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子夜歌是一種中國古代的詩歌體裁,相傳為晉代江南一名名叫子夜的女子所創,屬於樂府詩的一種。

子夜歌是一種中國古代的詩歌體裁,相傳為晉代江南一名名叫子夜的女子所創,屬於樂府詩的一種。

1 子夜歌 -作品信息

【名稱】《子夜歌》
【年代】晉、宋、齊
【作者】子夜等
【體裁】樂府詩

2 子夜歌 -作品原文

 
  子夜歌(晉宋齊辭) 
  落日出前門,瞻矚見子度。冶容多姿鬢,芳香已盈路。
  芳是香所為,冶容不敢堂。天不奪人願,故使儂見郎。
  宿昔不梳頭;絲髮被兩肩。婉伸郎膝上,何處不可憐。
  自從別歡來,奩器了不開。頭亂不敢理,粉拂生黃衣。
  崎嶇相怨慕,始獲風雲通。玉林語石闕,悲思兩心同。
  見娘喜容媚,願得結金蘭。空織無經緯,求匹理自難。
  始欲識郎時,兩心望如一。理絲入殘機,何悟不成匹。
  前絲斷纏綿,意欲結交情。春蠶易感化,絲子已復生。
  今夕已歡別,合會在何時?明燈照空局,悠然未有期。
  自從別郎來,何日不咨嗟。黃檗郁成林,當奈苦心多。
  高山種芙蓉,復經黃檗塢。果得一蓮時,流離嬰辛苦。
  朝思出前門,暮思還后渚。語笑向誰道,腹中陰憶汝。
  攬枕北窗卧,郎來就儂嬉。小喜多唐突,相憐能幾時。
  駐箸不能食,蹇蹇步闈里。投瓊著局上,終日走博子。
  郎為傍人取,負儂非一事。摛門不安橫,無復相關意。
  年少當及時,嗟跎日就老。若不信儂語,但看霜下草。
  綠攬迮題錦,雙裙今復開。已許腰中帶,誰共解羅衣。
  常慮有貳意,歡今果不齊。枯魚就濁水,長與清流乖。
  歡愁儂亦慘,郎笑我便喜。不見連理樹,異根同條起。
  感歡初殷勤,嘆子后遼落。打金側玳瑁,外艷里懷薄。
  別後涕流連,相思情悲滿。憶子腹糜爛,肝腸尺寸斷。
  道近不得數,遂致盛寒違。不見東流水。何時復西歸。
  誰能思不歌,誰能飢不食。日冥當戶倚,惆悵底不億。
  攬裙未結帶,約眉出前窗。羅裳易飄颺,小開罵春風。
  舉酒待相勸,酒還杯亦空。願因微觴會,心感色亦同。
  夜覺百思纏,憂嘆涕流襟。徒懷傾筐情,郎誰明儂心。
  儂年不及時,其於作乖離。素不如浮萍,轉動春風移。
  夜長不得眠,轉側聽更鼓。無故歡相逢,使儂肝腸苦。
  歡從何處來?端然有憂色。三喚不一應,有何比松柏?
  念愛情慊慊,傾倒無所惜。重簾持自鄣,誰知許厚薄。
  氣清明月朗,夜與君共嬉。郎歌妙意曲,儂亦吐芳詞。
  驚風急素柯,白日漸微蒙。郎懷幽閨性,儂亦恃春容。
  夜長不得眠,明月何灼灼。想聞散喚聲,虛應空中諾。
  人各既疇匹,我志獨乖違。風吹冬簾起,許時寒薄飛。
  我念歡的的,子行由豫情。霧露隱芙蓉,見蓮不分明。
  儂作北辰星,千年無轉移。歡行白日心,朝東暮還西。
  憐歡好情懷,移居作鄉里。桐樹生門前,出入見梧子。
  遣信歡不來,自往複不出。金銅作芙蓉,蓮子何能實。
  初時非不密,其後日不如。回頭批櫛脫,轉覺薄志疏。
  寢食不相忘,同坐復俱起。玉藕金芙蓉,無稱我蓮子。
  恃愛如欲進,含羞未肯前。口朱發艷歌,玉指弄嬌弦。
  朝日照綺錢,光風動紈素。巧笑蒨兩犀,美目揚雙蛾。[1]

3 子夜歌 -作品選析


《子夜歌》是樂府吳聲歌曲名。曲調相傳是晉代一個叫子夜的女子所創作。現存晉、宋、齊三代歌詞四十二首,收入《樂府詩集》中。其內容均寫男女戀情,是女子吟唱其愛情生活的悲歡,形式為四句五言句。詩中多用雙關隱語,活潑自然。由《子夜歌》后又衍生出《大子夜歌》、《子夜四時歌》等曲。
這裡選取《子夜歌》第七首(「始欲識郎時,兩心望如一。理絲入殘機,何悟不成匹」)進行賞析。
此篇是痴情女子對男子背約負心的痛心譴責。詩歌以棉絲織成布匹來比喻有情人結為佳偶。這位女子本指望兩情相悅,將會有個美滿的結局,沒料到男子負心,留給她的是一縷織不成匹的亂絲,一個殘缺不全的夢。 「絲」諧「思」;「殘機」是殘破的織布機,喻機緣不好;「匹」是量詞,是布的長度單位,喻「匹配」。殘機織布當然織不成匹,用諧音雙關的寫法嘆息愛情不順利。表達了痴情女子對負心男子的痛心和婚姻失敗的頓悟。構思新鮮,別有趣味。[2]

4 子夜歌 -作品輯評

《唐書·樂志》曰:「《子夜歌》者,晉曲也。晉有女子名子夜,造此聲,聲過哀苦。」
《宋書·樂志》曰:「晉孝武太元中,琅琊王軻之家有鬼歌子夜,殷允為豫章,豫章僑人庾僧虔家亦有鬼歌子夜。」殷允為豫章亦是太元中,則子夜是此時以前人也。
《古今樂錄》曰:「凡歌曲終,皆有送聲。子夜以持子送曲《鳳將雛》以澤雉送曲。」
《樂府解題》曰:「後人更為四時行樂之詞,謂之《子夜四時歌》。又有大子夜歌》、《子夜警歌》、《子夜變歌》,皆曲之變也。」描述四季的景象,按季節分為子夜春歌、子夜夏歌、子夜秋歌、子夜冬歌四種,多採用諧音手法抒情。

上一篇[瓦尼婭·米蘭]    下一篇 [公共領域]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