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子列子窮》,敘述了列子窮而面有飢色,但拒絕鄭國暴虐的執政者子陽饋贈的糧食的故事。

  列子; 名寇,又名禦寇(又稱「圄寇」「國寇」),相傳是戰國前期的道家人物,鄭國人,與鄭繆公同時。其學本於黃帝老子,主張清靜無為。後漢班固的《藝文志》「道家」部分錄有《列子》八卷,早已散失。今本《列子》八篇,內容多為民間故事、寓言和神話傳說。從思想內容和語言使用上來看,可能是晉人所作,是東晉人搜集有關的古代資料編成的,晉張湛註釋並作序。

  《列子》又名《沖虛經》,是道家重要典籍。列禦寇所著,所著年代不詳,大體是春秋戰國時代。該書按章節分為《天瑞》《黃帝》《周穆王》《仲尼》《湯問》《力命》《楊朱》《說符》等八篇,每一篇均有多個寓言故事組成,寓道於事。其中有我們較為熟悉的「愚公移山」、「亡呋(fū)者」、「歧路亡羊」等。

  原文

  
 子列子窮,容貌有飢色。客有言之於鄭子陽者曰:「列禦寇,蓋有道之士也,居君之國而窮,君無乃為不好士乎?」鄭子陽即令官遺之粟。子列子見使者,再拜而辭。使者去,子列子入,其妻望之而拊心曰:「妾聞為有道者之妻子,皆得佚樂,今有飢色。君過而遺先生食,先生不受,豈不命邪!」子列子笑謂之曰:「君非自知我也。以人之言而遺我粟,至其罪我也又且以人之言,此吾所以不受也。」其卒,民果作難而殺子陽。子列子之見微除不義遠矣。且子列子內有饑寒之憂,猶不苟取,見得思義,見利思害,況其在富貴乎?故子列子通乎性命之情,可謂能守節矣。

  譯文

  
列子生活貧困,面容常有飢色。有人對鄭國的上卿子陽說起這件事:「列禦寇,是一位有道的人,居住在你治理的國家卻是如此貧困,你恐怕不喜歡賢達的士人吧?」子陽立即派官吏送給列子米粟。列子見到派來的官吏,再三辭謝不接受子陽的賜予。

  官吏離去后,列子進到屋裡,列子的妻子埋怨他並且拍著胸脯傷心地說:「我聽說作為有道的人的妻子兒女,都能夠享盡逸樂,可是如今我們卻面有飢色。鄭相子陽瞧得起先生方才會把食物贈送給先生,可是先生卻拒不接受,這難道不是命里註定要忍飢挨餓嗎!」列子笑著對他說:「鄭相子陽並不是親自了解了我。他因為別人的談論而派人贈與我米粟,等到他想加罪於我時必定仍會憑藉別人的談論,這就是我不願接他贈與的原因。」後來,百姓果真發難而殺死了子陽。 列子見細節而遠離不義。而且列子有饑寒之憂,不尚且不隨便取得,看見得到就想到要符合道義,看見利益就想到危害,更不用說他處於富貴之中了。

  譯詞

  鄭子陽者:鄭國叫子陽的君主

  秉:古代容量單位

  拊心:拍著胸口

  作難:作亂

  過:探訪

  受:接受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