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威廉·弗蘭茨·卡納里斯

標籤: 暫無標籤

威廉·弗蘭茨·卡納里斯(William Franz Canaris)是二戰時期納粹德國軍事諜報局(Abwehr)局長、海軍上將,1887年1月1日出生於德國北部威斯特伐利亞多特蒙德市,他的一生不僅充滿了神秘的傳奇色彩,還留下了許許多多的不解之謎。原美國中央情報局局長艾倫·杜勒斯稱他為「現代歷史上最勇敢的人……幻想在歐洲建立一個以英、法、德為首的美國」。德國情報機構稱他為「空中飛人雜技員」。義大利駐柏林武官對他的評價是:「毫無顧忌,智力超群。」德國軍事情報局說他「詭計多端」。而德國黨衛軍的突擊隊隊長奧托·斯科爾茲內則說他是「最大的叛國者,自始至終都在直接地、故意地向英國出賣自己國家的軍事機密」。英國諜報機關對於卡納里斯有這樣的評價:他的插手干預往往令人難以捉摸,使各種詭詐行動變得撲朔迷離。正是其特殊的工作性質、混亂的歷史環境和複雜的個人經歷使卡納里斯成了一個不可捉摸的人物,並在現代史上演繹了一段罕見的傳奇故事。隨著有關檔案的不斷解密,人們才開始逐漸了解這個習慣將自己藏於幕後的諜海大師,也才能夠第一次比較完整地勾勒出他傳奇而又悲壯的一生。

1 威廉·弗蘭茨·卡納里斯 -嶄露頭角

威廉·弗蘭茨·卡納里斯威廉·弗蘭茨·卡納里斯
卡納里斯1887年1月1日出生於德國北部魯爾河谷威斯特伐利亞的阿普勒貝克(在多特蒙德市的郊區)的一個十分富有、頗有權勢的資產階級家庭。他的父親是當地一位富有的工業家,他的祖先是17世紀從義大利的北部移民到德國的。儘管如此,卡納里斯本人則喜歡將自己的家世與19世紀希臘獨立戰爭的英雄、海軍上將和政治家康斯坦丁諾斯·卡納里斯(1790年·1877年)聯繫在一起。1905年,年僅18歲的卡納里斯以一名軍校學員的身份加入德國海軍。不久,就被選人基爾海軍學院學習。那時的他僅有1.63米高,有著一雙淡藍色的眼睛和金色的頭髮。畢業后被分配到「德累斯頓」號輕巡洋艦上服役。他的學長們是這樣評價他的:儘管他有一定程度的羞澀,但他的英語說得確實很棒。卡納里斯彷彿在語言方面天賦異常。他除英語外,還掌握了法語、義大利語,還能說一些俄語,並利用他遠航南美的機會又掌握了西班牙語。
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時,卡納里斯仍任職於「德累斯頓」號輕巡洋艦。該艦隸屬於德國海軍中將馬克西米利安·馮·斯比所率領的艦隊。卡納里斯是這艘軍艦上的旗手和情報官。1914年11月1日,這支小艦隊在智利附近的科羅內爾洋麵上頗有收穫,擊沉了兩艘英國重巡洋艦,卡納里斯還因此受到了獎勵。但好運不長,在同年12月8日的福克蘭群島(即馬爾維納斯群島,1982年英國和阿根廷為爭奪此島曾爆發一場戰爭)之戰中,英國海軍擊沉了除「德累斯頓」號之外的所有德國艦船。「德累斯頓」號則僥倖逃到了智利水域。但在隨後追逐而來的英艦的圍堵下,該艦於1915年3月被英國軍艦「格拉斯哥」號擊中(也有資料上說是無法突圍后自沉)。所有的船員也被拘禁在智利的基里基納島上。這時,卡納里斯第一次露出了他的間諜天賦。他設法逃到了智利本土,爾後又騎馬跋涉了幾百公里,翻越了安第斯山脈,進入親德國的阿根廷境內。在布宜諾斯艾利斯,他化裝成名叫雷德·羅薩斯的英裔智利人,搞到了護照,並混上了屬於中立國荷蘭的海輪返回德國。當他最終回到柏林的時候,離他出逃之始已有兩個多月了。
卡納里斯的這一經歷受到了德國海軍情報部門的注意。1915年,卡納里斯到柏林海軍部出任聯絡官,並晉陞為上尉。當年12月,他假雷德·羅薩斯之名被德國間諜機關派往西班牙首都馬德里,從此開始了他富有傳奇色彩的情報生涯。在西班牙從事他有生以來的第一次間諜活動:在當地德國海軍武官的指導下,組織對直布羅陀的監視和從西班牙、葡萄牙領土對德國潛艇實施補給,收集關於協約國海軍的情報。這次活動不僅使他獲得了必要的間諜活動經驗,還結交了許多西班牙朋友,為其20年後在西班牙的活動打好了基礎。1916年初,卡納里斯應召返回德國到海上服役,但在途經義大利與瑞士的邊界時被義大利人抓獲。義大利人準備將他作為德國特務移交給法國,但卡納里斯奇迹般地逃脫了。關於他的這次逃脫有許多說法。稍顯離奇的一種說法是:卡納里斯把一名牧師引誘進了他的牢房后扼死,然後換上牧師的黑色長袍從容走出了監獄。當年3月,他再次被派往馬德里。有趣的是,當他這次在西班牙從事諜報活動時,就與當時在那裡從事間諜活動的年輕的英國上尉斯圖爾特·孟席斯勛爵(後來的英國情報局局長)不期而遇,並險些遭其暗算。原來,剛到馬德里不久的卡納里斯就患了重病(也有資料上說是完成了一項重要任務)。德國海軍駐馬德里諜報站給海軍部發了一份電報,要求派一艘潛艇接卡納里斯回國治療。這份電報被英國海軍部的密碼分析局截獲。根據這一情報,英國海軍命令兩艘正在德國沿海活動的潛艇隨時準備截擊前來接卡納里斯的德國潛艇,同時命令孟席斯領導的駐馬德裡間諜小組監視卡納里斯的動向,及時準確地掌握其登艇的時間和地點,以便引導潛艇進行攔截。不想卡納里斯經過化裝后,乘漁船出港,在外海換乘一艘來接他的德國潛艇逃之夭夭。在與未來的強勁對手的第一次較量中,卡納里斯佔了上風。他的英勇行為使他在德國受到英雄凱旋式的歡迎,並為他贏得了一級鐵十字勳章。到戰爭結束之時,卡納里斯已經是德國在地中海上的一艘潛艇的艇長。但地中海沒有什麼大的獵物,他只擊沉了3艘船舶。

2 威廉·弗蘭茨·卡納里斯 -從海軍旗手到諜報局長

一戰結束后,被法國總理克里孟梭嘲弄為「生於不義,自當死於恥辱」的德國淪為任人宰割的羔羊。1919年6月28日簽訂的《凡爾賽和約》不僅使德國丟掉了所有殖民地和大片領土,而且還不準德國建立空軍和製造潛艇,只准其保留為數很少的輕型軍艦和一支裝備輕武器的10萬人的國土防衛部隊。戰後擔任魏瑪共和國防衛軍總司令的澤克特將軍,為了使德國能有一批未來重振軍備的「種子」,千方百計地保留下來約4000名戰時表現出卓越才幹的軍官。卡納里斯因其在戰爭中不俗的表現,保住了在軍隊中的飯碗。
停戰後的德國,一片混亂。1918年十一月革命后卡納里斯任陸軍部長副官,不久即投入到右翼運動的懷抱中。他是審判殺害德共領導人卡爾·李卜克內西和羅莎·盧森堡的兇手的軍事法庭成員之一,審判的結果,兇手被宣判無罪釋放。1920年3月13日,極右派團體「埃爾哈特旅」發動了一場政變,右派政客沃爾夫岡·卡普被推上總理的座椅,這就是德國現代史上所謂的「卡普暴動」。對此,柏林的軍隊置之不理、按兵不動。社會民主黨政府逃往斯圖加特。但作為軍人的卡納里斯卻捲入了卡普暴動,他極力支持卡普政權,認為只有他們才能重振德國。3月15日,在共產黨領導下,德國全國1200萬工人舉行了總罷工,3月17日恢復了共和政府。卡納里斯因支持卡普暴動
而被逮捕,不久在右翼勢力的庇護下獲釋,得以重返軍界。從後來的情況來看,這件事並沒有影響到他在軍隊中的前程。1923年,卡納里斯在慕尼黑啤酒館暴動中結識了戈林。他向戈林表示,自己可以利用軍隊里的情報機構協助希特勒上台。很快他就向希特勒送交了有關德軍全體軍官的政治傾向、人品素質和經濟情況的材料,這對希特勒日後控制德軍軍官層極為有用。此後,他在一系列海軍崗位上任職。1924年,卡納里斯作為企圖重新武裝德國海軍的秘密軍官團的一分子,去了大阪與日本人共商秘密建立潛艇計劃的可能性。第二年,他又為了類似的目的親自去了馬德里,為此後德國U型潛艇的建造打下了基礎。他還與許多人建立起友誼,而這些人在10年後均成為西班牙獨裁者佛朗哥手下的掌權人物。20世紀20年代晚期,卡納里斯還寫過一本有關魚雷艇使用的小冊子。這本小冊子吸引了西班牙國王,以至於用德國的資金在西班牙建立了一個魚雷工廠,使得德國人得以提高對魚雷的研究水平。
在那些年裡,卡納里斯不是從事間諜活動,就是在波羅的海艦隊執行海上任務,如在「柏林」號巡洋艦及威廉港分艦隊司令部任職。對他的評語毫無例外都是優秀。有的報告稱他「具有成為一名高級軍官所應具有的一切品質」。他的一個上司還這樣評價他:「政治和外交活動是他的強項。他善於與外國人(無論是低級還是高級人士)打交道,而且能立即贏得他們的信任。如果分配他做此類工作,他是不會有什麼困難的。沒有哪個區域對他來說是禁區,他可以出入任何地方,接觸所需接觸的人,然後以驚人的速度展開工作,而且還能以一副天真無邪的面孔出現。」
1933年1月,當時的魏瑪共和國末任總理庫爾特·馮·施賴歇爾為了應付經濟危機,想通過一項立法取消容克地主的津貼,減輕失業問題。這一改革方案具有極大風險。施賴歇爾把它鎖在總理辦公室的保險柜內。卡納里斯居然把這一文件的副本偷了出來轉交希特勒。希特勒拿到后把它攤到興登堡總統面前,指控「政府機構里窩藏著布爾什維克」。為了保護容克地主的利益,興登堡把施賴歇爾趕出內閣,任命希特勒為總理。卡納里斯似乎就要受到重用了。
然而在1934年,卡納里斯仕途上遇到了第一次大的障礙,這也差點讓他的軍旅生涯徹底結束。事情是這樣的,卡納里斯於1932年出任一艘老式前無畏戰列艦「西里西亞」號的艦長,被授予上校軍銜。但兩年後,他未能在權力的階梯上再爬一步,沒有得到艦隊司令的任命。這不僅是因為當時的德國海軍司令雷德爾不喜歡他,還因為卡納里斯的上司對他作出了這樣的評價:他的才能及意願也許更適合政治一軍事領域,而不是純軍事領域。「狼群」戰術的發明者卡爾·鄧尼茨也認為卡納里斯太神秘莫測,太政治化,甚至稱他「是個心裡裝有很多靈魂的人」。1934年9月,背運的卡納里斯被指派為德國波羅的海一個海軍基地斯維訥明德(希維諾烏伊希切)岸防主任,而這種任命通常只意味著毫無升遷的希望,只有等待退休。
然而,命運之神再次垂青了卡納里斯。原來納粹黨頭子希特勒上台後,德國加快了重新武裝的步伐。德國情報機構和陸海空三軍一樣很快地發展起來。1933年10月,即納粹黨取得政權后不久,希特勒政府提出:「國防部必須採取一切必要措施來維護國家安全,在反間諜與宣傳活動方面捍衛軍事政策的利益。」隨後希特勒政府對國防軍諜報組織進行了擴充和改組,成立了隸屬陸軍部的軍事諜報局。軍事諜報局,國外情報與保衛局(Amt Auslands-nachrichten und Abwehr)的簡稱,是最高統帥部搜集情報和反諜報活動的部門。這是一個違反《凡爾賽和約》條款的精心組織的行動機構。當時的德國軍事諜報局局長帕特齊格因與黨衛軍保安處(SD Sich-erbeitsdienst)頭頭賴因哈德·海因里希之間的傾軋而被強迫辭職。當德國海軍總司令雷德爾問帕特齊格因誰能接替他時,他的回答是:卡納里斯。是的,再沒有人比卡納里斯更適合這個職位了。他辦事守口如瓶,舉止是威廉式的:彬彬有禮,誠懇,慈善,行事謹慎而且頑強。他那一雙藍色的蛇怪般的眼睛能洞察一切。他見多識廣。他的級別也正好,服役記錄也完美無缺,對外國又有著很深的了解,在政治、軍事領域上有著特別的能力,他還有諜報工作的經驗,親納粹的政治傾向更使他易為納粹所接受。雷德爾儘管不喜歡他,但考慮到如果不任用卡納里斯,德國陸軍將獲得德國軍事諜報局的控制權,只好於1934年深秋將其召回熟悉諜報事務並向上舉薦。1935年1月1日,在卡納里斯48歲生日時被正式任命為德國陸軍部諜報與反情報機構的首腦(德國軍事諜報局局長)。卡納里斯一躍登上了德軍最高統帥部軍事諜報局局長的寶座,並於1936年被授予海軍少將軍銜。他從此飛黃騰達,並掌握整個德國的情報大權達10年之久。

3 威廉·弗蘭茨·卡納里斯 -德國諜報局局長

1935年,卡納里斯出任軍事諜報局局長后,希特勒親自接見了這位新任局長,並對卡納里斯滿懷希望地說:「我想建立一個像英國情報局這樣的機構,團結一群人,滿腔熱情地去工作。」卡納里斯不負重託,一上任就立即著手兩方面工作:一是積極網路人才,擴大隊伍,在國內外建立一個嚴密的間諜網,重整諜報隊伍。二是與蓋世太保、黨衛軍達成協議,劃分職能許可權,明確軍事諜報局的權利和義務。通過他的努力,軍事諜報局在很短的時間內就成了大家矚目的「焦點」。
卡納里斯一當上特務頭子,就全力以赴拓展了自己的王朝。而德國國內國際形勢的變化也幫了他的忙。1935年1月,由國際聯盟主持的一次公民投票使德國重新從法國手中收復了盛產煤的薩爾地區。希特勒因此而受到鼓舞,於當年3月違背《凡爾賽條約》宣布建立德國空軍並實行徵兵制。迅速的擴軍備戰促使德國情報機構有所發展。卡納里斯曾對他的下屬說:「隨著全民兵役制的恢復,我們必須考慮到敵人的情報機構會加強對德國及德國軍火工業的破壞活動。」為了重建德國軍事諜報局,希特勒賦予卡納里斯幾乎無限的權力,給了無數的資金。卡納里斯迅速擴大了從帕特齊格因那兒繼承來的僅有150名僱員的小局,將它發展成不僅可以滲透整個歐洲,還可以滲透到南、北美洲和中東地區的一個龐大的情報網路。德國軍事諜報局大舉吸納前德國軍官,還招募到一些大學教授和律師。卡納里斯喜愛像他那樣沉靜、守紀律、出身高貴和有工資以外收入的正統的威廉式的人物。他任用這些人很快建立起了遍布世界各地的龐大間諜網和反間諜網。設在西班牙的間諜網尤其成功,這是他的秘密王國的基石。僅兩年時間,他下屬的人員就猛增到1000人,而戰時的人員更高達1.5萬人。卡納里斯也隨軍事諜報局規模的擴大而很快於1940年晉陞為海軍上將。在
第三帝國短命的12年裡,海軍系統中,只有兩人被授予海軍元帥,11人被授予海軍大將,39人被授予海軍上將。而卡納里斯在戰爭爆發初期就被授予海軍上將,可見其地位之高。
卡納里斯是個討厭組織和書面工作的人。他管理這一機構的原則是把權力下放。儘管任務由總部下達,但對於各個間諜人員總部則很少加以直接控制。德國軍事諜報局下設:負責收集敵對國經濟、軍事情報的秘密情報處,負責進行破壞、顛覆、心理戰和突擊隊活動的二處,從事反間諜、反情報工作的三處,外事處及中央處等5個處。處下除按專業劃分為科外,還設有駐外站,每個駐外站負責規定的地區。其負責人的工作具有一定的獨立性。他們可以招兵買馬並訓練自己的人員。卡納里斯還指示每個駐外站建立各自的特別小組——類似間諜圈裡的間諜圈。行內人將這些小組稱為家庭樂隊。每個家庭樂隊由一位資深的間諜(稱為指揮)來領導。這些家庭樂隊的主要任務是揭發德國軍事諜報局內部的叛徒、滲入敵人的情報組織、留意發現可能為德國服務的外國人。通常一個家庭樂隊可能擁有上百名告密者,三教九流,無所不容。
在卡納里斯的領導下,德國軍事諜報局取得相當的發展與成績。卡納里斯首先做出正確評估德國收回萊茵蘭地區的國際反應。隨後在對英情報活動中卡納里斯也取得了驕人的戰績。如卡納里斯派遣他的一個得力幹將來到英國諜報機構MI-6在歐洲大陸的活動中心海牙。這一幹將先設法與一個為英國情報機構服務的荷蘭人接上了頭,然後策反了他,並通過這一雙重間諜找到了為英國服務的其他間諜。1937年7月,英國在德國的一名超級特務也被發現。這一超級特務表面上是一名德國工程師,在德國基爾船廠工作,自一戰後一直向英國發送德國最新的海軍秘密。對他的逮捕實際上意味著英國間諜網在荷蘭的終結。
在向英國本土派遣特務這一問題上,卡納里斯的軍事諜報局表現得也很出色。由於1937年前希特勒禁止在英國進行大量的特務活動,因此,卡納里斯的軍事諜報局在英國的工作實際上是白手起家。但到戰爭爆發前,根據德國軍事諜報局自己的檔案材料,它在英國安插各式各樣的特務不下253名,其中包括幾名安插在英國高級官員家的傭人。這些特務有時扮成觀光者,偵察到了位於英國東部的大多數重要機場、港口設施、軍火工廠和油庫的地址,幫了德國總參謀部的大忙。綜合他們提供的點滴材料,德國軍事諜報局和德國其他的情報分析家基本上對英國的戰爭能力有了清晰的了解。卡納里斯甚至在1938年宣稱:「不僅英國沿岸的設施,而且大多數機場,還包括從倫敦到北海港口赫爾之間的油料貯存倉庫我們都畫有詳細的地圖。」
卡納里斯的特工本領也確實令希特勒嘆服。1938年慕尼黑會議期間,法軍的動員令居然在法國海軍總司令讓一弗朗索瓦·達爾朗海軍上將簽署前就全文落到了卡納里斯手裡。英國陸空軍的協作計劃,他也有本事搞到。1939年9月第二次世界大戰爆發后,卡納里斯發表戰爭通報:要求分佈在世界各地的3000名間諜注重搜集英國特工機構的情報。
在卡納里斯的領導下,德國軍事諜報局二處還建立了一支日後威名大震的特種部隊——勃蘭登堡分隊。這支部隊的隊員至少會流利地說一種外語。他們有的能說捷克語、波蘭語、烏克蘭語;有的則會波羅的海沿岸國家的語言,如愛沙尼亞語、拉脫維亞語、立陶宛語、芬蘭語,俄語更不例外;有的則會一口流利的英語、葡萄牙語和西班牙語;少部分人甚至會說藏語和阿富汗語。這支分隊的人還帶有大量的護照、定量供應本和身份證。他們還熟知執行任務區域的風俗習慣,很難把他們與當地人分開。用一個德國軍事諜報局特工的話說,第一個進入蘇聯的勃蘭登堡隊員都知道「如何像俄國人一樣吐唾沫」。當然少不了的是,他們掌握了秘密行動和自我生存的技巧。結果,這支部隊一經用於實戰,就取得了意外的成功。無論是在1939年的波蘭戰役還是在1940年的西歐戰役以及以後的蘇聯戰場,都由於卓越的特種作戰技能立下赫赫戰功,在一個600人的部隊中,竟有3/4的人獲得了鐵十字勳章。然而隨著軍事諜報局作用的降低和德國軍官團對這種他們認為是「偷偷摸摸」的作戰方法的鄙視,勃蘭登堡部隊後來被改變得逐漸背離原來的作戰方式,最後被斯科爾茲內領導的奧寧堡部隊所取代。
卡納里斯另一特點是注重他所謂的情報政治——即用德國軍事諜報局收集來的秘密情報暗中去影響第三帝國的政治與軍事決策。起初,他是在幫助希特勒。在1936年7月開始的西班牙內戰中,德國最終同意在軍事上支援佛朗哥,卡納里斯是起了重要作用的。他負責德國對西班牙佛朗哥叛軍的軍事援助。
卡納里斯領導的軍事諜報局在德國吞併奧地利、捷克斯洛伐克、入侵波蘭、西歐、蘇聯等活動中,起到過重大作用。其中他在納粹德國進攻波蘭的行動中扮演了一個極其不光彩的角色,雖然他有些不情不願。
在納粹德國進攻波蘭前夕,德國需要一個借口可以使他們在全世界面前有侵略波蘭的理由。這一事件的代號叫「希姆萊計劃」,做法十分簡單,也十分露骨。黨衛軍的秘密警察將利用集中營里的死囚穿著波蘭陸軍制服向靠近波蘭邊境格萊維茨地方的德國廣播電台發動假進攻。這個地方靠近波蘭邊境,這樣就可以指責波蘭進攻了德國。8月初,最高統帥部軍事諜報局局長卡納里斯,接到了希特勒的手令,要他發給希姆萊和海德里希150套波軍制服和若干波軍小型武器。這使他大為奇怪,8月17日,他問武裝部隊最高統帥部參謀長威廉『凱特爾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那位沒有骨氣的凱特爾說,他也不怎麼看得起「這種行為」,不過他告訴卡納里斯說,這既然是元首親自下的命令,也就「沒有什麼法子」了。卡納里斯雖然十分反感,但還是服從了希特勒的命令,把150套波軍制服於當日就交給了海德里希。而海德里希利用卡納里斯所給的波軍制服挑起了第二次世界大戰。
納粹德國為了侵略蘇聯,需要大規模地調動部隊和進行戰區準備,要想完全瞞住蘇聯是不可能的,為此德國人採取了一系列措施。這一次,卡納里斯又一次登台亮相了。1941年2月15日,卡納里斯接到凱特爾關於對蘇戰略欺騙的命令。3月初(效率真高),該局第三處(反間諜處)就接到了卡納里斯的三點指示:第一,「對蘇聯進行積極的反間諜活動,特別應該……使蘇聯情報組織陷入癱瘓」;第二,迷惑各國的情報機關,「使他們認為德國真的改善了同蘇聯的關係,德國正在準備同英國作戰」;第三,「為反蘇攻勢的準備工作和軍隊東調應嚴守秘密」。從後來蘇聯的措手不及來看,卡納里斯領導的軍事諜報局開展的大規模戰略欺騙極其成功,並趁機擴大了軍事諜報局的工作範圍,獲取有關蘇聯的偵察情報,在蘇聯後方進行破壞、暗殺活動和製造有關侵
犯蘇聯的軍事準備的假情報。
軍事諜報局雖然在卡納里斯領導下工作效率非常高,但它很快就和其前任一樣與海德里希的黨衛隊保安處發生矛盾。黨衛隊保安處是負責向德國軍隊提供情報的,它在執行特種任務時越來越頻繁地侵犯軍事諜報局的私人領地。由於這兩個集團的職能互相重疊,卡納里斯和海德里希展開了激烈的對抗。到了1939年9月27日海德里希被任命為負責德國中央保安局時,他就佔了上風。中央保安局是負責協調德國納粹黨的警察與治安行動的組織,受黨衛隊首腦希姆萊的監督。1942年5月27日海德里希被刺身亡,暫時改善了卡納里斯的地位。但即便如此,希姆萊仍然不信任卡納里斯,這為卡納里斯以後的結局埋下了伏筆。
然而,隨著戰爭的進行以及卡納里斯對納粹和希特勒將把德國領人深淵的認識,他逐漸走上了另一條道路。

4 威廉·弗蘭茨·卡納里斯 -盟軍的秘密盟友

在希特勒上台之初,卡納里斯和當時的許多德國軍官一樣,歡迎希特勒的崛起。他認為希特勒給德國帶來了希望,「國家社會主義運動將給德國帶來了活力」。於是他把自己的靈魂交給了希特勒,換來的則是德國軍事諜報局局長的寶座。然而,隨著納粹黨和德國國家越來越成為一體,他開始意識到他親愛的祖國落入了魔鬼的手掌中,於是,他對納粹政府的目標和方法愈來愈不滿。在1938年後,他採取的是一種很難讓常人理解與做到的方式:一方面與希特勒保持一定的合作,另一方面則設法推翻他的統治,他在這兩者之間走著鋼絲。知情者因此而把他稱為「保守德國的哈姆雷特」。雖然他對德國輕率地進入戰爭極為震驚,但並沒有積极參加秘密反抗活動,只是滿足於保護幾名密謀分子並向協約國提供情報資料。他曾私下不無憂慮地對心腹說:「我覺得德國在這場戰爭中如果遭受失敗,無疑是個災難;但如果希特勒獲勝,那將是更大的災難,因此諜報局不要做哪怕使戰爭延長一天的事。」卡納里斯在1939年8月31日黃昏,即二戰爆發的前一天,得知希特勒第二天就要突襲波蘭,他就曾激動地對心腹說:「德國這一下算完了。」
卡納里斯對希特勒及其侵略戰爭的態度,反映了一部分德國軍人的思想情緒。他們對希特勒那種老愛在剃刀邊緣冒險的行動持保留態度,認為德國準備不足,不能過早地對英法開戰。於是卡納里斯向希特勒提供的情報往往誇大了英國的實力,似乎在暗中幫助盟國。例如法國的亨利·吉羅將軍(後來曾一度和戴高樂一起同任法蘭西民族解放陣線委員會主席)被納粹投入監獄后,納粹頭目曾要求卡納里斯處決吉羅將軍,但結果卻是吉羅將軍逃出監獄,來到法國維希政府的轄區。卡納里斯對此事的解釋是,他已經把任務交給了佔領區安全總監海德里希,而後者在布置行動計劃前就遇刺身亡了。可人們不禁要問,如果沒有卡納里斯在暗中助其一臂之力,不會講一句德語而且只有獨臂的吉羅就算能越獄成功,又怎能逃到法國。英國情報機構後來得到情報,得知卡納里斯與吉羅確實有聯繫。
面對二戰初期德軍的勝利,卡納里斯內心充滿著矛盾。他對希特勒及其走狗的罪惡越來越感到恐懼。特別是德軍征服波蘭后所進行的破壞及對平民百姓的殺戮更使他感到自己對德意志民族有一種犯罪感。1939年9月12日,卡納里斯同最高統帥部參謀長凱特爾在希特勒的火車上進行了一次談話,對波蘭境內的暴行提出了抗議:「我知道已經作出了計劃,要在波蘭進行大規模屠殺,特別是貴族和教士將被全部消滅。可是最後全世界輿論會要德國武裝部隊對這些行為負責的。」但對希特勒一向俯首聽命的凱特爾乾脆地回答道,「元首已經就這個問題作出了決定,」如果陸軍「不願意參加這類事情,就得同意讓黨衛隊和秘密警察來唱對台」,這就是說,在每個部隊中都會駐上一名黨衛隊特派員來「執行滅絕政策」。
德軍在蘇聯的所作所為更加深了他的這種犯罪感。他不能容忍黨衛隊跟在德軍後面,有計劃地捉拿並消滅猶太人、共產黨員、知識分子、俄羅斯人、烏克蘭人及希特勒希望殺害的任何人。因此,到了1941年中期,內心世界的激烈鬥爭明顯地使他憔悴、蒼老、疲憊不堪。他身邊的工作人員也感到他一會兒對一切都淡然處之,一會兒又為了一點小事而變得歇斯底里。
德國軍事諜報局的死敵英國情報機構也很早就注意到:卡納里斯肯定是德國情報首腦中最通權達變的人,凡事他總取溫和態度,這樣就給自己留下了在適當時機轉變政策的餘地。1938年至1939年,他專註於防止德英戰爭爆發,並企圖攆走希特勒,把政權交給將領集團。從1939年底到1940年夏末或更晚時,他則似乎鼓勵向英國伸出和平觸角。自1940年末開始,他甚至給人一種印象,想利用這些觸角阻止德國人入侵英國。因此,英國情報機構饒有興趣地注視著他的動向。一些高級官員拒絕討論卡納里斯是否是英國潛在的盟友這一問題,對於那些有關卡納里斯同希特勒不和的報告,他們不予置評。一位情報機構負責人甚至威脅他的部屬說,誰敢猜測卡納里斯是英國的秘密盟友,誰就要受到紀律處分。但另外一些英國情報人員認為研究卡納里斯對各種事件作出任何反應是相當重要的。比如,卡納里斯不僅與上面提到的吉羅將軍有聯繫,還同德軍中的法國反蘇志願兵旅的負責人德朗克爾一起密謀推翻希特勒,以挽救德國。此外,他還通過德朗克與維希法國的達爾朗海軍上將保持接觸。這些事情在戰後都得到了卡納里斯的助手埃爾溫·拉豪森將軍的證實。英國情報機構還更多地注意到這樣一個事實,卡納里斯向希特勒提供的情報往往誇大了英國的實力,而且還扣壓了大量的情報。值得注意的是,不管有意還是無心,卡納里斯只轉交那些有利於盟國的情報。
1940年末,希特勒想佔領直布羅陀,於是於12月4日派遣佛朗哥的私人朋友卡納里斯海軍上將到佛朗哥那兒去,帶去一封私人信件,建議德國部隊於12月10日正式逼過西班牙國界,這將意味著2月的第一周對離國界600英里的直布羅陀開始發動攻擊。
代號為「菲立克斯」的直布羅陀行動指令已經準備就緒;最高統帥部作戰局局長約德爾將軍正在打點行裝準備到馬德里去,到那兒向佛朗哥說明計劃,正在這時從西班牙首都發來一份電報,使一切突然停了下來。7日傍晚,在一次長長的謁見中,佛朗哥說,由於經濟上的原因,1月10日西班牙不能準備就緒:如果運輸系統不能把食品運給飢餓的平民,德國的交貨人對西班牙又有何益呢?另外,英國要奪得加那利群島,以及西班牙其他海外殖民地。佛朗哥提出,為了兩國人民的利益,他謝絕希特勒的建議,他不想讓西班牙成為軸心國的負擔。
希特勒不死心,他命令凱特爾詢問西班牙何時能準備就緒,卡納里斯從馬德里回稟說,西班牙只有在英國瀕於崩潰時方能參戰。聽到這點,希特勒失去了耐心。12月10日,他令各軍將領放
棄「菲立克斯」方案。佛朗哥之所以不願參戰實際上與卡納里斯有關,卡納里斯自1938年以來,就一直在反對希特勒。在正式場合,他把希特勒的論點一五一十地告訴西班牙人,私下裡卻勸佛朗哥不要參戰,因為這場戰爭軸心國是輸定了的。(戰後,德·瓦爾德格勒西阿斯侯爵當著佛朗哥的面問卡納里斯的密友維貢將軍說,卡納里斯海軍上將反對西班牙的利益,這是否屬實?佛朗哥從座椅上跳起來。「不,不,」他解釋說,「卡納里斯是西班牙的好朋友!」「也許,」侯爵評論說,「比起他的祖國,他更親近西班牙。」侯爵回憶說,聽到這點,「佛朗哥非常激動。這證實了我的印象:真是這樣。」)
斯大林格勒戰役后不久,斯大林曾向德國作子一次和平試探。此後,與敵和談便成了德國外交部常常非公開談論的一個話題。卡納里斯海軍上將(他自己就曾試圖通過賓夕法尼亞州前州長喬治·埃勒秘密地與羅斯福打交道,但未成功)認為,蘇聯的這一提議是嚴肅認真的。於是,他便勸說外長里賓特洛甫將此建議提交給元首。里賓特洛甫以備忘錄的形式將它呈送了希特勒。希特勒很生氣,將它撕得粉粹,還威脅說,誰自作主張在暗中調停就將誰處決。他說,不到陸軍重新獲得主動權,談判是絕無可能的。他甚至禁止里賓特洛甫再提此事。
而英國情報局的聯繫人第一次了解到卡納里斯對希特勒和新的德國越來越不滿的情況是頓·胡安·馬奇提供的。此人是住在馬利奧爾卡島的一個文盲漁民的兒子。1916年,他曾在卡塔赫納幫助孟席斯抓過卡納里斯。現在,由於財富的增加,他已上升為西班牙的貴族。他變得那樣有權勢,以致他不只效忠於一個民族。當西班牙走向內戰之際,他同孟席斯和英國情報局保持著密切的聯繫。同時,他還同卡納里斯和越來越強大的主張德國插手於混亂不堪的西班牙政治的勢力保持著聯繫。當馬奇第一次了解到卡納里斯對於希特勒的軍事意圖有極大的保留,他把卡納里斯對事實的承認通知了倫敦的孟席斯。他對孟席斯說,卡納里斯「對他的新主人既不喜歡又不信任」,並說:「目前,他是我們在歐洲的最好的同盟者。」不久,馬奇在另一份報告中告訴孟席斯,卡納里斯「值得注意培養,也許可以爭取過來……『作為英國間諜活動的隱名合夥入』」。
一個敵對的情報機關的新任局長可能同英國情報局配合一起反對希特勒——這種可能性對孟席斯來說是具有極大的誘惑力的。但是,會有這種事嗎?英國情報局裡有很多人對此持懷疑態度,甚至認為這有可能是一個精心策劃的圈套。然而,戰爭開始之前,每個人都承認卡納里斯曾試圖在德國和英國政府之間打開一條秘密通訊線路。由於希特勒還抱有同英國結成聯盟的希望,因此他允許卡納里斯在英國布置特務,但是,其目的不是進行間諜活動,而是作為兩國政府間秘密聯絡的渠道。就這樣,1935年卡納里斯命令羅伯特·特雷克上尉(一位漢諾威騎兵)以上流社會貴族的身份搬進了威爾特郡分區的臘金頓莊園,並很快受到當地社交圈的歡迎。特雷克選擇臘金頓莊園為他的鄉村住宅並不是偶然的,因為他與孟席斯的莊園只隔一道紫荊樹籬笆。不久他還加入了博福特狩獵俱樂部,原因是孟席斯是該俱樂部的領導成員。特雷克對孟席斯小集團到底滲入到什麼程度無人知道,但事實表明,他實際上成功地扮演了卡納里斯與孟席斯之間的聯絡員的角色,很多「雙方都關心的問題」都是通過特雷克進行「交流」的。同時,卡納里斯通過容留英國特工在德國活動進一步擴大了他與英國情報局接觸的秘密管道。
1942年夏季,英美盟軍在艾森豪威爾的指揮下開始執行「火炬計劃」,準備在北非登陸。當盟軍的500多艘艦艇駛進直布羅陀海峽並準備進攻北非時,潛伏於直布羅陀西班牙一側的德國間諜就向卡納里斯報告:在海峽附近的海面上發現了一支數量異常龐大的盟軍船隊。卡納里斯竟扣下這份電報,沒有向上面發出警告。倒是一向被德國瞧不起的義大利海軍察覺到了,在它們通知了德軍最高統帥部后,卡納里斯竟設法誤導上級,稱盟軍可能在科西嘉島或撒丁島登陸,絕對不會在法屬北非登陸。但「火炬」最後就是在法屬北非海岸點燃的。
1943年5月13日,盟軍終於使非洲成為了一片凈土。下一步就是要在西西里島登陸了。為了掩飾盟軍的真實意圖,英國情報官員想出了一個聲東擊西的圈套。他們從停屍房裡選來一具屍體,給他穿上皇家海軍陸戰隊少校軍官的軍服,取名威廉·馬丁,在他的口袋裡裝著幾封信,其中一封是英帝國副總參謀長阿奇博爾德·賴伊上將親筆寫給英國駐西北非司令亞歷山大將軍的。信中「不小心」泄露盟軍下一步將攻打希臘和撒丁島,西西里為掩護目標。「馬丁」身上的文件很快到了卡納里斯手中。英國情報機關分析認為:「如果卡納里斯暗中站在盟國一邊,懷疑文件並非真件,那他就會首先站出來表示相信那些文件是真的。」事實果真如此,卡納里斯把「馬丁少校」帶的文件轉交給了德軍最高統帥部。
在戰爭後幾年,儘管卡納里斯很機智,但德國軍事諜報局「越來越糟糕」的工作仍然引起了懷疑。許多人都相信他一定和許多叛國活動有關。狡猾的希姆萊對他採取了一種「滾雪球」的策略,即從不主動地向希特勒本人表示他對卡納里斯的看法,以免落人口實,而是一直耐心等待,直到希特勒本人提出有關卡納里斯的問題。希姆萊還向那些反對卡納里斯的人不斷提供新的對卡納里斯不利的材料,以加強這些人的反對力量。

5 威廉·弗蘭茨·卡納里斯 -「黑色樂隊」的悲壯樂章

在一些比較進步、開明和有才幹的德國軍官支持下,卡納里斯秘密建立了「黑色樂隊」(這個名字是後來德國黨衛軍和秘密警察給它起的),開始了他傳奇般的陰謀活動。「黑色樂隊」的隊伍在緊張的政治環境中成長,每打一次敗仗就增加一批新人。隊伍逐步壯大,並積極準備政變計劃。而在發動政變之前,必須要刺死希特勒。
  這項規模宏大的暗殺計劃早在1943年已醞釀成熟。腓特烈·弗洛姆大將控制的國內駐防軍參謀部把計劃密封后寄往各軍區。待收到「伐爾克里」暗號后,各軍區才能打開信封。當時無論是東線,還是西線都迫不及待地期待著「伐爾克里」暗號。軍隊里涌動著支持政變的暗流。軍方的高層人士意識到,希特勒正將德國引向罪惡的深淵:當時德國每月死亡人數超過10萬,這樣不消一年半的時間,國防軍預備役的兵員將全部損耗,那麼最晚不過1945年春天,德國將徹底失敗。因此,除掉希特勒是一項極其迫切的任務。
  「黑色樂隊」的組織者一開始計劃「名正言順」地把希特勒趕下台,但後來情況急轉直下,他們不得不改變計劃,慌忙採取行動。
  事情的起因是「黑色樂隊」的成員突然受到懷疑。這是一起偶然事件。1943年3月,捷克海關扣留了幾名偷運外幣的軍事諜報局人員,他們被控從事非法外匯活動。蓋世太保立即將被扣留
人員引渡。蓋世太保的頭子海因里希·繆勒正和軍事諜報局的首腦卡納里斯爭風吃醋,因此他下令嚴刑拷打這幾名軍事諜報局人員,因為受不了折磨,他們供出了刺殺希特勒的計劃。他們提到了卡納里斯的參謀長漢斯·奧斯特將軍和漢斯·馮·杜那尼處長。杜那尼隨即被捕。得到消息的奧斯特衝進杜那尼的辦公室企圖銷毀一些重要文件,但是晚了一步,所有罪證都已經落入到了繆勒手中。繆勒完全可以藉機將秘密小組一網打盡,但是他並沒有這樣做。而且,他竟然沒有逮捕奧斯特,不久杜那尼也被釋放了。
  這一事件的謎底至今仍未解開。繆勒對暗殺小組的成員如此寬大究竟是為什麼?要知道那已經是1943年春天,而離後來的1944年「七·二○」事件還有一年多的時間。現在有人懷疑繆勒是一名蘇聯間諜(繆勒本人是蘇聯內務部特務機關的仿效者和崇拜者,他在納粹政權覆滅之際潛逃,至今下落不明),不然無法解釋他的行動。
  這一事件雖然有驚無險,但仍把卡納里斯及其同謀者嚇得不輕。他們趕緊加快了行動步伐,趕忙制定了「閃電計劃」。「閃電計劃」就是由軍事諜報局的一批將校軍官策劃的一次刺殺希特勒的秘密行動。施行計劃的有國內駐防軍副總司令弗雷德里希·奧爾布里希特將軍、中央集團軍群參謀長海寧·馮·特萊斯科夫少將及其副官費邊·施拉勃倫道夫中尉。特萊斯科夫少將獻計製造一起飛機失事事件,以除掉希特勒。他成功地說服希特勒前往東線視察。希特勒的斯摩棱斯克之行安排在1943年3月。
  2月下旬,卡納里斯先行抵達斯摩棱斯克市,同時抵達的還有一批情報機構的軍官。他們將為元首的視察做準備工作。卡納里斯的下屬杜那尼、拉豪森將軍(他從前是奧地利陸軍的一個諜報軍官,在參與謀反活動的德國軍事諜報局人員中,他是在大戰結束時是惟一的倖存者)帶來了新式的英國炸藥。其外形很像泥灰,可以輕而易舉地粘在電線杆或輪船的錨鏈上,也可以通過鎖孔塞進門裡,還能放在鐵軌下面。這種酸性炸藥要藉助導線來引爆,而導線需要綁在指針上,爆炸的時間取決於導線的粗細。
  杜那尼與特萊斯科夫少將及其副官施拉勃倫道夫中尉在斯摩棱斯克秘密會晤,共商暗殺方案。他們設想了行刺希特勒的種種可能,最後一致決定採用最安全的方法,即在希特勒的專機內安放炸藥。卡納里斯看過計劃后,建議其餘人做一些準備工作以配合行動。
  1943年3月13日,希特勒如期來到中央集團軍群視察。在他乘飛機返回臘斯登堡之前,施拉勃倫道夫請希特勒的隨員總參謀部作戰處首席參謀海因茲·勃蘭特上校將一個裝有兩瓶「白蘭地」酒的包裹帶給他的老朋友、陸軍總司令部組織處處長赫爾穆特·斯蒂夫將軍(他後來被納粹處決)。勃蘭特上校事先已同意替他把禮物交上去。那包裹裡面有枚定時炸彈,時間定在飛機恰好在空中時爆炸。
  希特勒站在起飛跑道上與部將談話。施拉勃倫道夫與特萊斯科夫交換了一下眼神,拔掉炸藥包上的鑰匙,將這包看似尋常的東西交給了勃蘭特上校。勃蘭特上校隨後緊跟希特勒上了專機。
  炸藥將在30分鐘內起爆,也就是說爆炸將發生在飛往明斯克的途中。卡納里斯及其同謀者相信希特勒這次將在劫難逃。然而炸彈失靈了。希特勒的專機安全著陸,希特勒本人安然無恙。原來,由於高空溫度迅速下降,腐蝕酸滴到連接雷管的金屬線上,撞針還沒有來得及鬆開,腐蝕酸就被凍上了,最終導致引信失靈。
  特萊斯科夫與施拉勃倫道夫得到「希特勒已安全到達」的報告后倍感失望,他們原以為這次行動一定穩操勝券,現在卻不得不採取緊急措施以阻止那包藏有炸藥的「白蘭地」酒落入不知情的斯蒂夫將軍手中。
  特萊斯科夫立即給勃蘭特上校打電話,他很抱歉地向對方作解釋:「我請您帶的包裹搞錯了,請您先不要交給斯蒂夫將軍,明天我的副手將,取回包裹。」
  勇敢的施拉勃倫道夫緊急飛往臘斯登堡,取回了那包危險的禮物。
  魔鬼保佑了希特勒!
  雖然這次刺殺希特勒的行動沒有暴露同時也未獲得成功,但暗殺並沒有因此而罷手,下一次行動仍在策劃之中。
  儘管每一次行動都精心策劃、小心翼翼,可卡納里斯的行為還是引起了納粹秘密警察頭子希姆萊的注意。
  1943年7月,義大利發生了政變,墨索里尼倒了台。希特勒為了摸清義大利新政府的態度,派卡納里斯飛往威尼斯與義大利軍事情報頭子塞扎爾·阿米會談。儘管阿米直截了當地告訴卡納里斯,墨索里尼的繼承者皮特羅·巴多格利奧打算儘快單獨與盟國締結和約,而他沒有立刻採取行動的惟一顧慮是,一旦德國人得到他們馬上要簽訂停戰協議的風聲,德國人會佔領義大利,宣布和約無效。但當卡納里斯回到柏林時,他卻對希特勒說,巴多格利奧打算繼續站在德國一邊戰鬥下去,義大利是最忠誠的盟國。這是因為,在卡納里斯的心中,義大利迅速地無條件投降能使戰爭早日結束。
  然而,如果說希特勒此前還能容忍卡納里斯的情報工作一而再再而三的失敗的話,那麼當義大利新政府真的於當年9月3日與盟國簽訂停戰協定時,希特勒開始懷疑德國軍事諜報局不僅無用,而且還背叛了納粹德國。
  不久,希特勒從西塞羅文件得知,同盟國在1944年1月末安排了佔領羅馬的計劃。所有的跡象都表明,這是在義大利的英國的一個軍於1月17日開始的強大攻勢的目標。但是完全出乎預料——德國軍事諜報局連個預測警告都沒有,1月22日,美國的一個軍突然從海上在德國防線的後方羅馬附近的安齊奧登陸。
  由於被卡納里斯的保證引錯了路,不久前義大利德軍司令阿爾貝特·凱塞林空軍元帥根本就沒在安齊奧海岸修築工事,結果在安齊奧只留下兩個營的兵力對付沿20英里的海岸從300條船上下來的美國兵,結果可想而知。希特勒讓約德爾去調查為什麼情報機關沒能對安齊奧的勢態作出預警。凱塞林宣稱1月中旬他就得到了幾個線索,被卡納里斯海軍上將說成是錯誤的,不予以考慮。
  到了1944年2月初,由於德國軍事諜報局的一個重要特務在伊斯坦布爾投降英國,這就給為卡納里斯準備已久的棺材上了最後一個釘子。埃里希·凡爾麥倫是諜報局在中東主要大本營伊斯坦布爾的一位年輕的低級官員,他和他的女伯爵妻子逃跑了,他的妻子比他大8歲,是個虔誠的天主教徒。這一下子使得德國在土耳其的整個情報網遭到了破壞,還使西塞羅的行動突然中止了。軍事諜報局拚命地試圖把責任轉嫁給黨衛軍甚至里賓特洛甫的外交部,但是希特勒已經討厭卡納里斯上將了,而且希姆萊則趁機表明卡納里斯的個人生活與職業生涯的失敗「已經到了不可容忍的地步」。
  希特勒終於在1944年2月12日宣布建立一個「統一的德國秘密情報組織」。這不僅意味著德國陸軍部軍事諜報局要與希姆萊的帝國中央安全辦公室的情報和安全行動組織、外國情報處等
機構進行合併,更意味著卡納里斯的下台。1944年2月18日,希特勒下令解散軍事諜報局,並把德國軍隊的情報機構與中央保安局合併,組成一個新的機構,稱為軍隊局(Militarische Amt)。卡納里斯則被任命為最高統帥部特別參謀部商業和經濟作戰局局長。掛上這個空銜之後,這位海軍上將就徹底地退出了德國的歷史舞台。軍事諜報局壽終正寢表明政府官僚經常干擾情報工作,也表明黨衛隊和德國武裝力量之間有摩擦。特務機構之間的對立,嚴重地影響了這些機構的辦事效率。軍事諜報局的解散,使武裝部隊完全失去了自己的情報機構,並且增加了希姆萊對將軍們的權力。這也是對密謀分子的進一步打擊,現在密謀分子已經沒有任何可以利用的特務機構了。

6 威廉·弗蘭茨·卡納里斯 -去世

但卡納里斯的下台並不意味著他可以清閑地度過晚年。1944年春天,希姆萊曾警告已經下台的卡納里斯說,他知道得很清楚,有些將軍們和他們的文職朋友正在圖謀反叛。當年7月20日發生了得到相當一部分德國高級軍官支持的行刺希特勒的爆炸案。放炸彈者、國內駐防軍參謀長馮·施陶芬貝格上校借去「狼穴」(希特勒的大本營)向希特勒作報告之機將裝有一顆定時炸彈的公文包放在希特勒所在的桌子下邊,然後以接電話為名偷偷溜走,4名軍官被炸死,但希特勒只受輕傷,僥倖未死。施陶芬貝格順利逃離「狼穴」后直飛柏林。他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給前軍事諜報局局長卡納里斯打電話。
  近年來神經高度緊張的生活使57歲的卡納里斯顯得比實際年齡蒼老許多,身材矮小的海軍上將看上去神色緊張而熱情認真,稍稍口齒不清,表情憂鬱,走路時彎腰曲背,兩手緊緊地背在身後。他把女兒和妻子送到巴伐利亞去了,那兒沒有無休止的空襲,相對比較安全,現在在柏林陪伴他的只有廚師和印度男僕,與他往來的朋友極少。
  卡納里斯從電話里清清楚楚地聽到「『狼穴』的炸彈已爆炸」,他知道自己的電話被竊聽,於是故意大聲說道:「天哪!他死了!什麼人乾的?俄羅斯人?」
  真所謂智者千慮必有一失,老謀深算的他竟然如此疏忽大意,迫不及待地說希特勒死了。
  幾個小時以後,希特勒受了輕微震傷的消息傳來,卡納里斯立即致電大本營,祝賀元首幸免於難並要求嚴懲兇手。
  隨後進行了瘋狂的逮捕和審訊。許多高級軍官因此而被捕,卡納里斯平日的所作所為使他的嫌疑尤為明顯。因而在7月23日,帝國中央保安局外國情報處處長瓦爾特·舒倫堡來到了卡納里斯位於柏林郊區舍連別爾克的別墅。這位前德國軍事諜報局局長立即知道了舒倫堡的來意。他平靜地上樓換好衣物,隨著後者來到了安全警察學院,並很快同其他20名高級軍官一起被送到蓋世太保的地牢中去(同時入獄的還有其助手奧斯特將軍、前任總參謀長弗蘭茨·哈爾德大將和國內駐防軍司令弗洛姆大將)。蓋世太保無疑是手下無情的,但偵探與審訊者仍未能從這個情報老手中得到任何直接的證據可以證明其與7月20日的陰謀者有牽連。然而在那種瘋狂的氣氛中,僅僅卡納里斯平日與那些陰謀者的聯繫就足以定他死罪。但也有資料說在發生謀殺希特勒事件后,希姆萊從搜查到的大量文件和日記中發現了卡納里斯參與推翻希特勒密謀活動的證據,才把他逮捕的。由於凱特爾設法不讓他被送上人民法庭,所以他在相當長的時間內未接受審判,並且其早期的監禁也要比他的同夥舒服得多。希特勒後來發現了這件事,他對於這一延誤大發雷霆,命令把卡納里斯交給一個黨衛隊的即決法庭審判。
  1945年2月7日,卡納里斯被押解到離捷克邊境不遠的魏登附近的弗洛森堡集中營。在那裡,他的代號為「愷撒」。他的手腳都被戴上了刑具,腳鐐的一端還被鎖在牆上。只有當他在院內短暫放風或是接受刑訊時,手腳才能得到稍許舒展。卡納里斯曾以囚犯發明的一種類似於莫爾斯電碼的方式敲打牆壁。在他隔壁的囚犯聽到:「上一次審訊時我被打破了鼻子。」卡納里斯還對隔壁的囚犯「說」:「我的死期已到。我不是叛徒。我行使著作為一個德國人的職責。如果你活著出去,請向我的夫人傳遞我的問候。」
  1945年3月,正當納粹德國搖搖欲墜,法西斯分子作鳥獸散之際,希特勒和黨衛軍中央保安局局長恩斯特·卡爾登勃魯納聯合簽署命令,判處在押的原德軍統帥部軍事諜報局局長卡納里斯海軍上將絞刑,並立即執行。但這個程序也拖延了一個時期。
  1945年4月9日的黎明,卡納里斯和他的從前的助手奧斯特以及其他4個人,終於在德國南部巴伐利亞外怫洛森堡監獄受審,並被判處死刑。卡納里斯全身赤裸、光著腳,被人從牢房裡拖到了絞首架前。多年來對軍事諜報局一直恨之入骨、的黨衛軍分子可不會輕饒卡納里斯,他們把繩索套到了他的脖子上,梯子被踢開……在場的人說「他用了很長時間才斷氣。」對卡納里斯的行刑過程十分殘酷,他們把這位前任局長吊了兩次,在把還沒有斷氣的海軍上將放下來時還說:「我們要讓你嘗嘗死亡的滋味。」此舉或許是為了得到他最後的自白,或許僅僅是為了延長他的痛苦。據監刑的黨衛隊員說:「矮小的海軍上將被吊了好久好久才斷氣,他掙扎了兩次。」一位良知未泯的黨衛軍醫生說:「卡納里斯海軍上將死得很勇敢,死得很有氣概。」總之,不是依據法院的判決,而是遵照黨衛軍頭子希姆萊的命令,卡納里斯及其最親密的助手被處以絞刑。也有資料顯示,雖然黨衛軍分子痛恨卡納里斯,但絲毫沒有折磨他,他們始終認為他是刺殺小組中最關鍵的人物。隨後,他的屍體被焚化,骨灰被拋撒。此刻,巴頓率領的盟軍坦克縱隊離此地僅160公里,距歐洲戰爭結束僅僅只有29天。他的結局是如此地凄涼:沒有墓地,也沒有墓碑,可謂死無葬身之地。
  卡納里斯死後,他的遺孀埃里卡也被驅逐到西班牙,在獨裁者佛朗哥為她提供的一套公寓里,據說依靠美國戰略情報局(1947年改名為中央情報局)局長艾倫·杜勒斯提供的一筆養,老金,在對亡夫的沉痛哀悼中度過了其孤獨寂寞的餘生。

7 威廉·弗蘭茨·卡納里斯 -原因探究

作為一個曾為法西斯頭子希特勒立下過汗馬功勞的間諜首腦,卡納里斯在諜報工作中表現出來的卓越能力和非凡的天分,曾令盟軍反間諜機構吃盡苦頭。卡納里斯因而被譽為納粹的「諜報大王」,並備受希特勒的寵信。早在1935年元旦,48歲的卡納里斯便被希特勒予以重任並擔任德國軍事諜報局局長的要職。希特勒曾賦予他幾乎無限的權力,但最終仍對其狠下殺手,對其「罪狀」也從未公開,這就給世人留下了一個難解之謎。卡納里斯的真實身份和真正死因究竟是什麼?他為什麼失寵於希特勒而遭處決?對這些問題,二戰史學家們也眾說紛紜,莫衷一是,以致法國著名史學家馬塞爾·博多教授等人編寫的權威著《第二次世界大戰歷史百科全書》對以上問題也只能作出如下敘述:「1938年卡納里斯就對希特勒採取敵對態度,以後他在對第三帝國的敵人進行間諜活動的同時,廣為保護反政府的陰謀分子。他參加反對希特勒的抵抗運動的原因很難猜測;他那複雜計謀中的種種矛盾使人難以看出他的心理活動。」根據筆者掌握的史料,歷史學家對卡納里斯真實身份和死因的推測主要有以下兩種說法:
  第一種說法認為,卡納里斯實際上系英國間諜或稱「雙重間諜」。他的這個身份最終暴露后,才被勃然大怒的希特勒處決了。堅持這個說法的人並不少,如卡納里斯的主要敵手、黨衛軍中央保安局局長卡爾登勃魯納戰後在紐倫堡國際軍事法庭上接受審訊時聲稱:「我斷定,卡納里斯是最大的叛國犯。」黨衛軍另一個頭目斯科爾茲內也對審判官說:「卡納里斯自始至終都在直接地故意地向英國出賣國家的軍事機密。」納粹戰犯喬德爾則稱卡納里斯「為敵人服務多年了。」甚至英國著名諜報史專家理查德·迪肯也在其撰寫的《無聲的戰爭——西方海軍諜報史》一書中認為:「一直到1939年,英國海軍情報處和卡納里斯都保持著聯繫,他們之間的聯繫主要是通過西班牙的渠道,最主要的聯繫人是百萬富翁胡安·馬奇。」卡納里斯究竟是不是英國間諜?戰時英國特工首腦、原英國情報局局長孟席斯將軍斷然否定了這個說法。他在1964年一個陰暗的冬日,對英國記者勒金頓談到:「從人們對間諜這個詞的理解來判斷,卡納里斯從來都不是一個英國間諜。我與他有接觸這個事實容易導致曲解,但實際情況是,所有老練的情報機構都與他們的敵人保持接觸。卡納里斯從來沒有把他的國家的秘密出賣給我,或出賣給英國方面的任何其他人,雖然他手下有人這麼干。另一方面,他確曾幫過我的忙。舉例子說吧,我想把我一個同事的妻子弄出淪陷的歐洲,我通過一些渠道讓卡納里斯了解這一點,不久,她就出來了。」既不否定卡納里斯曾與英國情報部門有過接觸,但又斷然否定卡納里斯是英國間諜,孟席斯將軍的一番話,更使人如墜五里霧中,百思不得其解,這恐怕正是間諜首腦談話的高妙之處。
  第二種說法認為,卡納里斯系以暗殺希特勒,推翻其統治並謀求與西方媾和為目的的密謀集團「黑色樂隊」的重要成員。英國著名歷史學家安東尼·布朗在《兵不厭詐》一書中甚至認為卡納里斯是「黑色樂隊」的真正建立者和靈魂人物。而納粹戰犯列希在紐倫堡國際軍事法庭的被告席上也曾說,從1934年6月30日「長刀之夜」事件(指希特勒對衝鋒隊首領羅姆及其部下的大規模鎮壓行動)以後,卡納里斯已醒悟到希特勒政權的罪惡,於是就策劃「巧妙的陰謀,以影響其他軍事組織、高級指揮部等,最後使它們相信,希特勒政權確實危險,必須把它除掉。從此,卡納里斯的諜報局就成了武裝部隊(指德國國防軍——筆者注)內部一切反希特勒活動的中心。」
  聯繫到1947年溫斯頓·丘吉爾首相在英國國會對卡納里斯等人的反希特勒活動的高度評價:「它屬於全人類歷史上已有的最崇高、最偉大的(抵抗運動),」此說似乎也不無道理。但此說有一個最令人費解的問題,即1944年7月20日,施陶芬貝格上校等人領導的暗殺希特勒的未遂事件失敗之後,在希特勒於狂怒之下掀起的血腥報復狂潮中,「黑色樂隊」的成員幾乎被一網打盡。短時間內,包括原陸軍總參謀長路德維希·貝克大將在內的50多名參謀本部軍官被行刑隊槍決,另有數千人被絞死或槍決,其中包括密謀集團首領馮·維茨勒本陸軍元帥,甚至在緊要關頭反戈一擊、迅速處決施陶芬貝格上校等人以滅口的弗洛姆大將也未能逃脫被送上絞刑架的下場,被懷疑參與了密謀集團陰謀的埃爾溫·隆美爾陸軍元帥也被希特勒迫令自盡。西線德軍總司令、陸軍元帥馮·克魯格因其部下曾參與密謀集團的活動,被希特勒召回柏林,在途中因恐懼而自殺身亡。而卡納里斯雖於1944年7月23日被捕,但卻是在8個多月之後才遭處決的。若按常理推斷,如果有充分證據證明卡納里斯被牽涉進了密謀集團,與其他人一樣,他很快就會被處決,絕不會拖這樣久的時間。所以,另一位著名的英國歷史學家特萊弗·羅珀在《希特勒的末日》一書中認為:「對於海軍上將卡納里斯是否參與密謀(殺掉希特勒),還難下定論。」
  當然,對這個問題還有其他觀點,如曾任黨衛軍保安局第6處處長的舒倫堡在戰後撰寫的回憶錄中認為,卡納里斯參與密謀集團串通證據確鑿,如「1944年7月,在柏林郊外的一個地下室里,發現了兩個公事箱,裡面裝著他(指卡納里斯——筆者注)有罪的文件。它們提供了他和他的同黨罪行的最終證據。然而,在1944年,(黨衛軍首腦)希姆萊仍然能夠有力量保護卡納里斯,使他不至於被處死刑,結果,他被送進了巴伐利亞弗洛森堡的一所集中營。」此外,舒倫堡還認為,德軍最高統帥部參謀長凱特爾陸軍元帥也參與了對卡納里斯的保護,使他未被立即處決,而多活了8個多月。而希特勒對這一延誤曾大發雷霆。
  就這樣,這位德國的優秀人物的世界同他一起消失了,剩下的都是一些不能講話或不肯講話的人、謠言、半真半假的事實和一些國家文件。由於大批原始檔案的毀滅和當事人的死亡,傳奇諜王卡納里斯的真實身份和真實死因或許永遠都是一個解不開的歷史之謎了。丘吉爾首相在英國國會對卡納里斯等人的反希特勒活動的高度評價:「它屬於全人類歷史上已有的最崇高、最偉大的(抵抗運動),」此說似乎也不無道理。但此說有一個最令人費解的問題,即1944年7月20日,施陶芬貝格上校等人領導的暗殺希特勒的未遂事件失敗之後,在希特勒於狂怒之下掀起的血腥報復狂潮中,「黑色樂隊」的成員幾乎被一網打盡。短時間內,包括原陸軍總參謀長路德維希·貝克大將在內的50多名參謀本部軍官被行刑隊槍決,另有數千人被絞死或槍決,其中包括密謀集團首領馮·維茨勒本陸軍元帥,甚至在緊要關頭反戈一擊、迅速處決施陶芬貝格上校等人以滅口的弗洛姆大將也未能逃脫被送上絞刑架的下場,被懷疑參與了密謀集團陰謀的埃爾溫·隆美爾陸軍元帥也被希特勒迫令自盡。西線德軍總司令、陸軍元帥馮·克魯格因其部下曾參與密謀集團的活動,被希特勒召回柏林,在途中因恐懼而自殺身亡。而卡納里斯雖於1944年7月23日被捕,但卻是在8個多月之後才遭處決的。若按常理推斷,如果有充分證據證明卡納里斯被牽涉進了密謀集團,與其他人一樣,他很快就會被處決,絕不會拖這樣久的時間。所以,另一位著名的英國歷史學家特萊弗·羅珀在《希特勒的末日》一書中認為:「對於海軍上將卡納里斯是否參與密謀(殺掉希特勒),還難下定論。」
當然,對這個問題還有其他觀點,如曾任黨衛軍保安局第6處處長的舒倫堡在戰後撰寫的回憶錄中認為,卡納里斯參與密謀集團串通證據確鑿,如「1944年7月,在柏林郊外的一個地下室里,發現了兩個公事箱,裡面裝著他(指卡納里斯——筆者注)有罪的文件。它們提供了他和他的同黨罪行的最終證據。然而,在1944年,(黨衛軍首腦)希姆萊仍然能夠有力量保護卡納里斯,使他不至於被處死刑,結果,他被送進了巴伐利亞弗洛森堡的一所集中營。」此外,舒倫堡還認為,德軍最高統帥部參謀長凱特爾陸軍元帥也參與了對卡納里斯的保護,使他未被立即處決,而多活了8個多月。而希特勒對這一延誤曾大發雷霆。
就這樣,這位德國的優秀人物的世界同他一起消失了,剩下的都是一些不能講話或不肯講話的人、謠言、半真半假的事實和一些國家文件。由於大批原始檔案的毀滅和當事人的死亡,傳奇諜王卡納里斯的真實身份和真實死因或許永遠都是一個解不開的歷史之謎了。
上一篇[氯化鎂]    下一篇 [氰鈷胺]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