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妒婦方」是王道士胡謅的。不過,這段近似於講笑話的「閑筆」,很有些味道,既可以看出曹雪芹的知識淵博,還可以看出其幽默和智慧:

1概述

《紅樓夢》里寫到
妒婦方

  妒婦方

晴雯在重病中被強行逐出大觀園,羞辱致死,儘管是因為襲人、王善保家的之類打小報告引起的,但寶玉明白,真正的罪魁禍首是王夫人。但是,他半句話也不敢說,倒是曹雪芹在第八十回上,借寶玉向王一貼詢問「妒婦方」一事,才稍稍給予了一點調侃和嘲弄。
寶玉道:「我問你,可有貼女人的妒病方子沒有? 」王一貼聽說,拍手笑道:「這可罷了,不但說沒有方子,就是聽也沒有聽見過。 」寶玉笑道:「這樣還算不得什麼。」王一貼又忙道:「貼妒的膏藥倒沒經過,倒有一種湯藥或者可醫, 只是慢些兒,不能立竿見影的效驗。」寶玉道:「什麼湯藥,怎麼吃法?」王一貼道:「這叫做『療妒湯』;用極好的秋梨一個,二錢冰糖,一錢陳皮,水三碗。梨熟為度,每日清早吃這麼一個梨,吃來吃去就好了。」寶玉道:「這也不值什麼,只是未必見效。 」王一貼道:「一劑不效吃十劑,今日不效明日再吃,今年不效吃到明年。橫豎這三味葯都是潤肺開胃不傷人的, 甜絲絲的,又止咳嗽,又好吃,吃過一百歲,人橫豎是要死的, 死了還妒什麼!那時就見效了。」說著,寶玉茗煙都大笑不止,罵「油嘴的牛頭」 。王一貼笑道:「不過是閑著解午盹罷了,有什麼關係,說笑了你們就值錢。實告你們說, 連膏藥也是假的,我有真葯,我還吃了作神仙呢。有真的,跑到這裡來混?」

2方子

見明代張岱撰《陶庵夢憶》卷三之《逍遙樓》:「朱文懿公有姬媵,陳夫人獅子吼,公苦之。禱於仙,求化妒丹。」

3陶庵夢憶·逍遙樓

滇茶故不易得,亦未有老其材八十餘年者。朱文懿公逍遙樓滇茶,為陳海樵先生手植,扶疏蓊翳,老而愈茂。諸文孫恐其力不勝葩,歲刪其萼盈斛,然所遺落枝頭,猶自燔山熠谷焉。
文懿公,張無垢後身。無垢降乩與文懿,談宿世因甚悉,約公某日面晤於逍遙樓。公佇立久之,有老人至,劇談良久,公殊不為意。但與公言:「柯亭綠竹庵樑上,有殘經一卷,可了之。」尋別去,公始悟老人為無垢。次日,走綠竹庵,簡樑上,有《維摩經》一部,繕寫精良,后二卷未竟,蓋無垢筆也。公取而續書之,如出一手。先君言,乩仙供余家壽芝樓,懸筆掛壁間,有事輒自動,扶下書之,有奇驗。娠祈子,病祈葯,賜丹,詔取某處,立應。先君祈嗣,詔取丹於某簏臨川筆內,簏失鑰閉久,先君簡視之,鐄自出觚管中,有金丹一粒,先宜人吞之,即娠余。朱文懿公有姬媵陳夫人獅子吼,公苦之。禱於仙,求化妒丹。乩書曰:「難,難!丹在公枕內。」取以進夫人,夫人服之,語人曰:「老頭子有仙丹,不餉諸婢,而余是餉,尚昵余。」與公相好如初。
上一篇[說話的]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