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孔望山龍洞摩崖題刻群

標籤: 暫無標籤

  孔望山石刻群又稱「龍洞石刻」,位於江蘇省連雲港市海州孔望山龍洞庵西側,集中刻在「龍洞」內外的石壁上。石刻有20餘則,時代從宋至民國,大若窗牖,小似杯口。詩題薈萃,金薤琳琅,篆隸楷行,各顯風韻。訁志書上用「墨汁流清硯,書香生綠莎」的詩句對其讚譽。龍洞石刻,不僅是具有欣賞價值的石刻藝術,而且是研究古代歷史的重要資料。



  撮其要者,有宋刻六則:蔣之奇題名、忠玉游題名、王華曜題名、曾孝蘊題名、余授、張勵題名、田升之題名。在宋人題刻中,王華曜提名頗有價值。它刻於龍洞西側石壁,高72厘米,寬14厘米,文9行,行5字,字徑3厘米。文曰:「王華曜守東武,由朐山太守呂望之率王碩文、黃天倪觀東海於龍興山之乘槎亭。元祐四年三月四日。」蘇東坡於熙寧七年(1074)來海州和陳知州觀海於乘槎亭,並寫了一首《次韻陳海州乘槎亭》詩,熙寧七年比元祐四年(1089)早15年。蘇東坡寫的乘槎亭也就是王華曜題記的乘槎亭,舊址在今孔望山之巔。但多少年來集注蘇詩的作者多不知乘槎亭坐落的具體地點,王華曜題刻填補了蘇詩研究上的一個空白。


  孔望山有一塊唯一的金刻卻被明安鈍題刻所套刻,殊為可惜。題名為「耶律滿損之游龍興山寺」。孔望山唐代稱龍興山。方誌對金刻的書法藝術還是推崇有加:「篆法清挺,殘毀可惜」。套刻金刻是一種民族情緒的流露,但明安鈍題刻卻也為我們研究孔望山摩崖造像的時代提供了「如讀漢畫」的依據。


  明刻中的明隆慶時期淮安知府陳文燭的《孔望山銘》刻於龍洞上方的峻壁之上,漫漶不清,書體介於魏隸之間。文曰:「積石岩岩,東海瀰瀰。伊誰登之,大哉孔子。歷聘列國,問官郯子。從游之徒,斷斷闕里。雅頌既厘,春秋成史。顏淵喟然,曾子曰唯。吾道萬年,流行不已。觀海於瀾,真難為水。豈無王侯,何能似此。當時則榮,沒則已矣。東泰在瞻,洙泗伊邇。勒名高山,景行行止」,此刻當為龍興山改名孔望山之由、之始。


  明刻中以嘉靖海州知州王同題刻的書法藝術成就最高。王同,字一之,河南郟縣人,舉人出身,於明嘉靖二十三年(1544)任海州知州,吏治清明,減馬價,輕賦稅,修河治土,很有政績,后改任南京都略府之差。他長於詩文,精於書法,尤擅榜書大字。在任期間他在海州留下的刻石最多:孔望山「歸雲飛鳥」、「六言詩刻」的榜書;石棚山的「高行清風」;郁林觀的「飛泉」、「采山釣水,抹月披風」;花果山水簾洞的「高山流水」;還有伊廬山的「奇泉」等多處題刻。


  王同的六言詩刻:「龍洞良宵月照,黃華滿地秋香。此時此會文彥,一觴一詠情長。矗矗山岩曲抱,潺潺朐海東流。明朝分袂城市,琴尊回憶綢繆」。他以篆書鐫於龍洞西約25米遠的一塊石壁上,高2.55米,寬1.45米,字徑27厘米。中含動挺,似鐵線玉筋,頗有宋鐵線篆之遺風,為王同書法中的代表作。而其榜書多為楷書,豐茂質實,筆力雄健,大氣雄闊,骨勁豐肥,堪稱榜書中的精品。


  龍洞的兩則清刻也頗具藝術成就:一是嘉慶年間海州知州師亮採的隸書題刻堪稱佳作,詩刻結構嚴謹而筆姿婉曲,寓剛於柔,使人凜凜然有剛直不阿之感;二是題名刻:「呂星垣、王良士、許喬林、包世臣、錢泳」,該刻位於龍洞之上,刻字「嫵媚有餘而古拙不足」,與東磊延福觀旁「登山觀海」「如出一人之手」,顯系清代著名的書法家錢泳所書。龍洞石刻群於2002年被列為省級文物保護單位。

上一篇[西北風吹]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