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1 孝嘉皇后 -基本信息

  ISBN:978-7-5054-1876-9


  出版社:朝華出版社


  出版日期:2008年05月


  作者:台城柳


  定價:¥24.80

2 孝嘉皇后 -內容簡介

  本不該做皇帝的他,卻機緣巧合地登上了九五至尊的寶座。 本不該做皇后的她,卻無可奈何地戴上了一任群芒妒的鳳冠。 然而煙花散心,只有明月照嬋娟…… 自古擅權者多不得善終,美麗驕傲的司徒嘉能否在極致絢爛的燃燒過後迎來幸福到老的美滿人生?

3 孝嘉皇后 -作者簡介

  台城柳,八月出生的高妹,非典型的處女座。6歲,因為活潑好動被老師點名做了文體委員,直到現在還算半個文藝青年。16歲,考上高中,結識了一幫好姐妹,一起旅遊、討論男生,一起為了失戀痛哭流涕。18歲,遠渡重洋去了歐洲,第一次離開父母獨立生活,在羅馬的許願池裡扔下硬幣,希望有一天可以帶著愛人回到那裡。24歲,回到了浦江之濱的上海,出入摩登的辦公樓,裝起白領的樣子……一直到現在。

4 孝嘉皇后 -編輯推薦

  本不該做皇帝的他,卻機緣巧合地登上了九五至尊的寶座。本不該做皇后的她,卻無可奈何地戴上了一任群芒妒的鳳冠。然而煙花散心,只有明月照嬋娟……

5 孝嘉皇后 -圖書目錄

  引子 君臣一夢,今古空名


  第一章 富貴本無心


  第二章 鳳閣龍樓連霄漢


  第三章 亂生春色誰為主


  第四章 不圖系腕,圖系人腸


  第五章 一任群芳妒


  第六章 無計相迴避


  第七章 昔日橫波目, 今作流淚泉


  第八章 一雨一風,鋪地落紅英


  第九章 暗塵侵、上有乘鸞女


  第十章 無端卻被秋風誤


  第十一章 痛撥寒灰冷


  第十二章 十分好月,不照人圓


  第十三章 前世故人,也共一雙


  第十四章 吞又吐,信還疑


  第十五章 新恨猶添舊恨長


  第十六章 秋雨晴時淚不晴


  第十七章 天涯倦旅,此時心事良苦


  第十八章 總為浮雲能蔽日


  第十九章 愁牽心上慮,和淚寫回書


  第二十章 問蓮根、有絲多少?蓮心知為誰苦


  第二十一章 孤舟行客,驚夢亦艱難


  第二十二章 卻下風簾護燭花


  第二十三章 月華未吐,波光不動,心涼如水


  第二十四章 今歲早梅開,依舊年時月


  第二十五章 誠知此恨人人有


  第二十六章 凝眸處,從今又添,一段新愁


  第二十七章 又新枝嫩子,總隨春老


  第二十八章 亂山殘雪夜, 孤燭異鄉人


  第二十九章 抽刀斷水水更流


  第三十章 樹若有情時,不會得、青青如此


  第三十一章 西出陽關無故人


  第三十二章 落花時節又逢君


  第三十三章 乍暖還寒時候,最難將息


  第三十四章 千山暮雪,隻影為誰去


  第三十五章 雁歸,人不歸


  第三十六章 千呼萬喚始出來


  第三十七章 喚取紅巾翠袖,搵英雄淚


  第三十八章 江已東流、那肯更西流


  第三十九章 不應有恨,何事常向別時圓


  第四十章 花自飄零水自流


  第四十一章 一寸相思一寸灰


  第四十二章 算未抵人間離別


  第四十三章 水闊魚沉何處問


  第四十四章 三杯兩盞淡酒,怎敵他、晚來風急


  第四十五章 天下誰人不識君


  第四十六章 故人應念,杜鵑枝上殘月


  第四十七章 歸去,也無風雨也無晴


  尾聲 只有台城月,千古照嬋娟

6 孝嘉皇后 -精彩書摘

  第一章 富貴本無心:


  上官裴的生母是莫夫人,她本來只是當時的皇后司徒雲的梳頭婢女,姿色平平,字也不認識幾個。跟我的表姑母孝雲皇后司徒雲的才貌兼備相比起來,簡直是天壤之別。當時的皇帝上官崆與表姑母感情一向很好,舉案齊眉,如膠似漆,所以至今都無人知曉究竟是在什麼樣的機緣巧合下先皇上官崆寵幸了莫夫人。不過可以肯定的是先皇馬上就恢復了理智,自那一次寵幸之後,再也不曾臨幸過莫夫人。而正是那一次臨幸卻無巧不成書地留給了莫夫人一個兒子,那就是上官裴。


  我的表姑母什麼都好,就是容不得先皇沾染其他嬪妃,更何況這次還是後院起火,自己昭陽殿中的婢女竟然勾引了皇上,還誕下了皇子,讓平時被表姑母壓制的後宮嬪妃們都有了暗地裡排遣她的笑料。表姑母羞憤交加,便將莫夫人母子送到了景秋宮。景秋宮是歷朝廢妃庶人被關押的冷宮。長年陰冷潮濕,景秋宮的執事姑姑是外號「鬼見愁」的陳姑姑,莫夫人母子的慘淡境遇就可想而知了。而先皇對錶姑母的寵愛和因此事而產生的歉疚,便也表現在對錶姑母近乎非人的整治採取不聞不問的態度上。表姑母具體對他們母子幹了些什麼,我無從知曉,但是有一次我卻悄悄聽見母親對父親說,讓他去勸勸表姑母,讓她適可而止。連一向溫婉賢良不問世事的母親都開口求情了,我小小的腦袋突然第一次升起了揮之不去的疑問,表姑母對這對我素不相識的母子究竟幹了些什麼。


  當然表姑母除了這些不起眼的小事以外,還有更重要的事要操心,就是盡心盡意地培養嫡出長子上官燊將來成為受百姓愛戴的一代賢君。先皇上官崆2年前去世,太子上官燊登基,冊封我阿姐司徒敏為皇后。可惜表姑母千算萬算卻沒有算到,自己的兒子不長命,26歲還不到就一命歸西了,身後也沒有留下任何子嗣。而當時被表姑母百般虐待的上官裴一下子卻成了唯一可以繼承大統的先皇血脈。


  前天他的登基大典剛剛舉行完畢,今天冊立我為後的聖旨就已經傳到了我家。宣旨的公公在正廳朗聲讀出:「奉天承運,皇帝詔曰:新帝登基,中宮空虛。現冊立大宰相司徒瑞的二千金司徒嘉為後。司徒小姐現在即刻起駕進宮,準備三日後的大婚及入主昭陽殿大典。」


  我默默地跪在父親和三個哥哥中間,靜靜地聽著這一個將從此改變我一生的旨意。然後我就機械性地隨著大家叩首謝恩,起立上前接旨。待外人一走,我才抬頭看向父親的神情。只見他一臉鐵青,一點也看不出第二次榮升國丈的喜悅。他的眼神中有的只是無盡的擔憂和經過盡量掩飾的心痛。再回頭看我那三個哥哥,他們也是一律地緘口不語,偶爾互相交換的眼神卻透露出焦慮。我心裡忽悠地就產生了一種迷惑,我這三位哥哥都是十幾歲就進入官場,早早揚名立萬的大人物。大哥司徒理十二歲就高中狀元,現在已經是文華閣大學士兼任大司馬。二哥司徒珏十五歲就隨我那個當時號稱「平妖鎮魔大元帥」的二叔出入沙場,現在已經接任了二叔的位置,統領中國大半軍力,做了聲名遠播的鎮關大將軍。三哥司徒琤從出生就體現出無比的經商理財天賦,現在正是外界戲稱「財神爺」的戶部尚書。能讓他們顯露出不知所措的表情來,我倒對這道聖旨背後所蘊含的深意生出些許興趣來。


  「嘉兒,你跟我到書房來。」父親也不多說話,徑直向書房走去。我詢問似地看了看三位兄長,他們用溺愛的眼神看著我,點頭示意讓我跟著父親去。


  父親的書房,我一共才來過兩次。第一次是二哥第一次上戰場,我與其他兄弟姐妹一起來這裡聽父親誦讀祖訓,當時我還只有5歲,腦海中記得的只有「精忠報國,忠孝節義」這些字眼。第二次是當阿姐被冊立為皇后時,我在書房最後一次看到阿姐。阿姐馬上就要上十六人抬的鳳鑾,全身通紅的鳳冠霞帔輝映著她耀眼的絕色容顏。我不明白為什麼母親一邊跟我們說這是天大的喜事,一邊卻不停地掉眼淚,最終忍不住和阿姐抱頭痛哭在一起。


  阿姐被他們送上鳳鑾的那一刻,也許是親情使然,我終於也號啕大哭起來。掙脫了奶娘的手,跑向阿姐,口中還喃喃地叫道:「阿姐,阿姐,你什麼時候回來?什麼時候回來呀?」阿姐比我大6歲,對我一向是無微不至地關懷。我對她的依賴可想而知,阿姐蹲下來用手上的喜帕輕輕地拭去我臉上的淚珠,在我胖嘟嘟地臉蛋上吻了又吻。我永遠記得阿姐最後對我說的那一句話,雖然當時我對這句話的含義還模稜兩可。


  那句話是「嘉兒,幸好是我不是你呀。」


  阿姐從此就再也沒有回來過,按照規矩不滿16歲的非宗室女子是不允許進宮的。我好不容易盼呀盼,盼到了我16歲的生日,心想著終於可以見到我日思夜想的阿姐了。但是等到的確是孝敏皇後為先帝殉情的消息。


  我的世界在那一剎那一下子就崩塌了,那個受萬眾仰慕的皇宮究竟是個什麼樣的地方呢?我那像鮮花般嬌嫩的,如陽光般燦爛的阿姐怎麼就永遠地將她鮮活的生命留在了那個地方。我整整哭了2個月,2個月後我卻等到了跟我阿姐一樣的命運。


  「嘉兒,爹……」父親坐在自己的書桌前,欲言又止。我從來沒有看見運籌帷幄自如的父親也有吞吞吐吐的時候,只是默不作聲地在父親旁邊的一個梨花木太師椅上坐了下來。


  「你也知道作為司徒家的女兒,成為皇后是一條不由自己選擇的道路。多少外人艷羨我們司徒家女娃這樣的際遇,但是其中的辛苦是不為外人所道的。我以為你阿姐成了皇后,我和你母親還可以留你在身邊。但是世事弄人,想不到今天你也要踏上跟你阿姐一樣的路。」


  父親的語調有些哽咽,只能借著喝茶的當口緩一下情緒。我才第一次意識到父親真的蒼老了,為相數十年的官場生涯已經在他的兩鬢上留下了歲月的痕迹。他端杯的手有些微微顫抖,我不知為什麼淚水就在眼眶裡打轉,只能強忍著回過頭去看向窗外。初夏的氣息已經很濃了,荷花池裡已經星星點點點綴著粉紅的嬌蕊。平時都不常仔細瀏覽過的荷花池,別離在即,倒顯出不一樣的美來。


  「當今聖上,你也知道,並不是我們司徒家的皇后嫡系所出。而且由於一些原因,皇上他可能對我們司徒家有些偏見。他從小到大並不是以太子的身份來接受教育,所以對於如何成為一個真正的君王,可能還要些時日去適應。而你因為不是長女,從小也不是用未來皇后的標準去訓練你。所以你們兩個此次大婚,今後的生活恐怕崎嶇坎坷不少。而宮中生活的險惡,你為人處事一定要自己處處謹慎!」


  我並不做聲,只是聽話地點了點頭。我一向跟父親的話不多。對於父親交待的話,我不知道除了點頭還能做些什麼。


  「還有一點。上官裴,哦,皇上」父親馬上糾正道:「他因為以前不是太子的關係,所以早已娶了幾房妻妾。你姐夫當時登基以後,當今聖上就帶著他生母莫夫人去了榕城,並娶了在榕城隱退的前任兵部尚書丁紹夫的女兒為妻。而後又陸陸續續了納了四房侍妾,全都是一些名門大家中庶出的小姐們。」父親看見我的神色並沒有半點的異樣,也不禁愣了愣,彷彿不相信與我這16歲年紀不相稱的穩如泰山。


  看我沒有開口的意思,父親只能繼續道:「我派人去打聽過了,當今聖上特別寵幸其中的一個叫麗如的侍妾,她是保寧府太守元喜的小女兒,聽說不是一盞省油的燈啊。」


  「父親,我是司徒家出的皇后,我知道自己在後宮的地位和權力。皇上寵幸誰冷落誰,我都不會在意,更不會過問。不過諒他們也不敢欺負到我的頭上。」我的聲音還是波瀾不驚。大大的眉眼攏在一排密長的睫毛下,只是溫順地看著父親身前書桌上的那一壇方硯。裡面的墨汁幽幽地散發出漆黑的光芒,彷彿預示著我未來的人生之深不可測。


  「這點,為父倒還不是最擔心。只是這個元麗如已經身懷有孕。你看,按照祖宗的規矩,她若誕下皇子,而你在5年內又沒有子嗣,她就必須自裁。所以即使她本來無心害你,為了要活命,一定會想法設法加害於你的。」父親的聲音漸漸地被窗外青蛙不知疲倦的鳴叫聲所掩蓋。


  我沒來由地笑了出來,「父親,5年的時間,我很有可能會有子嗣的,您不用擔心了」我寬慰道。


  「哎,嘉兒呀,事到如今,我也不瞞你了。因為當初你表姑母的事,上官裴對我們司徒家的女子恨之入骨。而且新帝繼位,難免對我們司徒家佔據要職心生不滿,認為我們不屑於他庶出身份而想要把持朝政。所以他一心想要一個非司徒家的皇子做太子,再加上他對我們積怨已深,若不是祖宗規矩明白寫著,他才不會冊立司徒家的女子為皇后呢。現在就是冊立了,只怕今後還是要生出許多風波來呀。」


  我的神思卻漸漸地從父親的書房裡飛了出去,彷彿又回到了2年前的那個秋日,阿姐摟著我在那裡失聲痛哭,那一聲聲的:「嘉兒,幸好是我不是你呀」的悲戚哭聲竟然越發清晰起來。


  第二章 鳳閣龍樓連霄漢:


  今天我起得很早,東方才剛剛泛出一點魚肚白,我就在宮女的服侍下起床梳理了。因為再過2個時辰,就是我跟上官裴的大婚儀式。現在,我還居住在紫陽殿中。紫陽殿照例是長公主未出嫁前居住的地方。但是先皇上官崆只生了兩個兒子,所以紫陽殿已經空置了很多年了。但是為了迎接我入宮,紫陽殿還是被整理地很乾凈,彷彿昨天還有一位美麗的公主在這裡朝沐日華,夜賞月色。


  只是我聽這裡的執事姑姑私底下跟我的奶娘許姑姑說,上一個住在這裡的長公主,被駙馬爺在新婚之夜勒死了。因為駙馬爺有自己的心上人,而皇上為了女兒的愛情,下令賜死了那個姑娘。駙馬爺在弒殺公主后也沒有獨活,在心愛的人墓前引頸而亡。而在我之前住在這裡的那個待嫁皇后,就是我的阿姐,她也為了忠於愛情追隨她愛的人而去。我的心裡隱隱生出些許宿命的悲哀,受愛情擺弄的人原來都沒有好結局啊。今天在紫陽殿里等待披上嫁衣的我,又會有怎樣的愛情呢。


  按規矩,皇后的寢宮是昭陽殿。古老而充滿祥瑞的昭陽殿因為漢成帝時的一位才色殊絕、寵渥恩隆的皇后而聲名遠播,那個皇后就是後世傳說中身輕如燕的絕世美人趙飛燕。從此,昭陽殿也就成為寵幸、榮耀與尊貴的象徵。上官皇朝的始祖皇帝讓從今以後所有司徒家的皇后都居住在昭陽殿中,他對司徒家報恩之心也可見一斑。


  我在家中所有的侍女都不允許被帶入宮中,除了許姑姑。許姑姑是我的奶娘,也是我阿姐的奶娘,作為兩朝皇后的奶娘,表姑母孝雲太后特意下了懿旨讓她進宮隨侍。其實我想她是知道自己當年意氣用事行事的後果將由我這個僅16歲的表侄女來承擔吧。也許這是她能為我這個表侄女所做的最後一件事了吧。


  孝雲太后自動要求搬到圩垸的行宮長陽殿去住,那裡離皇家園陵很近,她可以與自己的亡夫常相伴。不過我想另一個更重要的原因是當年那個梳頭婢女莫夫人已經跟隨自己的兒子回到了京城,而且已經開始在宮中慢慢顯露出她才是正牌太后的端倪來。按照祖宗的規矩,莫夫人永遠成不了正式的太后,但上官裴的孝順據說與他俊美的外貌和冷酷的性格同樣出名。看著自己以前的婢女,曾經一時的情敵再次以勝利者的姿態出現在她的面前, 任何一個司徒家驕傲的皇后都不會忍受這樣的屈辱,所以她寧願眼不見為凈。我突然心裡生出一絲感嘆,原來活著就是最大的資本。我不知道的是,在今後的歲月中,是這個念頭一直支撐著我在昭陽殿的生活。


  我望著鏡中秀美的容顏,點頭向宮女示意自己滿意這個新娘的裝扮。我從很小時就知道我沒有阿姐絕世的容貌,阿姐曾經是名動天下的第一美人。在她及笄之日起,就不知道有多少痴情男子在她每月兩次進廟上香的路上等候,希望可以在風卷車簾時偷偷地窺見一下她如天上星辰般流光溢彩的絕代風韻。後來甚至發展到那些男子們提前一天就在馬車經過的路上排隊,好的位置甚至被牟利的人炒到天價,只為了有機會能夠一睹美人真容,而其實這樣的機會真的是微乎其微。


  但是人人都知道阿姐未來的夫婿是皇上,所以他們雖然嚮往,但卻並不奢望。直到4年前,北朝的皇帝為了奪得美人歸,竟然向我朝發動了戰爭,只因為阿姐的一幅畫像流落到了北朝皇帝的手中讓他驚為天人。北朝皇帝不知道的是,阿姐除了有一幅天仙的容貌,還有一個善戰的二哥。結局自然是可想而知,我朝的疆域又擴大不少,每年朝貢的國家又多了一個罷了。


  後來那幅畫輾轉被二哥帶回了家,父親瞅了一眼后,只說了一句評語:「其妍麗不及敏兒的十中之一。」而後的歲月里,那條通往寺廟的路上依舊是永遠等候的痴情男子們,直到我阿姐成為皇后。我想直到現在,美人雖不在,傳奇卻永存。


  在阿姐的陰影下,我從來不覺得自己是個美人,家裡人看慣了阿姐,也從不對我的容顏多置評論。直到慢慢提親的人開始因為我的關係踏破我家的門檻,我才意識到原來除了司徒這個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姓氏以外,他們還看上了一些別的什麼。隨著年齡的漸漸長大,我與阿姐也越來越相似。阿姐殉情后的一段時間,母親極為悲痛,以至有些精神恍惚。她總是錯把我當成阿姐,拉著我的手不肯放開。直到那個時候,我是美麗的這個念頭才終於開始在心底里紮根。


  「吉時到。司徒小姐,隨我們來吧。」司儀官洪博是一個貌似壽星的小老頭,個頭不大,但聲音洪亮。


  我站起身,身上沉重的裝飾壓得我突覺暈眩,要不是許姑姑攙扶住我,恐怕我剛才就要獻醜於人前。左邊的一隊站著一排穿著華麗的後宮貴婦,突然從那堆人中傳出一聲悶悶的「哼」。我側目掃過去,所有的女子都是一律的低眉順眼。我作為後宮最尊貴的夫人,除了皇上以外,是沒有人可以平視我的。但是有一個女子卻仍然直直地望向我,眼神冰冷地讓我不寒而慄。她是一個艷麗的女子,最多不過剛滿20的樣子,可眼梢眉角間儘是不加掩飾的輕謾和與之年齡不符的跋扈。我們就這樣隔著人群對視著,我心跳得厲害,但是神色仍然是一如既往地平靜。就這麼點對視的功夫,就讓我看出了她更嚴重的挑釁。她桃紅的外裙下,竟然穿著明黃滾邊的內裙。明黃是至高無上的顏色,除了皇上與我,任何人穿,都是謀反的罪名。而我現在離皇后的身份僅一步之遙,內裙也只不過是亮紫色。只有當大婚儀式完畢,我才可以更衣讓明黃取代亮紫。


  ……

上一篇[法國的巴黎]    下一篇 [彩色鑲嵌玻璃]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