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子午井在湖廣會館這處小小「鄉賢祠」前,,每日逢子午時,清泉上涌,清甜異於平時,故叫「子午井」。井台周以護欄,刻有銘文,傅岳棻撰序。鄉賢祠前有一處既是歷史遺存,又是令人驚異的景觀——「子午井」。這口子午井每日逢子午時,清泉上涌,清甜異於平時,故叫「子午井」,井台周圍有石頭護欄,刻有銘文,前院為大戲樓。

子午井子午井

1 子午井 -簡介

子午井子午井

文昌閣在會館的後部,閣前階石下有一口井,名子午井,口徑約2尺,深有7丈余。井台周以護欄,刻有銘文,傅岳芬撰序,記述了子午井的名稱來源和其地的始末。子午井是北京戲曲博物館湖廣會館中的重要的古迹。子午井於70年代被填平,上面蓋起了小房,井口被挪到不遠處砌滲水池用。1996年修復,漢白玉的高井台是重修時新砌的。子午井於70年代被填平,上面蓋起了小房,井口被挪到不遠處砌滲水池用。1996年修復,漢白玉的高井台是重修時新砌的。

子午井位於會賢堂階前,子午井的名字來源於紀曉嵐的《閱微草堂筆記》:「子午二時汲則甘,余時則否。」也就是說,這眼井的水比較魔幻,只有凌晨子時和午時兩個時辰是甜的,過時就不甜了。

2 子午井 -歷史記載

子午井紀曉嵐在其《閱微草堂筆記》里的記載

紀昀在《閱微草堂筆記》里寫了一段:「虎坊橋西一宅,南皮張公子畏故居也。今劉雲房副憲居之。中有一井,子午二時汲則甘,余時則否。其理莫明。或曰陰起午中,陽生子半,與地氣應也。然天氣崑崙充滿大地,何他井不與地氣應,此井獨應乎?西土最講格物學,職方外記載其地有水,一日十二潮與晷刻不差杪忽,有欲窮其理者,構廬水側晝夜測之,迄不能喻,至恚而自忱。此井也類是耳。」紀昀的記載說明乾隆時這口井已經很有名了。

茲錄一段如下:「湖廣館文昌閣之下有井曰子午,紀文達《閱微草堂筆記》雲『子午二時汲則甘,余時則否,其理莫明,或曰陰起午中,陽生子半,與地氣應也。『然二時何以水味獨甘,其理究不可知,或說亦末足據。其地為徐司冠乾學憺園,岳襄勤鍾琪、劉文恪權之、張運使惟寅、紀文達昀、王文瑞傑相繼居此,最後歸漢陽葉氏平安館。自雲素給諫傳孫昆臣口口,兩廣事覆,乃捐為兩湖會館,地既歷為名賢所居,而井泉又靈異莫測,則斯井亦宣南一掌故也。歲久不修,井以湮塞,癸未之秋,陽新石榮暲藎午襄理館事,言於總董呈家駒子昂,重加修葺,淘其穢積,浚其污墊,於是泉脈復通,其水味之應時而甘果不虛也,……斯井在文昌閣下,在久不改而靈異殊常,今茲塞而復通,井養而不知其為吾兩湖文明大啟之象乎,爰瓷石為闌屬予銘之,垂際久遠,余故序其緣起如此。」

民國32年(1943年),湖廣會館董事長吳子昂、董事石藎年等重新疏浚了這口井,每日逢子午時,清泉上涌,甘洌異於平時。他們刻石為欄保護,吳子昂於井圈上篆書「子午井」三字。

3 子午井 -歷史沿革

子午井羅盤
子午井銘序作於民國三十二年(1943年)淘井竣工之時。敘述了其地歷史沿革的梗概。徐乾學,康熙年間曾任刑部尚書,以古稱之為司寇,別業憺園,在虎坊橋迤南一帶,《宸垣識略》已載其遺址無考,以會館即其遺址,尚無充分證據;岳鍾琪,乾隆年間以平定大小金川之功績封威信公,曾任兵部尚書,座謚襄勤,其宅後為紀曉嵐所得,在虎坊橋之東,《閱微草堂筆記》有載,以會館為二人的故居,失於考證。會館之地,先為曾任監察御史的張惟寅所居,次為大學士劉權之所居,又為大學士王傑居,最後是戶科給事中葉繼雯(雲素)的居所,皆有明文記載。並均談及子午井。葉雲素傳給其孫葉名琛(字昆臣)葉名灃(字潤臣)。序文所述兩廣事覆,當是指葉名琛於咸豐七年(1857年)在兩廣總督任內被英軍俘虜事。將宅捐給兩湖會館,應是其弟葉名灃,湖廣會館的擴建工程完成,即應在此際。   

4 子午井 -尋找舊跡

子午井子午井

2004年,台灣同胞馬老爺子手拿一張小時候的照片回北京,要尋找50多年前兒時聽戲的戲園子舊跡。

一張泛黃的老照片上一個淘氣的男孩騎在井欄上,這位台胞要找的就是照片上的那口井。當年這位馬老爺子還是個穿開襠褲的小孩時,他的爺爺經常帶他到一個戲院聽戲。「院子里有口井,爺爺怕我掉到井裡,從不讓我近前,所以我對那口黑洞洞的井印象特別深刻。」最後憑著又能聽戲又有井這一線索,終於找到了湖廣會館的子午井。

5 子午井 -參考資料

[1] 新浪網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44499900100ailp.html

[2] 咚咚鏘網 http://www.dongdongqiang.com/news/20080201/004.htm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