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1目錄

孟子·盡心下 原文及翻譯
為《孟子》第七篇下。 

2第一章

翻譯
孟子說:「春秋時代沒有合乎義的戰爭。那一國或許比這一國要好一點,這樣的情況倒是有的。所謂征,是指上討伐下,同等級的國家之間是不能夠相互討伐的。」

3第二章

註釋
(1)《武成》:《尚書》的篇名。現存《武成》篇是偽古文。(2)策:竹簡。古代用竹簡書寫,一策相當於我們今天說一頁。(3)杵(Chu):舂米或捶衣的木棒。
原文
孟子曰:「梓匠輪輿能與人規矩,不能使人巧。」
原文
孟子曰:「民為貴,社稷(1)次之,君為輕。是故得乎丘(2)民而為天子,得乎天子為諸侯,得乎諸侯為大夫。諸侯危社稷,則變置。 犧牲(3)既成,粢盛既潔(4),祭祖以時,然而早干水溢,則變置社稷。
翻譯
孟子說:「百姓最為重要,代表國家的土神穀神其次,國君為輕。所以,得到民。心的做天子,得到天子歡心的做國君,得到國君歡心的做大夫。國君危害到土神穀神——國家,就改立國君。祭品豐盛,祭品潔凈,祭掃按時舉行,但仍然遭受旱災水災,那就 改立土神穀神。」

4第五章

翻譯
孟子說:「賢人先使自己明白,然後才去使別人明白;今天的人則是自己都沒有搞清楚,卻想去使別人明白。」

5第六章

註釋
(1)高子:齊國人,孟子的學生。(2)徑:山路。溪:人行處。山徑之蹊泛指很窄的山間小路。(3)介然:本指意志專一而不旁騖,這裡是經常不斷的意思。(4)為間:即「有間」,短時,為時不久。
原文
齊飢。陳臻曰:「國人皆以夫子將復為發棠(1),殆不可復。」
孟子曰:「是為馮婦(2)也。晉人有馮婦者,善搏虎,卒為善士。 則之野,有眾逐虎。虎負嵎(3),莫之敢攖(4)。望見馮婦,趨而迎之。 馮婦攘臂下車。眾皆悅之,其為士者笑之。」
翻譯
齊國遭飢荒,陳臻對孟子說:「國內的人們都以為老師會再次勸齊王打開棠地的糧倉來賑濟災民,大概不可以再這樣做了吧。」
孟子說:「再這樣做就成了馮婦了。晉國有個人叫馮婦的,善於打虎,後來成了善士,不再打虎了。有次他到野外去,看到有很多人正在追逐一隻老虎。那老虎背靠著山勢險阻的地方,沒有人敢去迫近它。大家遠遠望見馮婦來了,連忙跑過去迎接他。馮婦挽袖伸臂地走下車來,眾人都很高興,可士人們卻譏笑他。」

6第八章

翻譯
孟子說:「諸侯有三樣寶:土地、人民和政事。如果錯以珍珠美玉為寶,災禍必定落到他身上。」

7第九章

註釋
(1)盆成括:姓盆成,名括。
原文
士未可以言而言,是以言飴(1)之也;可以言而不言,是以不言飴之也。是皆穿富之類也。
翻譯
士人不該說話的時候說話,是用言語來套取人;該成話的時候不說話,是用沉默來套取人。都是鑽洞爬牆的小偷行為。

8第十一章

註釋
(1)帶:束腰的帶子。朱熹註:「古人視不下於帶,則帶之上乃目前常見至近之處也。舉目前之近事,而至理存焉。」所以,不下帶指平常淺近的意思。
原文
孟子曰:說(1)大人,則藐之,勿視其巍巍然。堂高數仞,榱題(2)數尺,我得志,弗為也。食前方丈,侍妾數百人,我得志,弗為也。般樂飲酒,驅騁田獵,後車千乘,我得志,弗為也。在彼者,皆我所不為也;在我者,皆古之制也。吾何畏彼哉?」
翻譯
孟子說:「向位高顯貴的人說話,要藐視他,不要把他的顯赫地位和權勢放在眼裡。哪怕他殿堂高兩三丈,屋檐好幾尺寬,如果我得志,並不屑於這些;哪怕他佳肴滿桌,侍奉的姬妾好幾百, 如果我得志,並不屑於這些;哪怕他飲酒作樂,馳驅打獵,隨從 車輛成百上千,如果我得志,並不屑於這些。他所擁有的,都是 我不屑於有的;我所希望的,是古代的禮樂制度。我為什麼要怕他呢?」

9第十三章

翻譯
孟子說:「修養心性的最好辦法是減少慾望。一個人如果慾望很少,即便本性有所失去,那也是很少的;一個人如果慾望很多,即便本性還有所保留,那也是很少的了。」

10第十四章

註釋
(1)孔子在陳曰:見《論語公冶長》,原文為:「子在陳曰:『歸與歸與! 吾黨之小子狂簡,斐然成章,不知所以裁之。」』與萬章所引略有不同。 (2)孔子……:見《論語子路》。 原文和孟子這裡所引一樣。(3)琴張;人 名,不詳。(4)牧皮:人名,不詳。(5)嘐嘐(Xiao):趙歧註:「志大言 大者也。』」(6)夷:平。或認為作語助詞,無義。(7)鄉原(yuan);也 作「鄉愿」。願,謹慎。鄉原指外貌忠誠謹慎,實際上欺世盜名的人,也就是 現代所謂「老好人」、「好好先生」。(8)孔子曰:這段話在《論語陽貨》 中只有「子日:『鄉原,德之賊也。」』(9)踽踽(ju):獨行不進的樣子。涼 涼:淡薄,冷漠。(10)閹:指閹人,即宦官。閹然指像宦官那樣巴結逢迎 的樣子。(11)四美:有ε┳魑鐧腦硬蕁#2)反:同「返」、經:正常之道。 (13)慝(te):姦邪。
原文
孟子曰:「由堯舜至於湯,五百有餘歲,若禹、皋陶,則見而知之。若湯,則聞而知之。由湯至於文王,五百有餘歲,若伊尹、 萊朱(1),則見而知之;若文王,則聞而知之。由文王至於孔子,五百有餘歲,若太公望、散宜生(2),則見而知之;若孔子,則聞而知之。由孔子而來至於今,百有餘歲,去聖人之世若此其未遠也。近聖人之居若此其甚也,然而無有乎爾,則亦無有乎爾(3)!」
翻譯
孟子說:「從堯舜到湯,經歷了五百多年,像禹、皋陶那樣的人,是親眼看見堯舜之道而繼承的;像湯,則是聽說堯舜之道而繼承的人。從商湯到周文王,又有五百多年,像伊尹、萊朱那樣的人,是親眼看見商湯之道而繼承的;像文王,則是聽說商湯之道而繼承的。從周文王到孔子,又是五百多年,像太公望、散宜生那樣的人,是親眼看見文王之道而繼承的:像孔子,則是聽說文王之道而繼承的。從孔子到現在,一百多年,離開聖人在世的年代這樣的不遠,距離聖人的家鄉這樣的近,但是卻沒有親眼看見聖人之道而繼承的人了,以後恐怕也沒有聽說聖人之道而繼承的人了吧!」
上一篇[劓刑]    下一篇 [論語·學而]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