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威廉·勃特勒·葉芝

標籤: 暫無標籤

威廉·巴特勒·葉芝(William Butler Yeats,1865年6月13日-1939年1月28日),亦譯「葉慈」、「耶茨」,愛爾蘭詩人、劇作家,著名的神秘主義者。葉芝是「愛爾蘭文藝復興運動」的領袖,也是艾比劇院的創建者之一。葉芝不僅僅是艾比劇院的決策者之一,也曾擔任愛爾蘭國會參議員一職。葉芝曾於1923年獲得諾貝爾文學獎。

1 威廉·勃特勒·葉芝 -生平

威廉·勃特勒·葉芝生於愛爾蘭都柏林一個畫師家庭,自小喜愛詩畫藝術,並對鄉間的秘教法術頗感興趣。1884年就讀於都柏林藝術學校,不久違背父願,拋棄畫布和油彩,專意於詩歌創作。1888年在倫敦結識了蕭伯納、王爾德等人。1889年,葉芝與女演員毛特、戈尼是愛爾蘭民族自治運動的骨幹,對葉芝一生的思想和創作影響很大。1896年,葉芝又結識了貴族出身的劇作家格雷戈里夫人,葉芝一生的創作都得力於她的支持。她的柯爾莊園被葉芝看作崇高的藝術樂園。他這一時期的創作雖未擺脫19世紀後期的浪漫主義和唯美主義的影響,但質樸而富於生氣,著名詩作有《茵斯弗利島》、《當你老了》等。

1899年,葉芝與格雷戈里夫人、約翰·辛格等開始創辦愛爾蘭國家劇場活動,並於1904年正式成立阿貝影院。這期間,他創作了一些反映愛爾蘭歷史和農民生活的戲劇,主要詩劇有《胡里痕的凱瑟琳》、《黛爾麗德》等,另有詩集《蘆葦中的風》、《在七座森林中》、《綠盔》、《責任》等,並陸續出版了多卷本的的詩文全集。葉芝及其友人的創作活動,史稱「愛爾蘭文世復興運動」。

1917年,葉芝成婚,定居于格雷戈里莊園附近的貝力利村。此後,,由於局勢動蕩,事故迭起,葉芝在創傷上極富於活力,他的詩已由早期的的虛幻朦朧轉而為堅實、明朗。重要詩集有《柯爾莊園的野天鵝》、《馬可伯羅茲與舞者》等,內有著名詩篇《基督再臨》、《為吾女祈禱》、《1916年復活節》等。 1921年愛爾蘭獨立,葉芝出任參議員。1923年,「由於他那些始終充滿靈感的詩,它們通過高度的藝術形式了整個民族的精神」,葉芝獲得諾貝爾文學獎。

1928年發表詩集《古堡》,這是他創作上進入成熟期的峰顛之作,內有著名詩篇《駛向拜占廷》、《麗達與天鵝》、《在學童之間》和《古堡》等。晚年,葉芝百病纏身,但在創作上仍然熱情不減,極其活躍。重要詩集有《回梯》、《新詩集》,另有散文劇《窗欞上的世界》、詩劇《煉獄》等。

1939年1月28日,葉芝病逝於法國的羅格布隆。

2 威廉·勃特勒·葉芝 -主要經歷

早年生活
威廉·勃特勒·葉芝愛爾蘭詩人—威廉·勃特勒·葉芝

葉芝出生於距離愛爾蘭首都都柏林不遠的山迪蒙。他的父親約翰·巴特勒·葉芝是亞麻商人傑維斯·葉芝的後裔。這位商人卒於1712年,他的孫子本傑明娶了基爾岱爾郡的望族之女瑪麗·巴特勒。約翰·葉芝結婚的時候正在學習法律,但是很快他便輟學,轉而學習畫肖像畫。他的母親(即威廉·巴特勒·葉芝的祖母)蘇珊·瑪麗·波雷克斯芬來自斯萊果郡上一個盎格魯-愛爾蘭裔家族。詩人出生后不久,便遷至位於斯萊果的大家族中,他本人也一直認為是斯萊果郡孕育了自己真正的童年歲月。巴特勒-葉芝家族是一個非常具有藝術氣息的家族。詩人的哥哥傑克後來成為一位著名的畫家,而他的兩個姐妹伊麗莎白和蘇珊則均參加過著名的「工藝美術運動」。

為了詩人父親的繪畫事業,葉芝的家庭后遷至倫敦。起初,葉芝和他的兄弟姐妹接受的是家庭教育。詩人的母親由於非常思念故地斯萊果,經常給孩子們講家鄉的故事和民間傳說。1877年,威廉·葉芝進入葛多芬小學,並在那裡學習了四年。不過威廉似乎並不喜歡在葛多芬的這段經歷,而且成績也並不突出。由於經濟上的困難,詩人全家於1880年底遷回了都柏林。起初住在市中心,其後搬到位於郊外的皓斯。

1881年10月,詩人在都柏林的伊雷斯摩斯·史密斯中學繼續他的學業。他父親的畫室就在這所學校附近,於是詩人經常在那裡消磨時光,並結識了很多都柏林城的藝術家和作家。在這段時間裡,葉芝大量閱讀莎士比亞等英國作家的作品,並和那些比他年長許多的文學家、藝術家們討論。他於1883年12月從這所中學畢業,其後他便開始了詩歌的創作。1885年,葉芝在《都柏林大學評論》上發表了他的第一部詩作,以及一篇題為《賽繆爾·費格森爵士的詩》的散文。從1884年到1886年,他就讀於位於基爾岱爾大街的大都會藝術學校(Metropolitan School of Art),也就是如今愛爾蘭國家美術與設計學院的前身。

中年生活
威廉·勃特勒·葉芝威廉·勃特勒·葉芝

1889年,葉芝結識了昴德·岡昂小姐。她是一位熱衷於愛爾蘭民族主義運動的女性。岡昂小姐非常仰慕葉芝早年詩作《雕塑的島嶼》,並且主動和葉芝結識。葉芝深深的迷戀上了這位小姐,而這個女人也極大的影響了葉芝以後的創作和生活。經過兩年的密切交往後,葉芝向岡昂小姐求婚,卻遭到拒絕。其後,他又共計向她求婚三次,分別是再1889年、1900年和1901年,均遭到了拒絕。儘管如此,葉芝對岡昂小姐仍然魂牽夢縈,並以她為原型創作了劇本《凱絲琳女伯爵》。1903年,昴德·岡昂嫁給了愛爾蘭民族運動政治家約翰·麥克布萊德。在這一年,葉芝動身去美國進行了一場漫長的巡迴演講。這段時期他和奧莉薇亞·莎士比亞有過短暫的戀情。他們在1896年結識,卻在一年之後分手。

艾比劇院的海報也正是在1896年,葉芝結識了奧古斯塔·格雷戈里夫人,介紹人是他們共同的朋友愛德華·馬丁。格雷戈里夫人鼓勵葉芝投身民族主義運動,並進行戲劇的創作。儘管葉芝受到法國象徵主義的影響,但顯然他的創作具有清晰而獨特的愛爾蘭風格。這種風格在葉芝與愛爾蘭年輕一代的作家的交往中得到強化。葉芝和格雷戈里夫人、馬丁以及一些其他愛爾蘭作家共同發起了著名的「愛爾蘭文藝復興運動」(或稱「凱爾特文藝復興運動」)。

這場運動最不朽的成就之一便是艾比劇院的成立。1889年,葉芝、格雷戈里夫人、馬丁和喬治·摩爾創立的「愛爾蘭文學劇場」。這個團體僅僅存在了兩年,而且並不成功。在兩位擁有豐富戲劇創作經驗的愛爾蘭兄弟威廉·費依和弗蘭克·費依以及葉芝不計報酬的秘書安妮·伊麗莎白·弗萊德里卡·霍爾尼曼(一位曾經於1894年參與過蕭伯納《武器與人》在倫敦首演的富有的英國女人)的鼎力協助下,這個團體成功打造了一個嶄新的愛爾蘭國家戲劇界。在著名劇作家約翰·米林頓·辛參與進來以後,這個團體甚至在都柏林靠戲劇演出賺到了不少錢,並於1904年12月27日修建了艾比劇院。在劇院的開幕之夜,葉芝的兩部劇作隆重上映。從此以後一直到去世,葉芝的創作生涯始終和艾比劇院相關。他不僅僅是劇院的董事會成員之一,同時也是一位高產的劇作家。

政治生涯

葉芝通過龐德結識了很多年輕的現代主義者,這使得他中期的詩作已經遠離了早期的《凱爾特曙光》時的風格。他對政治的關注也已經不再局限於文藝復興運動早期他所醉心的文化政治領域。在葉芝早期的作品中,他靈魂深處的貴族立場體現無餘。他將愛爾蘭平民的生活理想化,並且有意忽視這個階層貧窮孱弱的現實。然而一場由城市中的下層天主教徒發起的革命運動迫使葉芝不得不改變自己的創作姿態。

葉芝新的政治傾向在《1913年9月》這首詩中得到了體現。這首詩抨擊由詹姆斯·拉爾金領導的著名的1913年都柏林大罷工。在《1916年復活節》中,詩人反覆吟誦:「一切都已改變/徹底改變/一種恐怖的美卻已誕生」。葉芝終於意識到復活節起義的領袖們的價值就在於他們卑微的出身和貧困的生活。

整個1920年代和1930年代初期,葉芝無可避免的受到他的國家以及整個世界動蕩局勢的影響。1922年,葉芝進入愛爾蘭參議院。在他的參議員生涯中,葉芝最主要的成就之一就是曾擔任貨幣委員會的主席。正是這一機構設計了愛爾蘭獨立之後的第一批貨幣。在1925年,他熱心的倡導離婚的合法化。1927年,葉芝在他的詩作《在學童中間》里如此描述作為一名公眾人物的自己:「一位花甲之年的微笑的名人」。1928年,由於健康問題,葉芝從參議院退休。 

晚年生活
威廉·勃特勒·葉芝威廉·勃特勒·葉芝

在1902年,葉芝資助建立了丹·埃默出版社,用以出版文藝復興運動相關的作家作品。這個出版社在1904年更名為庫拉出版社。出版社存在至1946年,一直由葉芝的兩個姐妹經營,總共出版了70本著作,其中的48本是葉芝自己寫的。1917年的夏天葉芝和當年的岡小姐重逢,並且向她的養女求婚,但是遭到了拒絕。九月份,他改向一位英國女人喬治·海德里斯求婚,她答應了。兩人在當年的10月20日結婚。不久,葉芝買下了位於庫爾公園附近的巴列利塔,並很快將其更名為「圖爾巴列利塔」。葉芝餘生中的大部分夏季都是在這裡度過的。1919年2月24日,葉芝的長女安·葉芝在都柏林出生。安繼承了母親的智慧、寧靜與友善,以及父親不凡的藝術天賦,後來成為一位畫家。

1929年之後,葉芝搬離了圖爾巴列利塔。儘管詩人一生中的很多回憶都在愛爾蘭國土之外,他還是於1932年在都柏林的近郊租了一間房子。晚年的葉芝非常高產,出版了許多詩集、戲劇和散文,許多著名的詩作都是在晚年寫成的,包括一生的顛峰之作《駛向拜占庭》。這首代表性的詩作體現了葉芝對古老而神秘的東方文明的嚮往。1938年,葉芝最後一次來到艾比劇院,觀賞他的劇作《煉獄》的首映式。同年,他出版了《威廉·巴特勒·葉芝的自傳》。

晚年的葉芝百病纏身,在妻子的陪伴下到法國休養。然而最終還是於1939年1月28日在法國曼頓的「快樂假日旅館」逝世。他的最後一首詩作是以亞瑟王傳說為主題的《黑塔》。逝世之後,葉芝起初被埋葬在羅克布羅恩。1948年9月,人們依照詩人的遺願,將他的遺體移至他的故鄉斯萊果郡。他的墳墓後來成了斯萊果郡的一處引人注目的景點。他的墓志銘是詩人晚年作品《班磅礴山麓下》的最後一句:「投出冷眼/看生,看死/騎士,策馬向前!」葉芝生前曾說斯萊果是一生當中對他影響最深遠的地方,所以他的雕塑和紀念館也將地址選在這裡。

3 威廉·勃特勒·葉芝 -主要影響

神秘主義
威廉·勃特勒·葉芝艾比劇院的海報

威廉·勃特勒·葉芝一生都對神秘主義和唯靈論有濃厚的興趣。葉芝的神秘主義傾向在他的名詩《麗達與天鵝》中體現得尤為明顯。這首短詩從希臘神話中取材,講述得是宙斯幻化成天鵝與美女麗達結合併生下兩個女兒的故事(一是著名的海倫,引發了特洛伊戰爭;一是克呂泰涅斯特拉,希臘軍隊統率阿迦門農的妻子)。這一母題在西方文學藝術作品中曾反覆出現。關於葉芝創作這首名作的初衷,西方評論界曾有過各種不同的詮釋和解讀,有的認為是「歷史變化的根源在於性愛和戰爭」,有的則認為是「歷史是人類的創造力和破壞力共同作用的結果」。西方主流的文學史將《麗達與天鵝》作為象徵主義詩歌里程碑式的作品。

葉芝的神秘主義傾向受印度宗教的影響很顯著,他晚年甚至親自將印度教《奧義書》譯成英文。通靈學說和超自然的冥思則成為葉芝晚期詩歌創作的靈感來源。一些批評家曾抨擊葉芝詩作中的神秘主義傾向,認為其缺乏嚴謹和可信度。W·H·奧登就曾尖銳的批評晚年的葉芝為「一個被關於巫術和印度的胡言亂語侵佔了大腦的可嘆的成年人的展覽品」。然而正是在這一時期,葉芝寫出了他一生中很多最不朽的作品。若想理解葉芝晚年詩作的奧妙,就必須要了解他於1925年出版的《靈視》一書的神秘主義思維體系。

後現代主義

威廉·勃特勒·葉芝1913年,葉芝在倫敦結識了年輕的美國詩人艾茲拉·龐德。事實上,龐德來倫敦有一部分便是為了結識這位比他年紀稍長的詩人。龐德認為葉芝是「唯一一位值得認真研究的詩人」。從1913年到1916年,每年冬天葉芝和龐德都在亞士頓森林的一個鄉間別墅中度過。這段時間裡龐德擔任葉芝名義上的助手。然而當龐德未經葉芝的允許擅自修改了他的一些詩作,並將其公開發表在《詩》雜誌上后,兩位詩人的關係便開始惡化了。龐德對葉芝詩作的修改主要體現出他對維多利亞式的詩歌韻律的憎惡。然而很快兩位詩人都開始懷念雙方共事、互相學習的日子。尤其是龐德從歐內斯特·費諾羅薩的寡婦處學到的關於日本能樂的知識為葉芝即將創作的貴族風格的劇作提供了靈感。葉芝創作的第一部模仿了日本能樂的劇作是《鷹之井畔》。他於1916年1月將這部作品的第一稿獻給龐德。

現代主義對葉芝詩作風格的影響主要體現在:隨著時間的推移,詩人逐漸放棄早期作品中傳統詩歌樣式的寫作,語言風格也越來越冷峻,直接切入主題。這種風格上的轉變主要體現在他的中期創作中,包括作品集《七片樹林》、《責任》和《綠盔》。1923年葉芝榮獲諾貝爾文學獎,由瑞典國王親自頒獎。他在兩年之後發表了一首短詩《瑞典之豐饒》,以表達感激之情。1925年,葉芝出版了一本嘔心瀝血的散文作品《靈視》,其中他推舉柏拉圖、布列塔諾以及幾位現代哲學家的觀點來證實自己的占星學、神秘主義及歷史理論。

4 威廉·勃特勒·葉芝 -主要作品

威廉·勃特勒·葉芝威廉·勃特勒·葉芝油畫

1886年—《摩沙達》

1888年—《愛爾蘭鄉村的神話和民間故事集》

1889年—《烏辛之浪跡及其他詩作》

1891年—《經典愛爾蘭故事》

1892年—《凱絲琳女伯爵及其他傳說和抒情詩》

1893年—《凱爾特曙光》

1894年—《心靈的慾望之田》

1895年—《詩集》

1897年—《神秘的玫瑰》

1899年—《葦間風》

1903年—《善惡之觀念》

1903年—《七重林中》

1907年—《發現》

威廉·勃特勒·葉芝斯萊果郡的葉芝雕塑

1910年—《綠盔及其他詩作》

1913年—《挫折的詩歌》

1914年—《責任》

1916年—《青春歲月的幻想曲》

 1917年—《庫利的野天鵝》

1918年—《寧靜的月色中》

1921年—《邁可·羅拔茲與舞者》

1921年—《四年》

1924年—《貓和月光》

1925年—《靈視》

1926年—《疏遠》

1926年—《自傳》

1927年—《十月的爆發》 1928年—《塔樓》

1933年—《回梯與其他詩作》

1934年—《劇作選集》

1935年—《三月的滿月》

1938年—《新詩》

1939年—《最後的詩及兩部劇作》(死後出版)

1939年—《氣鍋中》(死後出版)

上一篇[喬治·克魯尼]    下一篇 [柏原崇]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