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安娜·阿赫瑪托娃

標籤: 暫無標籤

安娜·阿赫瑪托娃(1889.6.23—1966.3.5),俄羅斯女詩人,主要作品有《起誓》《勇敢》《祖國土》等。

1 安娜·阿赫瑪托娃 -名稱

安娜·阿赫瑪托娃

2 安娜·阿赫瑪托娃 -介紹

安娜·阿赫瑪托娃    
  阿赫瑪托娃,А.А.(Анна Андреевна Ахматова1889.6.23~1966.3.5)俄羅斯女詩人。出生於敖德薩。父親是一名海軍工程師。童年在聖彼得堡的皇村度過。1907年,到基輔學習法理學,後轉入彼得堡大學語文系。阿赫瑪托娃原姓「戈連科」(Горенко),由於她的父親禁止她用他家的姓氏發表詩歌,以免「玷污」了一個高貴的家族的名聲,便用了母親家的姓氏發表自己的文學作品。1910年,與其丈夫古米廖夫、曼德爾什坦姆、戈羅傑茨基、納爾布特等創辦「詩人車間」,成為阿克梅派的核心人物之一。1912年,出版詩集《黃昏》,贏得了廣泛的聲譽。1914年,出版詩集《念珠》,曾引起轟動,在十月革命前重版過十一次。她這一時期的作品具有「室內抒情詩」的特點,善於運用一些細節性的場景,來描寫自己內心隱秘的感受,基本主題是苦戀、憂愁、背叛、憤怒、悲哀、絕望等。1917年,出版詩集《白色的鳥群》。1921年,出版詩集《車前草》。1922年,出版《耶穌紀元1921》,由於當時正處在社會的轉折點上,她的這幾部詩集沒有引起太大的反響。此後,有將近15年時間,她既沒有發表新作,也沒有重版過任何以前的詩歌。20年代中期,轉入普希金詩歌研究;同時,從事詩歌翻譯。衛國戰爭期間,阿赫瑪托娃創作了一批具有相當高藝術水準的愛國主義詩篇,如《起誓》、《勇敢》、《祖國土》等。1946年,與左琴柯一起成為「極端不公正和粗暴的非難」(特瓦爾朵夫斯基語)的犧牲品,受到當時蘇聯意識形態領導人日丹諾夫的點名批判,認為她的作品散發的「時而是修女,時而是蕩婦」氣息,被開除出蘇聯作協。50年代後期,恢複名譽。晚期的主要作品是《沒有主人公的敘事詩》(1940~1962)。




安娜·阿赫瑪托娃:簡短的自述
  
   安娜·阿赫瑪托娃(23.06.1889-05.03.1966)
  
     我於1889年6月11日(新曆23日)出生在奧德薩附近(大噴泉)。我的父親當時是一名退役的海軍機械工程師。當我還是一歲的小孩子時,便被送到了北方——進了皇村。在那我一直生活到16歲。 
     有關皇村,我最初的記憶是這樣的:蔥蘢的綠意,眾多公園的潮潤與燦爛,保姆曾帶我去過的牧場,我們曾騎了形形色色小馬的跑馬場,古老的火車站和一些別樣的事物,它們嗣後都被錄入了「皇村頌」中。
     每年的夏季,我都是在塞瓦斯托波爾附近——人馬座海灣的岸邊度過的,就是在那裡,我與大海結為了好友。這些年給我留下最為鮮明印象的是古老的赫爾松市,我們曾在那兒居住。
     我是一個字母一個字母地學習閱讀列夫托爾斯泰作品的。五歲時,聽著女教師給稍大些的孩子們上課,我學會了說法語。
     當我寫下第一首詩時,我11歲。對我而言,詩歌的啟蒙並非來自於普希金和萊蒙托夫,而是傑爾查文(「在皇室少年生日那天」)與涅克拉索夫(「嚴寒,紅色的鼻子」)。這些作品我的媽媽都能夠背誦下來。
     我曾就讀於皇村女子中學。起初我的成績非常糟糕,後來變得十分優秀,然而內心卻總是不太情願學習。
     1905年我的父母離異,媽媽帶著孩子們搬到了南方。我們全年都生活在葉甫帕托里亞①。我在家中學習了中學畢業前一年級的課程,我還常常懷念皇村,並寫下了大量庸俗無聊的詩歌。1905年革命的回聲隱約傳到了幾乎與世隔絕的葉甫帕托里亞。最後一年級的課程我是於基輔完成的,在封杜克列耶夫中學,1907年我從那兒畢業。
     我考入了基輔的高級女子學校法律系。暫時不得不學習法學史,比較特別的是還得學拉丁文,我曾經比較滿意,因為當時只純粹地講授法律課程,後來我對這些課程也變得冷淡了。
     1910年(舊曆4月25日)我嫁給了尼古拉·古米廖夫,我們去巴黎度過了蜜月。
     在巴黎鮮活的肉體上(左拉如此描寫道)新的街心公園鋪設工作還沒有完全結束(Raspail街心公園)。艾迪遜的朋友維爾涅爾,在「Taverne de Panteon」指著兩張桌子對我說:「這是你們的社會民主人士,那邊是布爾什維克,而那邊是孟什維克。」喜歡不斷變換花樣的女人們有的打算穿上那種褲子(jupes-cullottes),有的打算穿上幾乎覆蓋了雙腿的(jupes-entravees)。詩歌幾乎無人問津,人們之所以購買詩集,僅僅是由於上面的小花飾出自有名或名氣不大的畫家之手。我當下便已經明白,巴黎的繪畫吞噬了巴黎的詩歌。
     回到彼得堡后,我在拉耶夫高級文史學校學習。此間我已經創作了不少詩歌,它們後來被收入我的第一本詩集。
     當人們給我看伊納肯基·安年斯基的詩集《柏木首飾匣》校樣后,我曾激動異常,讀著它,忘記了世間的一切。 
     1910年,象徵主義的危機明顯地暴露出來,剛起步的詩人們已經不再追隨這一流派。其中有些人加入了未來主義,而另外一些人加入了阿克梅主義。我與詩人第一車間的同道——曼德里施塔姆、澤恩凱維奇、納爾布特——一起成為了阿克梅人。
     1911年我是在巴黎度過的,在那裡,我成為俄羅斯芭蕾舞成功首演的見證者。1912年,我遊歷了義大利北部(熱納亞、比薩、佛羅倫薩、博洛尼亞、帕多瓦、威尼斯)。義大利的自然風光與建築藝術給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它如夢如幻,會使你終生難忘。
     1912年我的第一本詩集《黃昏》問世。它只印刷了300冊。評論家們對它比較賞識。
     1912年10月1日我惟一的兒子列夫降臨人世。
     1914年3月我的第二本詩集《念珠》出版。它的出售大概也就持續了六周。在5月初彼得堡開始沉寂,人們漸漸地逃離這座城市。這次與彼得堡的離別沒料想竟成永遠。我們再回來時。它已不再是彼得堡,而成了彼得格勒。從19世紀我們一下跌入了20世紀,自城市的風貌開始,一切面目全非。我以為,作為一個初寫者愛情詩歌的小冊子,理所當然會在世界大事中湮沒無聞的。而時間對它的安排卻並非如此。
     每年的夏季我都是在以前的特維爾省度過,它距別熱斯克市有十五俄里。這裡並非風光宜人:丘陵上的田地被翻耕成整齊的方塊兒,磨坊,泥塘,乾涸的沼澤,「小門小院」,莊稼,莊稼……《念珠》和《白色雕像》中的許多首詩我就是在那裡完成的。《白色雕像》於1917年9月出版。
     對這本書讀者們與評論界是不公平的。為何我這樣認為,因為它較之於《念珠》的反響要小些。並且這本詩集的面世,正處於重大的社會變革階段。交通癱瘓——書甚至連莫斯科都不能運到,它在彼得格勒即被搶購一空。雜誌社關門,報社也是如此。因此相對於《念珠》,《白色雕像》一書少了熱鬧的媒體參與。日漸增多的是飢餓與紛爭。多麼可怕,而當時卻把這些狀況都置之度外了。
     十月革命以後我在農藝學院的圖書館工作。1921年出版了我的詩集《車前草》,在1922年出版了《Anno Domini》。
     大抵在20年代中期,我懷著濃厚的興趣,開始了古老的彼得堡建築藝術和普希金生平與文學創作的研究工作。普希金研究的主要成果有三個:有關他的作品《金雞》、本傑明·松斯坦的《阿道夫》以及《石頭客人》。這些文章在當時全部發表了。
     與《亞歷山大詩體》、《普希金與涅瓦海濱》、《普希金在1828》相關的工作,我幾乎做了近20年,很顯然,我想把它們收入專著《普希金之死》中。
     自20年代中期我的新詩幾乎停止了刊發,而舊作依然可以重版。
     1941年衛國戰爭期間,我被迫困留列寧格勒。在九月底,封鎖已經開始了,我才乘飛機到了莫斯科。
     1944年5月之前我生活在塔什干,我急切地搜羅著所有與列寧格勒、前線相關的消息。如同其他的詩人,我也常常到軍隊醫院去慰問演出,為受傷的戰士們朗讀詩歌。在塔什干我第一次知道了,什麼是酷熱、樹蔭和水聲。而且我還懂得了,什麼是人類的善良:在塔什干我曾多次患病,而且都病得不輕。
     1944年5月,我乘飛機抵達了春天的莫斯科,它已經完全沉浸於臨近勝利的愉快希望與期盼之中。
     那個可怕的幽靈,它封鎖了我的城市,它令我驚懼異常,我把與它的相見寫入了我的散文中。那段時間促使我寫出了《三棵丁香》和《做客死神家》等隨筆,後者與我在傑里基前線朗誦詩歌一事有關。散文對我來說永遠是神秘與充滿誘惑的。我從一開始便洞悉了詩歌的全部,而對散文卻永遠是一無所知。我的最初的試驗得到了大家的讚揚,而我本人,當然,對此卻並不相信。我把左先科②叫來。他命令我將某些段落刪除,並且說,他同意保留其它的部分。我非常高興。後來,兒子被逮捕,我把它們與其他手稿全部燒毀了。
     我很早便對文學翻譯問題感興趣。近些年來我翻譯了許多作品。至今仍在譯著。
   1962年我完成了《沒有主人公的敘事詩》,這部長詩我寫了22年。
     去年春天,即「但丁年」的前夕,我重新聆聽到了義大利語——我參訪了羅馬和西西里。1965年春天,我去了莎士比亞的故鄉,看見了大不列顛的天空和大西洋,與老朋友們重聚,並結識了些新朋友,又一次參觀了巴黎。
     我沒有停止詩歌的寫作。詩歌的寫作對於我來說,就是我與時間,與我的人民的新生活的聯繫。當我寫下它們,我就活在了那韻律中,這旋律就喧響在我的國家的英勇的歷史之中。我是幸福的,因為我生活在這個時代,並且目睹了那些發生著的史無前例的事件。
  
                              一九六五年。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註:
  
   ①葉甫帕托里亞:烏克蘭克里米亞半島城市,臨黑海。有海濱浴場。西面的邁納克湖有醫療用泥塘,為濱海兒童泥療勝地。
   ②左先科(1894 - 1958):蘇聯著名幽默作家。。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