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威廉·梅克比斯·薩克雷

標籤: 暫無標籤

威廉·梅克比斯·薩克雷是一位英國小說家,最著名的作品是《名利場》與狄更斯齊名為維多利亞時代的代表小說家。此外還有《班迪尼斯》等等。

1 威廉·梅克比斯·薩克雷 -人物生平

  瑞奇蒙·薩克雷(Richmond Thackeray)的長子,1811年7月11日在印度的加爾各答出生。父親是不列顛東印度公司的員工。母親安妮·貝歇爾(Anne Becher)亨利·卡麥可·史密斯(Henry Carmichael Smyth)原本是一對戀人,可是因為周圍人們的反對使安妮被送往印度,在那裡與瑞奇蒙認識而結婚。不過在那之後卻偶然與卡麥可·史密斯再次相遇,在瑞奇蒙死後5年,薩克雷的母親安妮改嫁於卡麥可·史密斯。
  1816年,5歲的時候,與繼父一起離開印度回到英國。薩克雷被由外婆養育著他。母親回國后薩克雷進入了查特豪斯學校(Charterhouse School)就學。1829年,進入了劍橋大學的崔尼狄學院就學,一方面將自己的詩詞投稿,另一方面熱中於賭博的事情。在大學被中途退學后,向著毆洲大陸各地奔走,自由奔放的生活著,在這個時候與約翰·沃爾夫岡·馮·歌德相遇。這個時候薩克雷使用父親的遺產做投資,周刊雜誌的發行,還想以獨立的畫家為目標,可是都宣告失敗。加上用父親的錢投資的印度的銀行代理公司的破產,遺產也全數失去。
  1836年,與伊莎貝拉·蓋辛·夏瓦(Isabella Gethin Shawe)結婚,馬修·夏瓦(Matthew Shawe)的二女兒。薩克雷與伊莎貝拉有3個女兒,長女安妮·伊莎貝拉·薩克雷·瑞奇(Anne Isabella Thackeray Ritchie),二女兒珍(Jane),只出生8個月就夭折了,小女兒海麗葉·瑪麗安(Harriet Marian)。
  1843年發表了《愛爾蘭小品集》,1846年發表《庸人之書》,但是在1848年發表《名利場》時,他的作家才能才被肯定,與查爾斯·狄更斯並稱。1848年~1850年發表《班迪尼斯》,1852年發表歷史小說《亨利·艾斯蒙》,1853年~1855年發表《紐康家》。
  1863年12月24日,在寫《丹尼斯·狄萬》的時候死去,享年52歲。他被葬在倫敦的肯薩爾園公墓。1864年《丹尼斯·狄萬》被發表。

2 威廉·梅克比斯·薩克雷 -創作背景

  薩克雷是獨生子,1811年7月18日出生在印度加爾各答。他父親是英國人,任職於東印度公司,母親比父親要年輕許多。1817年父親去世后,他被送回英格蘭繼續上他憎惡的私立小學,隨後又轉入查特豪斯的一所公立學校,在那裡他經常受人欺侮和鞭打,境況更加悲慘。6年以後,也就是1829年薩克雷離開那所公立學校進入劍橋大學三一學院,在那裡只待了一年多一點。對於薩克雷來說在大學的日子比在查特豪斯的日子還要快樂一些,但在這兩個地方,他在社會活動上成績斐然而學術卻平平庸庸。劍橋期間,他為本科生期刊《勢利人》撰稿,曾發表過一篇針對丁尼生的獲獎詩歌《廷巴克圖》寫的滑稽戲;並且還同丁尼生、《魯拜集》的翻譯者愛德華·菲茨傑拉德、威廉·布魯克菲爾德等人建立了持久的友誼。他參加學生會的辯論活動,而且揮霍無度,沒有取得學位就離開了大學。
  父親為薩克雷留下了大量的財產,因此他有經濟能力四處旅遊以及活躍於他熱衷的社會活動。離開劍橋的那年,他到德國魏瑪學藝術,在那裡度過幾個月的時光,並通過別人介紹認識了歌德。回到倫敦以後,他又開始研究法律,斷斷續續一年以後,感覺對法律也不感興趣,便放棄了這一職業。1833年,他因購買和經營一份曇花一現的報紙《國家標準》而賠了一大筆錢。薩克雷盲目投資,生活上揮霍無度,到1834年時他便把父親留給他的遺產揮霍一空,於是他不得不開始為自己生計而奔波。他一直以來就在繪畫方面有些天賦,於是決定到巴黎學繪畫。可是,同以往一樣,也沒有獲得特別的成功,但他掌握了卡通繪畫的基本技巧並能夠在日後為自己的作品做插圖。1836年《匹克威克外傳》面世以後,他曾申請為狄更斯的作品配圖,但並沒獲得成功。 在一周8畿尼金幣收入的誘惑下,他進入《立憲》報社擔任駐巴黎的通訊員,這是一份激進的報紙,他繼父是該報社的社長。1836年8月,他同一名叫伊麗莎白·肖恩的愛爾蘭姑娘結婚。他們一共生了3個女兒,只有兩個活了下來。大女兒叫安妮,也就是里奇夫人,后也成為了一名小說家和散文家。第三個女兒出世以後,薩克雷夫人精神失常的癥狀與日俱增,到1842年,她神經完全失常,不得不被隔離起來;她比薩克雷多活了30年,但精神再也沒有恢復過正常。由於婚姻的悲劇,薩克雷不得不承擔起撫養女兒的責任。妻子活著,他沒有條件再娶,因此他的家庭生活無疑孤獨凄慘。
  薩克雷結婚後沒幾個月,《立憲》報破產,他不得不為其它期刊,包括《泰晤士報》寫稿,充當雇傭文人的角色。在新創辦的《弗雷澤雜誌》上他發表了第一部成名之作《嘗試記者》(1837—1838)。在該作品中,作者虛構了一個愛出風頭而又自以為是的男僕,後來的作品中也常常表現這一主題:裝模作樣令人覺得荒謬可笑。薩科雷的評論、短篇小說、長篇小說等在《弗雷澤雜誌》上相繼發表,其中1839—1840年創作的《凱瑟琳》最引人注目,諷刺了類似《紐格特的日曆》的犯罪類小說,如《奧利弗·斯威夫特》和哈里森·安斯沃斯的《傑克·謝潑德》。1841年的《霍家蒂鑽石》講述的主要內容是商場上的腐敗和投機;1844年的《巴里·林登》是一部關於一個18世紀的愛爾蘭傳奇人物自傳的作品,故事從主人公年輕無賴時起一直寫到獄中死亡。薩克雷從1842年開始陸續給新辦的雜誌《反擊》供稿,同時也給《勢利人》寫稿。1848年,他把在《勢利人》雜誌上發表的作品集結成冊,取名為《勢力集》。該書的出版為薩克雷贏得了社會諷刺作家的頭銜,從此聲名鵲起。
  薩克雷在《勢利人》工作時就開始了長篇小說《名利場》(1847—1848)的創造,這是他的第一部長篇小說代表作,作者採用每月連載的形式發表。故事的背景是拿破崙戰爭期間和戰後的英國,作品中對勢力和愚昧的宏觀見解卻具有很大的普遍性。全書以瑞比卡·夏普這一家庭女教師的冒險為中心展開,她大膽潑辣,是英國小說中描寫最為生動的文學形象之一。繼《名利場》之後,薩克雷於1848—1850年間連載了《潘丹尼斯的歷史》,該書講述的是一個可愛而又出手大方的年輕人的經歷,很明顯其中許多描述的是作者自己生活的寫照。
  薩克雷愛社交,非常嚮往上流社會人們的舒適生活。一方面他同這些人保持良好的關係,另一發麵這些人物往往又成為了他作品中的諷刺對象。由於妻子精神病無法治癒,薩克雷不能跟她溝通,只有同朋友交流才能遣解心中的鬱悶。在妻子精神失常后的紀念,是他劍橋的密友之一威廉·布魯克菲爾德給他安慰,讓他度過了極度悲傷的時光。但隨著時間推移,他真心地愛上了布魯克菲爾德的夫人。1851年秋天,布魯克菲爾德明智的告訴他的妻子要她少同薩克雷交往。這種友誼關係是他精神的支柱,由於關係的斷絕,他本人遭受了人生中最大的感情打擊。 為了忘記這段傷心史,為了讓女兒們在經濟上有更大的保障,薩克雷開始四處講學。儘管在公眾講學時也遭遇許多尷尬境況,但是他關於「18世紀英國幽默作家」的6個演講獲得了極大成功,受此鼓勵,他決定到美國去講學。因為他對幽默作家做過仔細研究,所以有較好的條件,到美國之前,他出版了歷史小說《亨利·艾斯芒德》。該作品是以他最喜愛的一段歷史時期,即安妮女王統治時期為背景創作完成的,其實,書中所講的艾斯芒德和凱斯特伍德的愛情故事有一部分是他自己對布魯克菲爾德夫人的情感寫照。這部作品也許是薩克雷作品中唯一沒有採用連載形式寫成的小說,因此這部作品在結局和組織結構安排上比其它任何一部都更加成功。與狄更斯不同,1852—1853年,除了收入2500英鎊,他還在美國度過了一段美好時光。
  薩科雷的得意之作,童話《玫瑰與戒指》於1855年正式出版,《紐卡姆一家》同時也開始連載。《紐卡姆一家》也是薩克雷自己年輕時的生活寫照。男主角克第夫是一個天資聰明的年輕人,一直夢想自己成為一名藝術家,由於自身的局限性在生活中遭受了挫折。男主角的第一次婚姻也是薩克雷早期不幸婚姻的追憶。然而,全書在人物刻畫方面最引人入勝,最突出的是克第夫難以捉摸卻又魅力四射的情人埃塞爾和可敬而又無辜的老上校紐卡姆。1855年,他再次去了美國,這次是為自己已經出版的作品《四個喬治》做學術演講。回國以後,他作為自由黨候選人參與了1857年7月在牛津舉行的議會大選,但未獲成功。10年以後他又參與《改革法案》的起草,主張擴大選舉權。
  他最後一部偉大作品是《弗吉尼亞人》(1857—1859),繼續講述了英國人亨利·艾斯芒德的兩個雙胞胎孫子的命運,小說通過兩條主線分別展開,一個是以當時生活節奏加快且追求時尚的英國為背景,另外一個則是以正在進行國內統一戰爭的美國為背景。這時,他已經開始與狄更斯齊名。他們的關係雖談不上親密無間但一直以來都很友好。但他們曾有過一次爭吵,而這僅有的一次爭吵直至薩克雷臨死之前才得以平息。他同狄更斯一樣對人民遭受的苦難給予了深刻的同情,他作品中感情脆弱的「好女人」有時會對社會冷嘲熱諷甚至產生憤世嫉俗的情緒,這在當時有點不易為人們接受,但卻很容易為現代人多喜愛。薩克雷尤其擅長創作滑稽作品,在《笨拙先生的獲獎小說家》這部嘲諷與他同時代作家的系列作品中,他這方面的才能得到了最好的闡釋,這部滑稽戲1856年又在《名家小說》中再版。他不認為自己是一個詩人,但他幾首歡快的律詩,如《法國燉魚民謠》則被認為是他此類作品中的經典。
  受豐厚薪水誘惑,1860年他開始擔任《康希爾雜誌》第一任主編,儘管他並不太適合那項工作,但做起來還是得心應手。他的編輯風格和標準與他生活的時代精神相一致;他曾經拒絕刊登布朗寧女士為雜誌寫過的一首詩,就是因為她詩中「有一段一個男人對一個女人不合法的情感敘述」。他本人的聲望加上《康希爾雜誌》所付的極高酬稿,不少名家紛紛向該雜誌投稿,著名的有馬修·阿諾德、丁尼生、特羅洛普、羅金斯及薩克雷的女兒安妮等。他的最後三部小說也是在《康希爾雜誌》上刊登的,即1860年的《鰥夫洛弗爾》,1861—1862年的《菲利普歷險記》,1864年的《丹尼斯·杜瓦爾》。《鰥夫洛弗爾》是由早期一部並不成功的兩幕劇改編而成的簡短小說;《菲利普歷險記》一共有10集,其中最後一集是作者根據自己早期生活改寫而成的;《丹尼斯·杜瓦爾》沒有全部完成,該作品講述的是他特別喜愛的18世紀的一個歷史浪漫作品。在《康希爾雜誌》上刊登的還有他晚年最好的作品,趣味閑談系列以及大家較為熟悉的隨筆集《拐彎抹角的隨筆》。同其他的精彩作品一樣,這些都是作者的回憶與自傳。
  生命的最後十多年裡,薩克雷的身體一直不是很健康,1863年12月他在倫敦的肯辛頓驟然辭世。

3 威廉·梅克比斯·薩克雷 -主要作品

  1837年:《馬夫精粹語錄》(Yellowplush Papers) 1839年:《凱薩琳》(Catherine) 1840年:《水手日記》(Cox's Diary) 1840年:《悲慘華麗的故事》(A shabby genteel Story) 1840年:《巴黎小品集》(Paris Sketch Book) 1841年:《霍格蒂家的大鑽石》(The Great Hoggarty Diamond) 1843年:《費茲·布多·佩帕斯》(Fitz-boodle Papers) 1843年:《愛爾蘭小品集》(The Irish Sketch Book) 1844年:《亂世兒女》,原名【貝瑞·林登】(Barry Lyndon) 1846年:《庸人之書》(The Book of Snobs) 1846年:《帕金斯夫人的舞會》(Mrs. Perkins's Ball) 1847年:《我的家園》(Our Town) 1848年:《名利場》(Vanity Fair) 1848年:《柏奇醫生與他的年輕朋友》(Dr. Birch and His Young Friends) 1848-1850年:《班迪尼斯》(Pendennis) 1850年:《麗貝卡與羅薇娜》(Rebecca and Rowena) 1850年:《萊因河的齊克貝里家》(The Kickleburys on the Rhine) 1852年:《亨利·艾斯蒙》(The History of Henry Esmond) 1852年:《男人的妻子們》(Men's Wives) 1853年-1855年:《紐康家》(The Newcomes) 1855年:《玫瑰與戒指》(The Rose and the Ring) 1857年-1859年:《維吉尼亞的人們》(The Virginians) 1862年:《菲利浦的冒險》(The Adventures of Philip) 1864年:《丹尼斯·狄萬》(Denis Duval

4 威廉·梅克比斯·薩克雷 -作品背景

  薩克雷是處於發展階段的英國工業資本主義社會的嚴峻法官。其作品對英國社會的種種勢利風尚、投機冒險和金錢關係進行了極深刻的揭露。他著有多部小說、詩歌、散文、小品,以特寫集《勢利人臉譜》(1847)和代表作和成名作長篇小說《名利場》(1848)最為有名。小說主要描寫窮畫家女兒蓓基·夏潑,在受盡歧視后,靠色情和機智,不擇手段向上爬的故事。通過夏潑的沉浮遭遇,深刻地揭露了社會的腐朽墮落,生動地塑造了以斯丹恩勛爵為首的一系列厚顏無恥、荒淫奸詐的貴族資產階級形象。為此,馬克思曾讚譽他跟狄更斯等是英國的「一批傑出的小說家」。它以辛辣諷刺的手法,真實描繪了 1810 ~1820 年攝政王時期英國上流社會沒落貴族和資產階級暴發戶等各色人物的醜惡嘴臉和弱肉強食 、 爾虞我詐的人際關係 。 這部小說篇幅宏大,場面壯觀,情節複雜,心理刻畫深入,其尖銳潑辣的諷刺風格更為精彩。薩克雷因《名利場》叱吒文壇,與狄更斯齊名。
  薩克雷還創作有長篇小說《彭登尼斯》、《亨利·埃斯蒙德》、《紐克姆一家》、《弗吉尼亞人》,中篇小說《巴利·林頓的遭遇》 ,短篇小說集《 勢利眼集》等。其中以《亨利·埃斯蒙德》和《紐克姆一家》最為出色。薩克雷以英國有教養的紳士所特有的機智幽默甚至玩世不恭的態度無情地展示生活的真實,是對英國18世紀由斯威夫特、菲爾丁、斯特恩等人開創的諷刺小說傳統的繼承和發揚。他成為英國19世紀小說發展高峰時期的重要作家。
上一篇[周口市商業銀行]    下一篇 [城市化村]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