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姊川合戰

  1570年6月,織田信長為報被淺井和朝倉前後夾擊之仇,率領本部和德川盟軍進攻淺井長政。

  於是,織田,德川聯軍與淺井,朝倉聯軍在姊川遭遇,隔河布陣。織田軍以坂井政尚,池田恆興,羽柴秀吉,柴田勝家,森可成,佐久間信盛六隊前鋒沿姊川布陣。織田信長統領中軍在後壓陣,另有左軍稻葉一鐵,右軍氏家卜全、安藤守就、丹羽長秀。德川家康領德川軍在織田軍的左方布陣,由酒井忠次、石川數正兩大家老輔助。對岸,淺井長政以磯野員昌為前鋒,自為中軍與織田軍對陣。朝倉軍由朝倉景健,朝倉景紀率領與德川軍相抗。這一戰是側面引軍突入作戰的典範。

  開戰伊始,淺井軍前鋒磯野員昌對織田軍猛烈攻擊,織田軍前鋒一到四隊都被擊破。形勢危急之際,稻葉一鐵從后趕上對淺井軍的右側面發動急攻,解救了織田軍前鋒的危機。淺井軍不敵織田軍,敗退。同時,德川軍神原康政也迂迴到朝倉軍的右側面發動急襲。在德川軍的勇猛攻擊下,朝倉軍敗退。姊川一戰,淺井、朝倉兩家大敗,元氣大傷,再也無力與織田信長對抗。最後,淺井、朝倉兩家依次被織田信長所滅。

  [戰前記]

  元龜元年6月28日,織田信長在德川家康的幫助下,於江北姊川擊破越前朝倉義景和江北淺井長政聯合軍,史稱「姊川合戰」。在這一戰中,織田家與淺井家進行了野村合戰,德川家與朝倉家進行了三田村合戰。自從姊川合戰後,朝倉家和淺井家徹底被打敗,再也抬不起頭來。織田家和朝倉家都曾是斯波家的家老,在應仁之亂的時候,斯波家發生「武衛騷動」,武衛斯波家的斯波義健死後無嗣,渋川氏出身的斯波治部大輔義廉利用巧計取代大野氏出身的斯波義敏,繼承了武衛斯波家。應仁之亂后,細川政元提拔朝倉敏景為越前守護。而織田家則繼續侍奉斯波義敏的後人下去,但到了信長的父親織田信秀這一代,織田家實際已經取代了主家斯波家。到了信長這一代時,更乾脆將斯波家領主斯波義銀放逐,從此成為尾張實際的領主。由於朝倉家是以斯波家叛臣的形式獨立出來,織田家是以斯波家陪臣的身份獨立出來,兩家的衝突早已不可避免,只是中間有美濃作為屏障緩衝,所以才一直沒有爆發大規模的戰爭。領有江北三十九萬石的淺井家領主淺井長政,當年只有25歲,手下兵馬強壯,信長深知與之為敵對自己進軍近畿深為不利,於是將妹妹市姬嫁給淺井長政,於永正11年7月28日親自到淺井家猛將磯野丹波守居城佐和山城與淺井長政會面,在答應了以後不與淺井家的世代同盟朝倉家為敵後,簽署了盟約。為了證明自己的誠意,長政以祖傳家寶備前兼光太刀相贈。

  信長進京后很快便與足利義昭鬧翻,不甘心做傀儡的足利義昭秘密發動了信長包圍網,而朝倉家正是作為包圍網的中心力量之一,對此,信長當然不能坐視不理。元龜元年4月,待到越前雪溶之時,與盟友德川家康率領大軍進入越前敦賀,準備一舉將朝倉家滅亡。這時候,朝倉家派一門重臣朝倉景鏡為使,到世代的盟友淺井家那裡求援,但遭到淺井長政的一口回絕。不甘心失敗的朝倉景鏡於是到淺井長政的父親,已經隱居但仍然掌握大權的淺井久政那裡求情,甚至在久政的門口連續跪了8個時辰之久,終於說動久政。面對父親和家中其他實力派家臣的聯合要求,淺井長政無奈的選擇了與織田家交戰的命運,領兵8000橫斷北近江與越前的交接處,妄圖扼殺信長於越前之地。信長在得知了這一消息后,一度大驚。但他很快就恢復了平靜,在部將木下秀吉自告奮勇的承擔了殿軍重任后,終於退回了美濃。信長將此事視為生平奇恥之一,稍作休息便於這一年的6月19日,率領大軍從岐阜城往近江出兵,姊川合戰的序幕也由此拉開。

  6月21日,信長的兩萬大軍到達淺井家的主城小谷城,先是放火將小谷城下的城下町燒掉,逼淺井軍出陣。接著順著姊川直上包圍了左岸的橫山城,然後與淺井軍形成了對峙之勢。(其實是在等待德川軍)6月27日,德川家康率領5000餘騎來援;同日,朝倉家派一門大將朝倉孫四郎景健率領1萬軍來援(這樣重大的戰役,家主朝倉義景竟然不親自出陣,其實已經宣布了朝倉家的失敗)。信長不等家康休息,馬上開始軍前評定。 德川家猛將本多平八郎忠勝在會議上道:「請信長公將朝倉軍交給我們三河男兒吧!」看到德川家的三河軍士氣空前高漲,信長下達了第二天與朝倉,淺井軍決戰的命令。

  6月28日,淺井家與朝倉家分別在野村和三家村擺開陣勢迎擊織田軍和德川軍,姊川合戰終於打響。

  南軍陣容:

  織田信長(37歲)

  二百四十餘萬石,總兵力6萬,來到姊川的不到半數。

  第一陣 阪井政尚

  第二陣 池田信輝(恆興)

  第三陣 木下秀吉

  第四陣柴田權六勝家

  第五陣 森可成

  第六陣 佐久間信盛

  (以上各隊兵力各為3000)

  本 陣 織田信長 兵5000

  包圍橫山城軍勢:

  丹羽長秀 兵3000

  氏家直元(卜全) 兵1000

  安藤范俊(守就) 兵1000

  另有稻葉一鐵通朝率兵1000前來助陣。

  德川家康(29歲)

  六十餘萬石,總兵力在16000左右,來到姊川的大概有5000

  第一陣 酒井忠次

  第二陣 小笠原長忠

  第三陣 石川數正

  (以上各隊兵力各為1000)

  本 陣 德川家康 兵2000餘

  北軍陣容:

  淺井長政(26歲)

  三十九萬石,總兵力約1萬

  第一陣 磯野員昌 兵1500

  第二陣 淺井政賴 兵1000

  第三陣 阿閉貞秀 兵1000

  第四陣 新莊直賴 兵1000

  本 陣 淺井長政 兵3500

  朝倉義景

  八十七萬石,兵數2萬,來姊川大概1萬

  第一陣 朝倉景紀 兵3000

  第二陣 前波新八郎 兵3000

  本 陣 朝倉景健 兵4000

  [朝倉對德川戰]

  姊川,位於琵琶湖的東北。發源於近江北境的金糞川,一直流到伊吹山以西的尚西流入琵琶湖為止,傳說是閻魔大王姐姐龍王的居所。6月28日午時3點左右,朝倉軍在三田村擺開陣勢,不斷叫罵和用火槍挑撥對岸的德川軍。德川軍終於按捺不住,開始對朝倉軍突擊。德川軍以小笠原長忠為先陣,右邊酒井忠次、神原康政,左邊本多平八郎忠勝、內藤信重、大久保忠世,家康則親自坐鎮中路。本多忠勝與神原康政此時都只有23歲,正是血氣方剛的時候。開戰不久,朝倉方的黑阪備中守、小林瑞周軒、魚住左衛門尉就已被兩人討取,在兩人的鼓舞下,德川軍無不以必死的精神與人數占絕對優勢的朝倉軍死戰。

  戰到酣時,德川軍軍勢開始呈現不支的局面,朝倉軍急忙渡到姊川的左岸試圖徹底擊潰德川軍,家康親自坐鎮左路,連續擊退了朝倉軍十多輪的攻勢。這個時候,酒井忠次和神原康政部成功的渡到姊川的上游,趁機攻打朝倉軍完全沒有防守的右路,朝倉軍立即陷入混亂的狀態。德川家康馬上率隊反擊,朝倉軍大亂,全軍開始往姊川上游退卻。 這個時候,德川軍已經完全佔到上風,朝倉軍中只有真柄十郎左衛門直隆所率一部仍在努力奮戰,就連總大將朝倉景健都被團團包圍。真柄十郎左衛門直隆,是以大力聞名北國的朝倉家猛將,出戰時已是62歲的老人,仍然手持七尺八寸的大刀死戰。(弟弟直澄和兒子隆基也使用六尺五寸的大刀)在不懈的突擊下,終於將大將朝倉景健救出。一時間縱橫戰場,無人敢近,朝倉家一度呈現死灰復燃之機。

  這個時候,德川軍勾阪氏部等兄弟四人從中軍衝出,勾阪五郎次郎與直隆單挑,只一合就被直隆斬為兩半。勾阪氏部乘機偷襲,用手鏈將直隆的大刀打落,真柄直隆連忙抽出隨身的小太刀迎戰,勾阪氏部不敵,大拇指為直隆削斷,拔馬便走,直隆連忙去追,誰知背後中了勾阪六郎五郎的鏈錘,摔倒在地。勾阪氏部回馬一刀,取了首級。直隆子隆基見狀大怒,追上勾阪六郎五郎,將其斬於馬下,單槍匹馬沖入德川陣中,力盡而亡。真柄父子一死,朝倉軍更加一敗塗地,多位大將戰死。眼見敗局已定,100多位越前武士,每人手持著四尺五寸的野太刀,組成敢死隊,意圖與德川家康同歸於盡,德川家臣清水久三郎、加藤喜介正次、天野三郎兵衛康景等人趕緊堵在德川家康的馬前,將妄圖襲擊家康的越前敢死隊和騎兵一一砍翻,家康本人也揮刀奮力拚殺,才免遭不測。腳下人頭滾滾,人踩在地上如踏入無間地獄一般恐怖。歷經生死搏殺,朝倉軍終於退到了姊川的上游,德川軍無力繼續追擊,只能眼睜睜地看著朝倉軍退卻。至此,三田村合戰以德川軍慘勝的結局告終。

  [淺井軍的血戰]

  淺井軍的前陣大將磯野丹波守員昌,勇名無雙。長年與淺井軍打交道的織田軍未見其軍便已先嚇了一著,一開戰便被兵力遠不如己的淺井軍佔據了上風。阪井政尚的第一陣很快就被擊退,接著池田信輝的第二陣也被擊敗,木下秀吉的部隊大多來自近江,因為磯野的關係,很快也敗下陣來。森可成與柴田勝家隊更被逼到了小谷城下的十町旁,眼見信長的本陣就要與淺井軍交戰之時,收到德川軍初顯勝勢消息的稻葉一鐵貞通毅然率軍殺到淺井家的右路,包圍橫山城的安藤與氏家軍也殺進淺井家左路。信長軍趁勢回攻,淺井軍終於抵擋不住,敗下陣來。

  戰後,信長向此戰的功臣美濃三人眾送去感狀、名馬、太刀等等。面對這些,稻葉一鐵貞通付之一笑,對使者講道:「回去與信長公講:'還記得韓退之的那首《雲橫秦嶺》嗎?姊川之戰的功臣,是德川軍啊!'」 淺井軍中,能象朝倉家真柄直隆般壯烈戰死的,有遠藤喜右門尉直經和安養寺三郎左衛門兩人。遠藤喜右門尉直經,自從合戰開始便將臉上塗滿了鮮血,一副披頭散髮的樣子沖入敵陣。眼看已經到了信長的本陣之中,為竹中半兵衛的侄子久作發現,悄悄來到他的面前,大喝一聲:「淺井家遠藤喜右門尉在此!」遠藤功虧一簣,身中三十多槍后壯烈戰死。(死時大呼:「只是天不佑我啊!」)死後被人稱作淺井家第一勇士和第一忠臣。 安養寺三郎左衛門,是當年淺井長政與織田信長同盟的積極發起者之一,看到淺井家大敗后,擔任殿軍一職,討敵28人後壯烈戰死,己部183人全部戰死,無一人生還。

  [結果]

  姊川合戰後,淺井家和朝倉家從此一蹶不振,再也無力與信長進行大規模的會戰。不到3年後,即天正元年8月,朝倉義景自殺,朝倉家滅亡;9月,淺井長政在把妻子阿市和女兒交給信長后自殺,淺井家也宣告滅亡。從此,在近畿一代,織田家徹底掃除後顧之憂。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