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宇智波佐助(うちはサスケ,Uchiha Sasuke),日本漫畫家岸本齊史作品《火影忍者》中的主要人物。是擁有寫輪眼的宇智波一族的後裔。

宇智波佐助宇智波佐助
英文名:Uchiha Sasuke
日文名:うちはサスケ
是旋渦鳴人一心想追回的同伴,酷酷的小帥哥+天才忍者
忍者登記號碼:012606
出生日期:7月23日
年齡:15
星座:獅子座
身高:170CM
體重:42.2KG
宇智波是日本團扇的音譯,就是宇智波一族的族徽那個像乒乓球拍的東西,佐助是根據日本傳奇忍者猿飛佐助而起的。

1 宇智波佐助 -特點

宇智波佐助宇智波佐助
絕技:1、寫輪眼;2、千鳥
血型:AB
性格:冷傲、倔強、不愛接受他人的幫助。
喜愛的食物:番茄,木魚飯糰
討厭的食物:納豆
想殺死的人:宇智波鼬
內心的執念:「我是一個復仇者,在殺掉那個男人之前我絕對不能死。」「我要重振宇智波家族。」
興趣:修鍊,散步
忍者學校畢業年齡:12
派別和等級:曾經是木葉的下忍,現在為木葉的叛忍(因為投靠木葉叛逃者大蛇丸,也就成了木葉背叛者,故已無等級)
現在已脫離大蛇丸,成立蛇小隊,為蛇小隊隊長,正在追殺鼬,實力也該說是妖怪也不為過了
任務經驗:D:7次    C:1次    B:—   A:—   S:—

2 宇智波佐助 -人物簡介

1、不可否認,《火影忍者》里能找到很多動漫作品的影子。假如說鳴人是《灌籃高手》中的櫻木花道的話,那佐助就是那人見人愛的流川楓。無論是性格還是行為舉止,甚至是對白,都能對應起來。忍者學校的第一新人,身手不凡,且又長的瀟洒帥氣,深得女生的喜歡……擁有了這一切,看起來應該很幸福才是,可是他卻背負著那宇智波家族的血海深仇。他小小年紀,就已經品味了那一種叫寂寞的酒。他是一個復仇者,只為復仇而存在。
宇智波家族的血統,給了他天才的名分,卻也讓他生活在地獄里。背負了這個命運的十字架,他用他自己的方式來努力的戰鬥著。再沒殺死那個男人之前絕對不能死。他活著的理由僅僅就是為了能把他的哥哥殺死。他一直渴望有超越一切的力量,可以來填補內心的寂寞。宇智波家族的血統,給了他天才的名分,卻也讓他成為一個復仇者。

宇智波佐助佐助VS鳴人
很喜歡他和鳴人那種做為同伴的感情。雖然時常口角,雖然時時在競爭,可是他在心底深處,卻是非常珍惜那樣的感情。嘴裡說著互相討厭的話,可是卻在對方生命遭遇危險的時候,還是會抵擋在那個他討厭的人面前。那時候,他難道不記得了,他還未殺死哥哥之前是不能死的,他的生命只為了復仇而存在的。
「你這個白痴!為什麼要這樣,你不是最討厭我嗎?」
「不知道……身體做出的自然反應……」
寂寞孩子的真情,用這樣的語言足夠讓你感動了。
宇智波佐助,期待你早日從命運的枷鎖中掙脫出來。

2、宇智波佐助,故事第一部就隆重登場的的人物,是一個容貌英俊、頭腦靈活、氣質很酷的黑髮美少年,無論從任何方面來看,都有條件成為惹女孩愛慕的男孩,當之無愧的主角。
佐助,生於木葉最有名望的宇智波一族,父親是木葉村警務部部長,母親是個漂亮溫柔的女忍者。哥哥是天才鼬,排行老二的他擁有令人羨慕的出身、血統和家人。然而某一天,他最為仰慕也是他奮力追趕的哥哥,突然屠殺了宇智波一族的全部人,將他所擁有的一切充斥著濃濃的血腥味,以很殘忍的方式給予摧毀,留下他一個人,並且告訴他:「想要報仇,就要學會仇恨。等你變強后再來找我報仇吧。」於是,小小的少年開始踏上為一族人報仇雪恨的迷途。
佐助與鳴人一同和卡卡西學習忍術,並成為了宿命的競爭對手,但是經歷了同生共死之後,兩個針尖對麥芒的少年都從心底里承認對方是一生的摯友。然而友情卻沒有阻止佐助為了變強和報仇雪恨去投靠大蛇丸的渴望。故事的第一部,以他選擇投靠妄圖利用他的肉體轉生的邪惡忍者大蛇丸為結束,讓觀眾和讀者眼睜睜地看著他拋棄並肩作戰的夥伴,拋棄生他養他的故鄉,拋棄那一個個愛慕他的女孩,並不惜用自己的生命來換取復仇的力量,那個外冷內熱的少年就這樣離我們而去。
在第二步中登場的佐助,經過將近三年的離別後,再次出現在他的夥伴面前,面對激動不已的夥伴「我們一直在找你,佐助,回來吧!」卻給予冰冷的回絕:「只要能變強,能讓我復仇,大蛇丸想要我多少條命我就給他幾條。」
佐助,難道就真的拋棄一切了嗎?難道就真的不再將過去的、深刻的情誼記在心中了嗎?難道看見從來都沒有發起尋找他的夥伴們,他心中已經沒有任何的感動了嗎?
佐助,你的選擇在哪裡?你的未來會怎麼樣?故事還在繼續,大家都在等待,等他從黑暗中展開純潔的翅膀重生的那一刻!加油!


3 宇智波佐助 -家族興衰

  宇智波是日本團扇(うちは)的音譯。所謂團扇,即宇智波一族的家徽——象徵。佐助則是因由日本傳奇忍者(真田十勇士之一)猿飛佐助而來。PS:動畫片《鬼眼狂刀》。《戰國basara》裡面有出現過猿飛佐助。

宇智波一族是《火影忍者》中的火之國木葉忍者村的一個氏族,屬於當年忍者始祖——六道仙人門下大弟子的後代,二弟子的後代則為千手一族,兩大家族有著穿越了千百年的宿命糾葛,直到初代火影千手柱間與宇智波斑時期,兩大家族才聯手創立了木葉忍者村。
  宇智波一族曾經是木葉村中最強大的家族之一,始創者為被譽為最強忍者、亦為木葉始創人之一的宇智波斑。族員大多擅長火遁忍術,比如基本的火遁·豪火球之術和火遁·鳳仙火之術。一些族員具有血繼限界寫輪眼,賦予他們在戰鬥中強大的洞察力(複製敵人的忍術)和一些特別的瞳術。據說宇智波一族在二代火影時期便在木葉警察部隊供職,表面上是被信任,實際上則是置於千手一族的監視之下。
宇智波一族的衰落是從木葉開始之初便已有萌芽,當年宇智波與千手兩族為宿敵,兩國交鋒,一國雇傭宇智波,另一國則必定雇傭千手(因為能與宇智波匹敵的也只有千手一族了),兩族長年交鋒,雙方均疲憊不堪。後來在初代火影柱間的提議下,兩族達成休戰協議,並聯手創立了木葉忍者村。但是在爭奪村子領導權的問題上,宇智波斑不被村裡人甚至自己的族人所支持而失去了地位,久而久之流言蜚語接踵而來使得斑無法再在木葉安身,斑只好離開木葉忍者村。之後斑向木葉復仇,亦敗在初代火影手下,自此,宇智波一族便開始被置於木葉高層的監視下。
在宇智波斑失勢之後,宇智波一族開始感覺到自己所面臨的危機,族中開始出現了繼承斑意志的造反派,可是在木葉高層的監視下,個人的力量很難成事。於是,終於在三代火影時期,宇智波一族開始策劃政變,奪取村子的領導權,而主謀者正是佐助的父親。為了順利奪權,鼬被安排進了木葉暗部,作為宇智波一族安插在木葉內部的間諜而存在。可是,鼬從小便目睹了第三次忍界大戰的慘狀,戰爭就是地獄的思想早已深深印入了他的腦中,他心中明白,如果像宇智波這麼一個大家族發動政變的話,將會大大動搖木葉乃至火之國的根基,到時候別的國家就會有機可乘,甚至會引發第四次忍界大戰,宇智波一族利己的思想將會害死很多無辜的人。於是,鼬背叛了宇智波一族,反將宇智波一族政變的情報泄露給了木葉高層。木葉高層在最後給了鼬一個機密任務——殺光宇智波一族的所有人。鼬在忠孝之間選擇了大義滅親,聯合當年的宇智波斑消滅了宇智波一族,只不過,他沒有殺死佐助,因為在鼬的心中,佐助的生命比起任何東西來說,都更加重要!
現今,宇智波一族僅存宇智波斑與宇智波佐助兩人,家族的宿命仍然沒有終結……



4 宇智波佐助 -經典台詞


  有太多的羈絆只會讓自己迷惘。強烈的想法和珍惜的思念,只會讓自己變弱。
  孤獨,不是被父母責備后難過的那種程度比得上的。
  因為有親情的羈絆,一旦失去就會痛苦。
  我失去過所有東西。所以我不想再看到我最珍惜的夥伴們,死在我的面前。
  我是個復仇者,我是為復仇而生的,為了復仇我可以放棄一切。
  那個人——我的哥哥,在殺死他之前我是絕對不會死的。
  我可是拼了命去做的,不要用「天才」兩個字來抹殺我的努力!
  我的夢想是沒有未來的 ,我的夢想只有在過去,只有在那才存在……
  那種事我怎麼知道…哼…我是最討厭你了…誰知道身體不由自主地動了,笨蛋。

5 宇智波佐助 -忍術技能

寫輪眼
宇智波一族的血繼限界。具有識破一切幻術的洞察力,更有超強學習能力,和團長的念能力有得一拼。只要殺了自己珍惜的人,寫輪眼就可以獲得進化,成為萬花筒寫輪眼,力量比寫輪眼打得多。

天照
寫輪眼最高絕技之一,發出時有一團黑火出來,可以打穿一切物體(連妙木山大蛤蟆的食道都被洞穿),超S級絕技,消耗查克拉量很多,連宇智波鼬都只能一天用一次,用完還得趕緊去休息,可見其對施術者也有很大傷害。

月讀
寫輪眼最高絕技之一,終極幻術。在月讀的世界內,空間,時間都由施術者操控(比如現實世界過一個小時,月讀世界只有一秒)。雖然是幻術,但在月讀中傷害被施術者的疼痛感可是不假,甚至可以在幻術中殺人。宇智波鼬在使用的時候,小佐助和卡卡西就被摧殘得失去意識。不過消耗查克拉量也很大,一天只能用兩次。

宇智波佐助宇智波佐助
千鳥
是中忍考試最後一輪之前,卡卡西老師傳授的。
千鳥流
千鳥流是佐助創出的忍術他在卡卡西只能用手使出千鳥的基礎上可以全身使出千鳥故名千鳥流

變身術
本體變成別的身分。

大蛇丸流 變身術
跟大蛇丸一樣,佐助可以脫去自己本身的外皮,從原有的軀殼中分裂出另一身軀。據鼬指出是需要不少的查克拉力量以使出此招式。

大蛇丸流 八歧之術
當體內的查克拉耗盡后,體內潛藏的原大蛇丸力量便會釋放出來,使佐助的身軀變化成八歧大蛇。

通靈之術
用自己的血液和要召喚的通靈獸訂下契約,到時候咬破手弄出血來結一個印就可以召出通靈獸隨傳隨到。

火遁 豪火球之術
以查克拉提練,從口中發中一發大火球,其威力可以燒出直徑7米的洞穴來,非一般下忍能學懂。

火遁 鳳仙火之術
從口中連續吐出火球,攻擊軌道就像鳳仙花的果實,火球的軌跡可以利用查克拉來操縱,同時也可以在其中加入手裡劍加強威力。

火遁 龍火之術
高等級之火遁忍術,在結印之後放出直線型的火焰,速度和威力都是一等一的,威力足夠打斷大型樹木。

火遁•豪龍火之術
於390話中,佐助從口中噴出數個龍頭狀的巨大火焰,對鼬進行突擊。

影舞葉
複製自李洛克的體術,把敵人踢飛后,瞬間轉到正在空中以拋物線移動的敵人背後。

獅子連彈
佐助將他從小李那裡複製來的體術稍加變化成為獅子連彈。

風魔手裡劍.影風車
於射出之手裡劍之影子中藏有另一手裡劍以攻擊死角。在和桃地再不斬決鬥時,宇智波佐助和漩渦鳴人合作使出另一套招式,佐助把化成手裡劍的漩渦鳴人及真的手裡劍擲出,然後讓鳴人暗中襲擊再不斬。

操風車•三之太刀
佐助初次遇見大蛇丸時,使用的一招絕活。利用寫輪眼可以洞察及預判行動的功能,預判風車•三之太刀的飛行軌跡,以堅韌的鋼絲來操縱太刀飛行,從而達到將對手捆住的目的。佐助利用這招把大蛇丸制住后,然後再用龍火之術來攻擊對方。

忍法.潛影多蛇手
從袖裡召喚出蛇並捕捉對手,於351話曾使用來阻止對戰的水月及重吾。

宇智波佐助解除封印
天之咒印
雖然被加了咒印的人可以發揮強大的威力,但同時也會無限強行引出力量,因此會對使用者有強大的侵蝕,所以是一把兩面刃。

天之咒印狀態千鳥
佐助使用咒印時所用的千鳥。

超高等雷遁術•千鳥劍
查克拉刀

超高等雷遁術•千鳥千本
查克拉箭

超高等雷遁術.千鳥流
讓全身布滿電流,意思就是不是用手來使用千鳥、而是用全身來使用,缺乏原先千鳥的破壞力,僅能使人麻痹。也可凝聚於手掌,威力更大於千鳥。

終極雷遁術.麒麟
391回中,佐助巧妙使用火遁術以製造出雷電,並將自然界巨大的雷電力量集中於手中,引向轟擊宇智波鼬。攻擊時雷電會化成麒麟的形狀,瞬間將巨岩化成灰燼。

6 宇智波佐助 -實力分析

宇智波佐助波之國之戰
在第一部中,僅僅就實力和未來潛力而言,我認為他完全可入得下忍第一集團,不要無聊的討論誰最強,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特長,就算同等實力戰術戰略發揮也起關鍵作用,再加上血繼和通靈,就更不具備可比性。在忍者學校的時候,所有功課全部第一隻是一個側面反映了實力。鳳仙花之術,豪火球之術等中忍水準的忍術在佐助初登場的時候就已經能夠運用純熟。鈴鐺搶奪訓練與卡卡西一戰,讓卡卡西認可了他的潛質。死亡森林和大蛇丸一戰,戰勝了怯懦和畏懼,充分發揮現有的實力,力拚到底,並用忍術燒壞了大蛇的面具,從而更加堅定了大蛇對他身體的追求,這也從側面說明的佐助的潛力。其實波之國的佐助才是真正的他,初出茅廬就表現的冷靜,實力發揮自如,兩戰再不斬,從初見時的戰戰兢兢到二次的輕鬆斬殺水分身並聯合鳴人成功解救水牢中受困的卡卡西。再到後來與白的生死戰中捨生相救鳴人,生死攸關的緊要關頭激發了寫輪眼的成長。隨著劇情的進展,佐助在鳴人,小李、我愛羅的激發之下,不斷提升自己的實力,學會了千鳥(新的必殺技,必須和寫輪眼一起用,一天可用2次,卡卡西可用4次)。儼然以卡卡西的繼承人的身份出現在漫畫中,隨著哥哥鼬的出場,佐助更快的近化著自己的寫輪眼,宇智波一族的實力,必須也只能從寫輪眼上發揮出來,但要真正達到鼬的境界,仍然需要艱苦卓絕的磨鍊。和我愛羅一戰Copy了小李的高速體術,展現了寫輪眼的實力和他自己的潛力,是的,只有從天才的光環中主動走出,取眾家之長而各去其短,用來補充自己的實力才能彌補短處而彰顯長處。
而現在的宇智波佐助,他奪取了大蛇丸白蛇的恢復能力,並且可以隨意的在身體的任何地方使用千鳥,可以召喚萬蛇(依此在於迪達拉的戰鬥中,在迪達拉最後的自爆中活了下來。),還擁有許多未知的力量。

7 宇智波佐助 -性格分析

宇智波佐助宇智波佐助
全族都慘死在哥哥手中后,他的驕傲再也沒有了欣賞的舞台,誰不渴望得到雙親的讚許,更惶論從小就活在更為天才的哥哥陰影下的佐助。一生最期待的夢想被打碎了——超越哥哥得到父親的認可和親口讚許——希望的肥皂泡幻滅了不說,取而代之是血淋淋的殘酷現實,敬愛的雙親慘死,從小視為偶像和坐標敬愛的哥哥變成了不共戴天的仇人,這種落差實在不是他能夠承受的,天堂和地獄就差那一道門,經過緋色的「那一天」,佐助人生的天平瞬間傾斜。
我們看到219-221卷反覆的描寫佐助回憶中那些溫情的片斷,嚴厲而不失關切的父親,慈愛有加的母親,親切和藹的哥哥,種種的幸福和溫暖構成他蜜罐中的童年。從天上跌到地上,摔得很痛,傷的好深,跌的懵懵懂懂了。
於是讓假象迷濛了心,片面的只為了追求力量而追求力量,甚至不惜與自己的出生入死夥伴決裂,與生彼養彼的故鄉永絕,那些被個人感情左右而無條件去支持佐助的Fans試想一下,將靈魂出賣給大蛇而換取到力量,有幾分是為了家仇族恨?有幾分是出於長期被天才哥哥的陰影壓抑而叛逆冒險一搏?又有幾分是不甘於天才稱號被別人超越的虛榮心作祟?看著實力不輸於他的寧次,小李,我愛羅,以及不斷憑自己的不懈努力而進步緊緊咬住他的同一小組拍檔——鳴人,他心態失衡了,高居人上,人人溢美的優越感一次次被打碎,他變得更加急功近利了,再加上念念不忘家仇和殺死親哥哥,本來就沉默寡言扮酷的佐助更在心靈深處築起一座大壩,阻隔內心的聲音,切斷外界的交流,心理學中稱為「自我封閉」,隨著心理的勢能越積攢越多,勢必轉化為外在的發泄和行動,於是就有了聽說鼬的消息發瘋似的去跑去報仇以及後來捨棄一切千里投奔大蛇而去。
追求力量本來無可厚非,因為每個人都有上進心和自尊心,但上進不是冒進,自尊不能自負,不能虛榮,不經一番寒徹骨,怎得梅花撲鼻香,不經過自己一步一個腳印去進行實力的累積,然後量變到一定程度得到實力的質變,忍術的升華,怎麼能把力量化為己有。羅馬不是一天就能建成的,想一口吃個胖子,一鏟子挖口井最後勢必反受其害,就看看那些被中了符印的大蛇手下就好啦,次郎坊、左近、多由也、鬼郎丸一個個轟然倒地,頹然戰敗,符印是暫時可以增加力量,但最後必然反噬健康,付出生命的代價,這和吃興奮劑竊取成績是一個道理。即使咒印強如君麻呂,地之咒印吧,結果還不是慘淡收場,壯麗的結束自己短暫的生命,如果佐助不回頭,君麻呂的昨天就是他的明天,這當然是大家不願看到也是劇情絕不允許發生的。佐助是聰明的孩子,肯定不會一直傻下去。
鼬和佐助的父親顯然更器重哥哥一點,這也可以理解,在日趨衰落的宇智波家,出了那麼一個天才,而且非常爭氣,這樣肯定會把振興全族的無限期望放在已經成器的長子身上,難免就對幼小的佐助有些忽略,這在當時那個特殊的歷史時期。也是情有可原的。至於大家討論的是不是宇智波一族和木葉有什麼糾葛,造成木葉自己滅了宇智波一族,我認為不會,必然是外來勢力造成滅門之災。因為從開始岸本齊史就把木葉設置成一個比較正面的忍者村(從村中人物的品行就可證明),而火影3代本身的品行也干不出那種趕盡殺絕的事,就像當年對大蛇不也只是趕走了事。
佐助給人的感覺是挺酷,遭受了這樣的壓力還一直倔強的挺著,這一點是難能可貴的。但是,歸根結底他還是脆弱的,而且比同齡的忍者更脆弱,更自卑,更怕受到傷害。正是因為小時候的心靈傷痛和陰影造成了這一點,說他更脆弱,是表現在失去了雙親而不敢去面對,只能依賴對哥哥無限的仇恨來沖淡這種對雙親思念和不敢面對父母死去的事實,而他又不能找人哭訴,因為他是宇智波一族的驕傲,因為他是忍者學校最優秀的優等生,鳴人有伊魯卡老師關心和愛護,有火影老頭的慈愛呵斥,有木葉丸這幫馬仔跟班熱熱鬧鬧,佐助有什麼,只有無盡的孤獨和仇恨。佐助實在太愛自己的哥哥的,他自己的潛意識就認定從小就敬愛的哥哥是殺害父母乃至全族的兇手,從而心頭有一種極大的失落感和犯罪感,他默認了自己就應該背著這個黑鍋和陰影,他信誓旦旦的要殺鼬而後快也是這種心理,心靈的偶像既然註定要被打破,與其讓別人動手還不如自己親自來作,但殺哥哥,自己肯定必然落入更深的自責和懊悔中去,如果不殺鼬,從情感上又覺得對不住雙親的在天之靈。而木葉村對鼬的敵視,更加深了他的自卑感,使他覺得這種敵視是對家族莫大的侮辱,也是無法接受的,因為不管他嘴上是否承認,自己心靈深處仍然是深深愛著自己的哥哥的,他必須要殺掉鼬,也是因為想儘早的結束別人對鼬的詆毀和鄙視,想作一個了結,別人越誇宇智波一族優秀,越說鼬強大,他的心態越失衡,他肯定無數次的詰問蒼天,為什麼唯一的親人和那麼強大的哥哥會是壞人,這種脆弱和自卑的根源是他絕對不會和別人傾訴的,這就解釋了為什麼他沒有朋友,沒有人真正懂得他的心。他怕別人觸及他心靈的傷口,哪怕偶然間接的冒犯也不允許(前面佐助對小櫻大發雷霆也是緣與此,小櫻說鳴人沒有教養,一定是因為沒有人管教的緣故,所以才會為所欲為。他說:失去父母的痛苦遠遠不是父母的嘮叨所能比的)。
他怕受到傷害,尤其是親近的人的傷害,他沒有朋友,是因為他根本不敢再去相信朋友,他認定既然親哥哥都能背叛他,那麼世間還有什麼能在承受他的信任(這點和失去夜叉丸時的我愛羅有共同的心路里程),但後來卡卡西的悉心教導,鳴人強大的影響力,以及和自己小組成員一起的出生入死同舟共濟相互扶持,讓他漸漸的感到一絲絲人性的暖意,雖然他仍然沒有那麼完美的信任別人,但他畢竟再試圖改變自己,於是就有了捨身相救鳴人這一經典場景(經典的波之國之戰)。至於他經常說鳴人是吊車尾的也是在掩飾自己的脆弱與孤獨。在他離開木葉時,他卻說過這麼一句話「我曾以為這就是我想要的生活。」但是佐助最後還是選擇了離開,因為他所背負的深仇大恨。
其實全劇中,佐助與小櫻的關係也是許多佐迷的看點,岸本安排的劇情好像是櫻的單相思,還有與井野無聊的爭論。不過或許是為了迎合更多火影迷,岸本總是描繪一些佐助對於櫻小小的保護和情感,也算是讓部分佐櫻的粉絲飽了眼福。


8 宇智波佐助 -動漫表現

  
第一部

  生存測試篇
  成為第七班成員之後,佐助對隊員並不關心。他既不搭理鳴人的挑釁,對小櫻的善意舉動也很冷淡。當第七班開始卡卡西的鈴鐺測試時,他從一開始就決定獨自對付卡卡西,根本沒打算要兩個隊友幫忙。在卡卡西毫不客氣地向他指出這一點后,佐助認識到要成為一個忍者,就必須和隊友合作。於是他不顧卡卡西的禁令,把自己的便當給鳴人吃,也因此前無古人地通過了卡卡西的測試。
  波之國篇
  第七班的第一個重大任務是護送橋樑建築師去波之國。出發不久,他們就遭到了鬼兄弟的偷襲。面對兩個霧隱的中忍,鳴人被驚呆了,失去了抵抗能力。而佐助則充分發揮自己的天份,抵抗了一陣,直到卡卡西出手救援。不久之後戰鬥再臨,卡卡西被再不斬用水牢術困住,佐助和鳴人合作,用風魔手裡劍•影風車將偽裝成苦無的鳴人擲出,解開了再不斬對卡卡西的束縛。在再不斬被擊敗以後,卡卡西決定通過爬樹教鳴人、佐助和小櫻如何控制查克拉。鳴人和佐助互相競爭,很快都爬到了樹頂。
  假死的再不斬帶著他的徒弟白一星期後再次出現,向第七班復仇。佐助的對手是擁有血繼限界的白。由於訓練的緣故,佐助很快跟上了白的速度。白為了擺脫劣勢,使出秘術•魔鏡水晶,將佐助困在其中。此時,匆忙趕到的鳴人衝動地踏進了白的陷阱。佐助在和白的戰鬥中,不斷嘗試,最終喚醒了自身的血繼限界寫輪眼。 這時的佐助不但可以看穿白在鏡中光速般的移動,甚至還可以掩護重傷的鳴人。白利用這一弱點,攻擊鳴人以造成佐助的破綻。佐助明知是計,仍然用自己的身體掩護了鳴人。為了掩飾對鳴人的珍惜,他在彌留之際強辯說,他這樣做不是為了救鳴人,只是身體不由自主罷了。最終,憤怒的鳴人用九尾的力量擊敗了白,而佐助其實也只是昏死過去,不久就恢復了知覺。第七班勝利地完成了任務,回木葉村復命。
  曾經的第7班
  中忍考試篇
  中忍考試之前,李洛克前來挑戰。佐助認為自己的寫輪眼可以複製任何招數,並沒有沒把小李放在眼裡,就答應了。但他錯誤地估計了形勢,小李在速度上佔盡優勢。雖然兩個人沒有真正動手,讓小李佔優的事實還是讓佐助非常不爽。之後在筆試中,佐助發現自己一題也不會,但聰明的他很快意識到考試的重點在於考驗如何在不被發現的情況下抄襲,而不是靠自己答題。佐助利用自己的寫輪眼,通過複製其他考生的鉛筆的移動完成了考題。
  在中忍考試的第二部分開始后不久,佐助和小櫻在死亡森林遭到了大蛇丸的攻擊。在大蛇丸的恐怖實力之下,佐助內心非常恐懼,渾身發抖以至於基本沒有還手之力。就在佐助為了保住性命,要將捲軸交給大蛇丸的時候,鳴人適時地出現並阻止了佐助。在鳴人和大蛇丸戰鬥時,佐助驚奇地發現鳴人居然身手敏捷,完全不是吊車尾的形象。雖然鳴人無法打敗大蛇丸,但這一舉動激發了佐助的鬥志。他用綁著線的風魔手裡劍將大蛇丸制住,並用火遁忍術延線燒毀了大蛇丸的臉。就在佐助以為已經戰勝大蛇丸的時候,出於對佐助能力的滿意,大蛇丸給佐助種下了天之咒印。佐助痛苦地倒下了,而大蛇丸離開前告訴小櫻,佐助遲早會來找他獲取力量。
  因為中了咒印的緣故,佐助和鳴人一樣失去了知覺。小櫻在一旁照料。正在這時,一群音忍奉大蛇丸之命來幹掉佐助。小櫻和趕來的李洛克以及第十班苦苦地和三名音忍周旋,但戰況不利,小櫻還受了重傷。這時寧次和天天趕到,正當他們準備和音忍作戰時,佐助的身體適應了咒印,並蘇醒過來。憤怒的佐助渾身布滿咒印黑色的花紋,向滿不在乎要攻擊小櫻的薩克發難。由於咒印的力量,佐助佔據了絕對優勢。他用非常暴力的手法扭斷了薩克的手臂,並且準備繼續向其他兩名音忍復仇。小櫻察覺到咒印狀態的佐助失去了控制,一把抱住佐助,求他停手。小櫻的舉動讓佐助恢復了正常。在一旁驚恐萬狀的音忍們留下捲軸,趕緊逃離了現場。
  在考試的初試選拔中,佐助的對手是音忍的赤銅鎧。在比賽前,卡卡西警告佐助不要使用咒印的力量,否則可能直接被淘汰。戰鬥開始后,鎧使用他的吸收查克拉的忍術大量地吸取佐助的查克拉,佔了很大優勢。在不能使用咒印的情況下,佐助將他從小李那裡複製來的體術稍加變化成為獅子連彈,並控制了咒印,最終一招擊敗了對手。比賽過後,卡卡西封印了佐助身上的咒印以阻止它的發作。此時大蛇丸突然出現,告訴卡卡西和佐助,如果佐助自己願意,咒印是無法被封印的。大蛇丸在和卡卡西對峙了一陣后離開了。為了防止佐助經受不起力量的誘惑而使用咒印,卡卡西在接下來的一個月時間裡單獨陪佐助修練。
  佐助在和卡卡西的訓練期間,學會了卡卡西的成名絕技千鳥。同時他還針對我愛羅練習了複製來的小李高速的體術。雖然正式比賽的時候遲到,但佐助這一期間的苦練的成果很快顯示出來。他的高速移動讓我愛羅疲於應付,不得不用沙子將自己全身包圍起來。佐助趁此機會首次使用了千鳥,結果穿透了我愛羅的絕對防禦,並擊傷了對手。
  與此同時,砂忍和音忍的木葉崩潰計劃開始實施。我愛羅在其餘砂忍的掩護下從木葉村撤離。佐助奉命追擊我愛羅,一路上過關斬將,最終追上了目標。佐助再次使出千鳥,並切斷了我愛羅用沙所凝成的一隻手臂。被激怒的我愛羅使用守鶴的力量反擊佐助。而佐助則由於咒印的緣故,體力不支倒下了。緊急關頭,鳴人趕到,一番苦戰後擊敗了我愛羅。佐助對於鳴人在這一戰中表現出的實力,表現出驚訝和嫉妒。
  鼬的回歸篇
  在得知卡卡西被突然出現在木葉村的鼬擊敗后,佐助去探望卡卡西打聽消息。從卡卡西那裡,佐助得知鼬回到木葉村的目的是要尋找鳴人。於是他立刻動身去找鳴人,同時向鼬復仇。等找到鳴人的時候,佐助發現鼬已經先到一步。佐助使出絕招千鳥對付鼬,但被鼬隨手破解了。雖然佐助不屈不撓,但鼬似乎對他缺乏興趣, 用月讀毫不留情地擊潰了佐助。鼬說佐助仍然太弱,因為恨得還不夠深。佐助被自來也救走,去木葉村的醫院養傷。
  佐助營救篇
  綱手回到木葉村后,治癒了佐助的傷勢。在醫院治療期間,佐助回憶起他在第七班的歷程。他發現自己仍然太弱小,無法打敗鼬,甚至被從前的吊車尾鳴人超過。心情抑鬱的他和前來探望他的鳴人在醫院進行了一次對決。雖然這次對決被趕來的卡卡西阻止,但佐助發現鳴人的新術(螺旋丸)威力與自己現在的千鳥差距之大,內心更加不安。卡卡西在事後現身說法勸說佐助不要過於執著對力量的追求,但佐助已經積重難返。這時,大蛇丸派來的音忍四人組吸引了佐助的注意。佐助認識到大蛇丸給予的咒印的力量后,決定跟隨音忍離開了木葉村,追隨大蛇丸以換取力量。
  在佐助離開村子之前,被小櫻追上。儘管小櫻極力勸說佐助留下,並表白了對佐助的愛意,希望能幫佐助變強,但佐助並沒有動搖,只是說了聲「謝謝」,然後擊昏了小櫻,離開了村子。在路上,佐助再次碰到了音忍四人組。這一次音忍給了佐助提升咒印狀態的藥丸,然後將吃下藥丸進入假死狀態的佐助封印到特製的棺桶中,帶著棺桶離開了。
  在音忍一行往大蛇丸方向去的時候,一支由鳴人、鹿丸、牙、寧次和丁次組成的小隊在身為中忍的鹿丸的帶領下開始了營救佐助的任務。途中,小隊的隊員分別先後和音忍四人組的成員進行單挑。這期間君麻呂出現,帶走了棺桶,但最終被鳴人追上。這時佐助完成了咒印的升級,破桶而出。恰巧小李趕到,拖住了君麻侶。鳴人最終在終結之谷追上了佐助。
  佐助見鳴人窮追不捨,便聲稱要殺死鳴人。鳴人雖然感覺到佐助的殺意,但決心無論用什麼手段都要把佐助帶回村子。於是兩人開始了大戰。起先佐助佔據了上風,後來鳴人使用體內九尾的力量力壓佐助,但佐助在對陣中升級了他的寫輪眼,又再度和鳴人打成平手。這時鳴人體內的九尾讓查克拉環繞在鳴人周圍,並長出一條尾巴,而佐助則使用了咒印的狀態二,變成了鷹的形態。兩人各自使出絕招——鳴人的九尾力量的螺旋丸和佐助的咒印狀態的黑千鳥在終結之谷的大瀑布上碰撞。在僵持狀態下,佐助擊中了鳴人,而鳴人則在佐助的護額上劃出了一條裂紋。兩種強力忍術的碰撞產生了巨大的爆炸,爆炸的威力足以山崩地裂。之後,鳴人昏倒在地。勝利了的佐助並沒有殺死鳴人,因為他要用自己的方式獲得力量,而不是像鼬所希望的那樣做。佐助離開了鳴人,去尋找大蛇丸。
  

9 宇智波佐助 -第二部


  
  第二部開始時,佐助的面貌沒有太大的變化。他依然冷酷,而且自稱斬斷了和鳴人和小櫻之間的羈絆,全身心地去追求力量。在三人再次見面的時候,佐助毫不猶豫地攻擊鳴人和小櫻,不留一點情面。但另一方面,對於一些陌生人,他反而不大願意隨意殺戮。佐助和大蛇丸之間也僅僅是互相的利用關係。和其他音忍不同,佐助對大蛇丸既不恐懼也不尊重。只有在訓練的時候,他才願意和大蛇丸在一起。佐助沒有佩戴音忍的護額,他身上唯一的標記就是宇智波一族的紋章。
  在第一部到第二部的兩年半時間裡,佐助的能力大大提高。他使用草剃劍作為武器,並開發了新術千鳥流,可以讓全身布滿千鳥,攻擊靠近的敵人。他還掌握了雷系查克拉的形態變化,可以不藉助任何媒介使查克拉刀任意變化。可能由於大蛇丸的影響,佐助學會了類似潛隱蛇手的忍術。他對咒印的控制能力也大大提高,可以做到將身體的一部分提升到咒印狀態,實力變得深不可測,甚至可以通過寫輪眼與鳴人體內的九尾對話以及抑制鳴人九尾的力量。
  佐助登場篇
  在第二部中,佐助在和佐井見面時初次登場。他對佐井的出現無動於衷,還對大蛇丸的遲到表示不滿。當佐井表示他會與比佐助更加好地和鳴人合作時,佐助用寫輪眼震懾了佐井。此後佐井試圖幫助鳴人和小櫻,將佐助帶回木葉村。佐助對眾人的勸說毫不理會,表示只要能殺死鼬,就算大蛇丸奪走他的身體也在所不惜,然後就開始攻擊新成立的第七班。
  幾輪交手之後,佐助進入了鳴人的意識,發現了九尾的秘密。九尾妖狐對佐助的出現很吃驚,他說佐助的寫輪眼和查克拉比他自己的還要邪惡,並說以前見過類似的宇智波斑。佐助對九尾所說的事情並不感興趣,並開始壓制九尾的查克拉。九尾退卻時威脅佐助不要殺死鳴人,否則定會後悔。回到現實世界后,佐助準備使用絕招將眾人一舉殲滅,這時大蛇丸和兜出現了。兜勸說佐助留下第七班,這樣可以削弱曉的力量,便於他對鼬的復仇。於是佐助一行三人便消失了。
  大蛇丸之死篇
  佐助出現在一群(1000個)被他打倒的忍者中間,他身上乾乾淨淨,一點血也沒有被濺到,而且每一個忍者都沒有給予致命一擊。大蛇丸說即使是被稱為天才的他在當年也沒有如此實力。這時候的佐助覺得自己已經沒有什麼可以從大蛇丸那裡學到的了,就在大蛇丸躺在床上養病的時候突然對他發起攻擊,用查克拉刀攻擊大蛇丸。而早有準備的大蛇丸則現出真身「白鱗大蛇」,要奪取佐助的身體。兩人在精神空間里進行戰鬥。在佐助的寫輪眼下,大蛇丸遭到了和當年對戰鼬時相同的慘敗,他的精神世界完全被佐助吞併了。
  在擺脫大蛇丸的控制以後,佐助釋放了被大蛇丸關押的水月。他同水月商量要組織一個新的小隊,並說早有了人選。兩人來到南秘所,說服了有特殊能力的管理員香磷入伙,然後釋放了所有的囚徒。接著佐助一行人來到北秘所,準備釋放重吾。此人是咒印的源頭,擁有雙重性格,平時很和善,但當咒印爆發時就抑制不住殺人的衝動。佐助、水月和香磷來到關押重吾的北秘所,並找到了他。正處於殺人衝動中的重吾與水月打了起來,但很快被佐助用大蛇纏住。重吾在佐助的殺氣下恢復了正常,重新躲進牢房,害怕自己再次出去殺人。佐助對此表示會當重吾的牢籠,阻止他的殺人衝動。之後佐助又說君麻呂已為他而死,此刻重吾終於知道眼前這人就是君麻呂不惜生命都要將他帶回大蛇丸身邊的宇智波佐助。為了要見識一下佐助到底有什麼能耐可以讓君麻呂不惜犧牲來換取他,重吾決定加入他們。佐助的四人小隊正式組成,取名為「蛇」,佐助的最大目的是要殺死鼬,而這世界都將因「蛇」的出現而發生變化。
  大戰迪達拉篇
  佐助與 「曉」的阿飛、迪達拉相遇,迪達拉與佐助開戰。戰鬥過程中佐助利用自己的雷屬性有效地剋制了迪達拉的土遁炸彈,甚至破解了迪達拉原本用來殺鼬的必殺技——C4迦樓羅。最終迪達拉敗下陣來,在窮途末路之際迪達拉選擇玉石俱焚,為了證明自己的藝術以及不惜一切也要殺死佐助的決心讓他發動了終極藝術自行爆炸,可惜佐助熟練地運用了寫輪眼,進入萬蛇體內用時空間忍術躍入其他空間,成功離開爆炸之地,得以保命,而迪達拉則在爆炸中身亡……
  兄弟情仇篇
  在另一邊,木葉村收到情報,得知大蛇丸被佐助所殺,便開始進行尋找佐助的任務。「蛇」趕到「曉」的根據地,而佐助更遇到鼬,鼬指示佐助前往宇智波一族的故地,來個了斷。
  兩兄弟甫決戰,初時佐助似乎佔了上風,從鼬背後向其插了一刀,但是這卻又是鼬的分身,佐助立刻向身後的另一個鼬使用千鳥銳槍進行攻擊。后從絕口中才得知,雙方似乎是在戰鬥,但其實只不過是幻術上的攻防戰,實體一直未有動身。佐助從鼬口中得知宇智波一族創始人——宇智波斑仍存在的事實,就是斑跟鼬一起消滅了宇智波全族,同時亦得知宇智波斑也同樣擁有萬花筒寫輪眼,而且是第一個以眼睛控制九尾及揭露此眼另一秘密的人。鼬繼續向佐助訴說萬花筒寫輪眼的另一個秘密,佐助之前已閱讀過關於宇智波一族的秘密,了解到了萬花筒寫輪眼終有一天會失明的事實。鼬告訴佐助,本已是萬花筒寫輪眼擁有者的人,能從自己兄弟那兒取來同樣的眼后而創造出帶有獨特力量的新眼睛——『永恆萬花筒寫輪眼』,這雙眼睛永不會墮入黑暗的失明世界中,而且還會有新的力量產生,這就是萬花筒寫輪眼的另一個秘密。因此鼬一直以來要佐助練成萬花筒寫輪眼,正是要這個弟弟作為他的『備用品』,以脫離萬花筒寫輪眼擁有者失明的命運。
  佐助知道一切「真相」后,亦有所行動。兩兄弟不斷使出絕招攻擊對手,佐助的實力比起兩年多前早已今非昔比,交戰過程中,鼬最強的精神攻擊——『月讀』與最強的物理攻擊——『天照』相繼遭到破解,令躲在一旁觀戰的絕驚嘆不已。在破解了鼬絕招之後的佐助亦查克拉耗盡,可這時佐助仍然放話自己準備了一手終極絕招……
  原來佐助先前的火遁術射向天空目的並不是攻擊鼬,而是用來製造出積雨雲,進而產生雷電,並將自然界巨大的雷電之力通過手中雷電引導向鼬。這個術被佐助命名為『麒麟』。『麒麟』的一擊將整個據點都擊得粉碎,佐助亦滿心以為鼬已被殺死……但意想不到的是鼬也使出終極防禦,防禦住了佐助的轟擊。
  鼬使出了他的終極之術——『須佐之男』,一個靈體巨人慢慢形成。就在此際,本來被佐助奪去力量、壓制在其體內的大蛇丸,竟趁佐助力量虛耗之際佔用其身體,使出『八歧之術』變化出八歧大蛇。但一如日本神話情況,八歧大蛇八個頭顱先後被『須佐之男』斬下,而本來潛藏在八歧大蛇內的大蛇丸,也被『須佐之男』的十拳劍(別名酒刈大刀,草剃劍的其中一把,能將所有刺中的東西封印在醉夢的遊離世界內)刺中,連同八歧大蛇一起被吸進『須佐之男』所持的酒瓶內。佐助同樣地也剋制了大蛇丸的控制而平伏過來,咒印亦從此消失。但佐助此時已用盡所有力量,連寫輪眼都使不出來了。
  面對鼬強大的『須佐之男』術,佐助又沒有寫輪眼的力量,唯有不斷以引爆符進行攻擊,但這卻一一被『須佐之男』所持的『八咫鏡』抵禦過來,鼬更步步迫近。佐助以為自己眼就要被鼬挖去雙眼,沒想到鼬只是笑著對佐助說:「對不起,佐助,不會再有下一次了。」然後在佐助的額頭前輕輕點了一下(這裡有個典故,佐助小時候每一次纏著鼬,請求鼬陪著自己練習忍術,鼬每一次都在佐助的額頭輕輕點一下,並說:『對不起,佐助,下一次吧。』),接著鼬就此倒下了!鼬躺在佐助旁邊的地上,而佐助卻一直呆站著。天降大雨,而天照佐助「曉」之服裝之火仍在不熄滅地燃燒…當佐助看見旁邊的鼬再也不動后,笑了一笑也接著倒下了。
  斑在之後找到並救起已經瀕死的佐助,並告訴了他宇智波家族與木葉曾經的恩怨,而鼬則竟然是木葉的雙重間諜,他是為了防止戰爭的爆發才選擇親手滅掉宇智波一族的,並且鼬其實一直都在暗中保護佐助,當年鼬沒有殺佐助,後來也沒有,因為在鼬的心中,佐助比起任何東西來都要重要。佐助得知真相之後十分震驚與悲憤,他決定刺殺逼死鼬的幕後黑手——團藏等三位木葉高層,以及摧毀對宇智波一族實行滅族政策的木葉忍者村。
  捕捉八尾篇
  佐助的小隊更名為「鷹」並臨時與曉合作,前往雷之國收服八尾人柱力,擁有新的寫輪眼的佐助輕易地獲得了八尾人柱力的情報,前往雲雷峽。在雲雷峽,「鷹」遇上了前所未有的強敵八尾人柱力——奇拉比,千鳥流、千鳥、咒印、斬首大刀相繼失效,佐助身中七刀,幸得香磷救治,繼續戰鬥。此時,八尾人柱力望速戰速決,使出了絕招「第八把刀」,並進一步完全八尾化,無奈之下佐助只好使出天照,逼退八尾,但香磷也被黑火包圍。情急之下,佐助雙眼萬花筒齊開,熄滅了黑火,救回香磷,打敗了八尾人柱力,將其帶走。但實際上是八尾在危機之際利用佐助想救助香磷的心理,使用自己的一隻觸手分身趁機逃脫,而佐助一行帶走的只是他的分身。
  決戰五影篇
  鷹小隊在一番修整之後決定向木葉進攻,不過途中被告知木葉已被摧毀,於是轉變目標——潛入五影大會,刺殺團藏!由絕帶領其前往五影大會,但在到達之後卻被絕出賣。絕告知五影佐助潛入的消息,憤怒的雷影立馬開始尋找佐助(由於八尾人柱力為雷影的弟弟,而雷影以為其弟已落入佐助之手,因此對佐助有著很深的仇恨)。隨後雷影發現佐助一行,一番開場的激戰之後,雷影與佐助實行一對一單挑。雷影的實力強得逆天,佐助在戰鬥中使出『千鳥』、『天照』等絕招,均無法壓制住雷影。之後佐助控制天照的形態形成一個黑火之盾,用來阻擋雷影的攻擊,可惜雷影選擇玉石俱焚,寧可手腳不要也堅持攻擊佐助。眼看兩人就要兩敗俱傷之際我愛羅前來助陣,雷影暫時退下治療斷掉的左手。而佐助則對上了我愛羅等四人,戰鬥中佐助使出了自己新的奧義——須佐之男,抵擋住了眾人的合力攻擊。隨即佐助放棄與風影、雷影繼續糾纏,直奔團藏所在的會談場所準備和團藏拚命,但是卻又遇上了對曉有很深仇恨的水影,而團藏也在此時趁機逃脫,佐助則不得不與水影交手。水影擁有溶遁、沸遁等血繼限界,而佐助因連續與多名高手交戰,且須佐之男使用過多,導致查克拉用盡,同時全身每一個細胞也都疼痛不已,從而無法抵擋水影的忍術。這時絕趕來幫助佐助,使得佐助足以從水影製造的密室中逃脫,但是剛出來又立馬對上了土影,被土影的術迎面擊中。在所有人都以為佐助已死的時候,斑抱著昏死的佐助出現了,並說出了「月之眼計劃」……之後佐助被斑用時空忍術轉移到了另一個空間,由香磷對其進行治療。斑在與五影交涉破裂之後也離開了會場,臨走前宣布第四次忍界大戰開始了。





10 宇智波佐助 -各方評價

其實佐助在火影迷中應該是一個備受爭議的人物。喜歡他的人喜歡到心痛,討厭他的人討厭到不屑。在這裡,也有許多漫評者說了許多公正話
關於佐助放棄村子
我實在不喜歡說佐助是叛忍.所謂叛忍.是背棄村子,像水木,大蛇丸這樣的人,做了背叛村子的事,偷了村子里的東西,殺了村子里的人.要被村子通緝的忍者. 

宇智波佐助佐助與鳴人

而佐助既沒有偷拿村子的東西,沒有殺村裡的人,也沒有被通緝,構不上叛逃罪. 
因為在村子里不能滿足變得足夠強的條件,因而必須出去學習忍術.總待在自己的出身地,是不會有長勁的.人總得去外面學習. 
我說佐助這是出國留學,有人說佐助出的國是敵對的國,就構成了背叛. 
那麼我問你們,20世紀中國和日本不是敵對的么?那麼日本的綠川英子,到中國來,還矢口否認自己是日本人,為中國和日本的停戰作出了努力,被周總理評價為"日本的好兒女'';還有魯迅,孫中山等人也去日本留過學,逃到過日本,他們不是中國的偉人么? 
還有人說,就算出國留學吧,殺了自己的恩師,不也叛變么? 
哼,恩師?大蛇丸找佐助的目的僅僅是為了把自己的忍術傳授給他?不是吧?他只是為了自己能夠得到佐助而已.難道你要佐助為了報答大蛇丸,就傻傻的把身體捐給大蛇丸么?再說,佐助殺了大蛇丸,給3代火影報了仇,給木葉省去許多麻煩,不是好事么? 
所以我們不要根據定義,而是要根據性質看事物. 
根據火影劇情來看,佐助出村也是必然選擇.佐助不出村,火影怎麼演下去?佐助不出村,鳴人和小櫻哪來的動力變強?佐助不出村,鳴人他們哪來的去找佐助弄了那麼多集?

關於佐助嫉妒鳴人


有人說佐助看到鳴人變強嫉妒才出村的.其實不然.官方有說其實佐助最羨慕的就是鳴人,從來沒得到過,失去的痛苦也不會那麼深.他也想向鳴人那樣開開心心,誰願意孤獨?認識鳴人在第7小組的日子裡,佐助真的度過了一段美好的時光. 
但是,鼬的刺激,大蛇丸的誘拐,音忍的出動,佐助出村是必然的選擇.鳴人有自來也了,佐助總不可能去找綱手吧? 
官方說,佐助最羨慕的就是鳴人.身上沒有負擔.打個比方:你覺得從一開始就沒有錢好呢,還是從一個富翁一夜間失去了所有的錢好呢?巨大的落差,使佐助不能做得和鳴人一樣. 
  其實漫畫中佐助是遇到鼬后就馬上走了的,是鼬的刺激,而不是因為鳴人.就算動畫中吧,佐助看到鳴人變強,想到自己那麼弱,想到自己的使命,那麼就必須去尋找力量啊.正因為他認同鳴人,所以才想和他打一場吧?...

關於佐助傷害鳴人

宇智波佐助倆人的羈絆


這並不是佐助願意的.在佐助出走的前幾天,他心裡也很矛盾,先想到的是鳴人小櫻,他所珍惜的夥伴,既而想到鼬和大蛇丸,想到了自己活下來的目的.他很想過和鳴人一樣的生活,沒有人願意為復仇而活.他好不容易被鳴人從黑暗中拯救出來,他不想重新走進黑暗與孤獨.但是,一想到自己的責任,想到復興宇智波一族的使命.他的責任感不允許他在木葉村快樂幸福地和朋友們在一起,他必須離開木葉. 
鼬說過,要得到力量必須殺死自己至親的朋友,對佐助來說,至親的朋友就是鳴人.佐助既然決定去找大蛇丸,連自己的身體都可以出賣給惡魔,為什麼不去殺鳴人呢?因為他珍惜鳴人這個朋友,不想傷害到他.後來在終結之谷的時候,不知道大家注意到沒有,佐助有一次抓住了鳴人,另一隻手的 千鳥熄滅了,他沒有用千鳥打鳴人,因為這很危險,他只是用手去打他,只想把他打暈,然後走,並不想殺死他. 
在後來3年後碰面的時候也一樣.佐助說當時不想殺鳴人並不是斷不了情誼,而是心血來潮.但開始又說是不想用鼬的方法來得到力量,然後鼬說殺死最親密的朋友時佐助想到了鳴人,鳴人追問什麼意思的時候佐助沒跟他說,因為不想讓鳴人知道他仍然把他當作最親密的朋友...後來對於鳴人的勸說,佐助不是沉默了下么."鳴人你還是跟孩子一樣,對我來說,復仇就是一切,把身體給大蛇丸也好,只要能復仇,我這條命,要多少給多少''顯然這是不可能的,佐助說這些的目的就是想讓鳴人死心,讓他回去,並不想和他打. 
如果佐助真的想殺死鳴人,在碰面后沒必要說那麼多話,沒必要和鳴人解釋,一開始就可以發動那個術.沒必要從上面下來到鳴人身邊說":說起來你不是要當火影嗎?有這個時間來找我,還不如去修行呢,是吧,鳴人?''顯然是想讓鳴人回去,用他的夢想來刺激他. 
只是後來大和說"廢話就說到這裡...現在我要動真格的了''然後準備發動忍術的時候,佐助才動手.一個人不可能對別人的猛烈進攻傻傻的等著吧. 大和對長都認為鳴人和佐助說了很多廢話,一般人都知道,佐助是不喜歡說話的,更不喜歡說廢話,可是見了鳴人,卻說了那麼多,用意何在呢?就是想鳴人回村子去,讓他對自己放棄罷. 因為在復仇這一條不可能回頭的黑暗道路中,其他的一切,都是華麗的羈絆,即使心痛。都無法,不把所以的牽絆結束.黑暗裡.永遠不能有陽光.所以,他,選擇了,最無奈的選擇,離開.
一個深陷在黑暗和寂寞中孤獨的復仇者。

上一篇[點的軌跡]    下一篇 [脫喙薺]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