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威廉·迪安·豪威爾斯

標籤:美國作家 美國文學史

1生平

威廉·迪安·豪威爾斯(William Dean Howells,1837–1920年),美國作家、評論家和編輯。他的小說和評論直接影響了後來的很多現實主義作家。
威廉·豪威爾斯

  威廉·豪威爾斯

豪威爾斯於1837年3月1日出生在俄亥俄州的馬丁斯維爾(現在為馬丁渡口)。父親是威廉姆·庫伯豪威爾斯,母親是瑪麗·迪恩豪威爾斯。他是家中八個孩子中的老二。他的父親是一位報社編輯和印刷工,他們經常在俄亥俄搬家。1840年的時候,他們家搬到了漢密爾頓。在那裡,其父監管著一家輝格黨報紙,信奉瑞典堡主義。他們在那裡待了最長的九年。儘管過得很清苦,但豪威爾斯父母都對他的文學愛好給予了很多鼓勵。他很小就開始幫助父親排版印刷,也就是印刷工學徒。在1852年,他的父親沒告訴他,安排在《俄亥俄州日報》發表了他的一首詩。1856年,他被選為眾議院的職員。
他沒接受過多少正規教育,但他閱讀廣泛,他曾酷愛許多文學大家的作品並深受其影響,像奧利弗·哥德史密斯、華盛頓·歐文、塞萬提斯、海涅、丁尼生,後期主要受簡·奧斯汀、喬治·艾略特、屠格涅夫、哈代等人影響。1858年,開始在《俄亥俄州日報》工作,給報紙撰寫詩歌、短篇故事,還翻譯一些法語、西班牙語、德語作品。他曾熱渴的學習德語和其它幾種語言,還對海涅的作品產生了極大興趣。1860年,他到波士頓遊歷,見到了詹姆斯·托馬斯·菲爾德、詹姆斯·拉塞爾、老奧利弗·溫德爾·福爾摩斯、納撒尼爾·霍桑、亨利·大衛·梭羅以及拉爾夫·沃爾多·愛默生,他們都成了要好的朋友。在1860年的時候,他已經在《大西洋月刊》上發表了三首詩,他和J·J·皮埃特合著了《兩位朋友的詩》(Poems of Two Friends)(1860年)。因幫助林肯競選總統寫過一篇成功的傳記,1861年被任命為美國駐威尼斯領事,任期4年。他在那裡學會了領會和品味歐洲,並將之與美國對比。
1865年,豪威爾斯回到美國,定居在馬薩諸塞州劍橋,他為多家雜誌都寫過文章,其中有當時美國最有影響力的報紙——《大西洋月刊》和《哈潑氏》雜誌。在1866年,詹姆斯·菲爾德讓他在
豪威爾斯在馬薩諸塞州劍橋的家

  豪威爾斯在馬薩諸塞州劍橋的家

《大西洋月刊》擔任首位助理編輯,後來還在與報紙協商后得到了不錯的薪酬。儘管受到了詹姆斯的壓制,還是在1871年成功當上報社總編輯,一直干到1881年。1869年結識馬克·吐溫,便與他結為一生摯友。他與羅威爾、朗費羅、小福爾摩斯成為密友,還於赫赫有名的一個新英格蘭家族的小姐埃莉諾·米徳結了婚。1886年豪威爾斯加盟《哈潑氏》(Harper's Magazine)。期間他離開《哈潑氏》(Harper's),在《大都會雜誌》(Cosmopolitan Magazine)工作了一年(1891–92年)。然後又回到《哈潑氏》(Harper's)。1902年,豪威爾斯出版了兒童小說The Flight of Pony Baker,這本小說的靈感來源於他自己的童年。同年,豪威爾斯買下位於緬因州基特裏海角的能俯瞰比斯卡塔克河的避暑別墅。他每年都會去那避暑,他逝世后的20年後他的兒子將其捐給哈佛大學作為留念。1904年,他入選首批七位美國文學藝術會的代表。1909年擔任美國文學藝術學會第一任主席。豪威爾斯於1920年5月11日午夜在夢中與世長辭,后被葬於馬薩諸塞州劍橋。八年後其女將其信件當作他文學生命的傳記進行發表。 從1900年直到去世,他一直撰寫「安樂椅」專欄。他成為最受人尊敬的美國作家,被稱為「美國文壇泰斗」。
威廉·迪恩·豪威爾斯的墓碑

  威廉·迪恩·豪威爾斯的墓碑

作為一代聲名卓著的文學批評家,豪威爾斯成功塑造了當時美國的文學大眾品味,並成為美國現實主義文學的領軍人物。據評估,他曾寫過很多的現實題材小說、八部文學批評和大約1700篇書評,藉此以宣揚現實主義的信條。作為編輯兼文學批評家,豪威爾斯富有建設性與同情心。他曾幫助過許多青年作家和激進作,讓他們得到公眾的關注。這當中就有哈姆林·賈蘭德、斯蒂芬·克萊恩、弗蘭克·諾里斯、亨利·詹姆斯、馬克·吐溫,他們都曾得益於豪威爾斯的友好建議和幫助。因此,幾十年裡,豪威爾斯的作品都是當時美國文學的象徵。自然,他也成為了美國藝術文學會的第一任主席。耶魯大學、普林斯頓大學、哥倫比亞大學、牛津大學都授予過他榮譽學位。然而在20世紀初名聲大降,這位作家僅在近些年來才得到了人們的重視。豪威爾斯在文學領域理應得到更好的對待,他的作品也被一版再版,現在他是美國文學史上一位主要的人物。
(翻譯)

2著作

豪威爾斯在擔任《大西洋月刊》和《哈珀》雜誌的編輯時,曾竭力反對當時盛行的浪漫主義小說。他認為小說的首要目的是教誨,而不是娛樂;文學作品應該採用現實主義的創作方法。 在《批評與小說》(Criticism and Fiction)(1891年)中,豪威爾斯把現實主義定義為「誠實地處理素材,半點不多,半點不少」。
他寫了近40部長篇小說。80年代創作的《一個現代的例證》(1882)寫一對年輕夫婦草率結婚,結果釀成悲劇。《塞拉斯·拉帕姆的發跡》(1885)是他的代表作,寫一個剝削礦工發財致富的暴發戶,在破產後依然堅守自己人格的故事。批評家認為其中充滿了「敏銳的觀察」和「善意的批評」。80年代後期,資本主義社會動蕩不安,豪威爾斯認為「競爭的資本主義」已不能令人滿意,「應代之以社會主義」。在這種思想指導下,他寫了長篇小說《新財富的危害》(1890),描寫一家雜誌的「社會主義者」與華爾街老闆在對待工運問題上的「觀點上的分歧」。《來自奧爾特魯里亞的旅客》(1894)豪威爾斯批判了美國社會裡的價值觀和經濟現狀,倡導空想的社會主義,《穿過針眼》(1907)則鼓吹通過「公民投票」而產生的基督教社會主義。
他眾多的小說還包括:《他們的蜜月之旅》(Their Wedding Journey)(1872年)、《阿魯斯圖克的夫人》(The Lady of the Aroostook)(1879年)、《慈悲的品德》(The Quality of Mercy)(1892年)、《The Leatherwood God》(1916年);他的散文包括:《威尼斯歲月》(Venetian Life)(1866年)、《我的文學激情》(My Literary Passions)(1895年)、《文學與生活》 (Literature and Life)(1902年);他還寫過短篇小說和滑稽喜劇;《我在小木屋裡的歲月》(My Years in a Log Cabin)(1893年)和《我的青春》(Years of My Youth)(1916年)是自傳體。

3文學批評觀

豪威爾斯指出:「現實主義忠實於生活,反映動機的可能性」,尋求表現一般性和習慣性,而不是特殊性或獨特的高尚或卑微現象,這與美國現實主義運動之前的浪漫主義和超驗主義所要表現的截然不同。
其次,他所想要表現的主體是自然而不是矯揉造作的人。他認為現實主義絕非簡單的攝影式再現生活,它包含著對「動機」和心理矛盾的描繪和分析。
現實主義是要表現普通人的一般情感,目的在於訴說美國的精神。
此外,關於文學批評,豪威爾斯主要文學批評家不應隨意地主觀地去評價作品,而應該中立地去做準確精鍊的描述,闡釋和分類。

4評價

豪威爾斯在提倡現實主義文學方面有過貢獻,後期的作品也接觸到一些社會問題,但在「美國例外論」的思想影響下,他的主要傾向是維護資產階級秩序。在藝術描寫方面,他採用誤會套誤會的手法,人為地製造矛盾衝突。他的作品描寫細膩,對話機智,文字流暢。
站在歷史的角度,豪威爾斯缺乏能讓他變得偉大和不朽的品質。他的作品缺乏深度,他致力於創作許多不朽的現實主義角色和故事,但是難以成功。他的作品很少能夠達到他所追求實現的心理深度。如果有不幸跟罪惡,那麼就只能表現得很不明顯,如果想寫出激情,卻只能被自身能力給限制住。在語言的精鍊特質上,他不如亨利·詹姆斯,在粗狂和成熟的幽默上,他又不敵馬克·吐溫。此外,到了20世紀現實主義中豪威爾斯的「微笑」現實主義分支也徹底被盛行的自然主義所取代,他的文學風尚也已經徹底過時了。但時間和歷史是公正的,豪威爾斯在美國文學史上的地位還是沒有被遺忘的。他至少是美國文學上一位舉足輕重的文豪。
上一篇[彭志軍]    下一篇 [金錢的魔力]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