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1人物介紹

經典RPG遊戲《仙劍奇俠傳四》中出現在支線劇情弦歌問情里的人物,丈夫秦逸,身份為妾室,
姜氏
夫家乃是陳州首富,姜氏其人深得公婆喜愛。
原是書香門第的千金小姐,鍾情於表哥秦逸,可惜神女有心,襄王無意。秦逸娶了江湖俠女琴姬為妻,但因婆媳矛盾,琴姬離家出走,多年未歸。秦逸重病,姜氏以沖喜身份嫁給秦逸,雖如願嫁入秦家,無奈秦逸心中只有琴姬,對姜氏冷若冰霜,漠視姜氏付出的一切柔情蜜意,而且很快秦逸便病逝了。姜氏明知丈夫生前並不喜歡自己,但卻日夜守護在牌位之前,情深似海,至死不渝。在趕走琴姬的當晚追隨丈夫而服毒自盡。
后在鬼界一間陰司房中的NPC處得知,陳州秦府姜氏已重入輪迴。

2相關音樂

【君莫思歸】
這首曲子出現在千佛塔與姜氏對話的劇情。這一段哀婉的音樂浸透了悲傷、無助和淚水。

3裝束形象

姜氏被塑造成為唐朝貴婦形象,眉間點額妝,發挽高髻、簪花、袒領、佩披帛、高腰束胸、上著寬袖襦衫、下著曳地石榴裙,與《簪花仕女圖》中的唐代仕女頗為神似。
對於丈夫剛過世不久,還在守孝期中的姜氏穿著如此艷麗,讓玩家頗有微詞,大概是設計者為了突出姜氏的身份地位。

4劇情對話

非全部,僅與姜氏有關。
陳州—千佛塔八層
韓菱紗:啊,這裡有人?!不是和尚!
姜氏:……我知道,終有一天你會來的……雖然我們從來沒有見過面,
姜氏
但是我一眼就能認出你……
琴姬:你是……?
姜氏:想不出嗎?……我卻是一眼就認出你了。
琴姬:……!你是秦逸他、他的——
姜氏:他的妾。
姜氏:……直到相公過世,我也做不了他的妻子,你盡可安心,我的名份永遠都只是一個妾。
琴姬:我……我從來沒有這樣想過……
姜氏:不管你是怎麼想的,在相公和公公婆婆心裡,我卻勝過你這個妻子百倍千倍!
姜氏:若不是相公心腸太好,顧念一點舊情,今天又哪裡輪到你坐正妻之位!
琴姬:…………
韓菱紗:喂,你別這麼尖酸刻薄地欺負人!人都過世了,爭這些有的沒的名份還有什麼用!
姜氏:小姑娘,
姜氏
你說的太好了。
姜氏:沒什麼可爭的,畢竟相公生前,是我日日夜夜侍候左右,替他熬藥穿衣,他也待我惜如珍寶。
姜氏:夫妻同心,心意相連,就算……就算他的病再也沒法治了,這短短數月,不也如神仙眷侶一般——
琴姬:不、不要說了!
姜氏:怎麼?你不愛聽?不愛聽我和相公是如何恩愛?
姜氏:你可知,婦人妒忌、合當七出?也難怪公公婆婆不喜歡你——
琴姬:求你……求你別再說了……
琴姬:我今天來……只是想給相公上柱香,很快就走……
姜氏:走?是啊,你又可以拋下他,就跟從前一樣。
琴姬:不是的、我不是——
姜氏:不是什麼!你知道嗎?自從相公去了,我怕他一個人孤單寂寞,每天都來這兒陪著他,從早到晚都待在他身邊。
姜氏:可你呢?!你拋下了他整整四年!不是四天、四個月,是四年!
琴姬:我!……
姜氏:不用說了!!你如今要說的話,相公他若泉下有知,也不會願意聽的!
琴姬:…………
姜氏:你要上香,可以!但須得答應我一件事!
琴姬:……什麼事?只要我能做到……
姜氏:放心,你當然能!這件事一點都不難!我要你上完香之後,即刻離開陳州,永遠不許再回來!你根本不配待在這裡!
韓菱紗:太過份了!憑什麼?!
柳夢璃:……
韓菱紗:琴姬姐姐……
琴姬:……我、我答應你……
琴姬:……心愿了卻,我再也不踏進陳州半步!
姜氏:這樣最好,我想相公他也不願意再見你的。
琴姬:…………
琴姬:多謝……告辭!
韓菱紗:哼,真沒禮貌!
柳夢璃:……菱紗,走吧,孰是孰非,不是我們可以說的。
陳州—千佛塔八層
姜氏:……相公,那個人,
姜氏
就是你直到過世前都念念不忘的女子?她……比我好嗎?
姜氏:相公,我從小就一心一意喜歡著你,只想做你的妻子……可是為什麼、為什麼你要和別的女人在一起……
姜氏:……後來她把你拋下,姑媽說要我嫁入秦家沖喜,你知道……我有多高興嗎?
姜氏:我想好好照顧你,讓你忘記那個女人,從今往後只想著我……可你、你怎麼忍心看都不看我一眼……
姜氏:……相公……你在那邊會冷嗎?是不是很寂寞?我來陪你好不好?
姜氏:……先前我只是不甘心,想要看看是什麼樣的人把你迷得神魂顛倒,今日終於見著了,她……不過是個很尋常的女子,沒有我美……也沒有我對你那樣好……
姜氏:相公,你要記得,這世上只有我是最愛你的,不管你在哪裡,我都跟著……不像其他人會把你拋下……
陳州—昇平客棧客房丙
韓菱紗:……天河,醒醒!
雲天河:唔……
韓菱紗:出事了!
雲天河:……什麼……好睏哦……
韓菱紗:……昨天,
遊戲截圖

  遊戲截圖

我們在千佛塔里見過的那個人……她……她自盡了……
雲天河:啊?!
韓菱紗:想不到……她的性情那麼烈,……也許……我昨天不應該那樣講……我……我實在是……
雲天河:…………
韓菱紗:你……怎麼都不說話?
雲天河:……我覺得,那個女的說不定是個很了不起的人……
韓菱紗:了不起?
雲天河:她……是想去陪那個男的吧?那是她自己的願望。我爹說過,人能夠按自己的願望選擇生死,不管對錯,都是一件了不起的事。
雲天河:所以我想……要是我們可憐那個女的,她大概也不會高興……
韓菱紗:…………也許,你是對的吧……
韓菱紗:……她生前不一定被相公所愛,死後卻一定要去爭,這份心意,也很讓人動容了……
韓菱紗:……不過發生了這種事,總是讓人難過……一個人,昨天明明還和你說話、還會動,今天卻哪裡都找不到了,這樣的感覺……一點都不好受……
雲天河:…………
韓菱紗:……算了,不說了……我們還是下樓去找夢璃吧,她都起來好久了。
陳州—昇平客棧大堂
客人甲:聽說沒?城裡首富家中又出大事了!
客人乙:你說那個秦家?!
客人甲:不然還有誰!他們家的媳婦昨夜在千佛塔里自盡了!仵作看過,說是吞毒死的!更奇怪的是,守塔的僧人都說昨天夜裡有人闖進去,偏偏又講不出賊人相貌,方丈已經決定關閉禪寺三個月,秦家的人恐怕也不會善罷甘休!
客人乙:竟有這等事?!你又如何知道的?
客人甲:嘿嘿,我表弟是禪寺的伙頭,這事當然比別人都清楚。
客人丙:唉,可嘆世上痴情女,丈夫死後竟如此貞烈……
璇璣:——哎,那個女的好可憐哦……

5NPC言論

(千斗酒坊酒客書生)宋豪書:讀書人最好還是不要和那些江湖人扯上關係,否則都會和秦府那個少爺一樣,自己被江湖女子累死不說,
姜氏
還辜負了秦夫人這般痴情的烈女子……
(布莊老闆)董師傅:秦家公子少年風流,死後還有紅顏知己對他念念不忘,要是換成我,我才捨不得死!
(湖邊算卦先生)張鐵口:死在塔里的,那是秦家的少奶奶。我以前就說過,秦家那大宅子煞氣重,風水不好,可秦老爺偏不信,這下可慘了,兒子媳婦都去了……
(湖邊居居內的老頭)單百川:唉,秦老爺還沒抱上孫兒,兒子媳婦就……秦家的香火眼看就這麼斷了,真不知道是造了什麼孽。
(街邊中年婦女)朱荷蓮:秦家是不是撞邪了啊,兒子沒死多久,媳婦又在千佛塔里自盡了,我看他們家最好請個道士來做法,不然以後可怎麼辦……
(民居院內老嫗)錢婆婆:天吶!千佛塔里死了人,聽說還是陳州大戶人家的媳婦,那家人也真夠可憐的,兒子媳婦都已經不在了……
(千斗酒坊夥計)拜合蒂:中原的女人真是太奇怪了,情郎死了可以再找一個啊!年紀輕輕的就殉情,多不划算呀!
(倚欄歌榭迎賓小姐)春梅:什麼「貞婦貴殉夫,捨生亦如此」,我看全都是胡說的!要真如此,天下的青樓女子都可以不用活了!
(歌女)月桂:秦家的那個少夫人,也太想不開了!不就是死了相公嘛?又不愁吃穿,幹嘛要尋死呀!
(街上遊盪的MM)孫碧露:那秦家少夫人也太想不開啦!吃穿不愁的,尋什麼死?
(布莊客戶)荊麗:那位姜氏,明明嫁入豪門,就算死了丈夫,公婆對她也還是不錯的,卻為什麼要尋死呢?
(布莊里挑布的丫鬟)菊香:上個月我還在這兒遇見秦家的丫鬟,說要給少奶奶裁件新衣裳,沒想到一轉眼那個少奶奶竟然就死了……唉……
(富家小姐)顏紅英:「梧桐相待老,鴛鴦會雙死,貞婦貴殉夫,捨生亦如此。」那個在塔里自盡的女子,聽說是殉夫而死,真乃貞烈女子也。
(顏紅英的丫鬟)萍兒:那個姜氏,我以前也見過,她娘家是大戶的好人家,算起來還是秦府的表親,我見到她的時候,她還沒嫁人,誰想到幾年一過,竟然這樣薄命……
(路邊MM)方琦:唉,想想那秦家少夫人,嫁過去也沒多久,到底為什麼會在千佛塔里自盡……真是好可憐……
(湖邊遊盪的青年男)陸風:要我說啊,秦家少奶奶自從相公過世后,就一直鬱鬱寡歡,久而久之氣血也跟著鬱結了,說不定就是得了什麼怪病死的~
(湖邊談戀愛的MM)賀晶:其實那姜氏又是何苦,她為秦家少爺自盡,只會加重秦家少爺的罪孽……說不定投胎也尋不到好人家了……
(路人男)武元甸:死在塔里的姜氏,好像是秦家的媳婦,可秦家少爺死了有些日子了,她要跟著相公去,幹嘛等到現在呢?何況年紀輕輕的,怎會這麼想不開……
(僧人)凈覺:方丈大師曾欲點化那位在塔中自盡的女施主,無奈女施主執念太重,終究無法明白方丈的一片苦心。
(僧人)凈慈:阿彌陀佛,善哉善哉!那位女施主在塔里守靈不少時日,原以為她能感悟我佛教誨,沒想到卻還是執迷啊……

6仙劍一

姥姥姜氏

  姥姥姜氏

詩詞:
忠貞豈懼風雨路,救主那畏坎坷途。
力抗豺狼搏餓虎,赤血丹心護孤雛。

台詞:

姥姥:小子!你怎麼進來的?
李逍遙∶哇...我..我..。
趙靈兒:姥姥~你不要為難他他不是壞人..
姥姥:你怎麼知道他不是壞人?靈兒!我告訴你多少次了不可以讓外人到島上來
趙靈兒:可是~師父說過,百善孝為先他為嬸嬸來此求葯,他是好人
姥姥:外面的人心險惡,你一點也不知道,你師父生前將你託付給我,就是要我好好的保護你,萬一你有任何閃失,你叫老身如何向你死去的師父和你爹娘交待?
趙靈兒:可~可是..他..
李逍遙∶老婆婆..請你不要責怪她 我馬上離開這裡就是了
姥姥:離開?! 水月宮豈能由你來去自如的!
姥姥:哼、留你不得!!
李逍遙:哇~ 妖怪...
趙靈兒:姥姥! 不要!!
姥姥:這小子能通過島上迷陣進到這裡來,一旦放他回去,水月宮的所在不就全都暴露了!
趙靈兒:是..是人家帶他進來的嘛~姥姥~人家他是來求葯醫治親人的病呢,您就放過他嘛~
姥姥:三言兩語就把你騙住了!?你是怎麼答應他的?
趙靈兒:因為..他..把人家的~人家的..所以..所以人家才..才答應他嘛~
姥姥:這小子對你做了什麼!?
趙靈兒:今天人家在靈池沐浴時他..他~ 人家才答應..
姥姥:說~混帳東西!!
姥姥:小子!你給我站起來!
李逍遙:啊~是!
姥姥:你好大的狗膽哪!竟敢欺負我寶貝的靈兒?

仙劍姜氏

仙劍姜氏
李逍遙∶那..純屬意外..意外!
姥姥:我給你兩條路選!一是娶靈兒為妻,永遠不得離開仙靈島。二是~留下一雙手一條舌頭讓你永遠無法說出水月宮的秘密
李逍遙∶那~ 沒第三條路了嗎?
姥姥:要我現在就吃了你也行!
李逍遙∶ 我娶..我娶!
姥姥∶唉~ 阿玟..靈兒~這個月就滿十六了咱們兩老盼了這久,總算是盼到了這一天呀..只可惜..你比老身先走一步看不到這丫頭出嫁的模樣了。那個叫李逍遙的年青人..看來..跟靈兒十分有緣,小倆口也很情投意合的樣子,老身就擅自作主,湊合她們了。老身來日無多..只盼日後~她們二人能平平安安過日子,也不枉咱們這多年來的心血。
李逍遙∶天啊!好慘..
二人環顧四周,只見水月宮內眾人皆倒卧於血泊之中,顯然全都遭到苗人的毒手
趙靈兒:..姥姥! 姥姥!! 姥姥..您不能死..不能死啊..
姥姥:唉..十年了..終究躲不過靈兒...姥姥..不能再..保護你了以後..你自己一個人..千萬要堅強..
趙靈兒:不要..靈兒不要..您要是死了,您叫靈兒怎麼辦?
姥姥:小夥子..!
李逍遙:唔~我!?
姥姥:我已經..活不成了以後~ 靈兒就託付給你了。
李逍遙∶給..給我!?
姥姥:黑苗族的人不可能就此罷休十年來..他們千方百計..就是要找到靈兒。以後..你可要好好保護她不然我做鬼也不饒你!
李逍遙∶好好..我明白..您安心的去吧。
姥姥:還有..你要帶靈兒回故鄉找到她的娘親的下落。
趙靈兒:娘還在人世!?
姥姥:嗯....你師父生前曾回苗疆打聽過夫人的下落..後來打聽到..大理的白苗族有你娘的衣冠墳和石像,但從沒有人見過夫人的遺體也許..可能只是也許..不管夫人是生是死..至少這是你為人子女應盡的孝道也是老身最後的一樁心愿..
趙靈兒:是..孩兒遵命..
說完..姥姥便斷氣了..'
李逍遙∶別難過了..先把她們安葬吧。

7姓氏

主條目【姜姓】
上一篇[伊迪絲·琵雅芙]    下一篇 [見面]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