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水滸傳第九十二回中出現的人物



1 安士榮 -人物故事

安士榮安士榮
話說宋江統領軍兵人馬,分五隊進發,來打蓋州。蓋州哨探軍人,探聽的實,飛報人城來。城中守將鈕文忠,原是綠林中出身,江湖上打劫的金銀財物,盡行資助田虎,同謀造反,佔據宋朝州郡,因此官封樞密使之職。慣使一把三尖兩刃刀,武藝出眾。部下管領著猛將四員,名號四威將,協同鎮守蓋州。那四員?齋 猊威將方瓊,貔威將安士榮,彪威將褚亨,態威將於玉麟。主 &這四威將手下,各有偏將四員,共偏將一十六員。乃是:知 楊端,郭信,蘇吉,張翔,方順,沈安,盧元,王吉,古 石敬,秦升,莫真,盛本,赫仁,曹洪,石遜,桑英。齋 鈕文忠同正偏將佐,統領著三萬北兵,據守蓋州。近聞陵川、高平失守,一面準備迎敵官軍,一面甲文去威勝、晉寧兩處,告急求救。當下聞報,即遣正將方瓊,偏將楊端、郭信、蘇吉、張翔,領兵五千,出城迎敵。臨行,鈕文忠道:「將軍在意!我隨後領兵接應。」方瓊道:「不消樞密分付。那兩處城池,非緣力不能敵,都中了他詭計。方某今日不殺他幾個,誓不回城!」當下各各披掛上馬,領兵出東門,殺奔前來。宋兵迎著,擺開陣勢,戰鼓喧天。

北陣里門旗開處,方瓊出馬當先,四員偏將簇擁在左右。那方瓊頭戴捲雲冠,披掛龍鱗甲,身穿綠錦袍,腰系獅蠻帶,足穿抹綠靴,左掛弓,右懸箭,跨一匹黃鬃馬,燃一條渾鐵槍,高叫道:「水窪草寇,怎敢用詭計賺我城池!」宋陣中孫立喝道:「助逆反賊!今天兵到來,尚不知死!」拍馬直搶方瓊。二將在征塵影里,殺氣業中,斗過三十餘合,方瓊漸漸力怯。北軍陣中張翔,見方瓊鬥不過防立,他便拈起弓,搭上箭,把馬挨出陣前,向孫立颼的一箭。孫立早已看見,把馬頭一提,正射中馬眼。那馬直立起來。孫立跳在一邊,著槍便來步斗。那馬負痛,望北跑了十數步便倒。張翔見射不倒孫立,飛馬提刀,又來助戰。卻得秦明接住廝殺。孫立欲歸陣換馬,被方瓊一條槍不離左右的絞住,不能脫身。那邊惱犯了神臂將花榮,罵道:「賊將怎敢放暗箭!教他認我一箭。」口裡說著,手裡的弓已開得滿滿地,覷定方瓊較親,颼的只一箭,正中方瓊面門,翻身落馬。孫立趕上,一槍結果。急回本陣,換馬去了。張翔與秦明廝殺,秦明那條棍不離張翔的頂門上下。張翔只辦得架隔遮攔。又見方瓊落馬,心中懼怯,漸漸輸將下來。北陣里郭信,來助張翔。秦明力敵二將,全無懼怯。三匹馬丁字兒擺開在陣前廝殺。花榮再取第二枝箭,搭上弦,望張翔后心,覷得親切,弓開滿月,箭發流星,颼的又一箭,喝聲道:「認箭!」正中張翔后心,射個透明,那枝箭直透前胸而出。頭盔倒掛,兩腳蹬空,撲通的撞下馬來。郭信見張翔中箭,賣個破綻,撥馬望本陣便走。秦明緊緊趕去。此時孫立已換馬出陣,同花榮、索超,招兵卷殺過來。北兵大亂。那邊楊端、郭信、蘇吉,抵當不住,望后急退。猛聽的北兵後面,喊聲大振。卻是鈕文忠恐方瓊有失,令安士榮、於玉麟,各領五千軍馬,分兩路合殺攏來。這裡花榮等四將,急分兵抵敵。卻被那楊端、郭信、蘇吉,勒轉兵馬,回身殺來。當不得三面夾攻,花榮等四將奪力衝突,看看圍在垓心。又聽的東邊喊殺連天,北軍大亂。左是董平等七將,右是黃信等七將,兩翼兵馬,一齊衝殺過來。北兵大敗,殺死者甚多。

2 安士榮 -思想內容

《水滸傳》以它傑出的藝術描寫手段,揭示了中國封建社會中以宋江為首的農民起義的發生、發展和失敗過程的一些本質方面。《 水滸傳》的社會意義首先在於深刻揭露了封建社會的黑暗和腐朽,及統治 階級的罪惡,說明造成農民起義的根本原因是「官逼民反」。作品開頭寫了一個一向被人厭棄的破落戶 子弟高俅,靠踢球被端王看中,後來這位端王作了皇帝(徽宗),高俅一直被提拔到殿帥府太尉,而這 位皇帝也不過是個專會串瓦走舍的浮浪紈絝兒。他的親信大臣還有蔡京、童貫和楊戩等,他們構成了一個 最高統治集團,蔡、高等人以他們的親屬門客為黨羽心腹,如梁世傑、蔡九知府、慕容知府、高廉、賀太 守之流,在他們的下面,則是一些貪官污吏、土豪惡霸,從上到下,狼狽為奸,殘害忠良,欺壓良善,對 人民進行殘酷的剝削和壓迫,形成了一個統治網。《水滸傳》在揭露這些貪官污吏、土豪惡霸如何欺壓人 民的罪行時,首先敘述了高俅迫害王進的故事,因為王進的父親早年比武時,一 棒打翻了高俅,高俅任殿帥府太尉后,到任的第一天就公報私仇,無端責罰王進,害得王進連夜奉母逃走。 作者還寫了高俅為了讓兒子霸佔林沖的妻子,千方百計謀害林沖。高俅作為那個統治集團的代表人物之一 ,在他身上體現了兇殘、陰險的權臣特點,也體現了封建統治階級的醜惡和腐朽的本質。此外,《水滸傳》中還寫了地主惡霸的種種作惡行為,如鄭屠霸佔金翠蓮,西門慶害死 武大郎,毛太公勾結官府構陷獵戶解珍、解寶。

上一篇[聶新]    下一篇 [天山勇]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