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孟嘗君的門客

標籤: 暫無標籤

    秦昭襄王為了拆散齊楚聯盟,他使用兩種手段。對楚國他用的是硬手段,對齊國他用的是軟手段。他聽說齊國最有勢力的大臣是孟嘗君,就邀請孟嘗君上咸陽來,說是要拜他為丞相。
    孟嘗君是齊國的貴族,名叫田文。他為了鞏固自己的地位,專門招收人才。凡是投奔到他門下來的,他都收留下來,供養他們。這種人叫做門客,也叫做食客。據說,孟嘗君門下一共養了三千個食客。其中有許多人其實沒有什麼本領,只是混口飯吃。
    孟嘗君上咸陽去的時候,隨身帶了一大幫門客。秦昭襄王親自歡迎他。孟嘗君獻上一件純白的狐狸皮的袍子作見面禮。秦昭襄王知道這是很名貴的銀狐皮,很高興地把它藏在內庫里。
    秦昭襄王本來打算請孟嘗君當丞相,有人對他說:「田文是齊國的貴族,手下人又多。他當了丞相,一定先替齊國打算,秦國不就危險了嗎?」
    秦昭襄王說:「那麼,還是把他送回去吧。」
    他們說:「他在這兒已經住了不少日子,秦國的情況他差不多全知道,哪兒能輕易放他回去呢?」
    秦昭襄王就把孟嘗君軟禁起來。
    孟嘗君十分著急,他打聽得秦王身邊有個寵愛的妃子,就託人向她求救。那個妃子叫人傳話說:「叫我跟大王說句話並不難,我只要一件銀狐皮袍。」
    孟嘗君和手下的門客商量,說:「我就這麼一件,已經送給秦王了,哪裡還能要得回來呢?」
    其中有個門客說:「我有辦法。」
    當天夜裡,這個門客就摸黑進王宮,找到了內庫,把狐皮袍偷了出來。
    孟嘗君把狐皮袍子送給秦昭襄王的寵妃。那個妃子得了皮袍,就向秦昭襄王勸說把孟嘗君釋放回去。秦昭襄王果然同意了,發下過關文書,讓孟嘗君他們回去。
    孟嘗君得到文書,急急忙忙地往函谷關跑去。他怕秦王反悔,還改名換姓,把文書上的名字也改了。到了關上,正趕上半夜裡。依照秦國的規矩,每天早晨,關上要到雞叫的時候才許放人。大伙兒正在愁眉苦臉盼天亮的時候,忽然有個門客捏著鼻子學起公雞叫來。一聲跟著一聲,附近的公雞全都叫起來了。
    守關的人聽到雞叫,開了城門,驗過過關文書,讓孟嘗君出了關。
    秦昭襄王果然後悔,派人趕到函谷關,孟嘗君已經走遠了。
    孟嘗君回到齊國,當了齊國的相國。他門下的食客就更多了。他把門客分為幾等:頭等的門客出去有車馬,一般的門客吃的有魚肉,至於下等的門客,就只能吃粗菜淡飯了。有個名叫馮驩(一作馮煖)的老頭子,窮苦得活不下去,投到孟嘗君門下來作食客。孟嘗君問管事的:「這個人有什麼本領?」
    管事的回答說:「他說沒有什麼本領。」
    孟嘗君笑著說:「把他留下吧。」
    管事的懂得孟嘗君的意思,就把馮驩當作下等門客對待。過了幾天,馮驩靠著柱子敲敲他的劍哼起歌來:「長劍呀,咱們回去吧,吃飯沒有魚呀!」
    管事的報告孟嘗君,孟嘗君說:「給他魚吃,照一般門客的伙食辦吧!」
    又過了五天,馮驩又敲打他的劍唱起來:「長劍呀,咱們回去吧,出門沒有車呀!」
    孟嘗君聽到這個情況,又跟管事的說:「給他備車,照上等門客一樣對待。」
    又過了五天,孟嘗君又問管事的,那位馮先生還有什麼意見。管事的回答說:「他又在唱歌了,說什麼沒有錢養家呢。」
    孟嘗君問了一下,知道馮驩家裡有個老娘,就派人給他老娘送了些吃的穿的。這一來,馮驩果然不再唱歌了。
    孟嘗君養了這麼多的門客,管吃管住,光靠他的俸祿是遠遠不夠花的。他就在自己的封地薛城(今山東滕縣東南)向老百姓放債收利息,來維持他家的巨大的耗費。
    有一天,孟嘗君派馮驩到薛城去收債。馮驩臨走的時候,向孟嘗君告別,問:「回來的時候,要買點什麼東西來?」
    孟嘗君說:「你瞧著辦吧,看我家缺什麼就買什麼。」
    馮驩到了薛城,把欠債的百姓都召集攏來,叫他們把債券拿出來核對。老百姓正在發愁還不出這些債,馮驩卻當眾假傳孟嘗君的決定:還不出債的,一概免了。
    老百姓聽了將信將疑,馮驩乾脆點起一把火,把債券燒掉。
    馮驩趕回臨淄,把收債的情況原原本本告訴孟嘗君。孟嘗君聽了十分生氣:「你把債券都燒了,我這裡三千人吃什麼!」
    馮驩不慌不忙地說:「我臨走的時候您不是說過,這兒缺什麼就買什麼嗎?我覺得您這兒別的不缺少,缺少的是老百姓的情義,所以我把『情義』買回來了。」
    孟嘗君很不高興地說:「算了吧!」
    後來,孟嘗君的聲望越來越大。秦昭襄王聽到齊國重用孟嘗君,很擔心,暗中打發人到齊國去散播謠言,說孟嘗君收買民心,眼看就要當上齊王了。齊湣王聽信這些話,認為孟嘗君名聲太大,威脅他的地位,決定收回孟嘗君的相印。孟嘗君被革了職,只好回到他的封地薛城去。
    這時候,三千多門客大都散了,只有馮驩跟著他,替他駕車上薛城。當他的車馬離開薛城還差一百里的時候,只見薛城的百姓,扶老攜幼,都來迎接。
    孟嘗君看到這番情景,十分感觸。對馮驩說:「你過去給我買的『情義』,我今天才看到了。」
上一篇[齋庫]    下一篇 [謝曉亮]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