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學園禁區:80后校園懸疑小說領軍人--青子創作的小說,由珠江出版社印刷出版。內容簡介:  五年前的一個深夜,一名女生弔死於華夏理工大學的小樹林,且留下一個神秘的毒咒。五年後,還是這片小樹林,悲劇再度降臨,一樣的死法,一樣的白色衣裙……學生們開始風傳,蔣靈兒之死莫非與神秘毒咒息息相關?蔣冰兒堅信姐姐絕非自殺,私下展開調查,卻引來一系列的靈異事件。周圍陸續有人遇害,難道他們的死,也跟毒咒有關?是自殺,是謀殺,還是惡靈索命?咒怨來了,瘦弱的蔣冰兒能否逃出生天?

1 學園禁區 -基本信息

  作者:青子 著


  出版社:珠海出版社


  叢書名:444異度空間系列


  ISBN:9787545302356


  頁碼:238


  版次:1


  裝幀:平裝


  

學園禁區
學園禁區封面

開本:16開


  出版時間:2009-6-1


  印刷時間:2009-6-1


  字 數:150000


  商品標識:20599902


  出版日期:2009年5月


  類 型:小說文藝 > 懸疑


  出版定價:22元

2 學園禁區 -內容簡介

  五年前的一個深夜,一名女生弔死於華夏理工大學的小樹林,且留下一個神秘的毒咒。五年後,還是這片小樹林,悲劇再度降臨,一樣的死法,一樣的白色衣裙……學生們開始風傳,蔣靈兒之死莫非與神秘毒咒息息相關?蔣冰兒堅信姐姐絕非自殺,私下展開調查,卻引來一系列的靈異事件。周圍陸續有人遇害,難道他們的死,也跟毒咒有關?是自殺,是謀殺,還是惡靈索命?咒怨來了,瘦弱的蔣冰兒能否逃出生天?

3 學園禁區 -作者簡介

  青子:80后校園懸疑小說領軍人


  (青子,現居安徽,80后實力派作家,逐浪文學網超人氣VIP作者,著作出版有長篇懸疑小說《筆仙》、《詭道》、《學園禁區》、《黑澀校區》等。)

4 學園禁區 -目錄

  序一 愛,可以原諒一切


  序二 完美主義者的小說


  楔子


  第一章 背後的鬼臉


  第二章 回魂夜


  第三章 蘇醒的詛咒


  第四章 小自鞋


  第五章 知情者


  第六章 殺機


  第七章 局中局


  第八章 第三張臉


  第九章 遲到的真相


  第十章 禁忌之戀


  尾聲


  後記

5 學園禁區 -編輯推薦

  你知道理工大學不能說的秘密、不能去的地方嗎?幾乎每所大學都有學生怪談的事件發生!幾乎每個校區都有離奇神秘的故


  事流傳!


  詭火叢生的理工大學異聞實錄,逐浪文學網年度最佳VIP懸疑小說,80后實力派作家再掀高校女生絕密檔案。

6 學園禁區 -書摘

  第一章 背後的鬼臉


  於蘭雙眼圓睜,身體一動不動,不!是渾身上下都在顫抖,因為極度的恐懼而不住地顫抖著。她的心跳速度並沒有加快,而是——幾乎停止了跳動。


  1


  黑夜,一條孤獨的小路,彎彎繞繞,一直延伸至濃稠的夜色中。


  路兩邊是一棵棵緊密相連的樹影,彷彿有薄霧籠罩,朦朧中,看不清路兩邊的情景。有人猜測,那裡興許是一片望不到邊的田野。鏡頭停留在這個場面。沒有聲音,夜像死了一樣寧靜。一秒鐘、兩秒鐘……十秒鐘,終於,響起一串雜亂的腳步聲。而後,兩個趕路的人,出現在鏡頭裡。


  兩人肩並肩,不急不慢地走著。夜色淹沒了他們的容貌,只看到兩個模糊的身影,一個高大、肩膀寬厚,應該是男人。另一個體態削瘦、嬌小,應該是女人。


  鏡頭馬上落到這一男一女身後,跟隨兩人的腳步,一搖一晃地在黑暗中前進。


  「還有多遠?」


  「就快到了。」


  簡短的對話之後,又只剩下單調的腳步聲,和衣服摩擦的聲音。很長時間過去,兩人仍這麼走著,似乎腳下是一條沒有盡頭的道路。


  有人不耐煩地罵起來:「我操,這什麼電影!我要是知道導演是誰,一定砍死他全家!」


  「一張票就二十塊錢,不用這麼惡毒吧!」


  「那你退給我這二十塊錢?」


  「得得,看電影吧。」


  爭吵聲暫時消停了下去。坐在後排的一名青年男子站了起來,對身邊的面貌清秀的女孩說:「估計這天路他們一時半會走不完了,我去上個廁所,你等我。」


  男子走後,女孩繼續饒有興緻地盯著大屏幕看。從電影一開頭表現的氛圍來看,接下來一定會有恐怖的事情發生。


  果然,電影里,兩個趕路的人停下了腳步,鏡頭前出現了一個白色的長條形物體,在路旁邊一棵樹的枝椏下,懸空左右來回飄蕩著。


  「那、是什麼?」女人向後退了一步,顫抖著問。


  男人沒吭聲。從口袋裡摸出一隻打火機,顫抖著湊了上去。隨著「啪」地一聲,紅色火苗竄了出來,這才看清,面前左右搖晃的白色物體竟然是一具懸挂在樹上的屍體!


  就在這時,一個突兀的聲音響了起來。


  女孩猛的打了個哆嗦,拍了拍胸口,從口袋裡掏出手機。


  ——是簡訊來了。


  發件人是自己的好友蔣靈兒,內容只有一句話:「於蘭,快,學校小樹林!」


  原來,這個女孩叫於蘭。


  於蘭望著手機屏幕,皺起了眉頭——蔣靈兒是她大學的同班同學,兩人同住一間寢室,關係那不是一般的鐵。本來,今晚男友郭江約於蘭出來看電影的時候,她便邀請蔣靈兒一同前去,但蔣靈兒笑著拒絕了,理由是不想當電燈泡,再者她對這種恐怖電影很過敏,看一部恐怖電影至少一個星期都睡不好覺。於蘭也不強求,晚自習下課鈴剛響,便跟郭江手牽手來到了電影院。至於蔣靈兒,於蘭想,她大概是回到她跟男友在校外租的房子了。現在大學生同居已經不算什麼新聞了。


  那麼,此時此刻,蔣靈兒給自己發這條信息到底是什麼意思呢?小樹林?這麼晚了她在小樹林幹嘛?又為什麼要自己馬上趕去呢?


  於蘭連忙回了個電話給蔣靈兒,通了很久,但沒有人接聽。再撥,還是這樣。


  假如一般人遇到這種情況,首先想到的肯定是惡作劇,但於蘭不這麼認為:假如是惡作劇的話,那這個惡作劇也太抽象、太沒意思了,還不如一條整蠱簡訊的效果來的直接;而且她跟蔣靈兒交往了三年,倆人從未開過這樣無聊的玩笑,蔣靈兒不是喜歡開玩笑的人,於蘭也不是。所以,在看到信息的第一時間,於蘭的眉頭就皺了起來:自己要不要按簡訊里說的,馬上去學校小樹林看看?


  對於蘭來說,這不是問題:看電影以後有的是機會,不在乎這一個晚上。她所擔心的是,從電影院回學校坐車的話至少要半個小時,假如蔣靈兒真有什麼急事找自己的話,會不會給耽誤了?


  這時候,她想到了一個可能給自己(也等於是給蔣靈兒)提供幫助的人——蔣靈兒的妹妹,蔣冰兒。


  蔣冰兒也是於蘭的同班同學,因為於蘭跟蔣靈兒平時走的近的原因,所以跟她的關係也很不錯,三人經常在一起逛街、吃飯什麼的。於蘭想,她既然是蔣靈兒的妹妹,這會兒找她幫忙是再合適不過了。假如她在學校的話,那她至少能代替自己先去樹林里找到蔣靈兒,問問她找自己到底有什麼事。


  想到這,於蘭馬上從手機里調出蔣冰兒的號碼,撥了過去。


  等待片刻,手機里響起一個標準的女中音:您好,您所撥打的用戶已關機……


  「怎麼都沒人接!真是!」


  於蘭失望地放下手機,仔細考慮片刻,覺得自己有必要回去一趟,即使真是惡作劇的話她也認了。不怕一萬就怕萬一,蔣靈兒可是她在學校最好的朋友。朋友現在有事相求,她當然要兩肋插刀。況且現在還遠沒到需要「插刀」的份上。


  於蘭站了起來,剛抬起腳,突然想起來郭江上廁所還沒回來,剛才一時情急,竟然把這個笨蛋給忘了。於蘭著急地朝衛生間方向望了望,人來人往的,並沒看到男友的身影。


  她只好再次掏出手機,撥出郭江的電話。巧的是,她接連撥打了好幾遍,郭江的電話都是佔線。


  今晚上到底是中什麼邪了?為什麼每個人的電話都打不通!於蘭生氣地跺了跺腳,只好又坐回椅子上,焦急地等了幾分鐘,還是不見男友回來。再打他電話還是佔線,「該不會在跟哪個美眉煲電話粥吧!」於蘭一氣之下站了起來,一個人向放映廳大門外走去……


  二十分鐘后,在於蘭的一再催促下,計程車終於抵達華夏理工大學門前。


  沒時間跟門衛糾纏,於蘭一口氣跑進校門,沒有回寢室,便直接奔向位於女生寢室右邊、院牆附近的那片樹林。


  雖然蔣靈兒在簡訊里只說了「樹林」兩個字,但於蘭猜測她指的肯定是這片樹林。不止是樹林,那裡還有假山、涼亭、和人工湖,是華理大唯一像樣點的景點。平時,於蘭跟郭江,蔣靈兒和她的男友李文林,四人經常結伴到那裡閑坐或散步。在她的印象中,她跟蔣靈兒共同去過的也只有這片樹林,蔣靈兒不可能指個陌生的地方讓她去。


  已經過了十一點,熄燈后的校園一片靜謐,尤其是位於學校荒僻地段的那片樹林,此時此刻,簡直可以用「死寂」兩個字來形容。而且不僅是死寂,還黑的要命。一條彎彎曲曲的小路,從入口處一直延伸至密林的深處,小路兩邊的樹木相互挨得很緊,枝葉在上空緊密相連,形成一個天然的頂棚,擋住了大部分的月光,致使樹林內部幾乎是漆黑一片。


  於蘭站在樹林外,朝里看了一眼,心裡頓時有些毛烘烘的。她開始在心裡咒罵那個上廁所一去不回頭的混蛋,假如他沒有去上廁所,那麼此刻站在這裡的,就不會是自己一個人了,她也就用不著擔驚受怕了。


  可是,現實就是現實,真實得容不下任何一個「假如」。事後,有知情人回想起來,覺得這就是於蘭的命。


  ——一個人,某時某刻,在什麼地方,遇到什麼什麼事情,看似偶爾,其實都是命中注定。中國有句俗話說的好:閻王讓你三更死,不會留你到五更。


  當然,這時候的於蘭,根本不會想到這麼多,她此刻關心的只有蔣靈兒的安危:她是不是在樹林里遇到什麼危險、沒辦法了才發簡訊給自己求救?這似乎有點說不過去吧,首先,發簡訊是很費功夫的一件事,有這些時間,還不如直接打110報警;其次,這深更半夜的,蔣靈兒不在家睡覺,跑到這片位於荒野的樹林來做什麼呢?


  可想歸想,既然來了,總要做點什麼,至少求證下蔣靈兒到底在不在樹林里。


  「蔣靈兒,你在裡面嗎?蔣靈兒——」


  於蘭喊了幾聲,沒有人回應。按說,周圍此刻如此安靜,假如樹林里有人的話,不管藏得再深,走得再遠,也一定能聽到自己的呼喊了。難道,蔣靈兒真的不在樹林里?


  於蘭又掏出手機,抱著一絲希望,撥出了蔣靈兒的號碼。


  等待片刻,電話通了。然而,在「嘟…嘟…」的聲音響起的同時,從樹林深處,傳出了一陣悠揚的音樂:「那天的雲啊是否已料到,所以腳步才輕巧……」


  歌聲在寂靜的夜裡顯得尤為突兀。於蘭先是愣了一下,繼而馬上想到,這首歌是蔣靈兒手機的彩鈴!


  於蘭的心一下提了起來,還沒徹底想明白這是怎麼一回事,突然覺得脖子有些痒痒的,像是有人在背後對著自己后脖頸吹氣,她打了個哆嗦,猛地扭頭朝後望去——


  時間彷彿停止在了這一刻。


  於蘭雙眼圓睜,身體一動不動,不!是渾身上下都在顫抖,因為極度的恐懼而不住地顫抖著。她的心跳速度並沒有加快,而是——幾乎停止了跳動。


  一秒,兩秒,三秒……


  「啊——」 


  ……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