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孝哲皇后,阿魯特氏,是清代同治皇帝的皇后,生於咸豐四年(1854)七月初一日辰時。同治十一年(1872)九月十五日被冊立為皇后。

孝哲皇后

  孝哲皇后--阿魯特氏


  孝哲皇后個人小檔案


  姓氏:阿魯特氏出生:咸豐四年(1854)七月初一日辰時


  屬相:虎父親:崇綺


  丈夫:同治帝載淳子女:無


  入宮:同治十一年(1872)九月十五日冊立皇后:同治十一年(1872)九月十四日


  最得意:被選立為皇后


  最痛心:夫君早死最大遺憾:未生子女


  卒年:光緒元年(1875)二月二十日寅刻享年:22歲


  入葬:光緒五年(1879)三月二十六日陵寢:惠陵


  謚號:孝哲嘉順淑慎賢明恭端憲天彰聖 毅皇后


  有人統計,從順治三年(1646)到光緒三十年(1904)的258年中,朝廷共舉行過科舉殿試112科,取中狀元114名(有的書說113科,孝哲毅皇后像狀元113名)。在這114名狀元中,只有一名狀元的女兒有幸坐著鳳輿,堂堂正正地進入大清門,穿過天安門、端門、午門,抬進了坤寧宮,與大清入關后第八帝同治帝喜結良緣,成了母儀天下的中宮皇后。這位狀元就是大清「立國二百數十年,滿、蒙人試漢文」惟一獲得狀元桂冠的蒙古狀元崇綺。這位狀元的女兒就是後來被謚為「孝哲毅皇后」的阿魯特氏。


  阿魯特氏生於咸豐四年(1854)七月初一日辰時,比同治帝大2歲。其父崇綺端雅,工詩善畫,多才多藝,文化造詣極高。孝哲皇后出生於這樣的文化家庭,受父親的教導和熏陶,文化修養也很高。有書記載,孝哲皇后「幼時即淑靜端慧,崇公每自課之,讀書十行俱下。容德甚茂,一時滿洲、蒙古各族,皆知選婚時必正位中宮」。她受父親的影響,字也寫得很漂亮,尤其是能用左手寫大字,備受時人稱讚。《清宮詞》里有一首讚美孝哲皇后的詩:


  詠同治皇后


  蕙質蘭心秀並如,花鈿回憶定情初。


  珣瑜顏色能傾國,負卻宮中左手書。


  珣、瑜指珣妃阿魯特氏和瑜妃赫舍里氏。意思是珣、瑜二妃雖有傾國傾城之美貌,但在文才上卻遜於擅長左手寫字的中宮皇后。孝哲皇后喜好文學,對著名的唐詩能「背誦如流」。平時她「氣度端凝,不苟言笑」,「曾無褻容狎語」,頗有母儀之風。


  然而這樣一位優秀出眾的皇后卻不能討得婆母慈禧的歡心,在宮中受盡了虐待和凌辱。慈禧為什麼不喜歡這位兒媳婦?事情還得從同治帝立后開始說起。


  婆媳不和,備受虐待


  大婚後,阿魯特氏與同治帝恩愛情篤。慈禧看在眼裡,恨在心中,在宮中廣布心腹密探,監視這對小夫妻的言行舉止。慈禧見同治帝很少到慧妃宮中去,慧妃遭到皇帝的疏遠和冷落,頗為不滿,便將同治帝召來,說:「慧妃賢慧,雖屈居在妃位,宜加眷遇。皇後年少,未嫻宮中禮節,宜使時時學習。帝毋得輒至中宮,致妨政務。」慈禧嚴重地干擾了他們的夫妻生活。對於慈禧的話,同治清宮后妃的高底鞋


  帝不得不聽,但又不想與他不喜愛的慧妃親近,所以乾脆就獨居乾清宮。新婚的阿魯特氏獨居宮中,形單影吊,鬱悶不樂。慈安便時常將她召到鍾粹宮,和她談心拉家常,百般安慰。同治帝非常敬重皇后,皇后更愛自己的夫君。阿魯特氏每次見到皇上,必笑臉相迎,慈禧反倒說皇后「狐媚以惑主」。


  阿魯特氏自入宮以來,處處小心謹慎,毫無失禮之處,但慈禧見到她,總是氣不打一處來,事事找茬。同治帝有病,阿魯特氏心中著急,但不敢去侍奉,慈禧責怪她「妖婢無夫婦情」。同治病勢垂危之際,阿魯特氏偷著去看望,並親手為同治帝擦拭膿血,慈禧又罵她「妖婢,此時爾猶狐媚,必欲死爾夫耶?」阿魯特氏左右為難,怎麼做也討不出好來。據《崇陵傳信錄》載,一次阿魯特氏去探望同治帝病,流著眼淚傾訴獨處宮中、備受虐待之苦。同治帝安慰她說:「卿暫忍耐,終有出頭日也。」小夫妻的這些話被尾隨而來、在外偷聽的慈


  禧聽到了,勃然大怒,立刻闖進宮來,抓住阿魯特氏的頭髮,一邊打,一邊往外拽,並揚言要備大杖伺候。病床上的同治帝欲救不能,眼睜睜看著皇后慘遭凌辱,又急又氣又害怕,竟昏了過去。慈禧這才饒了阿魯特氏。崇彝寫的《道咸以來朝野雜記》載:一次,慈禧萌發了要廢掉阿魯特氏皇后位的想法。於是將擔任宗人府宗令的咸豐帝的五弟敦親王奕召來,商議此事。敦親王說:「欲廢后,非由大清門入者不能廢大清門入之人,奴才不敢奉命。」慈禧欲廢阿魯特氏之心才作罷,但卻由此深恨敦親王奕。


  阿魯特氏性格耿直,不善逢迎。她認為自己是堂堂正正從大清門迎娶的皇后,只要自己行得端,做得正,沒必要阿諛奉承,溜須拍馬。而且,她有意無意地幾次刺激、激怒慈禧,致使矛盾更加尖銳。一次,阿魯特氏陪慈禧看戲,「演淫穢戲劇,則回首面壁不欲觀,慈禧累諭之,不從,已恨之」。一來阿魯特氏表現得不聽話,不順從,二來反襯出慈禧好淫樂,格調低俗,從而加深了對阿魯特氏的怨恨。阿魯特氏身邊的人勸她要處處討慈禧歡心,要善逢迎,只有和皇太后搞好關係才能保住自己的位子,否則於己不利。阿魯特氏則表示:「敬則可,則不可。我乃奉天地祖宗之命,由大清門迎入者,非輕易能動搖也。」慈禧是通過選秀女進入皇宮的,最忌諱別人提從大清門而入,大清門是她心頭永遠的痛。有人將阿魯特氏的話偷偷地告訴了慈禧,慈禧勃然大怒,認為是故意蔑視自己,因而對阿魯特氏「更切齒痛恨,由是有死之之心矣」。


  關於慈禧為什麼不喜歡阿魯特氏,最後將她逼上絕路,還有其他一些說法。


  有人說因為阿魯特氏是鄭親王端華的外孫女。端華是咸豐帝臨死時任命的贊襄政務八大臣中的主要成員之一,是慈禧的死對頭,后被朝廷賜死。慈禧因而遷恨阿魯特氏。


  還有人說,慈禧聞知阿魯特氏懷了孕,怕生了皇子,立為嗣,阿魯特氏就成了皇太后,自己就不能垂簾聽政了。


  還有的說,慈禧怕阿魯特氏把自己違背同治帝遺詔立皇子的秘密揭發出來,故將她置於死地。


  同治帝《患天花進葯檔》


  同治十三年(1874)十二月五日,同治帝英年早逝。14天後,兩宮皇太后發出懿旨:「 皇後作配大行皇帝,懋著坤儀,著封為嘉順皇后。」光緒元年(1875)二月二十日寅刻,阿魯特氏崩逝於儲秀宮,年僅22歲,距同治帝死僅75天。


  阿魯特氏為什麼要死,其原因有兩個:一是靠山已無,生路邈茫。同治皇帝是阿魯特氏惟一的靠山和希望。在同治帝活著的時候,尚備受慈禧的虐待和凌辱,同治帝死了,靠山也就倒了,生活的希望破滅了。二是處境尷尬。同治帝死後,慈禧不為他立嗣,卻立同治帝的堂弟載湉(也是慈禧外甥)為嗣皇帝,承繼咸豐帝為子,這就將阿魯特氏置於處境尷尬的皇嫂之位,既不是皇太后,又失去了原來中宮皇后擁有的權力和尊貴地位。將來光緒帝立后以後,阿魯特氏的地位更為尷尬,這是有清以來從來沒有出現過的角色,這在客觀上把阿魯特氏推向了絕路。


  碧玉孝哲毅皇后謚冊


  阿魯特氏死亡當天,兩宮皇太后諭內閣:「嘉順皇後於同治十一年作配大行皇帝,正位中宮,淑慎柔嘉,壼儀足式。侍奉兩宮皇太后,承顏順志,孝敬無違,上年十二月痛經大行皇帝龍馭上賓,毀傷過甚,遂抱沉痾,遽於本日寅刻崩逝,哀痛實深。」這是清廷官方公布的死因,但說得含糊不清,難以讓人信服。


  阿魯特氏年僅22歲,平時也沒有什麼病,怎麼會突然死去呢?很顯然不是正常死亡。關於她是怎麼死的,在當時就眾說紛紜,莫衷一是。概括起來,有四種說法:


  吞金而死。這種說法比較廣泛,影響較大。


  絕食而死。《李鴻藻先生年譜》載:「其後之崩,蓋絕食也。」《清代紀事年表》、《庸盦筆記》等也持這種說法。


  吞鴉片而死。《清室外紀》持這種說法。


  服毒藥而死。《德宗承統私紀》如此記載。


  無論哪種死法,均屬於自殺。據說在阿魯特氏自殺之前,她的父親崇綺進宮去看望她。見女兒整日以淚洗面,痛不欲生,眼睛都哭腫了,於是上奏慈禧,請示應該如何辦。慈禧說:「皇后如此悲痛,即可隨大行皇帝去罷。」意思就是皇后可以殉夫。這時正巧女兒寫來了一張字條,徵詢她現在應該怎麼辦,崇綺便在字條上批了一個「死」字。未幾,阿魯特氏便死了。


  夫妻同穴,葬后劫難


  阿魯特氏死後,因同治帝的惠陵剛剛擇吉營建,所以她和同治帝的梓宮暫安於東陵的隆福寺。光緒元年(1875)九月十八日,光緒帝奉兩宮皇太后親自護送梓宮到東陵隆福寺,在那裡停放了三年半。


  營建山陵。按照封建社會的國家定製,新皇帝即位后,就應該卜擇萬年吉地,營建陵寢。可是同治皇帝在位13年,生前孝哲毅皇后與同治皇帝合葬的惠陵


  始終未提及陵寢之事。直到同治帝駕崩了,急待入葬,慈禧才不得不派大臣在東陵和西陵為同治帝選擇陵址。相度大臣帶著風水官在兩個多月里踏遍了東陵、西陵的山山水水,經過反覆比較、篩選,最後認為東陵的雙山峪和西陵的九龍峪風水最好。東陵的雙山峪龍氣舒展,堂局寬平,羅城周密,屏障全備。「後有大山以為靠,前有金星山以為照。金星山之兩旁更有萬福山朝於左,象山立於右」,「是真上吉之地」。光緒元年(1875)二月二十一日,慈禧召見了相度大臣。慈禧詳細詢問了相度陵址的情況,由恭親王奕䜣做了回奏。最後集中在是用東陵的雙山峪,還是用西陵的九龍峪這個焦點上。慈禧徵詢相度大臣們的意見,奕䜣回奏說:「以理,則九龍峪固佳;以情,則臣惠陵前景(徐廣源提供) 下不敢言。」明顯流露出應選用雙山峪的意向。奕䜣所說的「理」,是指乾隆帝規定的「昭穆相建」制度。按照這個制度,咸豐帝已葬在東陵,同治帝就應葬在西陵。奕䜣所說的「情」是指父子之情、母子之情。咸豐帝的定陵和慈禧的菩陀峪定東陵都建在了東陵,如果顧此之情,使嬌兒長倚膝下,同治帝就應葬在東陵。奕䜣非常圓滑,善於詞令。他明明傾向於選用雙山峪,卻說「臣不敢言」,意在讓慈禧自己作決定,自己免擔破壞「昭穆相建」制度的罪名。慈禧是何等精明之人,立時就明白了奕䜣的心思,當即決定將東陵的雙山峪定為惠陵陵址。任命醇親王奕、左都御史魁齡、戶部侍郎榮祿、署理工部侍郎翁同龢為承修大臣,於光緒元年(1875)三月十二日午時破土,八月初三日午時興工,經過三年緊張施工,到光緒四年(1878)九月,惠陵、惠妃園寢及禮部、八旗、內務府衙署、營房等工一律告竣。惠陵規制雖然遜於以往清帝陵,但其木料均為堅硬名貴的梴楠木,因此惠陵素有「銅梁鐵柱」之稱。


  帝后入葬。經欽天監擇吉,定於光緒五年(1879)三月二十六日同治帝、孝哲皇后入葬惠陵地宮。三月二十一日,光緒惠陵硃砂碑


  帝奉兩宮皇太後由京啟鑾,去東陵參加同治帝、后的奉安大典。二十三日到達東陵的隆福寺,並住在了那裡。二十四日辰刻,同治帝梓宮和孝哲皇后的梓宮從隆福寺暫安處奉移惠陵。光緒帝跪送后,由間道至惠陵,敬視方城、明樓、地宮后,於申刻跪迎同治帝、孝哲皇后梓宮到惠陵,兩具梓宮均停放在隆恩殿內。三月二十五日,光緒帝在同治帝、后的梓宮前行遷奠禮后,奉移兩梓宮於方城前蘆殿內,安奉在龍車上。二十六日卯刻,孝哲皇后梓宮隨同治帝的梓宮葬入地宮。同治帝的梓宮安奉在棺床正中,孝哲皇后梓宮安奉在同治帝左(東)旁,均棺頭朝北,棺尾朝南。同治帝、孝哲皇后的謚冊、謚寶於梓宮入葬前安放在地宮左右冊寶石座上。眾大臣退出地宮后,敦宜皇貴妃(即慧妃富察氏)等進地宮敬視同治帝和孝哲皇后梓宮。隨敦宜皇貴妃進入地宮的可能有瑜妃赫舍里氏、珣妃、瑨嬪西林覺羅氏。她們與自己的夫君同治帝和皇后阿魯特氏作最後的訣別。同治帝的這4位遺孀,當同治帝駕崩時,年齡最大的瑜妃19歲,年齡最小的皇貴妃富察氏(慧妃)才16歲,剛剛進入花季妙齡就開始了數十年的漫長的寡居生活。敦宜皇貴妃等退出地宮后,在石祭台前奠拜如儀。掩閉地宮石門,大葬禮成。地宮被盜。震驚中外的東陵第一起大盜案發生在1928年7月,軍閥孫殿英盜掘了乾隆帝的裕陵地宮和慈禧陵地宮。1945年8月,日本投降以後,東陵地區的一些土匪、不法分子趁時局動蕩、政權交替的混亂之機,製造了東陵的第二次大盜案。這次被盜的陵寢有康熙帝的景陵、咸豐帝的定陵、同治帝的惠陵和慈安陵。被盜陵寢之多,損失之慘,比上次更為嚴重。


  據民國三十五年(1946)四月二十二日《世界日報》略載:「三十四年十二月清三陵被盜,一、同治惠陵,棺兩口。一同治,一陪妃,屍體俱面目如生。金棺前供桌上同治翠印一、金錶一。棺內外珠寶、玉翠、金屬等品,用麻袋裝出,再用香爐量分,金子約二十餘斤。」


  又據民國三十五年五月二十九日《華北日報》略載:「惠陵盜犯供詞略稱:三十四年十一月間,奉司令命,徵集民夫挖掘惠陵,用炸藥把石門炸開,第一層有四個架子,分列兩旁。一邊是皇帝翠印一顆、皇后翠印一顆,一邊是書籍及印刷板之類。第二、三層沒有東西。第四層有棺兩個,用斧錘等將棺劈開,由皇棺內取出半斤重金墨匣一方、重四兩金八卦一個、美國贈品四邊鑲白珠可走半年之金錶一個、朝珠白緙各兩串、二十四顆的白珠子兩串、翠扳指一個、金火盆一個、翠煙袋一支。在後棺內取出鳳冠一頂,白玉鐲、金鐲各一對,翡翠、珍珠、瑪瑙及木質朝珠各一串,重三兩金九連環一件,鳳凰簪子一件,瑪瑙扳指、金鑲白珠戒指、翠牌各一個,長翠簪一件,其他零星物品無法統計。」


  孝哲皇后棺內的這些隨葬品以及同治帝棺內的隨葬品全部被盜走了。


  惠陵被盜后,由於東陵當時處於無人管理狀態,盜口一直到1952年清東陵成立文物保管所時才堵砌上。由於洞口長期未堵,當地許多百姓都到地宮裡看過。當地流傳說:惠陵地宮裡那位娘娘的屍體一點兒未爛,面目如生。她渾身被扒得一絲不掛,肚子被剖開,腸子流了一地。社會上盛傳這位娘娘是吞金死的,他們為了取金子,把娘娘的腸子從頭到尾擼了一遍。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