術思維》雜誌回絕了這篇文章,我只得把它轉投給另一家對手雜誌。儘管它的名氣實在不太大,但它的編輯比較年輕,顧忌也比較少。 郵遞員把匯款單送到學校,還捎帶來一封信。一封無關緊要的信,上午,我由於陶醉於新贏得的聲譽,只是匆匆地瀏覽了一遍。但是,等到回家后,夜深人靜之際,酒也喝得差不多了,為了逗樂子,我從寫字檯上拿起那封信,衝剋拉拉念道: 「親愛的同志――假如您允許的話,我願使用這樣的稱呼――親愛的同行――敬請您原諒一個您素昧平生的人冒昧地給您寫信。我找您不為別的,只求您能讀一讀隨信奉上的拙文。我並不認識您,但我很尊敬您,因為您在我眼中並非平凡之人,您的觀點,您的推理,您的結論,始終以令人驚奇的方式,證實我本人研究的結果……」接著,就是對我名譽的一番盛情讚美,臨了還有一個要求:請我無論如何也要為他的文章寫一份閱讀報告,推薦給《造型藝術思維》雜誌,半年來那家雜誌始終拒絕他的文章,並把它貶了一通。他們對他說,我的意見將是決定性的,於是,我從此就成了他惟一的希望,成了他在漆黑的深夜中惟一的一道微光。 我和克拉拉,我們就這一位扎圖萊茨基先生開著各種各樣的玩笑,這個崇高的姓氏刺激了我們;當然,我們的玩笑都是真誠的,因為他寫給我的讚美辭令我慷慨大方,尤其當我手中還握著一瓶美味的斯利沃維什酒時。……

作者簡介 ······
米蘭·昆德拉,捷克小說家,生於捷克布爾諾市。父親為鋼琴家、音樂藝術學院的教授。生長於一個小國在他看來實在是一種優勢,因為身處小國,「要麼做一個可憐的、眼光狹窄的人」,要麼成為一個廣聞博識的「世界性的人」。童年時代,他便學過作曲,受過良好的音樂熏陶和教育。少年時代,開始廣泛閱讀世界文藝名著。青年時代,寫過詩和劇本,畫過畫,搞過音樂並從事過電影教學。總之,用他自己的話說, 「我曾在藝術領域裡四處摸索,試圖找到我的方向。」50年代初,他作為詩人登上文壇,出版過《人,一座廣闊的花園》(1953)、《獨白》(1957)以及《最後一個五月》等詩集。但詩歌創作顯然不是他的長遠追求。最後,當他在30歲左右寫出第一個短篇小說后,他確信找到了自己的方向,從此走上了小說創作之路。
   1967年,他的第一部長篇小說《玩笑》在捷克出版,獲得巨大成功,連出三版,印數驚人,每次都在幾天內售馨。作者在捷克當代文壇上的重要地位從此確定。但好景不長。1968年,蘇聯入侵捷克后,《玩笑》被列為禁書。昆德拉失去了在電影學院的職務。他的文學創作難以進行。在此情形下,他攜妻子於1975年離開捷克,來到法國。
   移居法國后,他很快便成為法國讀者最喜愛的外國作家之一。他的絕大多數作品,如《笑忘錄》(1978)、《不能承受的存在之輕》(1984)、《不朽》(1990)等等都是首先在法國走紅,然後才引起世界文壇的矚目。他曾多次獲得國際文學獎,並多次被提名為諾貝爾文學獎的候選人。
   除小說外,昆德拉還出版過三本論述小說藝術的文集,其中《小說的藝術》(1936)以及《被叛賣的遺囑》(1993)在世界各地流傳甚廣。
   昆德拉善於以反諷手法,用幽默的語調描繪人類境況。他的作品表面輕鬆,實質沉重;表面隨意,實質精緻;表面通俗,實質深邃而又機智,充滿了人生智慧。正因如此,在世界許多國家,一次又一次地掀起了「昆德拉熱」。
   昆德拉原先一直用捷克語進行創作。但近年來,他開始嘗試用法語寫作,已出版了《緩慢》(1995)和《身份》(1997)兩部小說。













上一篇[玩笑]    下一篇 [告別圓舞曲]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