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仁愛

孔子與孟子同為儒家文化的大師,都推崇「仁」的思想,都講求「仁者愛人」,但是二者卻有著較大的區別。孔子偏向敦厚,而孟子則偏向憤世嫉俗。

1孔孟

孟子簡介
孟子

  孟子

孟子(前372年-前289年),名軻,字子輿(待考,一說字子車或子居)(按:車,古文;輿,今字。車又音居,是故,子輿、子車、子居,皆孟子之字也)。戰國時期鄒國人,魯國慶父後裔。中國古代著名思想家、教育家,戰國時期儒家代表人物。著有《孟子》一書。孟子繼承併發揚了孔子的思想,成為僅次於孔子的一代儒家宗師,有「亞聖」之稱,與孔子合稱為「孔孟」。

2孔孟之道

孟子
孟子

  孟子

孟子有時候被人稱為有「革命性」,這是因為戰國時代的動亂,使他知道,只是恢復故態而不改弦更張是不能濟事的。齊人準備伐燕,他說燕可伐。齊宣王問他貴戚之卿應做的本分,他說:「君有大過則諫,反覆之而不聽則易位。」也就是容許廢君而另立族中賢人。梁襄王問他:「天下惡乎定?」他答道:「定於一。」襄王又追著問:「孰能一之?」孟子就說:「不嗜殺人者能一之。」他又曾和梁惠王說過「地方百里,而可以王」。這已經不是孔子所說「非禮勿視,非禮勿聽,非禮勿言,非禮勿動」的嚴格規矩了。
孟子開始遊說的時候,也正是商鞅受刑,蘇秦、張儀提倡合縱連橫之季。戰國七雄,已經準備長期的大廝殺。雖然這時候的戰事還沒有像戰國末季那樣劇烈——凡是年齡十五歲以上的都要向防地報到,降卒四十萬或四十五萬一起坑埋——但是這時也不再是春秋時代競技式的戰爭了。商鞅相秦,第一件事就是「令民為什伍」,即是以一種軍事組織的原則,加之全民。在戰場上騎兵既登場,步兵人數也大量增加。「斬首六萬」,「斬首七千」,已經開始見於各國的紀錄。孟子說:「今夫天下之人牧,未有不嗜殺人者也。」這句話可能反映著當時各國備戰的情況,也可以說是他對當時國君草菅民命的一種控訴。他所說的「民有飢色,野有餓殍」不可能是無的放矢。
出處
北宋胡宏(?—1155)《知言》三:「卷釋氏窺見心體,故言為無不周遍。然未知止於其所,故外倫理而妄行,不足與言孔孟之道也。」(浙江人民出版社影印《百子全書》2冊3卷2頁)
詳細介紹
區別:孔子與孟子同為儒家文化的大師,都推崇「仁」的思想,都講求「仁者愛人」,但是二者卻有著本質的區別。
首先,從兩人的人格來看。孔子偏向敦厚,而孟子則偏向激進。孔子作為儒家的創始人自然要以身作則,要別人大氣,自己就得是個敦厚的儒者長者。這與孔子的人生經歷有關,孔子早年家貧,作過吹鼓手,也放過牛羊,他是自學成才,因而他自然就養成了謙遜的性格,他向長者請教時也總是恭恭敬敬。成材后,他也將這種恭敬的習慣一以貫之,所以才有「有教無類」的思想,他要讓年輕人少走彎路,對年輕人的教誨總是不厭其煩。他是老師,也是長者,所以,脾氣暴躁的子路都會受他的影響,並拜他為師。寬恕始終是他的人生信條,如在陳國,被別人形容為「喪家之犬」,他都不生氣。但在原則上則義正詞嚴,毫不妥協。當他發現季子享用天子規格聽音樂時,他也會說「是可忍,孰不可忍」。所以,孔子的敦厚中是蘊藏著凜凜正氣的。
孟子則不同,孟子更偏向憤世嫉俗,傾向激進,並強調「格」、「氣節」。孟子生活在戰國時期,在那個時期內諸侯們交相攻伐,仁義早被拋諸腦後,「興滅繼絕」的傳統也煙消雲散,然而,神仙打仗,凡人遭殃,百姓流離失所,餓殍遍野。孟子把個人與社會緊密的聯繫在一起,他以解民倒懸為己任,自然是看不慣諸侯們的那一套的,百姓的血流在他的眼中,哀號回蕩在他的心中,這更激起他的憤世嫉俗。孔子也憤世嫉俗,只不過他最大的憤怒也就是「道不行,乘桴浮於海」,孟子則不同,他是「當今之世,捨我其誰」。孔子的憤怒是出世,孟子的憤怒是入世,是一股豪邁之情,自信之氣,他越憤怒越要入世,正如孟子所說「富貴不能淫,貧賤不能移,威武不能屈」。所以,從對後世文人的人格的影響來看,孟子的影響超過了孔子。
第二,從他們對「仁」的看法來看,孔子是大廈的奠基者,孟子是大廈的建立者和完善者。孔子針對「春秋無義戰」提出了「仁」思想,他並沒有將「仁」的思想形象化具體化,「仁」還只是一個籠統的概念。孟子則在「仁」的基礎上將其形象為「不忍之心」,並建立「性善論」來對其進行論述,進而提出「仁政」的概念。由「仁」到「仁政」是一種從社會道德到社會政治的一個飛躍,這種飛躍將能更好的鞏固「仁」的觀念,並能更好地施行「仁政」。
第三,從具體的施政來看,孔子的施政綱領比較簡單原始,孟子的施政綱領則詳細具體的多。孔子治理天下,不外「禮樂」二端,他的禮就是不僭越,君君,臣臣,父父,子子;他的樂就是「浴乎沂,風乎舞雩,沐而歸」,簡單說來就是簡政施仁。孔子也贊同發展經濟,他很贊同管仲,他說「微管仲,吾其披髮左衽矣」。他也贊同用適當的刑罰來懲戒,不過,他不贊成濫施刑罰。孟子則不同,他認為「民為貴,社稷次之,君為輕」,認為可誅殺「獨夫」,雖多了點殺伐之氣,卻表現出其朗朗正氣;他認為樂也當用來治理國家,「古之樂猶今之樂」,為君者當「與民同樂」,以此來教化百姓。孟子不贊同刑罰,只因戰國時期各國刑罰太甚,他認為施刑是「罔民」,他倒贊同教化「謹庠序之教,申之以孝悌之義」。而他最贊同的是發展經濟「五畝之宅,樹之以桑,五十者可以衣帛矣;雞、豚、狗、彘之畜,無失其時,七十者可以食肉矣;百畝之田,無奪其時,十口之家可以無飢矣」。孟子的經濟就是「教養」二大端,畢竟「倉廩實而後知禮節」。
總的說來,孔子和孟子的不同大概就這三個方面,他們的不同主要是時代使然。
9月28日,在儒家創始人孔子誕辰2556周年之際,全球華人首次聯合祭孔活動在世界各地孔廟同時舉行。其實,不光是華人,整個亞洲包括韓國、日本、越南,以至於歐洲、美國,越來越多的普通人、學者都開始關注提倡「仁義」、「天人合一」的中國古老哲學。
* 今天重提孔孟之道有特殊意義
隨著中國入世和經濟全球化,中國傳統文化不可避免要與西方價值發生更強烈的衝突。儒學作為一種本土文化,作為企業、品牌生存的文化環境,是否還有存在的理由?如果有,價值何在?
* 孔孟之道接軌多元經濟
在新加坡,商人受著中西兩種文化的熏陶。新加坡經濟的騰飛表明,經濟的興衰成敗,不能完全依賴於一種哲學思想。在多元的文化價值觀環境里,孔孟之道需要何種自我調整,才能夠適應向現代工業文明的方向演化,融會貫通西方的現代管理制度、法制體系和契約原則?在對企業、對品牌行為規則樹立過程中,是否還能重塑孔孟之道「順昌逆亡」的強大影響力?
上一篇[二如亭群芳譜]    下一篇 [謝德水族館]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