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姚雲文,宋末元初知名文學家,字聖瑞,號江村,江西高安人。咸淳四年進士。入元,授承直郎,撫、建兩路儒學提舉。有《江村遺稿》,今不傳。《全宋詞》存詞九首。。。。

1 才子詞人 雲文詞作

紫萸香慢
近重陽、偏多風雨,絕憐此日暄明。問秋香濃未,待攜客、出西城。正自羈懷多感,怕荒台高處,更不勝情。向尊前,又憶漉酒插花人,只座上、已無老。 凄清,淺醉還醒,愁不肯,與詩平。記長楸走馬,雕弓搾柳,前事休評。紫萸一枝傳賜,夢誰到、漢家陵。盡烏紗便隨風去,要天知道,華髮如此星星,歌罷涕零。。
摸魚兒
渺人間、蓬瀛何許,一朝飛入梁苑。輞川梯洞層瑰出,帶取鬼愁龍怨。窮游宴。談笑里,金風吹折桃花扇。翠華天遠。悵莎沼黏螢,錦屏煙合,草露泣蒼蘚。東華夢,好在牙檣雕輦。畫圖歷歷曾見。落紅萬點孤臣淚,斜日牛羊春晚,摩雙眼。看塵世,鰲宮又報鯨波淺。吟鞘拍斷。便乞與媧皇,化成精衛,真不盡遺恨。
玲瓏玉
開歲春遲,早贏得、一白瀟瀟。風窗淅簌,夢驚金帳春嬌。是處貂裘透暖,任尊前回舞,紅倦柔腰。今朝。虧陶家、茶鼎寂寥。料得東皇戲劇,怕蛾兒街柳,先斗元宵。宇宙低迷,倩誰分、淺凸深凹。休嗟空花無據,便真箇、瓊雕玉琢,總是虛飄。虛飄。且沈醉,趁樓頭、零片未消。
木蘭花慢
笑花神較懶,似忘卻、趁清明。更油幄晴慳,箬庵寒淺,濕重紅雲。東君似憐花透,環碧ㄓ、遮住怕渠驚。惆悵犢車人遠,綠楊深閉重城。香名。誰誤娉婷。曾注譜、上金屏。問洛中亭館、竹西鼓吹,人醉花醒。且莫煎酥涴卻,一枝枝、封蠟付銅瓶。三十六宮春在,人間風雨無情。。。。。
洞仙歌
燕窠香濕,誤天涯芳信。社近陰晴未前定。聽鶯簧宛轉,似羽疑宮,歌未斷,落落舊愁都醒。疏狂追少日,杜曲樊樓,拼把黃金買春恨。回首武陵溪,花待郎歸,洞雲深、未知春盡。問楊柳梢頭幾分青,消不得,朝來雨寒一陣。
齊天樂
柳花引過橫塘路,縈迴曲蹊通圃。插槿編籬,挨梅砌石,次第海棠成塢。吟筇獨拄。待尋訪斜橋,水邊窺戶。已約青山,雲深不礙客來處。繁華閱人無數。問舊日平原,君還知否。啼鳥窗幽,畫陰人寂,慵困不如飛絮。匆匆燕語。似迎得春來,且留春住。惜取名花,一枝堪寄與。
蝶戀花春到海棠花幾信。堠館餘寒,欲雨征衣潤。燕認杏梁棲未穩。牡丹忽報清明近。恨入青山連曉鏡。香雪柔酥,應被春消盡。繡閣深深人半醒。燭花貼在金釵影。
如夢令
昨夜佳人憑酒。隔著羅衾廝守。聽徹五更鐘,陡覺霜飛寒逗。卻又。卻又。陪笑倩人溫手。
八聲甘州
卷絲絲、雨織半晴天,棹歌發清舷。甚蒼虯怒耀,靈鼉急吼,雪涌平川。樓外榴裙幾點,描破綠楊煙。把畫羅遙指,助嘯爭先。憔悴潘郎曾記,得青龍千舸,采石磯邊。嘆內家帖子,閑卻縷金箋。覺素標、插頭如許,盡風情、終不似斗贏船。人聲斷,虛齋半掩,月印枯禪。

2 千古名篇 精品注析

近重陽、偏多風雨,絕憐此日暄明。問秋香濃未,待攜客、出西城。正自羈懷多感,怕荒台高處,更不勝情。向尊前,又憶漉酒插花人,只座上、已無老兵。凄清,淺醉還醒,愁不肯,與詩平。記長楸走馬,雕弓搾柳,前事休評。紫萸一枝傳賜,夢誰到、漢家陵。盡烏紗便隨風去,要天知道,華髮如此星星,歌罷涕零。
——姚雲文《紫萸香慢》
重陽詞自江村《紫萸香慢》一出,余詞盡廢。
亡國孤臣之千古絕唱。
這首《紫萸香慢》應為姚雲文自創詞調。此詞借重陽佳節發羈愁、念遠之慨,含蓄而深沉地表達自己的亡國之哀,流露出壯志難酬的滄桑之痛,是重陽節感懷之作。
詞的上片寫羈懷憶人之情。
秋雨新晴,重陽已近,秋花香濃,正是登高的好時節。「絕憐此日暄明」,想今日如此溫暖明麗,怎不叫人愛惜?詞人興緻勃勃正欲攜客出遊,共賞秋日佳景。可是,「正自羈懷多感」,此處筆鋒突然一轉,以羈懷、憶人轉出兩層「絕憐」之餘的感傷。重陽佳節,天色清明,欲要出遊,飲酒賞花,卻是悵然作罷。為何?怕荒台高處,更不勝情!原來,詞人是怕登臨荒台高處之時,目睹那故國江山已物是人非,備感羈旅漂泊之愁懷難抑,無法承受紛亂的悲感愁情集於方寸。那麼,飲酒如何?不是說何以解憂,唯有杜康嗎?不是說對酒當歌,人生幾何嗎?然而,詞人卻又莫名惆悵,只恐賞花飲酒,尊前座上,思念昔日濾酒插花,暢飲狂歡的舊侶。
正因羈懷多感,故廢登臨。意欲飲酒追懷,卻又因座中故人蕭條而覺情懷黯然。「向尊前,又憶漉酒插花人,只座上、已無老兵。」,寥寥幾字,詞人懷友之情盡顯。
詞的下片抒憶昔傷今之慨。
「凄清」二字承上啟下,感慨今昔盛衰劇變。「凄清,淺醉還醒,愁不肯,與詩平」四句寫憂愁之深,即使用詩詞也無法抒憤。「記長楸走馬,雕弓搾柳,前事休評」三句寫出當年跑馬神射的勇武精神,卻已是,「前事休評」,於凄愴中寓憤激之情。「紫萸一枝傳賜,夢誰到、漢家陵」三句暗示故國已亡。最後「盡烏紗」四句隱喻自己雖入元為學官,並不以任官為重,風吹烏紗官帽便任隨它去,何足珍惜?吾意便要老天知道,我華髮星星,依然心懷故國。末尾作直接的呼告,作者的愛國之心、報國之情噴薄欲出。
詞人淺醉還醒,一片清愁非詩句所能表達。走馬彎弓,少年氣概今已蕩然無存。重陽傳賜萸,已是前朝勝事,如今只見之於夢中。華髮星星,當年壯士,垂垂老矣,人之老矣,壯志何在?!讀來,令人感傷落淚。
此詞緊扣重陽節之習俗來寫,使事用典貼切而意蘊豐厚。從結構看,以擬趁興出遊始,以「歌罷涕零」結,感情轉宕變化出乎自然,意脈清晰,章法渾成。
上一篇[虎威太歲]    下一篇 [浣熊騎士]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