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1原文

離婁上·第二章
孟子曰:「規榘,方員之至也;聖人,人倫之至也。欲為君盡君道,欲為臣盡臣道:二者皆法堯、舜而已矣。不以舜之所以事堯事君,不敬其君者也,不以堯之所以治民治民,賊其民者也。孔子曰:『道二:仁與不仁而已矣。』暴其民甚,則身弒國亡;不甚,則身危國削。名之曰『幽、厲』①,雖孝子慈孫,百世不能改也。詩云:『殷鑒②不遠,在夏后之世。』此之謂也。」
離婁上·第四章
孟子曰:「愛人不親反其仁,治人不治反其智,禮人不答反其敬。行有不得者,皆反求諸己;其身正,而天下歸之。詩云:『永言①配命,自求多福。』」
離婁上·第六章
孟子曰:「為政不難,不得罪於巨室①;巨室之所慕,一國慕之;一國之所慕,天下慕之。故沛②然德教溢乎四海。」
離婁上·第八章
孟子曰:「不仁者可與言哉?安其危而利其菑①,樂②其所以亡者。不仁而可與言,則何亡國敗家之有!有孺子歌曰:『滄浪③之水清兮,可以濯我纓④;滄浪之水濁兮,可以濯我足。』孔子曰:『小子聽之:清斯濯纓;濁斯濯足矣。自取之也。』夫人必自侮,然後人侮之;家必自毀,而後人毀之;國必自伐,而後人伐之。太甲曰:『天作孽,猶可違;自作孽,不可活。』此之謂也。」
離婁上·第十章
孟子曰:「自暴①者,不可與有言也;自棄者,不可與有為也。言非②禮義,謂之自暴也;吾身不能居仁由義,謂之自棄也。仁,人之安宅也;義,人之正路也。曠③安宅而弗居,舍正路而不由④,哀哉!」
離婁上·第十二章
孟子曰:「居下位而不獲於上,民不可得而治也。獲於上有道:不信於友,弗獲於上矣。信於友有道:事親弗悅,弗信於友矣。悅親有道:反身不誠,不悅於親矣。誠身有道:不明乎善,不誠其身矣。是故,誠者,天之道也;思誠者,人之道也。至誠而不動者,未之有也;不誠,未有能動者也。」
離婁上·第十四章
孟子曰:「求也為季氏宰①,無能改於其德,而賦粟倍他日。孔子曰:『求,非我徒也,小子鳴鼓而攻之,可也。』由此觀之,君不行仁政而富之,皆棄於孔子者也。況於為之強戰!爭地以戰,殺人盈野;爭城以戰,殺人盈城:此所謂率土地而食人肉,罪不容於死!故善戰者服上刑②,連諸侯③者次之,辟草萊任土地④者次之。」
離婁上·第十六章
孟子曰:「恭者不侮人,儉者不奪人。侮奪人之君,惟恐不順焉,惡得為恭儉!恭儉豈可以聲音笑貌為哉!」
離婁上·第十八章
公孫丑曰:「君子之不教子,何也?」孟子曰:「勢不行也。教者必以正①;以正不行,繼之以怒,繼之以怒,則反夷②矣。『夫子教我以正,夫子未出於正也。』則是父子相夷也;父子相夷,則惡矣。古者易子而教之。父子之間不責善③,責善則離,離則不祥莫大焉。」
離婁上·第二十章
孟子曰:「人不足與逋①也,政不足間②也。惟大人為能格③君心之非;君仁莫不仁,君義莫不義,君正莫不正;一正君而國定矣。」
離婁上·第二十二章
孟子曰:「人之易①其言也,無責②耳矣。」
離婁上·第二十四章
樂正子從於子敖之齊①。樂正子見孟子。孟子曰:「子亦來見我乎?」曰:「先生何為出此言也?」曰:「子來幾日矣?」曰:「昔者②。」曰:「昔者則我出此言也,不亦宜乎?」曰:「舍館③未定。」曰:「子聞之也舍館定,然後求見長者乎?」曰:「克有罪。」
離婁上·第二十六章
孟子曰:「不孝有三①,無後為大。舜不告而娶,為無後也。君子以為猶告也。」
離婁上·第二十八章
孟子曰:「天下大悅而將歸己,視天下悅而歸己,猶草芥也,惟舜為然。不得乎親,不可以為人;不順乎親,不可以為子。舜盡事親之道,而瞽瞍豫瞽瞍豫;瞽瞍豫而天下化,瞽瞍豫而天下之為父子者定:此之謂大孝。」

2註釋

第二章
①幽、厲:指周幽王、周厲王,都是含貶義的謚號。
②鑒:銅鏡。這裡指借鑒。
第四章
①言:語助詞。
第六章
①巨室:指賢明的卿大夫家。這裡指賢明的卿大夫。
②沛:大。
第八章
①菑(zāi):同「災」。
②樂:以……為樂。
③滄浪:這四句是楚歌,滄浪指漢水上游。
④纓:帽子左右的絲帶,用於繫結顎下以防脫落。
第十章
①暴:殘害。
②非:以為不是。
③曠:此作動詞用,意為空出。
④由:遵循,行走。
第十四章
①求:孔子的弟子冉求,字子有,他是孔門政事科的高才生。季氏:指當時執掌魯國大權的季孫氏。宰:大夫的家臣。
②上刑:重刑。
③連諸侯:朱熹《集注》云:「連結諸侯,如蘇秦、張儀之類。」
④辟草萊、任土地:朱熹《集注》云:「辟,開墾也。任土地,謂分土授民,使任耕稼之責,如李悝盡地力、商鞅開阡陌之類也。」辟草萊、任土地,是指開墾土地,分土授民。孟子認為這些主張雖然意在發展生產,但並不是為百姓著想,而是為統治者私利,所以反對。
第十七章
①淳于髡:名髡,齊國人。
②權:變通。
第十九章
①曾皙(xī):曾參的父親,他也是孔子的弟子。
②曾元:曾參的兒子。
第二十二章
①易:輕易。
②無責:沒有責任。前人對此句有多種說法,或說是沒有遭到失言的挫折,或說是因沒有進言之責而輕易不勸諫,或說是不足責備,皆覺不甚妥貼。
第二十六章
①不孝有三:趙注云:「於禮有不孝者三事,謂阿意屈從,陷親不義,一不孝也;家貧親老,不為仕祿,二不孝也;不娶無子,絕先祖祀,三不孝也。」
第一章
孟子說:「離婁眼神好,公輸班技巧高,但如果不使用圓規曲尺,也不能畫出方、圓;師曠耳力聰敏,但如果不依據六律,也不能校正五音;雖有堯舜之道,如果不施行仁政也不能使天下太平。現今有些國君雖有仁愛之心、仁愛之譽,但老百姓卻不能得到他們的恩惠,也不能被後世效法,就是因為不實行先王之道的緣故。所以說:『僅有善心不足以用來治理好國政,僅有法度不能自行實施。』《詩經》說:『沒有過失沒有疏漏,一切都按先王的典章。』遵循先王的法度而犯錯誤的,還從來沒有過。聖人既已竭盡了視力,再加以圓規、曲尺、水準、墨線,來製作方、圓、平、直的東西,使這些東西用之不盡;既已竭盡了聽力,又用六律來校正五音,使各種音階應用無窮;既已竭盡了心思,再接著推行不忍心別人受苦的政策,使仁愛足以遍惠天下。所以說:『築高台必定要依傍山丘,掘深池必定要依傍河澤。』治理國政卻不依靠先王之道,能稱得上明智嗎?因此,只有仁者才適宜處在領導地位,不仁的人如果處在領導地位,就會把他的罪惡傳播給天下的百姓。在上者沒有行為準則,在下者不守法規制度,朝廷不相通道義,工匠不相信尺度,官員觸犯義理,百姓觸犯刑律,這樣的國家還能保存下來,那是僥倖。所以說:『城壘不堅固,武器甲胄不充足,不是國家的災難;土地沒有開墾,財物沒有積蓄,不是國家的災害。在上者不講禮義,在下者沒有學問,作亂的小人興起,國家的滅亡就在眼前了。』《詩經》上說:『上天正在震怒,不要那樣多嘴。』多嘴,就是啰嗦。侍奉國君不講道義,進退之間沒有禮儀,言談詆毀先王之道,就好像多嘴啰嗦一樣。所以說:『要求國君克服困難叫做恭,陳述善德、抵制邪說叫做敬,認為國君不能行善而坐視不管叫做賊。』」
第三章
孟子說:「夏、商、周三代得到天下是由於仁,他們失去天下是由於不仁。國家之所以興盛或衰落、生存或滅亡也是如此。天子不仁不能保有天下,諸侯不仁不能保有國家,卿大夫不仁不能保有宗廟,士人和普通老百姓不仁,就不能保全身家性命。如今,有些人憎惡死亡卻樂於干不仁的事,就好比憎惡喝醉酒卻偏要去喝酒一樣。」
第五章
孟子說:「人們有句老話,都說:『天下國家。』天下的基礎在於國,國的基礎在於家,家的基礎在於個人。」
第七章
孟子說:「天下太平的時候,道德較低的人被道德較高的人役使,不太賢明的人被賢明的人所役使;天下混亂的時候,力量小的被力量大的所役使,力量弱的被力量強的所役使。這兩種情況都是天意,順從天意者就生存,違背天意者就滅亡。齊景公說:『既不能號令他人,又不聽命於他人,這真是無路可走了。』於是流著眼淚把女兒嫁往吳國。現今的小國效法大國卻恥於聽從大國的命令,就好比學生恥於聽命於老師一樣。如果對受他國之命感到羞恥,不如效法周文王。如果效法周文王,大國只需五年,小國只需七年,必定能統治整個天下。《詩經》說:『殷商的子孫,數目不下十萬。上帝既已降命,他們都臣服於周。於是都臣服於周,可見天命並不固定。商臣通達聰明,也來到周朝都城助祭。』孔子說:『行仁者,天下之眾不能當也。如果國君喜好仁德,將天下無敵。』現今想要無敵於天下卻又不依靠仁德,就好比要解除炎熱卻不用涼水沖洗。《詩經》說:『有誰能解除炎熱卻不用涼水沖洗?』」
第九章
孟子說:「夏桀、殷紂喪失天下,是由於失去了天下老百姓的支持;之所以失去了天下老百姓的支持,是因為失去了民心。取得天下是有方法的:得到天下老百姓的支持就取得了天下。得到天下老百姓的支持是有方法的:獲得了民心,就得到了天下老百姓的支持。獲得民心是有方法的:他們想要的,就給他們並讓他們積蓄起來,他們憎惡的,就不強加給他們,僅此而已。老百姓歸附仁政,猶如水往低處流、野獸往曠野跑一樣。所以,為深淵把魚兒驅趕來的,是水獺;為叢林把鳥雀驅趕來的,是鷂鷹;為成湯、武王把老百姓驅趕來的,是夏桀和殷紂。現今天下若有喜好仁德的國君,那麼諸侯們都會為他把老百姓趕來,即使不想稱王天下也是做不到的。現今那些要稱王天下的人,好比患了七年的病要尋求幹了三年的艾草來醫治一樣,假如不去積蓄,是一輩子也找不到的。如果無意於仁政,就會一輩子憂患受辱,以至陷入死亡的境地。《詩經》說:『他們怎麼能得到好結果呀,只能同歸於盡罷了。』說的就是這個意思。」
第十一章
孟子說:「道在近處,卻到遠處去尋求,事情本來容易,卻往難處去下手。只要人人都親近自己的父母,敬重自己的長輩,天下就安定了。」
第十三章
孟子說:「伯夷為躲避殷紂,隱居在北海之濱,聽說周文王興起,便說:『何不去歸依他啊!我聽說西伯是善於養老的人。』姜太公為躲避殷紂,隱居在東海之濱,聽說周文王興起,便說:『何不去歸依他啊!我聽說西伯是善於養老的人。』他們兩位是天下德高望重的老人,他們去歸依文王,就好比天下的父親都歸依了文王。天下做父親的歸依了文王,他們的兒子還會跑到哪兒去呢?諸侯中如有施行文王之政的,七年之內,必定能統治整個天下。」
第十五章
孟子說:「觀察人,沒有比觀察他的眼睛更好的地方了,眼睛不能掩蓋他的醜惡。心胸端正,眼睛就明亮;心胸不正,眼睛就昏暗。聽人說話,觀察他的眼睛,他的善惡能藏匿到哪裡去呢?」
第十七章
淳于髡說:「男女間不親手遞接東西,這是禮制嗎?」
孟子說:「是禮制。」
淳于髡說:「嫂嫂掉入水中,要伸手去救援她嗎?」
孟子說:「嫂嫂掉入水中而不救她,是豺狼。男女間不親手遞接東西,是守禮制;嫂嫂掉入水中伸手去救,這是權宜時的變通辦法。」
淳于髡說:「現今整個天下都掉入水中了,先生不去救援,為什麼呢?」
孟子說:「天下掉入水中,只能用道來救援。嫂嫂掉入水中,是用手去救援的,你想用手去救援天下嗎?」
第十九章
孟子說:「侍奉誰最為重要?侍奉父母最為重要。守護什麼東西最為重要?守護自身的節操最為重要。不喪失自身的節操又能侍奉自己父母的人,我聽說過;喪失自身的節操又能侍奉自己父母的人,我未曾聽說過。誰不該侍奉呢?但侍奉父母是侍奉中的根本;誰不該守護呢?但守護自身的節操是守護中的根本。曾子奉養曾皙,每餐必定有酒和肉,將要撤去時,必定請示要把剩餘的給誰,如果曾皙詢問有沒有多餘的,曾子必定說:『有。』曾皙去世,曾元奉養曾子,每餐必定有酒和肉,將要撤去時,不請示要把剩餘的給誰,如果曾子詢問有沒有多餘的,曾元就說:『沒有了。』實際上是要將剩餘的下次給父母再吃,這叫做奉養父母的口舌和身體。只有像曾子那樣,才可以叫作順從了父母的意願。侍奉父母能像曾子那樣,就可以了。」
第二十一章
孟子說:「有意想不到的讚譽,也有苛求完美的誹謗。」
第二十三章
孟子說:「人們的毛病在於喜歡充當他人的老師。」
第二十五章
孟子對樂正子說:「你這次跟隨王子敖前來,只是為了吃吃喝喝。我不希望你學習古人之道只是為了吃和喝。」
第二十七章
孟子說:「仁的實質就是侍奉父母;義的實質就是順從兄長;智的實質就是懂得這兩者的道理而不離棄;禮的實質,就是調節、修飾這兩者;樂的實質,就是高興地做到這兩者,這樣的話快樂就產生了。只要快樂一產生,那就遏止不住,也停不下來了,於是就情不自禁地手舞足蹈起來。」

第二十八章

孟子說:「整個天下都非常快樂地要來歸順自己,把整個天下快樂地歸順自己看得如同草芥一般,只有舜能做到這樣。得不到父母的歡心,不能夠做人。不順從父母,不能夠做兒子。舜盡心儘力地侍奉父母,使父親瞽瞍高興,瞽瞍高興而感化了整個天下,瞽瞍高興而給天下的父子確定了倫常的範例,這叫做大孝。」
下一篇[會展法]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