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威爾姆·康拉德·倫琴

標籤: 暫無標籤

威爾姆·康拉德·倫琴(德語:Wilhelm Conrad Roentgen,1845.3.27-1923.2.10)德國物理學家。1845年3月27日生於萊納普(Lennep)(現屬聯邦德國)。3歲時全家遷居荷蘭併入荷蘭籍。1865年遷居瑞士蘇黎世,倫琴進入蘇黎世聯邦工業大學機械工程系,1868年畢業。1869年獲蘇黎世大學博士學位,並擔任了物理學教授A·孔脫的助手;1870年隨同孔脫返回德國,1871年隨他到維爾茨堡大學和1872年又隨他到斯特拉斯堡大學工作。1894年任維爾茨堡大學校長,1900年任慕尼黑大學物理學教授和物理研究所主任。1923年2月10日在慕尼黑逝世。

1 威爾姆·康拉德·倫琴 -基本資料

威爾姆·康拉德·倫琴威爾姆·康拉德·倫琴

姓名:威爾姆·康拉德·倫琴

出生日:1845年3月27日

星座:白羊座生日密碼

性別:男

血型:未知

地區:德國

出生省:未知

出生市:未知

身份:科學家

2 威爾姆·康拉德·倫琴 -簡介

威爾姆·康拉德·倫琴威爾姆·康拉德·倫琴
威爾姆·康拉德·倫琴(WilhelmKonradRontgen),德國物理學家。1845年3月27日生於德國萊納普(Lennep)。3歲時全家遷居荷蘭併入荷蘭籍。1865年遷居瑞士蘇黎世,倫琴進入蘇黎世聯邦工業大學機械工程系,1868年畢業。1869年獲蘇黎世大學博士學位,並擔任了物理學教授A·孔脫的助手;1870年隨同孔脫返回德國,1871年隨他到維爾茨堡大學和1872年又隨他到斯特拉斯堡大學工作。1894年任維爾茨堡大學校長,1900年任慕尼黑大學物理學教授和物理研究所主任。1923年2月10日在慕尼黑逝世。

倫琴一生在物理學許多領域中進行過實驗研究工作,如對電介質在充電的電容器中運動時的磁效應、氣體的比熱容、晶體的導熱性、熱釋電和壓電現象、光的偏振面在氣體中的旋轉、光與電的關係、物質的彈性、毛細現象等方面的研究都作出了一定的貢獻,由於他發現X射線而贏得了巨大的榮譽,以致這些貢獻大多不為人所注意。

1895年11月8日,倫琴在進行陰極射線的實驗時第一次注意到放在射線管附近的氰亞鉑酸鋇小屏上發出微光。經過幾天廢寢忘食的研究,他確定了熒光屏的發光是由於射線管中發出的某種射線所致。因為當時對於這種射線的本質和屬性還了解得很少,所以他稱它為X射線,表示未知的意思。同年12月28日,《維爾茨堡物理學醫學學會會刊》發表了他關於這一發現的第一篇報告。他對這種射線繼續進行研究,先後於1896年和1897年又發表了新的論文。1896年1月23日,倫琴在自己的研究所中作了第一次報告;報告結束時,用X射線拍攝了維爾茨堡大學著名解剖學教授克利克爾一隻手的照片;克利克爾帶頭向倫琴歡呼三次,並建議將這種射線命名為倫琴射線。

倫琴射線是人類發現的第一種所謂「穿透性射線」,它能穿透普通光線所不能穿透的某些材料。在初次發現時,倫琴就用這種射線拍攝了他夫人的手的照片,顯示出手骨的結構。這種發現實現了某些神話中的幻想(中國也有「秦王照膽鏡」的傳說),因而在社會上立即引起很大的轟動,為倫琴帶來了十分巨大的榮譽。1901年諾貝爾獎第一次頒發,倫琴就由於這一發現而獲得了這一年的諾貝爾獎物理學獎。

3 威爾姆·康拉德·倫琴 -成長

威爾姆·康拉德·倫琴威爾姆·康拉德·倫琴
倫琴1845年3月27日生於德國萊茵州萊耐普城。父親是一個毛紡廠小企業主,母親是一個心地非常善良的荷蘭人。他是獨生子。他的小學、中學是在荷蘭讀完的。17歲就讀於荷蘭烏屈克市技術學校。倫琴於20歲進入瑞士蘇黎世工業大學,1868年畢業,取得了機械工程師稱號,次年,以論文《氣體的特性》獲得哲學博士學位。27歲時與安娜?別魯塔?魯德維希締結良緣。他工作認真仔細,被當時著名物理學家孔德邀做助手,在威茨堡市麥米倫大學物理研究所工作。他選擇物理學為終生事業也是受孔德的影響,並得到了他很多的幫助。1872年隨孔德到斯決司堡大學並升任講師和副教授。1879年,由於傑出的研究工作在濟森大學取得了教授職銜。在這裡主要是研究「光」和「電」的關係。1888年又回到了威茨堡麥米倫大學,即孔德之後,任物理研究所所長。1894年被選任威茨堡麥米倫大學校長。這是歐洲的物理學家們和倫琴都在研究真空放電現象和陰極射線。倫琴在克魯克斯高度真空管通高壓電流時看到陰極射線,電子碰在管壁上發生藍白色的熒光,還發現玻璃管外也有熒光。於是便產生疑問,或許這是一種肉眼看不見的未知射線。只有真正工作細心、認真踏實的人才能注意並進一步去探索這種細微的變化。1895年11月8日,倫琴把實驗室的門關的緊緊的,一個人在那裡進行陰極射線的研究,在出現陰極射線時,旁邊塗有氰化鉑鋇的熒光屏上,似乎也發出點藍白色的光。陰極射線是不能通過玻璃管壁的,尤其是倫琴自己精心製造的裝置,陰極射線漏出來也是不可能的。倫琴把玻璃管用黑紙緊緊地蒙上,通電后陰極射線發出的光被遮住了,氰化鉑鋇卻依然發亮。斷電時就不見了,倫琴用10張黑紙包著玻璃管或以鋁板把玻璃管和熒光屏隔開,熒光屏仍亮著;把厚鉛板夾在裡面試試,亮光突然消失,鉛板一拿開,又重新發亮。倫琴把手插進去一看,在熒光屏上模模糊糊有手骨的形象,手的輪廓也隱約可見,由於這是一種性質不
威爾姆·康拉德·倫琴威爾姆·康拉德·倫琴
明的新射線,就姑且稱為「X線」。為了仔細研究X線,倫琴把床也搬進了實驗室,整整7個星期,倫琴埋首在「X線」中。聖誕節前夕,夫人別魯塔來到實驗室,他把她的手放到照相底板上用「X線」照了一張照片,這是人類的第一張X線照片,倫琴親自在照相底板上用鋼筆寫上1895,12,22。別魯塔看到照片驚嘆不已,問:「這個圓環是什麼?」「是我們的結婚戒指」。這時他們完全沉醉幸福之中了。倫琴於1895年12月28日把《關於一種新的射線》為題的論文送交威茨堡物理學會和醫學協會會長手裡,他以嚴密的文筆,將7個星期的研究結果,寫成16個專題。這年正是倫琴50年華誕。這是他為人類奉獻的一份最珍貴的禮物。次年1月5日論文副本在《維也納日報》星期版的頭版頭條作了詳細的報道。這一偉大的發現立即傳遍了全世界。1月13日下午5時,倫琴應邀在德皇威廉二世和皇后御前作講演和表演,德皇與他共進晚餐並授予二級寶冠勳章和勛位,並批准在波茨坦橋旁為他建立塑像的榮譽。1月23日在再作了公開演講后,他的好友柯立卡,一位解剖學教授建議以「倫琴線」命名此新射線作為紀念,大學生也於當晚舉行了火炬遊行以示慶祝。但倫琴說:「假如沒有前人的卓越研究,我X線發現是很難實現的」。謙虛的態度、高尚的品格,倫琴不愧是我們光輝的楷模。1900年倫琴轉任慕尼黑大學物理系主任和教授。1901年他成為諾貝爾獎金第一位物理學獎金獲得者,他立即將此項獎金轉贈威茨堡大學物理研究所為添置設備之用。此後根據不完全統計,他生前和逝世后所獲得的各種榮譽不下於150項,如有名的獎金,權威學會終身會員和名譽會員,不少街道和廣場以他命名,為他建立了半身或全身塑像、紀念碑、紀念館和博物館,他的頭像被採用為德國的郵票和通用貨幣,還有許多美好語言作為讚詞如「上帝的寵兒」,「引導世界進入一個新時代彌賽亞(福音教的先知)」,「倫琴思潮比X線更為可貴」,「我們的驕傲是他曾是我們的一員」,「他的工作成果是永存的,他的聲譽也是永存的」。若對倫琴的成就作出估價是很困難的。倫琴的工作是在簡陋的環境中完成的。一個不大的工作室,窗下是張大桌子,左旁是個木架子放著日常用品,前面是個火爐,右旁放著高壓放電儀器,這就是人類第一
威爾姆·康拉德·倫琴威爾姆·康拉德·倫琴
次進行X線試驗的地方。倫琴一生謙虛謹慎,從不居功自傲,當他發現新現象時他對好友說:「我發現了一件有趣的事,但我還不知道是否正確」。在他回答記者採訪時說:「我在這個工作中沒有所謂歷史可說,我只是繼續別人所作的工作,其中我發現了一個新現象」。當問到他當時怎麼想,他回答說:「我不是在想而是在作進一步的研究」。他仍以一個普通成員的身份進行教學和科研工作。他的X線研究工作從現在的水平來看,已非常完整。他謝絕了貴族的稱號,不申請專利,不謀求贊助,使X線的應用得到迅速發展和普及。倫琴對德國大企業AEG公司董事的一席話很值得我們回味,這位董事是來請倫琴申請專利而後將專利轉賣的。倫琴說:「不是我發明了X線,它是千古以來就存在著的,我僅僅是『發現』了它而已。因此『X線』是全人類的東西,而不是我個人的私產」。倫琴偉大在這裡表現得完美無缺。一位科學家曾說:「這個發現決不是偶然,而是經過周密設計和繼承先輩們研究成就的結果,幸運之神只幫助那些對自然規律進行無休止的鑽研而成為不朽的人物」。人物的任何成就都可以說是人類知識的積累。奧·格拉斯爾列舉了自1540~1895年間對X線的發現有關的科學家25位,其中有波爾、牛頓、富蘭克林、安培、歐姆、法拉第、赫茲、克魯克斯、雷納德等,倫琴在他們的基礎上加上自己的努力探索終於取得了成功。1896年X線便應用於臨床醫學,第一次在倫敦一婦女手中的軟組織中取出了一根縫針。現在,身體的任何部位、組織、器官都可以用X線顯示並發現異常。倫琴於1919年辭掉了行政職務,專做科學和教學工作,他以研究結晶物理學為基礎,直到去世前三天還在研究室工作。倫
威爾姆·康拉德·倫琴第一張X光片
琴的晚年是很寂寞坎坷的,飽受第一次世界大戰的困境和戰後的影響,曾是他體重減輕了50磅。他患胃腸道病,在急性腦病後3天,於1923年2月10日,安靜地結束了78年光輝的人生旅程,人類的一顆巨星隕落了。他用雙手開闢了向原子物理學進軍的道路,醫用放射學從此誕生並得到了發展,給人類帶來了幸福。 倫琴畢生從事偉大的科學研究事業,他作風嚴謹,虛心好學,誠懇待人,刻苦鑽研,專心致志,堅持不懈,歷盡艱辛完成他的理想,這就是他留給我們最寶貴的遺產  迄今為止最重要的化學元素111舉行命名儀式,正式將其命名為「倫」(Rg),以紀念發現倫琴射線的第一位諾貝爾物理學獎獲得者威廉-倫琴。化學元素111是德國重離子研究中心西爾古德·霍夫曼教授領導的國際科研小組在 1994年首先發現和證實的。2003年,國際化學聯合會正式承認了該研究中心首先發現了化學元素111,並在2004年接受了將其命名為Rg的建議。在物理學家倫琴發現倫琴射線111年之際,位於德國達姆斯施塔特的重離子研究中心舉行儀式,正式將化學元素111命名為「倫」。 

4 威爾姆·康拉德·倫琴 -輝煌人生

威爾姆·康拉德·倫琴威爾姆·康拉德·倫琴
到1896年元月,發現X射線的新聞業已在全世界引起了巨大的騷動。我們能夠想象出當時人們對這些射線的無限驚訝:幾乎任何東西對它們來說都是透明的,用這些射線人們可以看見自己的骨胳。沒有肉但是帶有指環的手指,十分清楚,象嵌入體內的子彈一樣。人們立即就領悟到它對醫學的影響。一月二十三月,倫琴為物理醫學學會作了關於他的發現的唯一的一次公開講演。人們以暴風雨般的掌聲向他致意。以那時的知識來說,倫琴關於X射線的工作是完全夠格的了,但他沒有理解X射線的性質。1895年倫琴的著名論文的最後,他寫道:這些新射線不會是以太的縱振動吧?我必須承認在我的研究過程中我越來越相信了,因此對我來說應該宣布我的猜測,雖然我很消楚這種解釋需要進一步的確證。這個「進一步的確證」始終沒有得到,而且,花了整整十六年,依靠了馬克斯·馮·勞厄(MaxvonLaue)和弗里德里希(Friedrich)以及克尼平(Knipping)的工作才解決了關於X射線性質的爭論。在發現了X射線后的數月中,倫琴收到了來自世界各地的講學邀請,但是除了一個例外他謝絕了所有的邀請,因為他要繼續研究他的X射線。他給請他去演示新射線的同行們寫了簡訊,表達他的歉意,說明他沒有時間作任何報告或表演。唯一的例外是對皇帝,1896年1月13日他給皇帝演示了他的X射線。要給皇帝表演這件事一直使倫琴感到緊張,「我希望我使用這個管子時將托皇帝之福,遇上好運氣,」他說,「因為這些管子是非常易碎的,經常被損壞,抽空一根管子需要四天。」但是沒有出什麼事。象倫琴收到的這樣一種去宮廷的邀請,除了講演和演示之外,還要與皇帝一同進餐,接受一枚勳章(二級王冠勳章),離去時,為了表示對陛下的尊敬,還得退著走出來。關於這一點,理查德·威爾斯泰特(Richard Willstatter),對葉綠素複雜機製作出解釋的大有機化學家說,他和氨的合成者弗里茨·哈貝爾(Fritz Haber),在取得了他們的發現后,也曾期待著皇帝 的邀請。所以他們練習倒退著走路。威爾斯泰特是一位精製瓷器的收集者,在他們練習倒走的房間里有一隻昂貴的瓷瓶,不出所料,他們的練習以這隻瓷瓶被打碎而告終。雖然他們沒有受到皇帝邀請,但他們所做的練習並不是徒勞無益的。後來兩人都獲得了諾貝爾獎金。按照禮節,在他們從瑞典國王手中接過獎品之後必須倒退著走路。倫琴發現了X射線之後,物理學家和醫學界人士趕緊研究這種新的射線。在1896氣已有1000篇以上關於這個課題的論文。在1896至1897年間,倫琴自己只寫了兩篇關於X射線的文章。然後,他回到原先研究的課題上去,在以後的二十四年裡寫過七篇只引起短暫興趣的文章,而把對X射線的研究讓給了其他的年輕的新生力量。對他這樣的做法的理由,人們只能推測而已。1901年倫琴獲得了第一個物理學諾貝爾獎金。1900年他已搬到了慕尼黑,在那裡,他成為實驗物理研究所所長。1914年,他在著名的德國科學家表示他們與軍國主義德國休戚相關的宣言上籤了名,但後來他對此感到懊悔。在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和隨後的通貨膨漲中,他相當苦惱。1923年2月10日,倫琴在慕尼黑逝世,享年78歲。

5 威爾姆·康拉德·倫琴 -科學成就

威爾姆·康拉德·倫琴威爾姆·康拉德·倫琴
倫琴發現X射線
到1896年元月,發現X射線的新聞業已在全世界引起了巨大的騷動。我們能夠想象出當時人們對這些射線的無限驚訝:幾乎任何東西對它們來說都是透明的,用這些射線人們可以看見自己的骨胳。沒有肉但是帶有指環的手指,十分清楚,象嵌入體內的子彈一樣。人們立即就領悟到它對醫學的影響。一月二十三月,倫琴為物理醫學學會作了關於他的發現的唯一的一次公開講演。人們以暴風雨般的掌聲向他致意。

以那時的知識來說,倫琴關於X射線的工作是完全夠格的了,但他沒有理解X射線的性質。

1895年倫琴的著名論文的最後,他寫道:
這些新射線不會是以太的縱振動吧?我必須承認在我的研究過程中我越來越相信了,因此對我來說應該宣布我的猜測,雖然我很消楚這種解釋需要進一步的確證。

這個「進一步的確證」始終沒有得到,而且,花了整整十六年,依靠了馬克斯·馮·勞厄(MaxvonLaue)和弗里德里希(Friedrich)以及克尼平(Knipping)的工作才解決了關於X射線性質的爭論。

在發現了X射線后的數月中,倫琴收到了來自世界各地的講學邀請,但是除了一個例外他謝絕了所有的邀請,因為他要繼續研究他的X射線。他給請他去演示新射線的同行們寫了簡訊,表達他的歉意,說明他沒有時間作任何報告或表演。唯一的例外是對皇帝,1896年1月13日他給皇帝演示了他的X射線。

要給皇帝表演這件事一直使倫琴感到緊張,「我希望我使用這個管子時將托皇帝之福,遇上好運氣,」他說,「因為這些管子是非常易碎的,經常被損壞……抽空一根管子需要四天。」但是沒有出什麼事。象倫琴收到的這樣一種去宮廷的邀請,除了講演和演示之外,還要與皇帝一同進餐,接受一枚勳章(二級王冠勳章),離去時,為了表示對陛下的尊敬,還得退著走出來。關於這一點,理查德·威爾斯泰特(RichardWillstatter),對葉綠素複雜機製作出解釋的大有機化學家說,他和氨的合成者弗里茨·哈貝爾(FritzHaber),在取得了他們的發現后,也曾期待著皇帝的邀請。所以他們練習倒退著走路。威爾斯泰特是一位精製瓷器的收集者,在他們練習倒走的房間里有一隻昂貴的瓷瓶,不出所料,他們的練習以這隻瓷瓶被打碎而告終。雖然他們沒有受到皇帝邀請,但他們所做的練習並不是徒勞無益的。後來兩人都獲得了諾貝爾獎金。按照禮節,在他們從瑞典國王手中接過獎品之後必須倒退著走路。

倫琴發現了X射線之後,物理學家和醫學界人士趕緊研究這種新的射線。在1896氣已有1000篇以上關於這個課題的論文。在1896至1897年間,倫琴自己只寫了兩篇關於X射線的文章。然後,他回到原先研究的課題上去,在以後的二十四年裡寫過七篇只引起短暫興趣的文章,而把對X射線的研究讓給了其他的年輕的新生力量。對他這樣的做法的理由,人們只能推測而已。

威爾姆·康拉德·倫琴威爾姆·康拉德·倫琴

X射線診斷開創醫療影像技術的先河。1895年,德國物理學家威廉·康拉德·倫琴發現了X射線,為人類利用X射線診斷與治療疾病開拓了新途徑,開創了醫療影像技術的先河。為了使醫生可以更清晰對人體內臟器官的病灶和癥狀進行觀察、更好地對症下藥,迅速、徹底地解除病人的痛楚,世界各國科學家孜孜不倦的對醫療影像技術進行著研究和改進。20世紀70年代中期,電子計算機的應用為醫療影像帶來了第一次革命性的創新,結合了電子計算機技術的第一台醫療影像設備——CT掃描儀誕生了!利用電子計算機X射線斷層成像(CT),可以更好的分辨人體內部結構圖像,大幅提高了疾病診斷的準確性,成為為20世紀醫學診斷領域所取得的最重大的突破之一。此後,醫療影像技術迅猛發展,核磁共振成像(MRI)、計算機放射成像(CR)、數字放射成像(DR)、發射式計算機斷層成像(ECT)等各種數字化醫療影像新技術不斷湧現,組成了功能強大的放射成像信息系統(RIS),成為醫療診斷必不可少的重要基石。電子計算機技術的發展、普及及其它在醫學中的應用日益廣泛,最終形成了一門多學科交叉的新興學科——醫藥信息學(medicalinformatics),而醫藥信息學在醫學應用中的最大領域就是醫院信息系統(HospitalInformationSystem,HIS)。HIS使用計算機和通訊設備採集、存儲、處理、傳輸和輸出門診、住院患者醫護和管理信息,包括臨床輔助科室的信息,形成網路系統,實現信息共享,提高醫院工作質量和效益。在世界發達國家的大醫院裡,早在20世紀80年代初期就建成了完善的HIS,實現了現代化醫療管理。隨著HIS的快速發展,傳統的醫療影像資料和數據的存儲和處理方式已經不再滿足需要,於是在歐洲、美國等發達國家在80年代中期開始研究更先進的醫學影像存檔及通訊系統(PACS),並於90年代初期與RIS組成PACS/RIS陸續應用到HIS之中。以數字化醫療影像技術為基礎,建立PACS/RIS,完善HIS,構成了當今世界數字化醫療的新格局。在這股洶湧而來的數字化醫療浪潮中,而柯達公司正是這股浪潮中提供高新科技的先軀,其實,柯達公司在1976年就開發出了數字相機技術,並將數字影像技術應用於航天領域,在數字影像領域積累了雄厚的技術實力。

6 威爾姆·康拉德·倫琴 -名人軼事

威爾姆·康拉德·倫琴威爾姆·康拉德·倫琴
1.轟動國際學術界的新聞:1895年12月28日,倫琴用《一種新的射線——初步報告》這個題目,向維爾茨堡物理學醫學協會作了報告,宣布他發現了X射線,闡述這種射線具有直線傳播、穿透力強、不隨磁場偏轉等性質。這一發現立即引起了強烈的反響:1896年1月4日柏林物理學會成立50周年紀念展覽會上展出X射線照片。1月5日維也納《新聞報》搶先作了報道;1月6日倫敦《每日紀事》向全世界發布消息,宣告發現X射線。這些宣傳,轟動了當時國際學術界,論文《初步報告》在3個月之內就印刷了5次,立即被譯成英、法、意、俄等國文字。1月中旬,倫琴應召到柏林皇宮,當著威廉皇帝和王公、大臣們的面作了演示。X射線作為世紀之交的三大發現之一,引起了學術界極大的研究熱情,據統計,只是1896年一年,世界各國發表的有關論文就有1千多篇,有關的小冊子達50種。
2.「我的發現屬於所有人」:與會者焦急地等待倫琴做關於他發現神秘的X光射線的報告,儼然在等一件爆炸性的重要新聞。5點鐘左右,在學校的一間教室里,符茨堡大學城的醫生、學者、工程師、企業主、記者、攝影師和藝術家應邀而來,過道上、窗台上都擠滿了大學生。預定的時間一到,倫琴就開始演講。他向與會者介紹,他如何成功地發現了神秘的射線,並表示願意當眾演試這一過程。「……現在我請凱利凱爾教授到工作台前來!」著名的解剖學家站起身來,好不容易才擠到了前面。「請把您的右手放到感光板上。」倫琴鎮定自若地說道。醫生的手遮住了暗匣,暗匣里有一塊感光板。瓦格涅爾工程師將四周的光遮住,於是倫琴開始重複他兩周以前在普留斯米奴斯身上做過的試驗。當瓦格涅爾將顯影后的感光板拿來之後,倫琴立刻毫不遲疑地將它拿給大家看。經過幾分鐘的沉寂,與會的人們才從驚奇之中清醒過來,興奮地又是讚歎、又是鼓掌。這時,凱利凱爾教授轉過身
威爾姆·康拉德·倫琴威爾姆·康拉德·倫琴
來,面對歡呼的人群。「先生們!在這張照片上,你們看到了我這隻手的骨骼圖象。本人有生以來,象這種奇迹還從未見過。請允許我向你們建議:今後就將X射線定名為倫琴射線,以此來表示對科學家威廉·康拉德·倫琴教授偉大勞動的由衷謝意!」倫琴想說些表示反對這樣做的話,然而他的話被吞沒在歡呼的聲浪之中了。沒有一個人願離席而去。倫琴不得不回答與會者所提出的各種問題。「我知道,先生們!」他笑著回答道,「我知道,我會因此而發財致富,但是,我並不准備拍賣這一發現。」「這我可就不懂了,」一位企業家困惑不解地直搖頭,「為什麼您不想以此來賺錢呢?我出50萬!」「哪怕是1千萬!」倫琴淡然一笑答道:「我的發現屬於所有的人。但願我的這一發現能被全世界科學家所利用。這樣,它就會更好地服務於全人類……」
3.將全部諾貝爾獎金獻給維爾茨堡大學:倫琴一生獻身科學,對物質利益十分淡薄,他不僅將自己的發現無私地奉獻給了社會,也將自己所獲諾貝爾獎金全部獻給維爾茨堡大學以促進科學的發展。他的一個終生好友鮑維利(M.Boveri)寫道:「他的突出性格是絕對的正直。我們大概可以這樣說,無論從那種意義上講,他都是19世紀理想的化身:堅強、誠實而有魄力;獻身科學,從不懷疑科學的價值;儘管他有自我批評精神並富有幽默感,但他也許被賦予了某種不自覺的同情心;他對人民,對記憶中的事物以及對理想具有一種少有的忠誠和犧性精神,……但在接受新思想上,他卻胸襟寬大,……」。

7 威爾姆·康拉德·倫琴 -倫琴獎金

威爾姆·康拉德·倫琴威爾姆·康拉德·倫琴
倫琴獎金是德國吉森尤斯圖斯·利比希大學頒發一項獎勵,由德國的兩家公司於1974年共同設立,他們是韋茨拉爾的阿圖爾·普法伊費爾股份有限公司和霍伊歇爾海姆-吉森的順克·埃貝股份有限公司。這兩家公司為倫琴獎金一直擔保了6年,也就是說一直擔保到1980年。倫琴獎金每年頒發一次,獎金金額為5000馬克,主要授予年青科學家,獎勵他們在放射物理學與放射生物學領域基礎研究中所寫的優秀論文或其它形式的傑出貢獻。倫琴獎金的評選委員會由兩家創辦公司和吉森大學的代表組成,負責對由頒獎委員會推薦出的候選人進行評選。倫琴獎金可授予一人,也可由幾人分享。倫琴獎金以德國物理學家威廉·康拉德·倫琴的姓氏命名,是為了紀念他對現代物理學作出的巨大貢獻。倫琴1845年生於德國倫內普,也就是現在的雷姆沙伊德-倫內普,1879年-1885年曾任吉森大學物理研究所所長。他在科學上的最大貢獻是發現X射線,後來也有人稱為倫琴射線。X射線的發現給現代物理學提供了一種新的研究手段,在光電效應研究、晶體結構分析、金相組織檢驗、材料無損探傷、人體疾病的透視與治療方面都具有廣泛的用途。倫琴因發明X射線而聞名於全世界,1901年獲得了第一屆諾貝爾物理學獎。還獲得普魯士二級王冠勳章、英國皇家學會倫福德獎章、哥倫比亞大學巴納德獎章等。倫琴於1923年去世,他一生在物理學許多領域都進行過研究,50年中共發表50多篇論文。

8 威爾姆·康拉德·倫琴 -倫琴衛星

威爾姆·康拉德·倫琴威爾姆·康拉德·倫琴
倫琴衛星(Röntgensatellit,縮寫為ROSAT)是德國、美國、英國聯合研製的一顆X射線天文衛星,為紀念發現X射線的德國物理學家倫琴而命名。這顆衛星原計劃由太空梭發射,由於挑戰者號事故,推遲到1990年6月1日,用德爾塔II型火箭在美國卡納維拉爾角發射升空。衛星上搭載有兩台成像望遠鏡,工作波段分別為0.1-2.4keV的軟X射線和0.06-0.2keV的極紫外線。其中X射線望遠鏡採用4層沃爾特I型掠射式望遠鏡,總接收面積為1140平方厘米,解析度可達5角秒[1]。1990年7月到1991年2月,倫琴衛星進行了為期6個月的軟X射線巡天觀測。在後來的9年裡,倫琴衛星探測到了150,000個X射線源,取得了一批重要的成果,包括拍攝到了月亮的X射線照片、觀測了超新星遺迹和星系團的形態、探測了分子云發出的彌散X射線輻射陰影、孤立中子星、蘇梅克-列維9號彗星與木星碰撞發出的X射線、雙子座X射線源傑敏卡的脈動等等,還發現了彗星的X射線輻射。1999年12月12日,倫琴衛星停止工作。

9 威爾姆·康拉德·倫琴 -相關內容報道

1895年,德國菲試堡物理研究所所長兼物理學教授威爾姆·康拉德·倫琴把新發現的電磁波命名為X光,這個

威爾姆·康拉德·倫琴威爾姆·康拉德·倫琴
「X」是無法了解的意思。世人為了表示對發明者的敬意,亦稱之為「琴倫線」。X光是一種有能量的電磁波或輻射。當高速移動的電子撞擊任何形態的物質時,X光便有可能發生。X光具有穿透性,對不同密度的物質有不同的穿透能力。在醫學上X光用來投射人體器官及骨骼形成影象,用來輔助診斷。

1894年,實驗物理學家勒納德在放電管的玻璃壁上開了一個薄鋁窗,成功地使陰極射線射出管外。
  
1895年,物理學家倫琴在探索陰極射線本性的研究中,意外發現了X光。X光的發現,不僅揭開了物理學革命的序幕,也給醫療保健事業帶來了新的希望。倫琴因此成為第一個諾貝爾物理學獎得主。
  
x光是穿透性很強的射線,一種高能量光波粒子,所以一般物體都擋不住,射線要被阻擋,關鍵由射線強度、頻率、阻擋物質與射線作用程度、阻擋物質厚度、阻擋物質大小共同決定。一般情況下,常見的X光(醫院用)大約3~5cm的鉛塊就可以阻擋了。但是也會在背景屏上會顯示阻擋物的陰影形狀,就好像日食,雖擋住了太陽光,卻留下了陰影。
  
x光的危害
  
X光檢查作為一種常見的醫學診斷手段在國內臨床上得到廣泛的應用,儘管大部分患者知道輻射對健康有一定危害,但都認為其危害微乎其微,為了治病也習慣於暴露在X光射線之下。
  
然而,專家指出,X射線檢查對人體有損傷,射線照得越多,致癌的危險性越大,因此國家衛生部早在2002年頒發的《放射工作衛生防護管理辦法》中就明確規定,醫務人員應對受檢者進行必要的防護。
  
然而,實際情況並非如此。根據國際輻射防護委員會的最新的研究結果估算,以一座1000萬左右人口的城市為例,每年大約會有350人左右可能因照射X光誘發癌症、白血病或其他遺傳性疾病。在X光、CT檢查比較普遍的日本,每年新增癌症病例中3.2%是由這兩種檢查造成的。
  
普通人最常接觸到的輻射源就是X射線檢查與CT檢查。這種輻射能夠穿透細胞、破壞DNA,甚至誘發某些癌細胞。X射線會破壞細胞內部結構,對遺傳分子產生難以修復的終身性破壞。還有研究表明,X射線會破壞紅細胞,可能會誘發白血病等血液疾病。
  
儘管X射線中含有有害輻射,但是作為一種必須的醫療手段,X射線檢查在國內依然廣泛使用。尤其當患者的表面癥狀不足以確診疾病時候,就需要採用X光和CT檢查來幫助醫生明確診斷。用X光檢查骨折是最常見的,此外它還能觀察到肺、肝、腎、脾等內臟異常情況;能發現肋骨、鎖骨、胸椎等骨骼腫瘤;還能發現胃潰瘍以及腸胃炎引起的黏膜腫脹、腫瘤等。CT檢查和X光的原理基本相同。

於寧樂告訴記者,中國以前對於X射線檢查是沒有限制的,近些年來,在有關專家的呼籲下,國家開始重視醫療輻射問題,出台了一系列規定,但在實際操作中,這些規定沒有被很好地實施。相比之下,國外在這方面要走在中國前面。人體各部位細胞對X射線的反應程度不一,其中以性腺最為敏感。很多國家進行放射檢查時,都要求必須對非檢查部位尤其是性腺、甲狀腺進行屏蔽保護,以使放射損害降到最低。醫生如果有疏漏,都很可能因此被吊銷放射執照。美國、日本等大多數發達國家都已淘汰胸透檢查,在為數不多的使用國家中,英國的使用頻率也僅為0.2%,而中國則高達61.8%!
  
孕婦兒童在輻射高危人群之列
  

威爾姆·康拉德·倫琴威爾姆·康拉德·倫琴
儘管大部分的醫院在對普通病人進行X光照射的時候並沒有採取任何防護措施,但是對於孕婦,還是有所顧忌的,對其腹部進行遮蓋。於醫生建議孕婦應該盡量避免此類檢查,尤其是懷孕頭三個月的孕婦。因為此時是胎兒重要器官形成的關鍵時期,X光可能使這些尚未發育定型的細胞組織產生突變,胎兒先天畸形的發生率也會增高。還有研究表明,新生兒如果因頭部受損傷做CT檢查,對以後的學習能力、邏輯推理能力有一定影響,而對空間識別能力則沒什麼影響。
  
除了孕婦之外,兒童也是輻射損傷的高危人群之一。從放射生物學理論分析,一種組織的放射敏感性與細胞的分裂活動成正比,兒童正處於生長發育高峰期,細胞分裂活躍,較之成年人敏感得多,且年齡越小越敏感。如果短時間內接受較多次數的X光照射,危害就會慢慢累積,造成身體細胞不可彌補的損害,將來誘發癌症等病的幾率將大大增加。因此國家規定,未滿18周歲的人嚴禁從事與放射工作有關的職業。
  
醫務人員短期接觸大劑量的射線,會發生急性皮膚燒傷、壞死、放射性皮炎、眼球晶體渾濁繼發的白內障;長期低劑量的輻射,發病則一般在幾年甚至十幾年後,可能發生白血病、其他腫瘤、胎兒的畸變等。然而對於醫療輻射的危害,很多醫生自己都沒有足夠的防護意識,雖然醫院也提供了相應的防護措施,但在實際操作中,有些醫務工作者會因為麻煩而不願使用。不少在X光機下進行骨科手術和手法複位的醫生,手臂上的汗毛全部脫光,這表明輻射已經對身體產生危害了。
  
生活中明顯濫用X射線檢查的例子比比皆是:每年孩子的入學檢查、學生升學檢查、從業檢查、單位體檢,沒有一項能離開了X光胸透。而2003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最新頒布的《電離輻射與輻射源安全基本標準》(GB18871-2002)規定:「X射線診斷的篩選普查應避免使用透視方法」。中國和國際的兒童放射衛生防護標準也明確規定,「不能把肺部的常規檢查作為幼兒和青少年的常規檢查項目,如每年的體檢。」但在中國,尤其是生活在經濟狀況較好的城市裡的人群,「胸透」已經成為了體檢的「保留節目」,而這種做法在國外早已被摒棄。

10 威爾姆·康拉德·倫琴 -倫琴射線



1895年11月8日是一個星期五。晚上,德國慕尼黑伍爾茨堡大學的整個校園都沉浸在一片靜悄悄的氣氛當中,大家都回家度周末去了。但是還有一個房間依然亮著燈光。燈光下,一位年過半百的學者凝視著一疊灰黑色的照相底片在發獃,彷彿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他在思索什麼呢?原來,這位學者以前做過一次放電實驗,為了確保實驗的精確性,他事先用錫紙和硬紙板把各種實驗器材都包裹得嚴嚴實實,並且用一個沒有安裝鋁窗的陰極管讓陰極射線透出。可是現在,他卻驚奇地發現,對著陰極射線發射的一塊塗有氰亞鉑酸鋇的屏幕(這個屏幕用於另外一個實驗)發出了光.而放電管旁邊這疊原本嚴密封閉的底片,現在也變成了灰黑色—這說明它們已經曝光了!
  這個一般人很快就會忽略的現象,卻引起了這位學者的注意,使他產生了濃厚的興趣。他想:底片的變化,恰恰說明放電管放出了一種穿透力極強的新射線,它甚至能夠穿透裝底片的袋子!一定要好好研究一下。不過—既然目前還不知道它是什麼射線,於是取名「X射線」。
  於是,這位學者開始了對這種神秘的X射線的研究。
  他先把一個塗有磷光物質的屏幕放在放電管附近,結果發現屏幕馬上發出了亮光。接著,他嘗試著拿一些平時不透光的較輕物質—比如書本、橡皮板和木板—放到放電管和屏幕之間去擋那束看不見的神秘射線,可是誰也不能把它擋住,在屏幕上幾乎看不到任何陰影,它甚至能夠輕而易舉地穿透15毫米厚的鋁板!直到他把一塊厚厚的金屬板放在放電管與屏幕之間,屏幕上才出現了金屬板的陰影—看來這種射線還是沒有能力穿透太厚的物質。實驗還發現,只有鉛板和鉑板才能使屏不發光,當陰極管被接通時,放在旁邊的照相底片也將被感光,即使用厚厚的黑紙將底片包起來也無濟於事。
  接下來更為神奇的現象發生了, 一天晚上倫琴很晚也沒回家,他的妻子來實驗室看他,於是他的妻子便成了在那不明輻射作用下在照相底片上留下痕迹的第一人。倫琴拍攝的第一張X線片當時倫琴要求他的妻子用手捂住照相底片。當顯影后,夫妻倆在底片上看見了手指骨頭和結婚戒指的影象。
  這一發現對於醫學的價值可是十分重要的,它就像給了人們一副可以看穿肌膚的「眼鏡」,能夠使醫生的「目光」穿透人的皮肉透視人的骨骼,清楚地觀察到活體內的各種生理和病理現象。根據這一原理,後來人們發明了X光機,X射線已經成為現代醫學中一個不可缺少的武器。當人們不慎摔傷之後,為了檢查是不是骨折了,不是總要先到醫院去「照一個片子」嗎?這就是在用X射線照相啊!
  這位學者雖然發現了X射線,但當時的人們—包括他本人在內,都不知道這種射線究竟是什麼東西。直到20世紀初,人們才知道X射線實質上是一種比光波更短的電磁波,它不僅在醫學中用途廣泛,成為人類戰勝許多疾病的有力武器,而且還為今後物理學的重大變革提供了重要的證據。正因為這些原因,在1901年諾貝爾獎的頒獎儀式上,這位學者成為世界上第一個榮獲諾貝爾獎物理獎的人。
  人們為了紀念倫琴,將X射線命名為倫琴射線。

11 威爾姆·康拉德·倫琴 -相關鏈接

http://ks.cn.yahoo.com/question/1590000814202.html
http://www.eelove.cn/modules/m/list.image.php?id=1wem2kld3lq&image_id=14864
http://www.33jisi.com/Moban/JiNianWX.asp?BordID=1363&ShowID=4372
http://www.33jisi.com/Moban/JiNianWX.asp?BordID=1363&ShowID=4372

改變世界的十大科學物體 http://www.hao565.cn/content.asp?id=513

上一篇[淚腺]    下一篇 [佩內洛普·克魯茲]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