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1 孔賓 -三山聚義打青州眾虎同心歸水泊

武松引孔亮拜告魯智深,楊志求救哥哥孔明並叔叔孔賓,魯智深便要聚集
三山人馬前去攻打。楊志道:『若要打青州,須用大隊軍馬,方可得濟。俺知梁山
泊宋公明大名,江湖上都喚他做及時雨宋江,更兼呼延灼是他那裡讎人。俺們弟兄
和孔家弟兄的人馬,都並做一處;酒家這裡,再等桃花山人馬齊備,一面且去攻打
青州。孔亮兄弟,你親身星夜去梁山泊請下宋公明來并力攻城,此為上計。亦且
宋三郎與你至厚。你們弟兄心下如何?』魯智深道:『正是如此。我只見今日也有
人說宋三郎好,明日也有人說宋三郎好,可惜酒家不曾相會。眾人說他的名字,聒
得酒家耳朵也聾了,想必其人是個真男子,以至天下聞名。前番和花知寨在清風山
時,酒家有心要去和他廝會。及至酒家去時,又聽得說道去了;以此無緣,不得相
見。眾了,孔亮兄弟,你要救你哥哥時,快親自去那裡告請他來。酒家等先在這裡
和那撮鳥廝殺!』

孔亮交付小嘍羅與了魯智深,只帶一個伴當,扮做客商,星夜投
梁山泊來。且說魯智深、楊志、武松二人去山寨里喚將施恩,曹正,再帶一二百人
下山來相助。桃花山李忠、周通,得了消息,便帶本山人馬,盡數點起,只留三五
十個小嘍羅看守寨柵,其餘都帶下山來青州城下聚集,一同攻打城池,不在話下。
說孔亮自離了青州,迤邐來到梁山泊邊催命判官李立酒店裡買酒吃,問路。李立
見他兩個來得面生,便請坐地地問道:『客人從那裡來?』孔亮道:『從青州來。
』李立問道:『客人要去梁山泊尋誰?』孔亮答道:『有個相識在山上,特來尋他
。』李立道:『山上寨中都是大王住處。你如可去得!』孔亮道:『便是要尋宋大
王。』李立道:『即是來尋宋頭領,我這裡有分例。』便叫火家快去安排分例酒來
相待。孔亮道:『素不相識,如何見款?』李立道:『客官不知:但是來尋山寨頭
領,必然是社火中人故舊交友,豈敢有失支應?便當去報。』孔亮道:『小人便是
白虎山前莊戶孔亮的便是。』李立道:『曾聽得宋公明哥哥說大名來,今日且喜上
山。』二人飲罷分例酒,隨即開窗,就水亭上放了一枝響箭,見對港蘆葦深早有小
嘍羅棹過船來,到水亭下。李立便請孔亮下了船,一同搖到金沙灘上岸,上關來
。孔亮看見三關雄壯,槍刀劍如林,心下想道:『聽得說梁山泊興旺,不想做下這
等大事業!』已有小嘍羅先去報知,宋江慌忙下來迎接。孔亮見了,連忙下拜。

宋江問道:『賢弟緣何到此?』孔亮拜罷,放聲大器。宋江道:『賢弟心中有何危厄
不決之難,但請盡說不妨。便當不避水火,一力與汝相助。賢弟且請起來。』孔亮
道:『自從師父離別之後,老父亡化,哥哥孔明與本鄉上戶爭些閑氣起來,殺了他
一家老小,官司來捕捉得緊;因此反上白虎山,聚集五七百人,打家舍。青州城
里有叔叔孔賓被慕容知府捉了,重枷釘在獄中,因此,我弟兄兩個去打城子,指
望取叔叔孔賓。誰想去到城下,正撞了那個使雙鞭的呼延灼。哥哥與他交鋒,致被
他捉了,解送青州,下在牢里,存亡未保。小弟又被他追殺一陣。次日,正撞著武
松,他便引我去拜見同伴的;一個是花和尚魯智深,一個是青面獸楊志。

他二人一見如故,便迥議救兄一事。他道:』我請魯、楊二頭領並桃花山李忠、周通聚集二
山人馬攻打青州。你可連夜快去梁山泊內告你師父宋公明來救你叔兄兩個。『以此
今日一逕到此。』宋江道:『此是易為之事,你且放心。』宋江便引孔亮參見晁蓋
、吳用、公孫勝,並眾頭領,備說呼延灼走在青州,投奔慕容知府,今來捉了孔明
,以此孔亮來到,懇告求救。晁蓋道:『既然他兩處好漢尚兀自仗義行仁,今者,
三郎和他至愛交友,如何不去?--三郎賢弟,你連次下山多遍,今番權且守寨,愚
兄替你走一遭。』宋江道:『哥哥是山寨之主,不可輕動。這個是兄弟的事。既是
他遠來相投,小可若是不去,恐他兄們心下不安;小可情願請幾位弟兄同走一遭。
』說言未了,廳上廳下一齊都道:「願效犬馬之勞,跟隨同去。」宋江大喜,當日
設筵管待孔亮。飲筵中間,宋江喚鐵面孔目斐宣定撥下山人數,分作五軍起行:前
軍便差花榮、秦明、燕順、王矮虎,開路作先鋒;第二隊便差穆弘、楊雄、解寶;
中軍便是主將宋江、吳用、呂方、郭盛;第四隊便是朱仝、柴進、李俊、張橫;後
軍便差孫立、楊林、歐鵬、凌振、催軍作合後。梁山泊點起五軍,共計二十個頭領
,馬步軍兵三千人馬。其餘頭領,自守晁蓋守把寨柵。

當下宋江別了晁蓋,自同孔亮下山前進。所過州縣,秋毫無犯。已到青州,孔亮先到魯智深等軍中報知,眾好
漢安排迎接。宋江中軍到了,武松引魯智深、楊志、李忠、周通、施恩、曹正,都
來相見了。宋江讓魯智深坐地。魯智深道:「久聞阿哥大名,無緣不曾拜會,今日
且喜認得阿哥。」宋江答道:「不才何足道哉!江湖上義士甚稱吾師清德;今日得
識慈顏。平生甚幸。」楊志起身再拜道:「楊志舊日經過梁山泊,多蒙山寨重義相
留:為是酒家愚迷,不曾肯住。今日幸得義士壯觀山寨。此是天下第一好事。」宋
江答道:「制使威名,播於江湖,只恨宋江相見太晚!」魯智深便今左右置酒招待
,一一相見了。次日,宋江問青州一節,近日勝敗如何。楊志道:「目從孔亮去了
,前後也交鋒三五次,各無輸贏。如今青州只憑呼延灼一個;若是拿下此人,虛此
城子,如湯潑雪」。吳學究笑道:「此人可力敵,可用智擒。」宋江道:「用何智
可獲此人?」吳學究道:「只除如此如此」宋江大喜道:「此計大妙!」當日分撥
了人馬。次早起軍,前到青州城下,四面盡著軍馬圍住,擂鼓搖旗吶喊弱戰。城裡
慕容知府見報,慌忙教請呼延灼商議道:「今次群賊又去報知梁山泊宋江到來,似
此如之奈何?」呼延灼道:「恩相放心。群賊到來,先失地利。這廝們只好在水泊
里張狂,今卻擅離巢穴,一個來捉一個,那廝們如何施展得?

請恩相上城看呼延灼廝殺。」呼延灼連忙披掛衣甲上馬,叫開城門,放下弔橋,領了一千人馬,近城擺
開。宋江陣中一將出馬。那人手狼牙棍,厲聲高罵知府:「濫官害民賊徒!把我全
家誅戮,今日正好報儲雪恨!」慕容知府認得秦明,便罵道:「你這廝是朝廷命官
,國家不會負你,緣何便敢造反?若拿住你時,碎屍萬段!呼將軍,可先下手拿這
賊!」呼延灼聽了,舞起雙鞭,縱馬直取秦明。秦明也出馬,舞動狼牙大棍來迎呼
延灼。二將交馬,正是對手,直斗到四五十合,不分勝敗。

慕容知府見斗得多時,恐怕呼延灼有失,慌忙鳴金,收軍入城。秦明,也不追趕,退回本陣,宋江教眾頭
領軍校且退十五里下寨。卻說呼延灼回到城中,下馬來見慕容知府,說道:「小將
正要那秦明,恩相如可收軍?」知府道:「我見你鬥了許多合,但恐勞因:因此收
軍暫歇。秦明那廝原是我這裡統制,與花榮一同背反,這廝亦不可輕敵」。呼延灼
道:「恩相放心,小將必要擒此背義之賊!適間和他斗時,棍法已自亂了。來日教
恩師看我立斬此賊!」知府道:「既是將軍如此英雄,來日若臨敵之時,可殺開條
路,送三個人出去:一個教他去東京求救;兩個教他去鄰近府州會合起兵,相助剿
捕」。呼延灼道:「恩相高見極明。」當日知府寫了求救文書,選了三個軍官,都
發了當。只說呼延灼回到歇處,卸了衣甲暫歇,天色未明,只聽得軍校來報:「城
北門外土坡上有三騎私自在那裡埋伏:中間一個穿紅袍騎白馬的;兩邊兩個。只認
右邊那個是小李廣花榮,左邊那個道裝打扮。」呼延灼道:「那個穿紅的是宋江了
。道裝的必是軍師吳用。你們休驚動了他,便點一百馬軍,跟我捉這三個!」呼延
灼連忙披掛上馬,提了雙鞭,帶領一百餘騎軍馬,悄悄地開了北門,放下弔橋,引
軍趕上坡來,只見三個正自呆了臉看城。呼延灼拍馬上坡,三個勒轉馬頭,慢慢走
去。呼延灼奮力趕到前面幾株枯樹邊廂,只見三個齊齊的勒住馬。呼延灼方才趕到
枯樹邊,只聽得吶聲喊。呼延灼正踏著陷坑,人馬都跌將下坑去了。兩邊走出五六
十個撓釣手,先把呼延灼釣起來,綁縛了去,後面牽著那匹馬。其餘馬軍趕來,花
榮射倒當頭五七個,後面的勒轉馬一哄都走了。宋江回到寨里,那左右群刀手卻把
呼延灼推將過來。宋江見了,連忙起身,喝叫快解了繩索,親自扶呼延灼上帳坐定。

2 孔賓 -參考資料

http://bbs.uestc.edu.cn/cgi-bin/bbsanc?path=/groups/GROUP_4/Article/6/D46F2D0D6/M.1026176567.A

上一篇[寵物保姆]    下一篇 [兀顏光]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