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1 子柳之母死 -基本信息

  【作品名稱】《子柳之母死

  【作品出處】《禮記·檀弓》 

  【作品年代】 戰國時代

2 子柳之母死 -作品原文

  子柳之母死⑴。子碩請具⑵。子柳曰:「何以哉?」子碩曰:「請粥庶弟子母⑶。」子柳曰:「如之何其粥人子母⑷,以葬其母也?不可。」即葬。子碩欲以賻布之餘具祭器⑸。子柳曰:「不可。吾聞之也:君子不家於喪⑹,請班諸兄弟之貧者⑺。」

3 子柳之母死 -作品註釋

  ⑴子柳:魯國人。

  ⑵子碩(shi):子柳的弟弟。具;備辦。這裡指備辦喪葬的器用。

  ⑶粥(yU):同「鬻」,賣 庶弟:父親的妾所生的年幼的兒子。

  ⑷如之何:怎麼。其:語氣助詞,沒有實義。

  ⑸賻(fU)布:送給喪家助葬的錢帛。

  ⑹家:意思是充作家用。

  ⑺班:分發。諸:之於,給……。之:代同,指剩下的錢帛。

4 子柳之母死 -作品譯文

  子柳的母親去世了,子碩(子柳之弟)請求備辦喪葬的器用。子柳說:「你用什麼來備辦呢?」子碩回答道:「可以把父親的妾所生的年幼的兒子的母親(即妾)賣了。」子柳說:「怎麼可以賣掉別人的母親,用得來的錢安葬自己的母親呢?不行。」安葬之後,子碩想用別人送來助葬剩下的錢帛備辦祭祀器物。 子柳說:「不能這樣。我聽說,君子不借喪葬之事來獲得利益,還是把剩下的錢帛分發給貧窮的兄弟們吧。」

5 子柳之母死 -作品讀解

  藉機發財,是勢利之人的心態。只要機會出現,有利可圖,便會削尖腦袋往裡鑽,管他正當不正當、仁義不仁義,絕不會放過任何一點藉機發財的時機。

  那麼,君子就不愛財了?非也。君子愛財,取之有道、這就是說,君子和小人都愛財,這大概是人的天性。但是,君子和小人的分野在於:一個取財有道,一個取財無道;一個是正當的,一個是不義的。這個差別雖然不能說是天壤之別,卻也是原則的差別。

  君子既要顧自己的利益,也要考慮別人的利益,憑自己的正當勞動獲取理應得到的財物,比如孔子收取學生的「束修」(干肉)。小人則只顧自己,不顧別人,發不義之財是常事,把自己的快樂建立在他人的痛苦之上也不少見。 記住這個原則差別,約束自己非份的發財慾望,肯定會使自己變得好起來。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