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孔繼宗是曹雪芹小說《紅樓夢》中的人物——衍聖公。「賈氏宗祠」匾與長聯的書寫者。

1 孔繼宗 -人物

孔繼宗

2 孔繼宗 -書中描述

(見第五十三回)衍聖公。「賈氏宗祠」匾與長聯的書寫者。  

其聯云:「肝腦塗地,兆姓賴保育之恩;功名貫天, 百代仰蒸嘗之盛。」

3 孔繼宗 -衍聖公題聯

劉心武新解《紅樓夢》開闢秦學,「紅樓夢中人」全球公開選秀,鏡頭熒屏,坊間巷裡,《紅樓夢》始終不乏吸引眼球的看點。熱鬧看夠,想起煌煌紅樓中的一幅對聯。

《紅樓夢》第五十三回:寧國府除夕祭宗祠,榮國府元宵開夜宴。這是《紅樓夢》中容量很大的一回,「烏進孝交租」故事精彩、含義深邃,多次上了中學教科書,「除夕祭祖」和「元宵夜宴」更是全書的重頭內容。整回書文筆精彩、容量巨大、亮點紛呈、引人入勝,書中賈府宗祠的一幅對聯卻很少引起讀者注意。

書中借寶琴之目,「細細留神打諒這宗祠,原來寧府西邊另一個院子,黑油柵欄內五間大門,上懸一塊匾,寫著是『賈氏宗祠』四個字,旁書 『衍聖公孔繼宗書』。兩旁有一幅長聯,寫道是:肝腦塗地,兆姓賴保育之恩;功名貫天,百代仰蒸嘗之盛,亦衍聖公所書。」後邊還記著兩塊匾額,兩幅對聯,則「俱是御筆」,皇帝所書。從「衍聖公孔繼宗」所書對聯看,功名貫天、朝廷不忘、百姓仰仗、富貴百代,「鮮花著錦,烈火烹油」,賈家功勞之高、地位之尊、富貴之極表現的淋漓盡致。

4 孔繼宗 -人物探究

能給賈府宗祠寫匾、題聯並和皇帝所題並列,「衍聖公孔繼宗」何許人也?

「衍聖公」是封建社會對孔子嫡派後裔的世襲封號。孔子死後,後世王朝對孔子不斷加封,直至「大成至聖先師文宣王」這一至高無上、無以復加的地位。其後裔也倍受眷顧和優渥,由周至清,倍得恩澤。戰國封文信君,秦改封文通君,西漢封奉祀君、關內侯,東漢之褒成侯,隋為紹聖侯,代代優禮。唐玄宗時,封三十五代後裔孔璲之為世襲文宣公,此為公爵之始。宋仁宗至和二年(公元1086年)改授孔子四十六代孫孔宗願為衍聖公,自此歷宋、金、元、明、清,至1935年,國民黨政府改封末代衍聖公孔德成為「大成至聖先師奉祀官」止,衍聖公封號持續八百餘年。爵位如此,品秩亦代代殊隆,明初階秩二品,班列文臣之首,明景泰三年(公元1452年),晉正一品,清代,衍聖公班列大學士之上,「一人之下,萬萬人之上」。此為「衍聖公」封號之來歷。

歷史上的帝王將相只是一朝一代的顯赫貴族。惟有孔子後裔憑藉孔子儒宗的地位,得以世世相承,代代顯貴,成為「同天並老」的闕里世家。《紅樓夢》中,賈府為「詩禮簪纓之族,鐘鳴鼎食之家」,榮國公、寧國公作為世襲貴族,富而且貴,由「天下文官首,歷代帝王師」的衍聖公題寫家族聖地------宗祠匾聯也就不足為奇了。同時,《紅樓夢》中以「白玉為堂金作馬」代指賈家,玉堂金馬乃是當時對翰林院的雅稱,是詩書文章的代稱,由孔子後裔題聯也正符合了賈家所炫耀的詩禮傳家的家風。

那麼「衍聖公孔繼宗」是曹雪芹杜撰的人物還是實有其人呢?求索考證,循以史籍,這首先牽涉到孔子後裔的行輩問題,也就是孔子後裔的行輩中有「繼」字輩嗎?答案是肯定的。孔子後裔行輩嚴格,「有不欽依世次,隨意妄呼者,不準入譜」,不準入家譜,這在封建社會是天大的事。明初,太祖朱元璋賜孔氏五十六代以下10字行輩,即 「希、言、公、彥、承,弘、聞、貞、尚、胤(后因避諱該為衍)」。清乾隆五年(1740年),又立以「興、毓、傳、繼、廣,昭、憲、慶、繁、祥」10字。道光十九年(1839年),復續「令、德、維、垂、佑,欽、紹、念、顯、揚」10輩,後來還有續立。直到現在孔氏族人大多仍然嚴格按照行輩取名,孔氏歷史及現代名人,如孔尚任、孔祥熙、孔繁森、孔令輝為孔子後裔多少代一目了然。按輩索名,《紅樓夢》中,衍聖公孔繼宗應為孔子第六十九代嫡孫。那麼孔府第六十九代衍聖公是不是叫孔繼宗呢?答案是否定的。

孔府歷史上,第六十九代衍聖公情況很特殊。孔子第六十九代嫡孫名孔繼濩(音護),字體和,號純齋,於康熙五十八年(1719年)二十三歲早逝,他的衍聖公爵位乃是死後追贈的。孔繼濩的父親六十八代衍聖公孔傳鐸在長子死後,因患足疾不便行走,於雍正九年(1731年)直接將爵位襲讓給了孫子,也就是孔繼濩的兒子孔廣棨(音啟)。很顯然,「衍聖公孔繼某某書」是作者的虛構

曹雪芹為什麼在自己的書里虛構一個歷史上不存在的六十九代衍聖公呢?在當時,衍聖公的襲封、朝拜、婚娶、喪葬等重要事情都是須經皇帝批准,震動朝野、關乎國運的大事。對衍聖公府的這些史實,生於雍正二年(1724年),一說生於康熙五十四 年(1715年),略晚於孔繼濩的曹雪芹應該是瞭然於胸的。為表現賈家的地位,「請」一位衍聖公到《紅樓夢》里來給宗祠題聯是不奇怪的。同時,這也成為一個時間坐標,側面反映出了《紅樓夢》成書的大體年代。虛構一位不存在的衍聖公也不至於讓人對號入座,犯了聖人後裔、「天下第一家」的忌。另外,曹雪芹自言《紅樓夢》本是「假語村言」,書中往往在年代、史實等方面極力撒煙霧,草灰蛇線、朦朧虛掩、柳暗花明,給讀者以充分想象空間,無形中反而增加了作品的藝術魅力!

上一篇[賈荇]    下一篇 [盾機]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