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妻不識夫--------《列子-湯問》


  魯公扈、趙齊嬰二人有疾,同請扁鵲求治。扁鵲治之,既同愈。謂言扈、齊嬰曰:「汝曩之所疾,自外而於腑臟者,固藥石之所已。今有偕生之疾,與體偕長,今為汝攻之何如?」二人曰:「願先聞其驗。」扁鵲謂公扈曰:「汝志強而氣弱,故足於謀而寡於斷;齊嬰志弱而氣疆,故少於慮而傷於專。若換汝之心,則均於善矣。」扁鵲遂飲二人毒酒,迷死三日,剖胸探心,易而置之,投以神葯。既悟如初,二人辭歸。於是公扈反齊嬰之室,而有其妻子,妻子不識;齊嬰亦反公扈之室,有其妻子,妻子亦弗識。二室因相與訟,求辨於扁鵲,扁鵲辯其子亦弗識。二室因相與訟,求辨於扁鵲,扁鵲辯其所由,訟乃已。


  【註解】 ① 扁鵲:戰國時名醫,姓秦名越人。 ② 既同愈:病已經全好了。既:已、已經。愈:同愈,病 好。 ③ 囊::從前、昔。 ④ 藥石:藥物和砭石(石針,醫療用具)。已:止,去。指病好。 ⑤ 偕 生之疾:同生的病 ,胎裡帶來的病。 ⑥ 為汝攻之:給你們治療。攻,治。 ⑦ 驗:指實情與效果。 ⑧ 志強(強)氣弱:意志剛強,氣質性格軟弱。意志強,所以考慮的多;性情弱所以寡斷、不易下決心。 ⑨ 有:相親也。 ⑩ 訟:爭,爭辯真偽。


  【今譯】魯人公扈和趙人齊雙有疾病,一同請扁鵲治療。病已經都好了,扁鵲對公扈、齊嬰說:「你倆以前的病,是從外部侵入內髒的,因此,本是用藥物針灸可以治好的。如今你們還有一種從胎裡帶來的病,這病要和身體共同成長。現在我給你們治療,怎樣?」二人說:「我們想先聽聽病情和療效。:扁鵲對公扈說:」你的志氣強而性情弱,所以多慮而寡斷;齊嬰志氣弱而性情強,所以凡事都欠考慮它常自專。若換換你們的心,就都能完善了。」(二人同意后)。扁鵲就給二人喝了藥酒,把二人麻醉了三天,剖開胸,取出了心,交換著放進去,又用了靈藥。不久就都蘇醒了象原來一樣。這二人就都告辭回家了。 於是乎公扈回到齊嬰的家去,而親近自己的妻子;但妻予不認識他。齊嬰也回到公扈的家。而親近自己的妻子;妻子也不認識他。這兩家的妻子就共同辯認、爭吵。最後請求扁鵲給分辯,扁鵲說明了因由,這兩家的爭辯才罷休。


  【釋義】這是個很離奇很可笑的寓言故事。但也能說明一個道理。就是人的天賦既是不易改變的,又是可以藉助外力改變的。它與「佩韋」佩弦「主題類似,只是這個故事用了浪漫的筆法,說明一個人,是可以易心移性的。『江山易改、秉性難移」的俗語,看來說得不一定完全正確。

上一篇[曹楷]    下一篇 [子列子窮]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