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都鐸王朝

威廉·塞西爾1520~1598年William Cecil,英格蘭歷史上著名的政治家。伊麗莎白一世在位期間的主要顧問,也是文藝復興時期治世經國的人才。愛德華六世時期就擔任首席國務大臣,1558年伊麗莎白即位后,成為她的唯一的秘書。他辦事謹慎、忠心耿耿,有技巧地提出諫言,因此在1571年受封為伯利勛爵,並在1572~1598年擔任財政大臣。由於事前準備充分,使英國得以打敗西班牙的無敵艦隊。但他未能說服伊麗莎白結婚或依循更多的新教路線改革她的教會。

1官僚世家

威廉·塞西爾出身於一個新崛起的官僚世家。他的祖父大衛·塞西爾曾跟隨亨利·都鐸(亨利七世)參加過1485年擊敗理查三世的博斯沃斯戰役,為都鐸王朝的創建立下汗馬功勞,因之深受國王的賞識,受任諾森伯蘭郡郡守。威廉的父親理查也是宮廷的重臣,年輕時曾充當國王的侍從,以後歷任侍從官和拉特蘭郡的郡守。威廉出世時,他的家庭已經十分富有。他的父親和祖父不僅從王室得到大量賞賜,而且還通過與貴族聯姻和在宗教改革中對修道院產業的攫取,在諾森伯蘭和拉特蘭佔有大量地產。威廉是理查的獨生子,繼承了全部財產。

2初涉風波

威廉·塞西爾受到良好的教育,他幼年曾在格蘭瑟姆和斯坦福德讀書,1535年進入劍橋大學聖約翰學院。這個時期對他後來的政治生涯產生了重要影響。他在跟隨博學的約翰·切克研究古典文化時,受到了新教的影響和人文主義的熏陶。1541年,塞西爾又到倫敦的格雷學院攻讀法律。他的婚姻對其政治生活也有很大影響。1542年他曾娶約翰·切克的妹妹瑪麗為妻。不久瑪麗去世。1545年塞西爾又同博學多才的米爾德里德·庫克結婚。通過婚姻,他與一些當時頗有勢力的新教人物建立了聯繫,其中包括他的岳父安東尼·庫克、他前妻的兄長約翰·切克、薩默塞特公爵以及亨利八世的王后凱瑟琳·帕爾。
1547年愛德華六世繼位后,薩默塞特公爵成為攝政大臣,威廉·塞西爾隨他遠征蘇格蘭,並得到他的器重,擔任他的顧問和國務大臣。薩默塞特因有制止圈地運動的嫌疑,受到一群貴族的反對。1549年被推翻,由沃里克伯爵(以後的諾森伯蘭公爵)起而代之。塞西爾因與薩默塞特的關係被關進倫敦塔,由於他在薩默塞特和沃里克之間起了調停的作用,所以不久被釋放,並於1550年成為樞密院的一員,1551年又獲得騎士的稱號。但他對諾森伯蘭公爵擁立貴婦簡·格雷繼承王位的企圖,始終持反對態度。瑪麗一世女王即位后,他賦閑居家,不問政事,耗費巨資,營建華麗的府第。他表面接受了天主教,實際並沒有放棄新教思想。1555年,塞西爾作為騎士代表,被選入議會。當時瑪麗女王正大肆迫害新教徒,塞西爾雖感到恐怖,卻在議會中極力反對關於沒收新教逃亡者財產的提案,使之未獲通過。他始終不曾加入瑪麗的宮廷,而私下裡卻同失勢的具有新教思想的伊麗莎白公主保持聯繫,替她觀測形勢。

3國務大臣

塞西爾-女王和沃爾辛厄姆

  塞西爾-女王和沃爾辛厄姆

從五十年代開始,威廉·塞西爾日漸成為政界風雲人物。他的卓越才幹、穩健態度和文雅作風,以及在宗教問題上的漸進主張,獲得人們的稱許。而他在瑪麗統治時期的政治態度和行為,更使他深得伊麗莎白的信任。1558年伊麗莎白繼位,立即任命塞西爾為國務大臣。她對他說過:「我對你的評價是:你將不為任何形式的賄買所動,你將永遠忠實於國家。」
伊麗莎白即位之初,英國正處於內外交困的窘境。國內十餘年一直處在宗教與社會的動蕩之中,經濟凋敝,財政困難。國際上,西班牙王菲利普二世提出了與伊麗莎白聯姻的要求,以期控制英國。羅馬教皇保羅四世、信奉天主教的法國和在天主教徒瑪麗·斯圖亞特統治下的蘇格蘭王國也都構成對英國的威脅。面對這一連串棘手的問題,威廉施展了他的政治才能。在外交方面,他說服女王干涉蘇格蘭事務,並締結愛丁堡條約(1560),保持了不列顛島的穩定,使法國企圖利用蘇格蘭顛復伊麗莎白統治的陰謀無法得逞。在宗教事務方面,1559年他協助女王頒布了《至尊法案》和《統一法案》,保住了英國宗教改革的成果,結束了宗教分裂的局面。在經濟事務中,1561年他極力推行幣制改革,以緩和由於價格革命引起的財政危機。女王為了酬答塞西爾的功勞,1561年又授予他受保護者法庭長官的頭銜,這是一個收益豐厚的職務。
但是,威廉·塞西爾浮沉宦海並非一帆風順。女王的寵臣、樞密院成員、萊斯特勛爵羅伯特·達德利是他在宮廷中的強勁對手。達德利是激進的清教徒,對於塞西爾的穩健政策極為不滿。塞西爾為與達得利抗衡,把保守的諾福克公爵第四拉進樞密院。但不久以後,諾福克公爵因為要娶逃到英格蘭的蘇格蘭女王瑪麗·斯圖亞特為妻而與塞西爾發生衝突,轉與達德利勾結,企圖驅逐塞西爾,只是由於女王對塞西爾的信任,陰謀才沒有實現。1571年塞西爾獲得貴族封號,成為第一代柏立勛爵,次年又被授予最高級爵士的封號,同時成為財政大臣,在宮廷中的地位愈見顯要。
塞西爾的施政方針是穩健漸進,但是這並不妨礙他在緊急關頭採取堅決措施。1570年,教皇庇護五世發布開除伊麗莎白教籍的敕令,塞西爾和大主教帕克合作,堅持抵制,捍衛了英國教會。1571年,在塞西爾的努力下,粉碎了西班牙支持瑪麗·斯圖亞特奪取王位的陰謀,處死了參與陰謀的諾福克公爵,使瑪麗·斯圖亞特和親西班牙勢力聲譽掃地。尼德蘭革命爆發后,塞西爾起初並不主張公開支持尼德蘭的新教勢力,力求奉行既不公開反對西班牙對尼德蘭的宗主權、也不支持腓力二世的野心的政策。但在1576年以後,當他發現這種政策顯然行不通時,則與自己的敵手、激進的達德利站到一起,力勸女王支持威廉·范·奧倫治親王。不過這時他仍不主張與西班牙公開作戰。塞西爾對激進的清教徒雖然不滿,但是總把矛頭首先對準威脅更大的天主教勢力。1580年耶穌會和教皇對愛爾蘭的干涉,使塞西爾反對天主教的態度更加堅定。奧倫治親王遇刺的消息、西班牙國將在英登陸的情報,使塞西爾深為女王的安全擔憂,他開始傾向於對西開戰。他支持達得利對尼德蘭的遠征和弗朗西斯·德雷克對加勒比海的出擊。1586年,瑪麗·斯圖亞特過去的侍從巴賓頓謀刺伊麗莎白的陰謀被弗朗西斯·沃爾辛厄姆揭露,塞西爾斷然決定審判並處死瑪麗。1587年,迫於西班牙無敵艦隊的壓力,塞西爾開始從政治、軍事、外交各方面為行將到來的戰爭進行籌劃,一方面與帕爾馬公爵亞歷山大·法爾內塞談判,對那瓦爾的亨利(即後來的法王亨利四世)和蘇格蘭的詹姆斯六世進行拉攏,並密切注視英格蘭和蘇格蘭天主教徒的動向;一方面在人力物力上為戰爭做準備。1588年英軍在海戰中大敗西班牙無敵艦隊,這與塞西爾戰前的周密安排是分不開的。此後,他作為英國的主要決策人,譽滿歐洲。
在執政的最後十年中,塞西爾為使他的政策能夠持續下去做了努力。他在一場新的權力角逐中戰勝了女王的寵臣埃塞克斯伯爵;他指導自己的兒子羅伯特·塞西爾熟悉國務大臣的業務,並於1596年為其謀得這一職務,在一定程度上保證了穩健政策的連續性。威廉·塞西爾在晚年健康狀況日漸惡化,但仍繼續執政。在國內,面對財政上的困窘,他倡導節縮開支的方針;在國外,他支持法國和尼德蘭反對西班牙的戰爭;支持德雷克和埃塞克斯的海外探險。在最後幾年裡,他還力求與西班牙帝國媾和。1598年他去世的時候,正是在與西班牙和談的過程中。

4後世評價

作為政治家,威廉·塞西爾政策的出發點是一切為了英國利益。新教運動是一場國際性運動,他雖支持這一運動,但並不看重這一運動的宗教意義,只是利用它來為英國的利益服務。在經濟事務中,他鼓勵發展民族經濟,贊助能使英國致富的商業活動。 作為大臣,他忠實而勤勉,謹慎而精幹。他是實幹家,而不是耽於空論的文人或無所事事的官僚。後人對他起草的公文、報告加以整理統計,總量共達60卷之多。在臨終前兩年,即1597年,他過目或經手的文件便達1290餘份,這也從一個側面證明了他繁重的工作負擔、過人的工作能力和井然有序的工作習慣。他熟悉國務,了解民情,他曾提醒女王,對臣民深以重稅是極為有害的。在政治鬥爭激烈的宮廷中,他雖然也曾扶植黨羽,但並不損及他正直的聲名。
塞西爾十分博學。他研究過民法,也熟悉羅馬法;他精通古希臘語和拉丁語,也懂法文、義大利文和西班牙文。他對文藝復興時期的許多學科都有所了解,並鼓勵人們研究。從1559年起,他做了劍橋大學校長。他的家成為學者們的聚會場所,並成為女王的被監護人和年輕貴族的教育中心。塞西爾對於紋章學和譜系學深感興趣,並進行大量收集,他本人也有很強的等級觀念,鼓勵子女同貴族聯姻,建立起一個顯赫的家族。
都鐸王朝是英國積蓄力量、準備在國際事務中充當重要角色的時期,伊麗莎白一朝在其間佔據了最重要的地位。而塞西爾在此期間,對國家事務的影響是無所不在的,每一項重大決策幾乎無不與他相關連。英國著名歷史學家詹姆斯·安東尼·弗勞德對塞西爾推崇備至,認為伊麗莎白時期的一切成就都應歸功於他,曾說:「伊麗莎白是一個女人加一個男人,是她自己再加上塞西爾。」英國歷史學家傑索普曾評論說,可以斷定,如果伊麗莎白朝沒有塞西爾,伊麗莎白王朝就不會如此光輝;如果塞西爾未能控制局勢,這個國家也就無法渡過難關,也不會如此繁榮、強大和自信。
上一篇[校役]    下一篇 [處女女王]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