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據傳說,古時候印度有一條名叫希拉尼耶底的河,岸邊長著一片十分高大茂盛的娑羅雙樹(也有稱娑羅樹的)。 娑蘿與釋迦牟尼有類似的經歷,都出生名門,都遁入空門。

1 娑蘿 -〖悵嘆·詩〗

 

娑蘿娑蘿

 冷艷無聲,   

星眸含淚。   

阿佐野夜情竇開,   

病顰莫敢將君忘。   

生平無所願,   

但求見君顏。   

以笛為君歌一曲:   

願作君之刀下鬼,   

但求君莫把妾忘。   

綠衣,粉褂,木笛。朵朵淺藍的繡球柔柔地在墨綠中綻放。   

執手,按笛,斂目,幽幽醉人的笛聲徐徐地在星空下悠揚。   

烏髮如素,衣袂紛飛。   

有美一人,憑風而立。   

思慕如昔,愁顏難展。   

於千萬人之間,我只看見了你,從此,萬劫不復。

2 娑蘿 -〖愁顏·釋〗

 

娑蘿娑蘿

 娑蘿,又稱娑羅,常綠喬木,高30餘米,葉子長卵形,花淡黃色。原產印度。木材紫褐色或淡紅色   。   

【娑羅雙樹】 梵語:sal   

兩棵娑羅樹,相傳釋迦牟尼涅盤於娑羅雙樹間。   

據傳說,古時候印度有一條名叫希拉尼耶底的河,岸邊長著一片十分高大茂盛的娑羅雙樹(也有   稱娑羅樹的)。   

釋迦牟尼80歲時(在當時的印度,80歲已經是很高的年齡了)的一天,他走進希拉尼耶底河裡洗 了個澡,然後上岸走到娑羅雙樹林中。他在兩株較大的娑羅雙樹中間鋪了草和樹葉,並將僧伽鋪在上面,然後頭向北,面向西,頭枕右手,右側卧在僧伽上,最後就涅盤升天了。   

所以,卧佛寺的卧佛就是釋迦牟尼圓寂的式像。   

娑羅雙樹屬龍腦香科常綠大喬木,樹榦可割采龍腦香。龍腦香是高級天然香料,十分名貴,有名的印度蚊香是用龍腦香製造的。虔誠的佛教徒常用龍腦香油點佛燈,常用娑羅雙木材點香敬佛,致使 佛堂滿屋清香。在印度、泰國等國,人死後用木材焚燒屍體,富裕高貴的人家,常用娑羅雙樹作燃料  。

 娑羅雙樹是娑羅樹原產喜馬拉雅以南的丘陵山國,是熱帶植物。 北京附近多古寺。許多寺廟的植   有娑羅雙樹。比如潭柘寺。資料說,娑羅樹,又叫七葉樹,原生於印度,佛祖釋迦牟尼,宏揚佛法和 涅盤均與此樹有關,是佛門聖樹。   

公元566年,印度高僧智約將此樹移植到潭柘寺。再比如,位於海淀區西北的千年古剎大覺寺。每年5月,娑羅古樹正含苞待放,成為吸引遊客的景點。大覺寺內共有七棵娑羅棵,其中一棵是一級古樹 ,已經有500多年的歷史了。   

娑羅樹又名七葉樹,因其樹葉似手掌多為七個葉片而得名。此樹夏初開花,花如塔狀,又像燭台 ,每到花開之時,如手掌般的葉子托起寶塔,又象供奉著燭台。四片淡白色的小花瓣盡情綻放,花芯   內七個橘紅色的花蕊向外吐露芬芳,花瓣上泛起的黃色,使得小花更顯俏麗,而遠遠望去,整個花串 又白中泛紫,像是蒙上了一層薄薄的面紗。   

【阿佐野娑蘿】 娑蘿與釋迦牟尼有類似的經歷,都出生名門,都遁入空門。   

深愛上了只有幾面之緣的殺生丸,甚至,殺生丸連她的名字都不知道。一開始,我以為她會成為第 二個十六夜,然後便以為會成為第二個奈落。不一樣,完全不一樣。她的心有所眷——希望將自己的 一片痴情傳達給心上人,不惜將肉體出賣給妖怪,只為實現最後的願望。   

清翠的竹笛,婉轉的笛聲,終於在空氣中描繪出了你的身形。   

? 迷戀著殺生丸的女子,心愿未完成就離去。   

迷戀著殺生丸的女子,死後出賣靈魂只為幫他做事。   

迷戀著殺生丸的女子,你是否明白殺生丸根本不會理會你的心意?  

 然而你還是那樣全心全意。笛音繚繞,你終於離去。   

記憶里,只有蜿蜒在山路的笛聲。   

娑蘿的靈魂得到了升華,她懷著此生別無他求的的心理,帶著關於心上人俊朗面龐的美好回憶含笑 而去。   

較之與同樣悲慘的桔梗,她並沒有什麼極端的執念,至少她並不覺得自己是悲慘的。   

她的高雅,她的痴情,她的美艷並不亞於還徘徊在人世間的桔梗,但是她卻比桔梗多了份平常心,   

也正是這顆平常心將她最美好的笑容留在了心上人的心間。   

娑蘿,猶如慰藉孤寂靈魂的精靈,演繹了一曲愛的輓歌。   

「我為殺生丸大人採集鮮花,即使是這樣,我也覺得無比幸福。」   

如此痴迷,一心只為他。那時的她,沒有猶豫。   「

我沒有後悔,在最後的最後,我把我的心意說出來了。」   

如此堅定,永遠只為他。那時的她,沒有後悔。   她的愛,永遠痴迷。   

結語:我愛你,但我不需要你愛我,只要你知道就好。

3 娑蘿 -〖相思·訴〗

【初見】  
娑蘿娑蘿
 

漫天飛舞的鮮血間,四處飛散的屍體中,我只注視到了他!    

我聽不到敵人凄慘的呼救聲,我聞不到飄散在空氣中敵人那令人作嘔的血腥味,我甚至看不到血肉 模糊,伏屍遍野的悲慘的場景。   

此時此刻,我的眼中只容得下他——如入無人之境的飄逸身形,出神入化揮舞著光鞭的矯健身姿,隨風揚起的銀白髮絲和雪白和服,在鮮血四濺的修羅場上,竟無暇地不染一滴塵埃。   

那個上天賦予阿野城的救星——於澄藍夜空下傲然桀立,琥珀色的星眸冰冷地直視著前方。  

令我震撼的不是他玉樹臨風的絕代風華,不是他凌厲滅絕的手起鞭落,不是他行雲流水的流暢身影   。  

而是他那睥睨眾生,傲視絕倫的冰冷眼神——這才是真正的王者之風。   

臨水之淵,波瀾不驚!   

浪尖風堆,坦然自若!   

於風起雲湧之間,你舉手投足,髮絲清揚,寫乾坤,成定局。   

【傾情】

我永遠也忘不了那個畫面,如果說初次的注視是王者之風的臣服,那麼這一次就是心的淪陷了。   

蔥蘢的大樹下,他臨靠在粗壯的樹榦上,幽密的樹冠遮掩住了夏日的陽光,卻遮不住他光芒四射的 風采。   

那一天,我到郊外採摘了許多的美麗花朵,朵朵繽紛地綻放如同我此時歡騰不已的心境。   

我靜靜地坐在山角下的小丘上,執起自小帶在身邊的笛子,輕置於有些微顫的雙唇旁,徐徐地盍上 雙目,吹響那首最為熟悉卻始終未曾為他人吹奏過的曲子——櫻花。   

這是一首思念與傾慕的歌,是母親大人還在時教我的,初始,即便是我反覆練習也無法像母親大人 那樣隨心自如地吹奏,我很苦惱,曾一度質疑自己的資質與天賦。   

可母親大人是那樣溫柔地說:「娑蘿,當有一天,你遇到一個你想要留下的人時,就是你能自如地 吹出這首曲子的時候了。」   

如今,我終於明白了母親大人當時的話,母親大人,您聽到了嗎?我已經找到了我想留住的人了!   

此瞬,我只想把我思念與心意傳送給他。   

悠揚飄渺的笛聲有著清澈純明的旋律,卻有著無法壓抑的悲傷,風啊!請吹得再大些吧!請你把的 笛聲帶到山頂吧!讓我的心意能完整地表達給他吧!   

殺生丸大人,您是否聽的到呢? 此時此刻,我是如此的幸福啊!能讓我的心聲傳到您那,即使您 始終無法得知,我也滿足了。   

【夢碎】   

是什麼滴落在我的手背之上,如此滾燙,像是快被灼傷一樣,一滴晶瑩剔透的水珠順著手指滑落到 了緊握著的笛子上,散開在班駁的竹紋之上,模糊了沉鬱憂傷的色澤。   

是斑竹淚嗎? 還是—— 漫天飛舞的櫻花瓣片片如雪一般灑落在這片生養它的土地之上,層層疊疊 。   

而天空中,還有一批又一批的櫻花在隕落,像是所有的櫻花在一夜之間盛開,卻在下一瞬墜落。   

我急切地探出手想要接住這瞬歇的美麗,再打開掌心時,安然躺著的卻是一滴冰冷的眼淚。   

【心愿】   

只是,   

即使是已閉上了雙目,為什麼還能浮現他的臉孔?   

即使頻頻告訴自己不要想,為什麼還時能映出他的身影?   

即使是說服自己已了無牽挂,為什麼還會有想再見一面的念頭?   

心中的那個聲音越來越響, 難道真的沒有遺憾嗎?   

刀光劍影中從容優遊的身影。 難道真的沒有牽挂嗎?   

清幽明月下昂然飄逸的風姿。 難道真的沒有悔恨嗎?   

蒼茫大樹下葛然打斷的笛聲。   

【幻滅】   

如果沒有遇見你,我不會有如此多桀的命運,像所有戰國時期的公主一樣嫁給另一名城主,生兒育 女,相夫教子,平凡卻安寧地度過一生。   

可是如果沒有遇見你,我的生命就如一口枯死的古井般平乏。永遠不知道入骨的思念與激越的沉痛 是何等的令人心碎,卻又是何等的令人魂牽夢縈。永遠也不會明白櫻花在枝頭綻放所煥發的瞬間的無 與倫比的美麗是為誰而開,為誰而謝。   

所以,如果上蒼再給我一次機會的話,我還是選擇在那個腥風血雨的朔月之夜與你邂逅。   

就在那一晚,那一眼,那一瞬…… 
    
     
    
   

上一篇[甲基鳥嘌呤核苷]    下一篇 [赤瓟]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