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婆羅門令作者柳永,是宋朝的一部詩詞。

1 婆羅門令 -定格

  平平仄、平平平仄(韻),平平仄、仄平平平仄(韻)。
  仄仄平平,平平仄,平平仄(韻)。
  平仄仄,平仄平平仄(韻)。
  平平仄,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韻)。
  平平仄仄平平仄,平仄仄,仄平仄平仄(韻)。
  仄平仄仄,平仄平仄(韻)。
  仄仄平平,仄仄、平仄平平仄(韻),仄仄平平仄(韻)。

2 婆羅門令 -原文

  昨宵里、恁和衣睡。
  今宵里、又恁和衣睡。
  小飲歸來,初更過、醺醺醉。
  中夜後、何事還驚起。
  霜天冷,風細細。
  觸疏窗、閃閃燈搖曳。
  空床展轉重追想,雲雨夢、任敧枕難繼。
  寸心萬緒,咫尺千里。
  好景良天,彼此空有相憐意。
  未有相憐計。

3 婆羅門令 -鑒賞

  開頭二句從「今宵」聯繫到「昨宵」,說昨夜是這樣和衣而睡,今夜又這樣和衣而睡。連寫兩夜,而景況如一。從羈旅生活中選擇「和衣睡」這樣一個典型的細節,就寫盡了遊子苦辛和孤眠滋味。兩句純用口語,幾乎逐字重複,於次句著一「又」字,傳達出一種因生活單調膩味而極不耐煩的情緒。以下三句倒插,寫入睡之前,先喝過一陣悶酒。「宣」,可見未盡興,因為客中獨酌毫無意趣可言。但一飲飲到「初更過」,又可見有許多愁悶待酒消遣,獨飲雖無意興,仍是醉醺醺歸來。「醺醺醉」三字,既承上說明了何以和衣而睡的原因,又為下面寫追尋夢境伏筆。
  「何事還驚起」用設問的語氣,便加強了表情作用,使讀者感到夢醒人的滿腔幽怨。「霜天冷,風細細」是其膚覺感受:「閃閃燈曳」則是其視覺感受。上片寫孤眠驚夢的情事,語極渾成,造境凄清。
  過片撇開景語,繼驚夢寫孤眠寂寞的心情。主人公此時展轉反側不能成眠,想要重溫舊夢,而不復可得。「重追想」三字對上片所略過的情事作了補充,原來醉歸后短暫的一覺中,他曾做上一個好夢,與情人同衾共枕、備極歡洽。此處作者用反襯手法,夢越好,越顯得夢醒后的可悲。相思情切與好夢難繼成了尖銳的矛盾。緊接兩個對句就極寫這種複雜的心緒,每一句中又有強烈對比:「寸心」對「萬緒」寫出其感情負荷之沉重難堪:「咫尺」對「千里」則表現出夢見而醒失之的無限惆悵。此下一氣蟬聯,謂彼此天各一方,空懷相思之情而無計相就,辜負如此良宵。所謂「好景良天」,也就是「良辰美景虛設」之省言。「彼此」二字讀斷,更能產生「人成各,今非昨」的意味。全詞至此,由寫一已的相思而牽連到對方同樣難堪的處境,意蘊便更深入一層。「空有相憐意,未有相憐計」兩句意思對照,但只更換首尾二字,且於尾字用韻。由於數字相同,則更換的字特別是作韻腳的末一字大為突出,「有意」、「無計」的內心矛盾由此得到強調。結尾巧用重複修辭的手法,前後照應,層次豐富,而意境渾然,頗耐人尋味。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