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婆舍斯多(?~325),罽賓國人也。姓婆羅門,為禪宗傳法第二十五祖。

1 婆舍斯多 -簡介

婆舍斯多婆舍斯多尊者
 婆舍斯多,其母夢得神劍而有孕,既誕生,左手握珠而不開,一日遇師子尊者,顯發宿因,出家為其弟子;尊者將斯多之名與前世之名婆舍,合稱為婆舍斯多,密授心印。后受王迦勝之禮遇,因師子尊者遇害而潛隱山谷,受當時國王天德之供養,後傳法予太子不如蜜多。於東晉明帝太寧三年示寂,世壽不詳。  

2 婆舍斯多 -生平

婆舍斯多父寂行,母常安樂。初,母夢得神劍,因而有孕既誕,拳左手。遇師子尊者顯發宿因,密授心印。后適南天,至中印度。彼國王名迦勝,設禮供養。

  時有外道,號無我尊。先為王禮重,嫉祖之至,欲與論義,幸而勝之,以固其事。乃於王前謂祖曰:

  「我解默論,不假言說。」

  祖曰:「孰知勝負?」

  彼曰:「不爭勝負,但取其義。」

  祖曰:「汝以何為義?」

  彼曰:「無心為義。」

  祖曰:「汝既無心,豈得義乎?」

  彼曰:「我說無心,當名非義。」

  祖曰:「汝說無心,當名非義。我說非心,當義非名。」

  彼曰:「當義非名,誰能辨義?」

  祖曰:「汝名非義,此名何名?」

  彼曰:「為辨非義,是名無名。」

  祖曰:「名既非名,義亦非義,辨者是誰,當辨何物?」

  如是往返五十九番,外道杜口信伏。

  於時祖忽面北,合掌長吁曰:「我師師子尊者,今日遇難,斯可焉。」即辭王南邁,達於南天,潛隱山谷。

  時彼國王名天德,迎請供養。王有二子:一名德勝,凶暴而色力充盛。一名不如密多,和柔而長嬰疾苦。祖乃為陳因果,王即頓釋所疑。

  又有咒術師,忌祖之道,乃潛置毒藥於飲食中,祖知而食之,彼返受禍,遂投祖出家。祖即與授具。后六十載,德勝即位,複信外道,致難於祖。不如密多以進諫被囚。

  王遽問祖曰:「予國素絕妖訛,師所傳者當是何宗?」

  祖曰:「王國昔來,實無邪法。我所得者,即是佛宗。」

  王曰:「佛滅已千二百載,師從誰得邪?」

  祖曰:「飲光大士,親受佛印,展轉至二十四世師子尊者,我從彼得。」

  王曰:「予聞師子比丘不能免於刑戮,何能傳法後人?」

  祖曰:「我師難未起時,密授我信衣法偈,以顯師承。」

  王曰:「其衣何在?」

  祖即於囊中出衣示王。王命焚之,五色相鮮,薪盡如故。王即追悔致禮。

  師子真嗣既明,乃赦密多。密多遂求出家。祖問曰:「汝欲出家,當為何事?」婆舍斯多尊者

  密多曰:「我若出家,不為其事。」

  祖曰:「不為何事?」

  密多曰:「不為俗事。」

  祖曰:「當為何事?」

  密多曰:「當為佛事。」

  祖曰:「太子智慧天至,必諸聖降跡。」

  即許出家。六年侍奉,後於王宮受具。羯磨之際,大地震動,頗多靈異。

  祖乃命之曰:「吾已衰朽,安可久留?汝當善護正法眼藏,普濟群有。聽吾偈曰:聖人說知見,當境無是非。我今悟真性,無道亦無理。」

  不如密多聞偈,再啟祖曰:「法衣宜可傳授。」

  祖曰:「此衣為難故,假以證明;汝身無難,何假其衣?化被十方,人自信向。」

  不如密多聞語,作禮而退。祖現於神變,化三昧火自焚,平地舍利可高一尺。德勝王創浮圖而秘之。

3 婆舍斯多 -付法傳承

尊者,罽賓國人。初,母夢得神劍,因而有孕。既誕,拳其左手。父引見師子祖,問其故,祖即以手接曰:「可還我珠。」尊者遽開手奉珠,遂捨出家。祖為剃度曰:「吾師密有懸記,罹難。正法眼藏,轉付與汝。」得法后,潛隱山谷,國王天德,迎請供養。后王太子德勝即位,信外道法,致難尊者,出衣示之。王命焚衣,五色相鮮,薪盡如故,王即追悔,致禮。后付法衣於密多,即現神變,化火自焚。平地舍利,可高一尺。
白話解:
尊者,罽賓國人:婆舍斯多尊者是二十五祖,他是罽賓國的人。

初,母夢得神劍,因而有孕:起初他的母親作了一個夢,在夢裡頭有一把神劍。一作這個夢之後,就有孕了。你說這個夢是真的、是假的?說是真的,又是個夢;若是假的,又有孕了。所謂夢,若是明明了了、清清楚楚的,神識並沒有昏迷,這種夢可以說是一個真夢;真就是夢,夢就是真。你信它是真的,也是個夢;你不信它是真的,還是個夢。

既誕,拳其左手:等他出生之後,左手攢著拳頭。他的左手不張開,你就怎麼想法子要他張開,他也不張開。雖然是個小孩子,但是力量也很大的,就是不張手,拳頭好像長到一起似的。大約他的父母已經想了很多方法,要把他的手張開,可是方法都不靈。於是等到他二十歲時,父引見師子祖,問其故:他父親沒有辦法了,就去找二十四祖師子比丘,請問他緣故。

祖即以手接曰:可還我珠。本來他父親問,什麼緣故這個孩子攢著拳頭不伸開呢?可是師子尊者並不答覆他這個問題,而是伸開手,好像要接什麼東西似的,就說:「你把我的寶珠還給我。」尊者遽開手奉珠:遽,就很快地。婆舍斯多尊者遽然間把手張開來,就把珠子送給二十四祖師子尊者。

你看!師子尊者就知道這孩子手裡拿著他的一顆珠子。那顆如意珠,是給婆舍斯多尊者偷去了?不是偷去,這是做為一個預先授記。他們兩位早就約定好了,說:「你手裡拿著這顆珠子,到那兒托生去;我到那個地方,就會和你要這顆珠子,你就還給我,那麼你父親就會把你布施出家了。如果不是這樣,你的父親一定捨不得你,不讓你出家。所以我們兩個人預先這麼定好方法;到時候,我和你要珠子,你就把手張開還給我。」婆舍斯多尊者說:「好,就這麼辦!」就這麼辦呢,他父親也很懂事情的,知道若要了解他的手為什麼不張開,就必須要問師子尊者。

遂捨出家:他父親一看,有這麼個奇怪的事情──他手裡拿顆珠子,師子尊者一要,他就給他了!這不用說,他一定是和師子尊者有因緣的,於是就送他出家了。

祖為剃度曰:師子尊者就給他落髮,就說:「吾師密有懸記:我的師父第二十三代祖師,早就對我說過。懸記,就是預言,很早很早就預先說,將來會有一個什麼事情發生;到時候,看靈不靈驗。這懸記是什麼呢?罹難:說是我將來弘揚佛法,會遇著一種災難。可是不要緊,正法眼藏,轉付與汝:我現在先把教外別傳,實相離相,以心印心,不立文字的這種法門,傳授給你。」
得法后,潛隱山谷:婆舍斯多尊者得法之後,就隱遁到山裡頭去修行,不見人。國王天德,迎請供養:這個時候,那個國家的國王叫天德,到山裡頭請他出來到宮裡供養。

后王太子,德勝即位:以後這個國王的太子德勝,繼承帝位的時候,信外道法,致難尊者:他不信佛了,信外道法。所以難怪現在很多人信外道,因為那時早就有這個外道法。德勝王就去難為這位婆舍斯多尊者,給他困難,說師子尊者已遭王難,怎麼有可能傳法給你呢?出衣示之:婆舍斯多尊者就拿出佛傳下的衣缽,給德勝王看。

王命焚衣,五色相鮮,薪盡如故:德勝王就命令他的臣下,把衣拿去用火燒了。可是這衣越用火燒,它的顏色越鮮明,現出青黃赤白黑這五色。等到火都燒完了,這衣還完全沒燒到。

王即追悔,致禮:德勝王一看這樣情形,這衣燒不了,於是生大慚愧心,知道自己做錯了;所以就向婆舍斯多尊者頂禮,求懺悔,說:「我以前相信外道,這是不對的,我現在也要皈依三寶,拜尊者為師。」

后付法衣於密多:以後婆舍斯多尊者又把這衣和法,傳給密多尊者。即現神變,化火自焚:於是就現大神變,自己化成三昧真火,把自己燒了。燒了以後,你猜怎樣?平地舍利,可高一尺:他的舍利從地面算起,有一尺多高,有那麼多的舍利。你看!這如果沒有真的功夫,怎麼會有那麼多的舍利呢?所以就讚歎他。  

4 婆舍斯多 -贊曰

未出門牆 玄珠已握 傳此信衣 化被蒙族
患難不侵 火煅金昱 勝王追悔 法幢高卓
白話解:
未出門牆,玄珠已握:還沒有到房子外邊,也就是說他還在胎裡邊時,這顆如意寶珠已經在他的掌里握了。
傳此信衣,化被蒙族:由釋迦牟尼佛傳下來,用來表信的衣缽,他用來教化這種不受法王教化的民族。
患難不侵,火鍛金昱:什麼患難也侵犯不了他,即使德勝國王用火燒這金色之衣,也都燒不壞。
勝王追悔,法幢高卓:這時德勝國王也懺悔了,就在當時的國家,立起很高的大法幢。
上一篇[《祖堂集》]    下一篇 [儀錶台]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