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朱紹文

字相,是清代相聲藝人朱紹文在「撂地」時經常表演的節目。表演時用白沙子在地上邊說邊撒字,然後通過對所散字的巧妙解釋,引出包袱,笑料。

1簡介

群口相聲《字相》是清代相聲藝人朱紹文(藝名「窮不怕」)在「撂地」時經常表演的節目。表演時用白沙子在地上邊說邊撒字,然後通過對所散字的巧妙解釋,引出包袱,笑料。既合理有趣,又隱含著諷時勸世的內容,這正是相聲接近生活、干預時政並開始成熟的表現。《字相》採用「一字、一象、一升、一降」的方式,先寫一個字,說它像什麼東西,做過什麼官,為什麼丟官罷職。通過字的形象引出物的形象,再由物的用途生髮出官職名稱,從而把物的用途和丟官罷職的原因用諧音的方法結合起來,巧妙地諷刺官吏的腐朽與貪婪。於是,撒字和相聲的諷刺傳統相結合;撒字因諷刺而更加生動豐富,諷刺因撒字而更加具體形象、鮮明有趣。諷刺既不是鋒芒畢露的,文字遊戲又具有表層和深層雙重含義。這也正是自中國古代俳優而來的「婉而多諷」的藝術傳統。

2台詞

乙 這回咱們仨人說一段。
甲 好啊,您出主意吧。
乙 咱們說一回「字相」。
丙 什麼叫「字相」?
乙 就是一字一相,一升一降。
甲 怎麼講哪?
乙 就是寫一個字,要像一件東西,「一升」是讓這東西有個官銜。
甲 「一降」呢?
乙 因為不稱其職,還得丟官罷職。
丙 好,那您先寫,我們瞧瞧。
乙 (寫個「一」字)
甲 這像什麼呢?
乙 像擀麵棍兒。
丙 不對。擀麵棍都是紅棗木的,你這怎麼是白的呀?
甲 對呀。為什麼是白的?
乙 是啊!我這不是沾上面了嘛。
甲 那也不像啊。擀麵棍是兩頭細,當中粗。
丙 對!這怎麼回事?
乙 使喚的年頭多啦,把當間兒給磨細啦。
丙 嘿!他還真有詞兒。
甲 那麼一升一降呢?
乙 它做過「巡案」。
甲 噢,八府巡按?
乙 不,它不是擀麵嘛。
甲 啊!
乙 凈在案板上「巡了」。
甲 噢!這麼個「巡案」哪!那它為什麼丟官罷職呢?
乙 因為它「新」瓷面軟。
甲 心慈面軟?
乙 和面盆是新瓷,和面水擱多了,面都裹棍兒上啦。
丙 噢!這麼個「新慈面軟」!
甲 對,「心慈」不能掌權,「面軟」凈顧面子了。
乙 (對丙)該你啦。
丙 我寫個「二」字。
乙 像什麼東西?
丙 像一雙筷子。
乙 你這筷子為什麼是白的?
丙 我這是象牙筷子。
乙 那也不對呀。筷子應該兩根兒一般長。你這怎麼短哪?
丙 我夾煤球兒,燒去半截兒。
乙 有拿象牙筷子夾煤球的嗎?
丙 我有錢,你管得著嗎?
乙 你這筷子做過什麼官兒?
丙 凈盤大將軍。
乙 它為什麼丟官罷職?
丙 因為他好摟!
乙 好摟哇?
丙 不摟,菜怎麼沒的?
甲 (對乙)又該你了。
乙 我寫個「而」字。
甲 這字像什麼?
乙 像個糞叉子。
丙 糞叉子都五個齒兒,你這怎麼四個呀?
乙 鑄掉了一個。
丙 嘿!這巧勁兒。它做過什麼官?
乙 做過「點屎」。
甲 龍品典史?
乙 不,點屎。
甲 唉!這官可不怎麼樣。為什麼丟官罷職?
乙 因為它貪臟。
丙 對,是貪贓。該你了。
甲 我寫個「易」字。
乙 這字像什麼?
甲 像掃地的笤帚。
乙 怎麼呢?
甲 上邊的「日」字寫長點兒,是笤帚把兒。下邊兒的「勿」字是笤帚苗兒。
乙 怎麼就四根兒笤帚苗啊?
甲 許你的叉子四根齒兒,還不許我的笤帚四根兒苗嗎?
乙 行。做過什麼官?
甲 都察院。滿院子查,哪兒臟掃哪兒。
乙 為什麼丟官罷職?
甲 因為地面不清。
乙 是呀,四根兒笤帚苗兒,能掃得乾淨嗎?該你了。
丙 我寫個「非」字。
乙 這字像什麼?
丙 像攏頭的篦子。
乙 一共才六根齒,還攏頭髮呢?
丙 是啊。你折叉子,他破笤帚,我爛篦子,咱仨不正合適嗎?
乙 做的什麼官?
丙 司法(發)部長。
乙 為什麼丟官罷職?
丙 因為司法(發)不清。
乙 六根兒齒兒,它越捯越亂哪。
丙 那能不亂嗎?
甲 好!這回我寫個「大」字。
乙 這字像什麼?
甲 像個沙燕風箏。
乙 對!瘦腿沙燕嘛。
丙 做過什麼官?
甲 航空部長。
乙 為什麼丟官?
甲 棄職逃走,線斷了。
丙 那它回不來啦。
甲 該你說啦。(對丙)
丙 這回我寫個「車」字。
乙 這字像什麼?
丙 像放風箏的線桄子。
甲 它做過什麼官?
丙 做過縣知事。
乙 縣知事?
丙 是啊!它整天給「線支使』著呢。
乙 它因為什麼丟官罷職呀?
丙 因為有病。
甲 什麼病呀?
丙 相思(絲)病。(用白沙子撒一條線與前邊的「大」字連上)想你那風箏想的。
甲、乙 嗐!
上一篇[纖疏]    下一篇 [揀擇]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