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姬詭諸(?—前651年),即晉獻公。春秋時代的晉國國君,在位26年。曲沃武公之子。因其父活捉戎狄首領詭諸而得名。即位後用士蒍之計,盡滅曲沃桓公、庄伯子孫,鞏固君位。奉行尊王政策,提高聲望。攻滅驪戎、耿、霍、魏等國,擊敗狄戎,復採納荀息假道伐虢之計,消滅強敵虞、虢,史稱其「並國十七,服國三十八」。

1 姬詭諸 -人物生平

公元前677年其父晉武公去世,獻公立。獻公五年(前672年),晉伐驪戎,得驪姬及其妹,二人受到獻公寵幸。十二年,驪姬生奚齊,獻公有意廢太子,使太子申生居曲沃,公子重耳居蒲,公子夷吾居屈。十六年,晉滅霍、魏、耿。
獻公二十一年(前656年), 晉發生了驪姬之亂,驪姬設計陷害太子申生,申生逃到新城,十二月自殺。驪姬又誣告重耳、夷吾,二人只好離開都城,退居蒲、屈。二十二年,獻公怒二子不辭而去,認為他們有逆謀,派兵伐蒲,重耳逃到翟。獻公又派兵伐屈,卻未能攻克。
同年晉獻公向虞國請求借路討伐虢國,虞國大夫宮之奇警告虞公說不可以讓晉軍攻打虢國,因為虢國是虞國的屏障,虢國滅亡了的話,虞國一定隨之而亡。虞公不聽勸諫,宮之奇離開了虞國。這年冬天晉國滅亡了虢國,回師時滅虞,俘虜了虞公和虞國大夫百里奚。晉獻公把女兒許配給秦穆公,把百里奚當作陪嫁的僕人送到秦國。獻公二十三年,獻公派兵再伐屈,夷吾奔梁。二十五年,晉伐翟,受到反擊而退兵。當時晉國強盛,「西有河西,與秦接境,北邊翟,東至河內」。驪姬之妹為獻公生卓子。
《史記》記載 ,當初晉獻公即將討伐驪戎時,曾卜了一卦,卦辭說:「禍害源自小人的讒言。」等到攻破驪戎,得到驪姬,獻公寵愛她,竟然因此擾亂了晉國。
公元前652年,齊桓公在葵丘主持盛大盟會,晉獻公因為重病纏身,沒有赴會。
晚年寵愛驪姬,殺其子申生,逼走重耳、夷吾,立驪姬子奚齊為太子,前651年,獻公病危,囑託大夫荀息主政,輔助幼子姬奚齊繼位,獻公死後,諸公子爭位,晉國大亂。姬奚齊被里克所殺,荀息復立驪姬妹之子卓子,又被裡克所殺,里克迎立公子夷吾,是為惠公,惠公逼里克自殺。

2 姬詭諸 -相關成語

假道伐虢


公元前655年,晉獻公向虞國請求借路討伐虢國。虞國大夫宮之奇警告虞公說不可以讓晉軍攻打虢國,因為虢國是虞國的屏障,虢國滅亡了的話,虞國一定隨之而亡。虞國不聽勸諫,宮之奇離開了虞國。結果,晉國滅亡了虞虢兩國,俘虜了虞公和虞國大夫百里奚。晉獻公把女兒許配給秦穆公,把百里奚當作陪嫁的僕人送到秦國。這就是著名的「假道伐虢」典故,也成為三十六計之一。
出典:出自《左傳·僖公二年》記載,「晉荀息請以屈 產之乘,與垂棘之壁,假道於虞以滅虢。」
釋義:假道,是借路的意思。伐,是攻佔的意思。虢,是春秋時的一個小國。用于軍事上,其意在於先利 用甲做跳板,去消滅乙,達到目的后,回過頭來連甲一起消滅,或者借口向對方借道為名,行消滅對方之實。
近義詞:過河拆橋。
相關史事:晉獻公向虞國請求借路討伐虢國,虞國答應了,後來晉獻公滅了虢國后乘機滅了曾借道的虞國 。 唇亡齒寒


出典:《左傳·哀公八年》記載,「夫魯,齊晉之唇,唇亡齒寒,君所知也。」
釋義:嘴唇沒有了,牙齒就會感到寒冷。反之,嘴唇無齒則一無是處。比喻關係密切,利害相關。
近義詞:唇齒相依,息息相關。
相關史事:
春秋時候,晉獻公想要擴充自己的實力和地盤,就找借口說鄰近的虢(guó)國經常侵犯晉國的邊境,要派兵滅了虢國。可是在晉國和虢國之間隔著一個虞國,討伐虢國必須經過虞地。「怎樣才能順利通過虞國呢?」晉獻公問手下的大臣。大夫荀息說:「虞國國君是個目光短淺、貪圖小利的人,只要我們送他價值連城的美玉和寶馬,他不會不答應借道的。」晉獻公一聽有點捨不得,荀息看出了晉獻公的心思,就說:「虞虢兩國是唇齒相依的近鄰,虢國滅了,虞國也不能獨存,您的美玉寶馬不過是暫時存放在虞公那裡罷了。」晉獻公採納了荀息的計策。
虞國國君見到這兩份珍貴的禮物,頓時心花怒放,聽到荀息說要借道虞國之事時,當時就滿口答應下來。虞國大夫宮之奇聽說后,趕快阻止道:「不行,不行,虞國和虢國是唇齒相依的近鄰,我們兩個小國相互依存,有事可以自彼幫助,萬一虢國滅了,我們虞國也就難保了。俗話說:『唇亡齒寒』,沒有嘴唇,牙齒也保不住啊!借道給晉國萬萬使不得。」虞公說:「人家晉國是大國,現在特意送來美玉寶馬和咱們交朋友,難道咱們借條道路讓他們走走都不行嗎?」宮之奇連聲嘆氣,知道虞國離滅亡的日子不遠了,於是就帶著一家老小離開了虞國。
果然,晉國軍隊借道虞國,消滅了虢國,隨後又把親自迎接晉軍的虞公抓住,滅了虞國。

3 姬詭諸 -史書記載


《史記·卷三十九·晉世家第九》:
武公代晉二歲,卒。與曲沃通年,即位凡三十九年而卒。子獻公詭諸立。
獻公元年,周惠王弟穨攻惠王,惠王出奔,居鄭之櫟邑。
五年,伐驪戎,得驪姬、驪姬弟,俱愛幸之。
八年,士蔿說公曰:「故晉之群公子多,不誅,亂且起。」乃使盡殺諸公子,而城聚都之,命曰絳,始都絳。九年,晉群公子既亡奔虢,虢以其故再伐晉,弗克。十年,晉欲伐虢,士蔿曰:「且待其亂。」
十二年,驪姬生奚齊。獻公有意廢太子,乃曰:「曲沃吾先祖宗廟所在,而蒲邊秦,屈邊翟,不使諸子居之,我懼焉。」於是使太子申生居曲沃,公子重耳居蒲,公子夷吾居屈。獻公與驪姬子奚齊居絳。晉國以此知太子不立也。太子申生,其母齊桓公女也,曰齊姜,早死。申生同母女弟為秦穆公夫人。重耳母,翟之狐氏女也。夷吾母,重耳母女弟也。獻公子八人,而太子申生、重耳、夷吾皆有賢行。及得驪姬,乃遠此三子。
十六年,晉獻公作二軍。公將上軍,太子申生將下軍,趙夙御戎,畢萬為右,伐滅霍,滅魏,滅耿。還,為太子城曲沃,賜趙夙耿,賜畢萬魏,以為大夫。士蔿曰:「太子不得立矣。分之都城,而位以卿,先為之極,又安得立!不如逃之,無使罪至。為吳太伯,不亦可乎,猶有令名。」太子不從。卜偃曰:「畢萬之後必大。萬,盈數也;魏,大名也。以是始賞,天開之矣。天子曰兆民,諸侯曰萬民,今命之大,以從盈數,其必有眾。」初,畢萬卜仕於晉國,遇屯之比。辛廖占之曰:「吉。屯固比入,吉孰大焉。其後必蕃昌。」
十七年,晉侯使太子申生伐東山。里克諫獻公曰:「太子奉冢祀社稷之粢盛,以朝夕視君膳者也,故曰冢子。君行則守,有守則從,從曰撫軍,守曰監國,古之制也。夫率師,專行謀也;誓軍旅,君與國政之所圖也:非太子之事也。師在制命而已,稟命則不威,專命則不孝,故君之嗣適不可以帥師。君失其官,率師不威,將安用之?」公曰:「寡人有子,未知其太子誰立。」里克不對而退,見太子。太子曰:「吾其廢乎?」里克曰:「太子勉之!教以軍旅,不共是懼,何故廢乎?且子懼不孝,毋懼不得立。修己而不責人,則免於難。」太子帥師,公衣之偏衣,佩之金玦。里克謝病,不從太子。太子遂伐東山。
十九年,獻公曰:「始吾先君庄伯、武公之誅晉亂,而虢常助晉伐我,又匿晉亡公子,果為亂。弗誅,後遺子孫憂。」乃使荀息以屈產之乘假道於虞。虞假道,遂伐虢,取其下陽以歸。
獻公私謂驪姬曰:「吾欲廢太子,以奚齊代之。」驪姬泣曰:「太子之立,諸侯皆已知之,而數將兵,百姓附之,柰何以賤妾之故廢適立庶?君必行之,妾自殺也。」驪姬詳譽太子,而陰令人譖惡太子,而欲立其子。
二十一年,驪姬謂太子曰:「君夢見齊姜,太子速祭曲沃,歸釐於君。」太子於是祭其母齊姜於曲沃,上其薦胙於獻公。獻公時出獵,置胙於宮中。驪姬使人置毒藥胙中。居二日,獻公從獵來還,宰人上胙獻公,獻公欲饗之。驪姬從旁止之,曰:「胙所從來遠,宜試之。」祭地,地墳;與犬,犬死;與小臣,小臣死。驪姬泣曰:「太子何忍也!其父而欲弒代之,況他人乎?且君老矣,旦暮之人,曾不能待而欲弒之!」謂獻公曰:「太子所以然者,不過以妾及奚齊之故。妾原子母辟之他國,若早自殺,毋徒使母子為太子所魚肉也。始君欲廢之,妾猶恨之;至於今,妾殊自失於此。」太子聞之,奔新城。獻公怒,乃誅其傅杜原款。或謂太子曰:「為此葯者乃驪姬也,太子何不自辭明之?」太子曰:「吾君老矣,非驪姬,寢不安,食不甘。即辭之,君且怒之。不可。」或謂太子曰:「可奔他國。」太子曰:「被此惡名以出,人誰內我?我自殺耳。」十二月戊申,申生自殺於新城。
此時重耳、夷吾來朝。人或告驪姬曰:「二公子怨驪姬譖殺太子。」驪姬恐,因譖二公子:「申生之葯胙,二公子知之。」二子聞之,恐,重耳走蒲,夷吾走屈,保其城,自備守。初,獻公使士蔿為二公子築蒲、屈城,弗就。夷吾以告公,公怒士蔿。士蔿謝曰:「邊城少寇,安用之?」退而歌曰:「狐裘蒙茸,一國三公,吾誰適從!」卒就城。及申生死,二子亦歸保其城。
二十二年,獻公怒二子不辭而去,果有謀矣,乃使兵伐蒲。蒲人之宦者勃鞮命重耳促自殺。重耳逾垣,宦者追斬其衣袪。重耳遂奔翟。使人伐屈,屈城守,不可下。
是歲也,晉復假道於虞以伐虢。虞之大夫宮之奇諫虞君曰:「晉不可假道也,是且滅虞。」虞君曰:「晉我同姓,不宜伐我。」宮之奇曰:「太伯、虞仲,太王之子也,太伯亡去,是以不嗣。虢仲、虢叔,王季之子也,為文王卿士,其記勛在王室,藏於盟府。將虢是滅,何愛於虞?且虞之親能親於桓、庄之族乎?桓、庄之族何罪,盡滅之。虞之與虢,脣之與齒,脣亡則齒寒。」虞公不聽,遂許晉。宮之奇以其族去虞。其冬,晉滅虢,虢公丑奔周。還,襲滅虞,虜虞公及其大夫井伯百里奚以媵秦穆姬,而修虞祀。荀息牽曩所遺虞屈產之乘馬奉之獻公,獻公笑曰:「馬則吾馬,齒亦老矣!」
二十三年,獻公遂發賈華等伐屈,屈潰。夷吾將奔翟。冀芮曰:「不可,重耳已在矣,今往,晉必移兵伐翟,翟畏晉,禍且及。不如走梁,梁近於秦,秦彊,吾君百歲後可以求入焉。」遂奔梁。二十五年,晉伐翟,翟以重耳故,亦擊晉於齧桑,晉兵解而去。
當此時,晉彊,西有河西,與秦接境,北邊翟,東至河內。
驪姬弟生悼子。
二十六年夏,齊桓公大會諸侯於葵丘。晉獻公病,行後,未至,逢周之宰孔。宰孔曰:「齊桓公益驕,不務德而務遠略,諸侯弗平。君弟毋會,毋如晉何。」獻公亦病,復還歸。病甚,乃謂荀息曰:「吾以奚齊為後,年少,諸大臣不服,恐亂起,子能立之乎?」荀息曰:「能。」獻公曰:「何以為驗?」對曰:「使死者復生,生者不慚,為之驗。」於是遂屬奚齊於荀息。荀息為相,主國政。秋九月,獻公卒。

4 姬詭諸 -晉國歷代國君


君主

姓名

在位時間

即位時間

退位時間

唐叔虞

姬虞


前1033


晉侯燮

姬燮




晉武侯

姬寧族




晉成侯

姬服人




晉厲侯

姬福



前859

晉靖侯

姬宜臼

18

前858

前841

晉僖侯

姬司徒

18

前840

前823

晉獻侯

姬籍

11

前822

前812

晉穆侯

姬弗生

27

前811

前785

晉殤叔

?

4

前784

前781

晉文侯

姬仇

35

前780

前746

晉昭侯

姬伯

7

前745

前739

晉孝侯

姬平

15

前738

前724

晉鄂侯

姬郤

6

前723

前718

晉哀侯

姬光

9

前717

前709

晉小子侯

?

4

前708

前705

晉侯緡

姬緡

27

前704

前678

曲沃桓叔

姬成師

14

前744

前731

曲沃庄伯

姬鱔

15

前730

前716

曲沃武公(前678年受王命稱晉武公,紀年沿用曲沃武公紀年)

姬稱

39

前715

前677

晉獻公

姬詭諸

26

前676

前651

晉奚齊

姬奚齊

十個月

前650

前650

晉卓子

姬卓

一個月

前650

前650

晉惠公

姬夷吾

14

前650

前637

晉懷公

姬圉

1

前637

前637

晉文公

姬重耳

9

前636

前628

晉襄公

姬歡

7

前627

前621

晉靈公

姬夷皋

14

前620

前607

晉成公

姬黑臀

7

前606

前600

晉景公

姬據

19

前599

前581

晉厲公

姬壽曼

8

前580

前573

晉悼公

姬周

15

前572

前558

晉平公

姬彪

26

前557

前532

晉昭公

姬夷

6

前531

前526

晉頃公

姬棄疾

14

前525

前512

晉定公

姬午

37

前511

前475

晉出公

姬鑿

23

前474

前457

晉哀公

姬驕

19

前456

前438

晉幽公

姬柳

18

前437

前420

晉烈公

姬止

27

前419

前393

晉孝公

姬頎

15

前392

前378

晉靜公

姬俱酒

2

前377

前376

上一篇[古坪村]    下一篇 [化學教學]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