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威廉·里特爾·馮·勒布

標籤: 暫無標籤

威廉·約瑟夫·弗朗茨·馮·勒布(Ritter Wilhelm von Leeb,1876.9.5~1956.4.29),德國陸軍元帥(1940.7.19),著名軍事家、統帥。

1 威廉·里特爾·馮·勒布 -個人經歷

  1898年,中國爆發了義和團運動抗擊外來侵

威廉·里特爾·馮·勒布勒布元帥1
略者。德國有一位小少尉報名參加了東亞派遣軍,同歐洲其他列強所派軍隊在瓦德西元帥率領下前往中國,參加了八國聯軍鎮壓義和團的侵華戰爭。這位小少尉當時任東亞派遣軍野戰炮兵團山炮一連的排長,於1900年12月14日在膠州灣的中國海岸登陸作戰,同大清朝的腐敗軍隊交過手,耀武揚威在別人的國土上直到1901年。該侵略軍小少尉就是勒布。

  勒佈於1876年9月5日出生於萊希河畔的蘭茨01格。1895年從帕紹的一所舊式中學畢業后即加入了駐奧格斯堡的巴伐利亞野戰炮兵第四團。1897年晉陞少尉,次年考入炮兵與工程學校受訓1年。從中國回國后,1903年考入駐慕尼黑的巴伐利亞軍事學院受訓,兩年後晉陞中尉。1907年至1909年在巴伐利亞的參謀本部服務。1909年10月被調往柏林的總參謀部服務。晉陞上尉后,調炮兵射擊學院工作。1912年3月調任駐埃爾蘭根的巴伐利亞野戰炮兵第十團連長。1914年元月,他被調回巴伐利亞的參謀本部,不久派任第一巴伐利亞軍司令部第二參謀官並隨部隊開赴前線,參加第一次世界大戰。從1915年3月起,改任新成立的巴伐利亞步兵第十一師首席參謀宮並於5月參加了戈爾利采附近的大突破戰。1年後晉陞少校並因參謀業務成績卓著而獲馬克斯一約瑟大騎士勳章。平民出身的勒布被晉封為騎士,被稱為「威廉騎士勒布」。

  1916年夏,步兵第十一師在東戰場參加了科維爾附近的布魯希洛夫攻勢作戰。幾個月後,該師參加了對楚爾杜克山隘的突破作戰以及阿爾特和阿格蘇爾會戰,后又轉戰西戰場。1917年5月,勒布被派往巴伐利亞皇太子魯普雷希特的集團軍總司令部任職,直到一次大戰結束。

  戰後,1918年12月勒布重回巴伐利亞參謀
威廉·里特爾·馮·勒布勒布元帥2
本部,半年後參加了平定共產黨「叛亂」的行動。1919年5月,任巴伐利亞軍政部陸軍司司長,同年10月調往柏林,任國防部司長。1921年夏季調任駐什切青第二軍區參謀長。次年2月晉陞中校。1923年調任駐慕尼黑的第七軍區參謀長,接著任巴伐利亞第七炮兵團山炮二營營長。1925年2月晉陞上校,1年後任巴伐利亞炮兵第七團團長。此後,他的軍銜直線上升:1928年任第五軍區炮兵指揮官,1929年晉陞少將,1930年晉陞中將,出任巴伐利亞第七師師長,兼任第七軍區司令和巴伐利亞邦軍事指揮官。

  從第一次世界大戰起,勒布就愛好登山運動。1931年春,他參加特爾少校主持的陸軍登山訓練班,成績優良。在第二階段訓練結束時,他就被當時的陸軍總司令破格任命為陸軍登山的嚮導。在他任師長期間,特別注重部隊的登山訓練,為後來的德國陸軍山地訓練打下了基礎。

  希特勒上台後,他於1933年10月被任命為駐卡塞爾的第二集群(集團軍級)總司令,積极參与了擴軍備戰,並已經作好了戰時擔任西線作戰指揮的準備。1934年1月,他晉為炮兵將軍。

  勒布逐漸成為德國戰史上著名的防守戰略家。1934年,他草擬了構筑西線要塞的基本方案,次年完成草案。1938年正式頒布汐陸軍教範。《陣地戰與對永備築城陣地的作戰》、《防衛》都包含了他的防禦思想。他認為,野戰統帥的神聖使命就是防範敵人的攻擊,以確保國家的安全;德國的重整軍備應為防守態勢服務。但這些原則被希特勒的作戰指導思想所否認,後者要的是進攻原則。希特勒的所作所為引起了勒布的注意和疑慮,他已逐漸感到這個人是一個天生的惡魔,他不像其他將領那樣易受希特勒的迷惑。加之他不習慣隱瞞自己的觀點,這就使希特勒產生了伺機除掉勒布的想法。當布隆貝格元帥和弗里奇上將被免職的時候,這個機會終於來到了。

  1938年2月4日晚,勒布突然接到希特勒的傳令官送來的命令,要他立刻申請辭職,並於次日前往總理府報到。政府機關報《民眾觀察》上立即發表消息說,有12位將領(勒布就是其中之一)申請辭職,以便讓位給較為年輕的指揮官。

  1938年3月1日,勒布被榮譽地晉陞為上將,同時被宣布退役。該年7月,因他在陸軍中特別是炮兵中的聲望,重新服役,被希特勒任命為第十二集團軍司令,並按照希特勒的命令指揮部隊參加了侵佔捷克的蘇台德區的行動。

  第二次世界大戰開始時,勒布任西線的C集團軍群總司令,共轄8個基幹師和二十五個後備師,後者還須動員,裝備和訓練都不很強,沒有坦克兵團,其部隊配置於從瑞士邊境到北海一線。德軍在西線同法軍進行了陣地戰,勒布指揮第七集團軍沿巴塞爾到卡爾斯魯厄一段萊茵河部署;第一集團軍在萊茵河至盧森堡邊界之間佔領西方壁壘;一個不大的「A」戰役集群在韋瑟爾以南展開。雙方在西方壁壘前進行了一些局部戰鬥,各傷亡五六百人,損失了一些飛機,德軍後期稍佔優勢,俘虜法軍600多人。

  擴張政策的初步成功使希特勒急於發動對西方的攻勢。在1939年10月6日的國會上作了「和平演講」之後,希特勒立即命令加緊作攻擊準備,並決定11月25日為發動攻擊的日期,這使勒布上將非常不安。當時,他在日記里發泄對希特勒的不滿:「他要破壞荷蘭、比利時和盧森堡的中立,去實施瘋狂的攻擊。希特勒在國會的演講是對德意志民族的一種欺騙!」

  勒布同西線的其他兩位總司令官龍德施泰特和博克商量之後,寫了一封給陸軍總司令布勞希齊的信。信中說:「……整個德意志民族的命運,完全繫於你的身上。反對領袖企圖的軍事理由已很明顯。刀劍已不像領袖所想象的那樣鋒利了。整個德意志民族無不深切地渴望和平,因為他們本能地感覺到,消滅英法是不可能的,一切陰謀的計劃必須立即放棄……」實際情況也確實如他信中所言一樣。當時,陸軍無論從員額還是訓練程度上都不能滿足戰爭所必需的要求。勒布認為這是他一生中遇到的一幕大悲劇。由於處在這樣的位置上,他就得下違心的命令,而出於他口的命令會造成許許多多無辜生命的犧牲,他感到良心的責備。可他矛盾的心理又不願放棄權力,這是他奮鬥一生榮譽的一種標誌。

  龍德施泰特和博克雖然同意勒布的意見,但他們太受服從天職的束縛,不願採取其他措施。特別是博克,根本就不想反對領袖本人。勒布不願眼看著希特勒去鋌而走險,他敢於在任何場合詛咒希特勒的政策。當他得知自己的兒子於1939年9月9日在波蘭前線陣亡時,竟敢於破口大罵希特勒是「騙人的笨蛋和罪犯」、「是戰爭瘋子」。這些話傳到納粹黨的最高法官布赫耳中,從那時起,秘密警察就開始監視他的行動,甚至檢查他的私人信件。

  希特勒視許多軍隊將領的反對而不顧,絕不放棄自己的戰爭計劃,儘管攻擊西方的日期拖延了達20次之多,攻擊還是在1940年5月10日發動了。勒布的c集團軍群奉命在馬奇諾防線當面以積極的佯攻行動牽制儘可能多的同盟軍兵力於該地段。他指揮所轄維茨萊本上將的第一集團軍一路猛攻,6月中旬已在聖阿沃爾德和薩爾布呂肯之間楔入馬奇諾防線,多爾曼炮兵上將的第七集團軍在上游強渡萊茵河推進向科爾馬。法軍開始從尚未發揮大作用的馬奇諾防線撤退,但已晚了。德軍第一集團軍在薩爾河以東突破了法軍守備部隊英勇抵抗的築壘線,第七集團軍在孚日山脈附近實施的猛攻,牽制了法軍各退卻集團軍的北翼和東翼。在坦克兵團的配合下,德軍在阿爾薩斯一洛林圍殲了法軍的第二集團軍及其他集團軍殘部,俘虜法軍70萬人。已得知法國政府求和消息的失去抵抗願望的法軍防禦體系崩潰了,馬奇諾防線的要塞部隊於6月22日放下了武器(參見法蘭西戰役)。

  1940年6月24日,戰功卓著的勒布因突破被吹噓為固若金湯的馬奇諾防線而獲騎士鐵十字勳章,並於7月晉陞元帥。12月,勒布被調任陸軍總預備隊的集團軍群總司令。

  西方戰役的勝利堅定了希特勒剷除其頭號敵人蘇聯的信心。進攻蘇聯的3個集團軍群成立了由博克元帥指揮的中央集團軍群,由龍德施泰特元帥指揮的南方集團軍群和由勒布元帥指揮的北方集團軍群。

  北方集團軍群轄兩個集團軍和一個坦克集群,共20個步兵師、3個摩托化師和3個坦克師,是3個集團軍群中兵力最少的。它的任務是從后東普魯士前進消滅波羅的海沿岸的蘇軍,奪取波羅的海港口,爾後再奪取列寧格勒和喀琅施塔得,使波羅的海艦隊喪失基地。還應對起先向斯摩棱斯克進攻的中央集團軍群各快速兵團及時實施支援。規定要求北方集團軍群應力圖以強大右翼的快速兵團首先向前推進,以便儘快進至奧波奇卡地域,阻止蘇軍由波羅的海沿岸退卻,為爾後迅速向列寧格勒進攻創造條件。

  可勒布元帥面對的是極為不利的地形,邊界的輪廓迫使整個集團軍群的兵力密集地集中在東普魯士邊界附近和涅曼河下游兩岸,完全不可能直接從展開地域實施對蘇軍的有計劃包圍。

  他的前面,是蘇聯著名的伏羅希洛夫元帥和其率領的部隊。蘇軍顯然已獲悉德軍兵團大量集中在東普魯士,從一開始就成縱深梯次配置,7個步兵師部署在東普魯士邊界,24個步兵師、兩個騎兵師、兩個坦克師和6個摩托機械化旅,分成數個軍事集群配置在維爾紐斯、考納斯、希奧利艾等市周圍及後方的奧波奇卡、普斯科夫地域附近。

  在此情況下,勒布元帥只有創造非常有利的條件才能從南面包圍蘇軍,並在蘇軍退卻之前予以消滅。經過周密策劃,他命令布施上將的第十六集團軍沿埃本羅德一考納斯道路兩側向陶格夫匹爾斯及其以北展開進攻;屈希勒上將的第十八集團軍沿蒂爾西特一里加道路向里加實施主要突擊;赫普納上將的坦克第四集群在涅曼河下游以北向芬斯克和西德維納河挺進,奪佔一切渡河點,進擊阿波卡。

  6月22日,各集團軍向蘇聯發起進攻,迅速突破了幾乎每一次只有少量蘇軍兵力防守的邊防陣地。德軍坦克第四集群在寬大正面渡過杜比薩河后,迅速向西德維納河挺進,為了切斷在西德維納河前面的一切蘇軍退路,並趕上北面集團軍的作戰,第四坦克集群的前進就像是一場賽跑。勒布元帥命令赫普上將要完整無恙的奪佔西德維納河上的橋樑,這對於戰役的勝利具有決定的重要性。各坦克師接到命令后,爭先恐後向該河猛進。以便前出至該河的陶格夫匹爾斯、葉卡布皮斯地段。坦克集群左翼的一個軍在進攻中一度被蘇軍坦克的猛烈反衝擊所阻,雙方展開了坦克戰。6月24日至26日該軍在考納斯以北的凱代尼艾不得不進行一系列鏖戰才擊退了蘇軍。與此同時,另一個深遠推進的軍於6月26日以1個坦克師和1個摩托化師在陶格夫匹爾斯地域進抵西德維納河,在其右岸奪佔了1個登陸場。該軍僅用了4天零5個小時。攻擊沖入蘇軍防禦地區達200里,並完整無恙的攻佔了渡口,奪取了大橋,戰鬥力之強前所未有。

  蘇軍為了阻止德軍前進,傾全力反擊以圖控制渡口,空軍一個中隊又一個中隊不顧德軍飛機的襲擊和地面高射炮的攔截,勇猛地低空掃射德軍,轟炸橋樑。雖給德軍重大殺傷,自己也付出了很大代價。

  當德軍整個坦克集群都已靠攏,並在利瓦內地域和葉卡皮布斯地域也建立了登陸場后,便不顧河岸邊蘇軍如何抗擊,於7月2日開始在寬正面上發起進攻。

  這時,德軍兩個野戰集團軍經過激烈戰鬥,也在迅猛前出的快速兵團后迅速跟進。6月29日,第十八集團軍奪佔了里加。兩個野戰集團軍進抵西德維納河並粉碎了蘇軍的最後抵抗后,開始隨坦克第四集群開進。該集群通過了蘇軍放棄的、緊靠波羅的海沿岸各國的原邊防地區后,於7月9日進抵普斯科夫北郊,7月10日進抵奧波奇卡以南。

  但是,至今卻未能按預定計劃消滅蘇軍重兵。當德軍集團軍群主力在實施上述戰鬥行動時,第十八集團軍翼側兵團已著手肅清波羅的海沿岸南部地區之蘇軍,並於6月28日未遭蘇軍特別的抵抗即奪佔了利耶帕亞,7月1日奪佔了文茨皮爾斷。還以一個軍在西德維納河對岸發動進攻,以圖奪占愛沙尼亞。到7月10日前,該軍進至塔爾圖、派爾努一線。勒布的北方集團軍群雖推進到了預定地域,甚至遠遠超過了西德維納河,但戰場上取得的戰果卻不那麼輝煌,只不過是趕跑了當面的蘇軍。這是因蘇軍的配置起了很大作用,加之伏羅希洛夫元帥指揮收縮很快,使勒布枉費了一片心機。

  這之後,蘇軍以鋼鐵般的意志、不顧犧牲的精神,無比頑強地阻止了德軍的迅速閃擊,還一次次發起反衝擊,參戰的坦克數量也多得驚人。德軍北方集團軍群的黨衛軍「死人頭師」死傷慘重,其師長也在激戰中陣亡。

  在蘇軍激烈的抵抗下,德軍北方集團軍群在楚德湖以南越過俄國舊邊界后,進攻速度越來越遲緩。誠然,由於芬蘭人在卡累利阿地峽向列寧格勒進攻牽制了蘇軍大量兵力,減少了該集團軍群繼續推進的困難,但是,向東北方向的進攻卻導致了該集團軍群南翼軍隊越來越脫離中央集團軍群而過於深入,原計劃配合作戰的中央集團軍群各坦克兵團又尚未開到,勒布元帥深感兵力不夠用,每個軍都缺少其必要的打擊力,卻又不得不勉勵而為。

  7月13日,勒布指揮北方集團軍群開始了切斷列寧格勒與莫斯科之間的交通線,向列寧格勒挺進的行動。坦克第四集群的兩個軍越過俄國舊邊界到達普斯科夫地域后,已深深楔入了蘇軍部署。右翼一個軍於7月15日進至伊爾門湖西南的索利奇地域,左翼一個軍沿楚德湖東推進,其先遣支隊當日即進至納爾瓦東南地域盧加河下游。這一線的蘇軍沒有因為德軍的楔入而驚慌,他們沉著地抵抗著進攻,激烈的戰鬥使德軍坦克部隊在步兵軍開到之前只好停止繼續推進。保障北方集團軍群右翼的德軍第十六集團軍主力經過非常激烈的戰鬥,於8月份進抵霍爾姆。北面的德軍經多日激戰後奪取了舊魯薩,進抵洛瓦季河流入伊爾門湖的河口。同時,第十六集團軍左翼和在其後跟進的第十八集團軍,在伊爾門湖和楚德湖之間地域把在他們當面防禦的蘇軍壓迫到了坦克第四集群早在7月中旬就已到達的地域。雙方在伊爾門湖西北和盧加河附近頑強地展開了猛烈戰鬥,形成了對峙。

  勒布為打破僵局,命令第十八集團軍西翼部隊從楚德湖和里加灣之間沖入,肅清拉脫維亞境內及塔林和波羅的港以南愛沙尼亞境內的蘇軍;命令坦克第四集群由東南實施突擊,攻佔納爾瓦。8月17日,納爾瓦和楚德湖與芬蘭灣之間的狹窄部分落入德軍手中,但是蘇軍主力已及時渡過納爾瓦河東撤。

  在伊爾門湖以南,進抵洛瓦季河的德軍第十軍,遭到蘇軍第三十八兵團的突然反擊,使其處境危險,被迫轉入防禦,並被壓得節節敗退。渡過洛瓦季河的蘇軍強大兵團,企圖把德軍逐到伊爾門湖。勒布急令坦克第四集群的部隊火速支援困難重重的第十軍,同時命令由南面開到的坦克第三集群戰時加入北方集團軍群的一個坦克軍進抵瓦爾代高地西側,從而解除了這次危機。德軍各坦克兵團與第十軍一起將蘇軍逐過了洛瓦季河及波拉河,又在瓦爾代高地西側地域擊潰了蘇軍第三十八兵團。德軍第十六集團軍南翼這寸已推進到伊爾門湖東端至奧斯塔什科夫地域一線。

  在伊爾門湖西北,第十六集團軍左翼正逼近沃爾霍夫河,而第十八集團軍正向列寧格勒挺進,勒布令該集團軍通過向施呂瑟爾堡實施的突擊,完全切斷連接列寧格勒與莫斯科和沃洛格達的道路,完成對列寧格勒的合圍。

  德軍北方集團軍群儘管兵力較弱,也沒有得到原計劃里中央集團軍群要以強大兵團及時支援的戰場實施,未能獲得決定性的戰役勝利。但在勒布元帥這個防禦戰專家率領下,依靠自己的力量,進攻戰鬥的實施還是比較成功的,戰果仍然相當大,在波羅的海地區的多次包圍戰中俘虜蘇軍30餘萬人。

  9月初,北方集團軍群各快速兵團已挺進到列寧袼勒以東的捏瓦河。9月8日,這些兵團實施強攻,奪取了施呂瑟爾堡,從而切斷了列寧格勒與其東南交通線的聯繫。第十八集團軍基本兵力進逼列寧格勒市區邊緣,由陸上完成了對該市的包圍。第十六集團軍左翼在沃爾霍夫附近掩護自己的左鄰。

  勒布經過偵察,認為攻取列寧格勒是有希望的。當時該市居住著450萬人,糧食不夠,瘟疫流行。可是帝國元帥戈林卻誇口銳,要以空軍的集中轟炸毀滅這座城市。而希特勒正想著先佔領烏克蘭,於是決定延緩對列寧格勒和莫斯科的進攻。9月中旬,北方集團軍群被抽調走了6個師,用以參加中央集團軍群向莫斯科的攻擊。坦克第四集群和趕來支援作戰的坦克第三集群也一起轉隸到中央集團軍群,這就使原定的使用坦克集群對列寧格勒實施深遠包圍的計劃難以實現。

  勒布在此情況下,還想找出蘇軍防禦的薄弱環節,在決定性的地點楔入列寧格勒蘇聯方面軍的陣地深處,攻入該市。於是在9月18日,他下令發起攻擊。德軍經過一周非常激烈的戰鬥,不得不承認,以剩下的這些兵力決不可能再繼續向該市進攻了。

  希特勒這時試圖不攻而以飢餓迫使列寧格勒投降,這個城市也確實因此而遭到巨大損失。凍、餓、病死的人數是戰死者的好幾倍,但蘇聯軍民的意志力在列寧格勒得到了充分體現,他們以高昂的鬥志和犧牲精神,使希特勒的企圖成了一廂情願的夢想。蘇軍在9月下半月還對德軍北方集團軍群南翼實施了強大的反突擊,將其壓制於瓦爾代高地和伊爾門湖很難再進攻,使佔領驗呂瑟爾堡的德軍處於防守態勢,德軍的攻勢被迫減弱了。蘇軍還在拉多加湖的厚厚冰層上鋪設了一條鐵路。用以供應市內所需的紿養和彈藥。德軍空軍卻始終也未能將其炸掉。勒布對此曾憤怒地拍著桌子大罵:「希特勒在俄國指導作戰。簡直就像他和俄國訂有什麼密約似的!」

  10月初,勒布奉希特勒的命令在伊爾門湖以北發起進攻,他對已受到削弱的集團軍群重新部署后,於10月中旬下令所屬各軍向東北方向實施突擊;起初雖然取得了一些進展,但很快就遭遇到蘇軍強大的反擊,瓦爾代高地的攻勢受阻。德軍第十六集團軍北翼於11月10日克眼了蘇軍的頑強抵抗,推進到季赫溫。但隨後蘇軍在12月初發起反擊,又將其逐過了沃爾霍夫河。第十八集團軍在施呂瑟爾堡和沃爾霍夫附近的戰鬥也很艱難。勒布就連想把蘇軍海軍陸戰隊從陸上趕下海去,攻佔喀琅施塔得。切斷列寧格勒供給線的願望也未能實現,蘇軍海軍陸戰隊牢牢扼守住了在奧拉寧包姆及其以西地域的一個寬50公里、縱深25公里的登陸場。整個列寧格勒四周的戰鬥非常激烈,已近白熱比,德軍雖已進抵該巾南郊,但蘇軍在列寧格勒工人的強大支援下表現得極為頑強,硬是把德軍頂住了。勒布不得不感嘆蘇聯軍民的英勇,對預期的勝利也失去了信心。

  在聖誕節前後幾天,北方集團軍群的正面,整個出現了虛假的沉寂。

  1941年底和1942年初,蘇軍發起反攻的部隊在伊爾門湖和列寧格勒之間進行了一系列突破,推進到了沃爾霍夫河西岸。駐守施呂瑟爾堡至沃爾霍夫河正面的德軍第十八集團軍為保障整個集團軍群的後方,拚命阻擋蘇軍的反攻,並在沃爾霍夫河西岸由南北兩面向過河的蘇軍實施不斷的反衝擊,使蘇軍的突破口寬度縮小到幾公里。儘管如此,蘇軍還是在河西岸奪佔了半徑為25公里的地域,並通過不間斷的衝擊向四面擴大。蘇軍在伊爾門湖東南岸附近向西的反攻,進抵舊魯薩地域;向南的反攻打得德軍第十六集團軍幾乎無法招架,在洛瓦季河谷地以西開闢了通向南面的道路,並與由霍爾姆地域北進的蘇軍會師,合圍了德軍第二、第十軍的六個師,構成了傑米揚斯克包圍圈。

  勒布一面請求空中補給合圍圈內的10萬德軍,他們一晝夜所需的糧食、彈藥、油料最少也得約200噸;一面命令台圍圈內的德軍擋住蘇軍的衝擊,許多戰鬥已經在合圍圈內展開。並同時下令德軍從舊魯薩西南地域發起進攻+以解救被圍的兩個軍。德軍經持續的激戰,穿過蘇軍頑強扼守的40公里寬的走廊,打到了台圍圈西端。終於與被圍各師的聯繫得以恢復。

  在霍爾姆的德軍同樣也遭到下蘇軍合圍,也只得靠空中進行補給,它在更加困難的處境中,以後又堅持了幾個月,守住丁德軍在傑米揚斯克合圍圈和大盧基之間的這個唯一據點。

  勒布的防守指揮原則很成功,順利抗擊住了兵力佔20倍優勢的蘇軍的猛烈圍攻,在土兵中建立起了信心,他們對自己總司令官的長處大加讚揚。勒布在部隊被圍,補給線遭到炮擊的情況下,還違背了希特勒「一步不許後退」的意志,准許受到被殲滅威脅的第十六集團軍一部撤退,這使希特勒大為惱怒。

  此時,希特勒已免去了布勞希奇元帥的職務,自任陸軍總司令。龍德施泰特、古德里安、福斯特爾、霍普納和蓋爾諸將領也先後被免職,施特勞斯上將請了病假。1942年元月13日,正在指揮被圍德軍作戰的勒布.也被解除了職務。但他的防禦戰原則,還支撐著被蘇軍合圍的德軍部隊的信心。

  勒布在近兩年來一再提出辭呈,這不僅是由於不滿希特勒的指揮,主要是由於他對虐待猶太人的政策極為反感。黨衛軍在佔領區的所作所為也今他噁心,特別是進攻蘇聯前,德軍最高統帥部發來的所謂「政委命令」最讓他難以接受。該命令的主要內容是對於所俘獲的一切蘇俄政工人員,均一律就地槍決,以表示反共精神。勒布認為從國際法的觀點上看,這些所謂「政委」者,其身分是很特殊的,他們不能算是一個軍人,也不能等同於牧師、軍醫、戰地新聞記者可以獲得非戰鬥人員的身分,其只能算是戰鬥督促者。不管對這些政委們在國際法中的地位是何種看法,要把俘虜就地槍決,總還是違反了軍人的傳統精神。若是執行這一類的命令,則不僅有損軍人的榮譽,也對本部隊的士氣有影響。這個命令只能導致蘇俄軍隊在這些政委的督促下拚命打到底。他拒絕接受將其就地槍決的命令,並提出要求把這類命令撤銷。

  勒布把他的職務移交給了屈希勒爾上將,自己隱居於霍恩施旺高。1945年5月2日,他在該地被美國憲兵逮捕。

  1948年10月28日,勒布、屈希勒爾和施佩勒三元帥以及10名將領在紐倫堡美國的軍事法庭上受審。勒布以「破壞和平」、「實施侵略戰爭」的罪名被提起公訴。勒布為自己辯護道:「我們是在接受軍人教育中成長起來的,無論在什麼時候都以忠於國家為職責。但在希特勒統治下的第三帝國,我們卻看到同我們的原則相違背的一切倒行逆施。我們也曾反對過,但在一個獨裁製度之下有效手段是有限的。我們雖是軍人,但未發動戰爭。我們認識到戰爭的可怕,從而盡了一切努力來制止希特勒推行其戰爭計劃。」

  勒布病死於1956年4月29日。

2 威廉·里特爾·馮·勒布 -歷史評價

  勒布在獲釋之後,一直過著淡泊的生活。1949年「清除國社黨分子委員會」的各項調查確認了他一貫反對國社黨的立場。1954年11月巴伐利亞王太子魯普雷希特委任他為馬克斯—約瑟夫軍事勳章獲得者的大首相。這也不知道是他反對希特勒有功·還是侵略別國有功·或者是為德意志國家的擴張行為和掠奪行為做出了貢獻,反成了一個大功臣。

上一篇[四寶]    下一篇 [8800GTS]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