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0

安德斯·貝林·布雷維克

標籤: 暫無標籤

安德斯·貝林·布雷維克,男,1979年出生於奧斯陸,身高1米83,挪威人,震驚世界的7·22挪威奧斯陸爆炸槍擊案的製造者,據初時媒體報道安德斯是一名基督教原教旨主義者但他本人否認他是一位虔誠的基督徒,他反對歐洲的穆斯林移民害怕歐洲逐漸伊斯蘭化,保護歐洲文化,2002年4月,布雷維克在英國首都倫敦與9名極右翼人士秘密會面,成立一個「十字軍」性質的組織,開始計劃此次槍擊案,並且在發動襲擊前的幾小時,布雷維克還在互聯網上發布了其耗時三年篇幅長達1500頁的英文「宣言」「2083歐洲的獨立宣言」,此次爆炸槍擊案共造成了77人死亡。

1製造兇案

布雷維克

  布雷維克

2011年當地時間7月22日下午,挪威首都奧斯陸市中心,一聲巨響,一枚汽車炸彈爆炸,導致政府辦公大樓冒出濃煙,首相辦公室的玻璃幾乎全被震碎。周圍樓群均遭波及,挪威政府大樓、財政部大樓以及對面的《世界之路》報社在爆炸中受到破壞。8人在爆炸中喪生。
在炸彈爆炸發生2小時后,在位於奧斯陸以西約40公里處於特島發生槍擊事件.當時,700名青少年正在島上參加露營活動,他們是挪威執政黨工黨青年團成員,其中八十多人正聚集在主樓,討論剛剛發生在奧斯陸的爆炸案。
一個身著警服的金髮男子,在小島上緩步行進,他拿著偽造的證件,聲稱自己是因為爆炸案而前來進行安全檢查,保安讓他進入了露營區域。他進入主樓,向人群喊話:「你們出來就安全了,我是來救你們的,我是警察。」他讓人們集合併圍攏成一個圈。然後,提搶掃射。布雷維克安然通過輪渡檢查。保安西蒙·布雷登·莫滕森記得,此人身穿警服,開一輛灰色汽車。「他從車裡出來,拿出證件,說(首都奧斯陸)遭恐怖襲擊,要例行安全檢查。」莫滕森覺得來人並無可疑,於是叫來一艘小艇,把他送上島。幾分鐘后,島上響起了槍聲。21歲的達納·伯岑基正擠在禮堂里,一名警察走進來要求學生們聚攏,突然間,他從一個袋子中拿出多支武器,開始射擊。16歲的愛德華聽到槍聲后,第一反應是「有人在放煙花」。但很快,他看見有人中彈倒在血泊里。愛德華猛然明白自己正面臨死亡。距離槍手只有十多米,他蹦起來跑過森林,跳進湖裡,一口氣游到對岸。混亂中,15歲的埃莉斯跟隨大伙兒從禮堂逃出,她迎面看見一名身穿警服的人,以為得救,卻發現開槍者正是這名「警察」。槍手開始站在岩石上射擊,無處可逃的埃莉斯躲在石頭後面,近得能聽見他的呼吸。不少人像埃莉斯一樣躲在岩石后,另一些人躲入樹林或跳水逃生。有人中彈后裝死,但槍手換用一支散彈槍,向他們頭部補射。約爾根·貝農躲在幾塊石頭後面,眼看著一些跳水逃生的同伴中彈,掙扎著沉入水中。16歲的愛德華·福爾尼斯躲進一個洞穴里,槍手在洞口大喊:「出來,和我做遊戲,不要害羞!」然後,他將躲藏的人拉出來射殺。就這樣,數百名手無寸鐵的年輕人變成小動物任人獵殺,於特島淪為名副其實的地獄。有人說開槍的男子同時叫喊著「這只是開始」,也有人說他喊的是「你們都得死」。整個屠殺進行了一個半小時。
當地警察接到報案是在下午5點27分的時候。5點38分,挪威中央反恐部隊從奧斯陸出發前往Utoya島,但可惜直升機在首都南部的機場,無法及時趕到,所以只能驅車前往。到達輪渡已經是6點09分,花了幾分鐘等船后,登島已經是6點25分。因為超載,船還差一點顛覆。登島2分鐘后,兇手束手就擒,在他身後留下幾十具屍體,他們破碎的家庭,以及無數終生都難以擺脫的恐怖回憶。遇害者大多是青少年,遺體在小島周圍的海灘上倒卧著及水面上漂浮著。死者還包含挪威王子的親戚。布雷維克還殺了島上唯一的沒配槍的警察保全。醫生在替孩子屍檢的時候,懷疑布雷維克使用聯合國嚴禁在戰爭中使用的達姆子彈,以非常小的口徑在體內炸開花,以達到最大的爆炸效果。子彈有進無出,讓孩子們死得極為痛苦。
警方在於特島上逮捕的嫌疑人名叫安德斯·貝林·布雷維克,32歲,挪威本土人。隨後證實,他同時是奧斯陸政府大樓爆炸案的製造者。兩起襲擊事件與國際恐怖主義組織無關。
25日,警方確認兩起襲擊死亡總人數為76人,其中奧斯陸爆炸遇難者8人,於特島槍擊遇難者68人。安德斯·貝林·布雷維克在接受警方問訊時承認,22日行動當天,他原本打算襲擊更多目標。
挪威全國29日降半旗誌哀,悼念22日爆炸槍擊兩案中總計76名遇害者,其後有傷重者去世共遇害人數77人。本次襲擊事件是挪威二戰後遭受的最大規模襲擊,也是2004年馬德里連環爆炸案和2005年倫敦爆炸案后歐洲最嚴重的屠殺事件 。
布雷維克的律師里佩斯塔德(Geir Lippestad)表示,在7.29日的審訊中,他的當事人布雷維克聲稱,自己在實施於特島槍擊案時,曾給警察打電話。不過,里佩斯塔德同時稱,他並不知道這一說法是否是真實的。而一些於特島槍擊案的倖存者也聲稱,自己確實看到布雷維克曾撥打電話。里佩斯塔德還表示,布雷維克對於他屠殺行動的後果以及各界對此的反應很感興趣。「他想知道,有多少人被打死或者打傷,他還詢問了媒體對此案的反應。」

2媒體報道

挪威國家電台報道,32歲的安德斯·貝林·布雷維克,出生於1979年2月13日,在挪威首都奧斯陸西部長大。他是土生土長的挪威人,是長著一頭金髮和藍眼睛的高加索人。警方認為布雷維克是一名基督教原教旨主義者,但其後來放棄了該信仰,布雷維克的政治思想開始變得極端與激進,他仇恨的對象包括穆斯林、多元文化和移民等,並認為是它們毀壞了挪威社會。 警方稱安德斯的表現「簡直就是一個瘋子」,很可能是為了報復執政黨。據挪威新聞社(NTB)報道,警方在逮捕安德斯后發現,該兇手居住在挪威東部地區,是個農產品商人,從他的稅單上看,他在2009年和之前幾年中幾乎沒有收入,卻在今年購買了一個小型農場,這使得他可以訂購大量用來製造炸彈的特殊化肥,據傳安德斯在5月購買了6噸化肥。
他是當地槍會成員,名下有三把獲得註冊的武器,經常上網發表一些「極端主義言論」,案發前沒有任何犯罪記錄。他還是瑞典新納粹網上論壇的會員,網名Nordisk。他自2005年就加入挪威右翼政黨挪威進步黨黨員,屢次在網上發表強烈的國家主義言論,批評挪威的移民政策太過寬鬆,反對不同背景的人生活在一起。布列維克的網路文章中包括日記、炸彈製作手冊和政治怒吼,詳盡說明了他的伊斯蘭恐懼症,而且他還攻擊馬克思主義,表示他是中世紀天主教組織聖殿騎士團(Knight Templar)的成員。在1篇文章中,布列維克說他從事挖礦、農業活動都是為了準備這次「殉道作戰」。布列維克寫道,這些殺人案會引起對這份稱作「2083-A歐洲獨立宣言」的注意。正像他日記里寫的那樣,他並不在乎警察會找上他。布雷維克幾乎是以一個犧牲者的姿態在認真策劃和完成他的右翼「使命」。他經常上保守派網站,如果有心留意的話,幾乎可以完全預測出他的每一步行動。在事發之後,為了擺脫責任,該網站站主立刻把他所有的發言彙集成一個網頁,提供給媒體、讀者和有關部門翻閱。布雷維克痛恨多元主義把心目中純凈、傳統的歐洲污染了,必須報復。他心目中的歐洲,應當是各個國家都是由很純粹的歐洲人組成,類似日本、韓國的單一民族整體,而不是像現在這樣的大熔爐。而2083年,就是他假設的推翻整個歐洲被污染的政權、建立純凈歐洲的時刻。在他的計劃中,他希望用這次屠殺(他稱之為先發制人式、針對文化馬克思主義和文化多元主義的戰爭)來喚醒整個挪威和歐洲。他想象著自己是網路時代的聖殿騎士,在自白書中最後,他放上了自己穿著傳統騎士服裝的照片。在布雷維克看來,不少歐洲國家領導人、記者和公眾人物是「A級叛徒」,應該「執行死刑」,原因是他們允許多元文化存在和移民進入。他想殺害4.5萬人,致傷100萬人。在他的「目標」清單里列有英國王儲查爾斯和前首相布朗、德國總理默克爾、法國總統薩科齊、歐洲聯盟委員會主席巴羅佐等政要。
據英國媒體報道,布雷維克在襲擊之前向視頻網站YouTube上傳了一段視頻,視頻中有他的一些照片和要製造襲擊的宣言,詳細披露了他的想法和策劃細節。視頻時長為12分鐘,題目是「聖殿騎士2083」。所謂謂聖殿騎士,是中世紀十字軍東征時的中世紀基督教組織,得到不少白人至上主義者的推崇。在視頻中,布雷維克詳細介紹自己將要發動的襲擊,他稱自己將會身穿警服行動,行動的人數不需要多,只要一兩個人。他還說讓所有人感到萬分震驚的感覺非常棒,視頻中還有一些文字內容,其中有這樣的話,「在很多種情況下殘忍是必須的,最好是殺足夠多的人而不是殺得不夠多。」布雷維克在視頻中講述了策劃襲擊的細節,比如他講出了如何用化肥來製造炸彈,以及如何通過建立一家農業公司來收集到大量的化肥。在一段標註「2009年秋季」的文字中,布雷維克寫道:「萬一我因為購買和偷運爆炸物或用於製造爆炸物的化肥而被捕,(礦業和農業生意)能成為可信的借口。」他還透露自己寫這份宣言花了9年時間,費用是30萬歐元,估計這應該就是策劃襲擊的時間和費用。
任何讀過他的自白書和看過他的視頻的人,都感覺到這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反歐盟、反多元文化的基督教右翼極端主義者和種族主義者,是極其神經質、自戀的幻想狂。長長的自白書《2083》好像他的讀書筆記,拼湊的是各種反左翼、反伊斯蘭的文章、歷史介紹,以及他個人對右翼觀點的抄襲、他的社交活動和他的各種穿著照片,甚至最後還包括他召妓的事情。
布雷維克說:「世人將會把我當作第二次世界大戰以來最大的(納粹)怪物,我們曾給過和平一個機會,但現在對話已經結束,暴力抗爭的時機已經來到。」但他不希望被當作一個失控的瘋子,而是希望這些暴行能將注意力聚焦到他激進的政治觀點上。這些事先的準備均是為了應對在他被逮捕以後媒體的「轟炸」,他知道自己屆時已經無法一一回應,甚至因此寫了一段自己對自己的訪問。其中一個問題是:「你最想見誰?」他回答說:「教皇和普京。普京看上去是一個公正、果斷和值得尊敬的領導人……當然他必須譴責我的暴行,這是可以理解的。」他否認自己有同夥,爆炸和槍擊都是他一個人乾的,但他宣稱有兩個「志同道合」的團體準備加入,全歐洲共有八十多名「同路人」,同時他鼓勵自己在Facebook上的七千多個朋友,按照他的行動指南繼續下去,並對這項「事業」的未來表示樂觀。可是,大部分網友並沒有跟隨他的腳步。在襲擊案拘押聽證之前,Facebook上已經有6萬餘名挪威民眾請願,希望法院拒絕布雷維克公開聽證的請求,因為這將給殺人犯提供一個宣揚罪惡思想的平台。檢方也要求把布雷維克的拘留時間延長到8周。
儘管如此,不管人們如何厭惡這個冷血的殺手,但公眾並未呼籲加強對公共安全的保護,或許他們認為這極少數的個案並未對這個國家的平靜造成根本性的摧毀。在民眾的悼念活動中,首相斯托爾滕貝格說:「挪威是一個小國,但也是令人自豪的國家,沒人能用炸彈讓我們安靜下來,沒人能靠開槍讓我們安靜下來,更沒人能讓我們害怕做一個挪威人。」他強調,「挪威將以更多的民主和開放來面對這些恐懼」。諷刺的是,儘管挪威讓布雷維克嗜血發狂,但他依然將享受這個體制的寬容。在挪威的法律中,最高刑罰是21年。有人戲稱,這代表著布雷維克每殺一個人,平均只需要付出82天的代價。
他的辯護律師利普斯泰德認為,布雷維克可能精神有問題,建議對他進行精神鑒定。為了讓布雷維克交待出他此前提及的「兩個恐怖組織」,當局表示可以滿足他的一些需求。布雷維克當仁不讓地列出了兩串要求列表,其中包括要香煙來過煙癮,還要求得到一些衣服。這些還算靠譜,不過其他的要求在利普斯泰德看來,「不切實際,距離現實世界太遠太遠了,這似乎也說明他不知道社會是什麼樣子。」據稱,這些不切實際的要求中,包括布雷維克要求請日本專家來對他進行精神鑒定,因為在他看來,「日本人的價值觀,榮譽感以及想法與自己相似,日本專家也會比歐洲人更能理解他。」布雷維克對日本情有獨鍾,他曾在其公佈於網上的文件中盛讚日本為模範國家,因該國力避多元文化。他稱讚日本沒有容許大批伊斯蘭教教徒移民的做法,並曾寫道,他希望見到日本前首相麻生太郎。麻生太郎屬右翼保守派,2005年任內閣大臣時他曾贊日本為「一個國家、一種文明、一種語言、一種文化與一個種族。」布雷維克還要求挪威進行政治改革,並給他任命一個關鍵的職位來推進。「他要求完全推翻現在的挪威和歐洲社會,看起來他並沒有認識到他只是個階下囚。」
布雷維克的政治信仰,是令人擔憂的北歐右翼勢力的一個影子。只是事發之前,沒有一個政治家和媒體,能夠意識到自己家裡的敵人(右翼)能夠把暴力發展到和外面的敵人(恐怖主義)幾乎同等的程度。慘烈的屠殺提醒著人們,這種種族主義、民族主義、右翼極端思潮已經到了對自己民族下一代大開殺戒的地步了。在整個二戰時代,納粹德國對於北歐的蹂躪,不如對西歐、中歐嚴重。法國、英國是對種族主義的戰勝者,他們有著光榮自由歷史;德國、奧地利經過時代反思、痛定思痛,對種族主義壓制極為徹底。而在北歐則不同,受經濟危機和網路熱潮等因素的影響,最近幾年極右勢力在北歐有所抬頭,讓人極為憂慮。《泰晤士報》認為,極右翼勢力抬頭有不少原因,比如外來移民不斷增多,客觀上給民族主義、沙文主義再度興起提供了基礎;此外,近年來,極右翼言論似乎擺脫了自二戰結束以來的「禁忌」,甚至一些主流政黨也無所顧忌。一些極右政黨已經在一些國家獲得議會席位,有的已經進入政府。布雷維克自稱所屬的「聖殿騎士團」,最近在歐洲青年人的聊天室中出現得越來越頻繁。雖然布雷維克這次是獨自作案,但早於2002年就曾參加了在倫敦舉行的網路「聖殿騎士團」的聚會,這也成為了他的思想根源。記者採訪過他的親戚和同學,他們都覺得布雷維克是一個很溫和的孩子,無法想象他會做出這種事情。很有可能,2002年倫敦之旅,就成為他真正的思想轉折點。布雷維克最喜歡的筆名安德魯·貝里克,靈感也是來自英國。看過《達·芬奇密碼》的讀者,一定聽說過「聖殿騎士團」。它本是第一次十字軍東征後由法國騎士在12世紀初組成,1129年經過羅馬教廷的支持,成為一個特權階層。在之後的十字軍東征中,「聖殿騎士團」起到了很重要的作用。但東征軍被穆斯林擊敗后,他們遭到法王數年的迫害,於1312年被教廷解散。值得注意的是,他們被法王鎮壓的那天是10月13日,星期五,這也成為日後「黑色星期五」的來由。之後,這樣的故事進入到歐洲各種民間的傳說。而最近網路「聖殿騎士團」的興起,和《達·芬奇密碼》等相關電影小說的流行,也有一定關係。不過,布雷維克參會的英國組織「英格蘭保衛同盟」,隨即在案發後發布嚴正聲明,和布雷維克劃清界線,在他們眼中,言論自由權利和這種殘忍的屠殺完全是天地之隔。布雷維克也許是從「聖殿騎士團」的傳說中獲得了文化靈感,美化了自己的行為。但在實踐上,他更多學習的是自己的美國同行。首先,在風格上學習的是著名的美國種族主義者卡欽斯基(Ted Kaczynski,自稱是「大學飛機爆炸者Unabomber」),是長期的郵件炸彈事件製造者。布魯維克的千頁自白書,有一些沒署出處的分析性段落,其實是大段抄襲卡欽斯基,只是把後者的「黑人」、「自由派」換成了自己文章中的「穆斯林」、「文化多元主義」;而在實踐上,他更是直接模仿美國俄克拉荷馬州爆炸案嫌犯,仿照其製作爆炸物和策劃爆炸行動的手段。
他是個非常神經質但又極其細心的人,有寫日記的習慣。他的思考和行為,全部都寫在一個長達1508頁的電子文檔上。同時,他還有一個在線日記。慘案發生4天前,他在網上寫道:
「7月18日:入夜後,我把東西都裝上車,累壞了,但還好完成了。我現在每天都喝4X蛋白質混合液體以擴大肌力。這個時候我應該害怕的,但我就是太累了,什麼都想不了。」
7月22日上午,布雷維克穿上了精心準備的警察制服,在駕駛著滿載炸彈、槍支、子彈的大眾車出發去奧斯陸市中心之前,他還不忘在日記本上寫下這樣的文字:
「這是今年秋天第一次參加化裝舞會,穿得像一個警察,戴上了徽章 :) 人們看到我時吃驚的樣子一定會很有趣。想象著執法部門未來幾天會不會來找我,他們一定會錯誤理解我是所謂恐怖主義者……那句老話『如果你要完成什麼事,就自己去做』到現在還管用。就這麼決定,不改了。」
網上日記的最後一段是:「我認為這是我最後一條(日記)。現在是7月22日12點51分。真誠的,安德魯·貝里克,正義騎士指揮官,歐洲聖殿騎士團,挪威聖殿騎士團。」末了,布雷維克用自己最愛的蘇格蘭筆名「安德魯·貝里克」和一系列自封頭銜署名。

3其人其事

雙面性格
據布雷維克自稱,他從不缺乏勇氣,「如果有人敢威脅我或我的朋友,不管我們是不是處於有利地位,我們都不願丟臉。 」布雷維克稱,他是「非典型」挪威人,因為挪威人有種「娘娘腔」的樣子。法律心理學家分析,布雷維克的作案手法不同於普通的殺戮,而是心思縝密,對案件蓄謀已久。從外表分析,布雷維克極富紀律性,很擅長控制自己的憤怒情緒,同其他的暴力分子怒髮衝冠不同,他對世界的仇恨是通過緩慢積累才達到爆發的沸點。事發之後,他沒有選擇逃離,而是在現場逗留徘徊,這讓他看起來很享受自己的所作所為。
布雷維克的親生父親延斯已經退休,現定居法國,自1995年起與兒子失去聯絡,看到關於兒子和襲擊案的新聞報道,令他非常震驚。他說,「他小時候是個普通男孩,不怎麼愛說話。他那時對政治不感興趣。 」布雷維克住在奧斯陸城西,鄰居說他為人謙遜,似乎與母親關係密切,不過幾乎無人與他有太多的直接接觸。他的鄰居、今年22歲的斯萊特利說,他是個普通的小夥子,看起來跟別人沒有什麼兩樣。布雷維克自稱在黨內很受歡迎,還差一點在7年前當選奧斯陸市議會議員。但進步黨黨員、奧斯陸副市長卡爾邁亞稱,那都是布雷維克的「幻想」。據卡爾邁亞介紹,布雷維克只參加了5、6次進步黨活動,隨後就悄然消失,「他很安靜,幾近害羞。他看起來受過良好的教育,穿著整齊,非常有禮貌。無論何時他都戴著領帶,我完全看不出他居然會做出這種事。 」
據布雷維克稱,他的人生是在第一次海灣戰爭期間發生轉變的,那時候他還是個孩子。當聽到導彈襲擊了美國部隊后,布雷維克的一個穆斯林朋友表現得歡欣鼓舞。「我當時很無知,而且也不關心政治,但他那種對我們文化(整個西方文化)的不尊重激發了我的『興趣和激情』,」布雷維克在他長達1518頁的宣言書中寫道。1999年,北約轟炸南聯盟,這對布雷維克的人生「起了決定性作用」,因為他支持塞爾維亞族打擊科索沃地區的阿爾巴尼亞族穆斯林。一年後,他意識到他所謂的「歐洲伊斯蘭化」是無法通過和平方式加以阻止的。自此以後,布雷維克堅定了使用暴力的決心。從 2009年 9月到 2010年 10月,布雷維克在一個挪威語網站上發表了70多個帖子,內容都是對穆斯林和移民表示不滿。布雷維克還曾經在該網站主辦的一個活動中現身。網站編輯漢斯·魯斯塔德表示,布雷維克有點 「奇怪」,「從他的帖子中就可以看出來,他看了很多東西,但沒有真正了解其內涵」。魯斯塔德說,他完全不知道布雷維克居然會有發動大規模屠殺的念頭,「其他人也會在網上發類似的牢騷,但他們不會出去殺人。所以,我們根本想不到他會成為一個製造大規模血案的兇手。 」
布雷維克在「宣言」中提及父親,稱他曾擔任挪威駐英國和法國的外交官,在自己出生后他與母親離婚。父母分別再婚,母親嫁給了一名軍人。據報道,32歲的布雷維克仍與母親同住,沒有女友和親密朋友。據估計,性格孤僻的布雷維克選擇在青年夏令營下手,可能因他妒忌這些年輕人,感到自己是被排擠的外人。美國東北大學教授傑克·萊溫曾寫過幾本研究大規模殺手的書籍,他認為,布雷維克發布在網路上的宣言中透露出了一些關於他個人的信息,使他 「看起來像個受害者而不是惡棍」。布雷維克在宣言中詳細記錄了自己發動襲擊的準備過程,他還對自己將面臨的敵意進行了預估。萊溫教授表示,這有可能是布雷維克發布宣言的目的之一。「他說到了準備花2000歐元找妓女 『放鬆』,說到了使用類固醇藥物,為什麼他要提這些可能會對自己的形象造成負面影響的事情?我想這就是他的目的所在——將自己人性化,」萊溫說,「他試圖告訴人們,他不是一個怪物,他是一個有弱點的人,和所有普通人一樣。 」
布雷維克的友人對媒體表示,他在近30歲的時候才轉變成右翼極端主義者。除了正常的國家服役記錄外,他沒有軍事背景、沒有犯罪記錄。警方則稱,在經過持續90分鐘的射殺之後,當警方令其放下武器時,他聽話地放下了手中的槍。
據挪威警方的說法,布雷維克似乎有意效仿美國俄克拉何馬爆炸案主犯蒂莫西·麥克維。而布雷維克的家庭環境、發動襲擊之前的精心安排和犯案之後的拒不道歉也與麥克維如出一轍。布雷維克的長篇宣言從 「大學和飛機炸彈客」卡欽斯基的文章中「借鑒」了相當多的內容。卡欽斯基又稱「郵包炸彈客」,他曾於上世紀70年代至90年代多次向美國高等學府和航空公司郵寄郵包炸彈,造成3人死亡、23人受傷。卡欽斯基曾發布長達三萬多字的 「炸彈客宣言」,宣稱要向科技宣戰。布雷維克的「宣言」內容很大一部分都引自「炸彈客宣言」的開頭幾頁。布雷維克還用「多文化主義」等辭彙替換了卡欽斯基文中的 「左傾主義」,因為他認為卡欽斯基的冗長言論聽起來給人怯懦的感覺。
而23日,布雷維克被證實曾經是挪威右翼的進步黨(FrP)成員,進步黨是挪威議會第二大黨派。在進步黨的網站上,一則聲明稱布雷維克1999年成為進步黨黨員,但2004年之後便沒有繼續交黨費。聲明還稱:「據認識這名嫌犯的人說,他還是進步黨黨員的時候,看起來是一個溫和的人,很少主動參與到政治討論中來。」2006年,布雷維克被進步黨除名。根據其簡歷,1997年至2006/2007年間,布雷維克還是進步黨青年翼成員,但卻在2007年退出;2001年至2003年間,布雷維克則是奧斯陸St Hanshaugen區的進步黨黨員。目前的資料顯示,布雷維克生長在奧斯陸,並在奧斯陸管理學校學習。他的一名校友對媒體表示,他根本認不出來那是他以前認識的那個男孩兒。「他最好的哥們兒之一來自中東,他們在整個高中期間都是好朋友,經常泡在一起。」校友邁克爾·湯馬拉說,「但現在看來,他已經和我們高中時候認識的那個人走在了完全不同的道路上。」從學校畢業之後,他遷出城市,獨資建立並經營了一家農業公司,培育種植蔬菜、瓜果等。一家供應公司稱,今年5月為其提供了6噸化肥,從網路日記中看來,這被用於製造炸彈。
挪威媒體報道,布雷維克愛玩電腦遊戲,尤其是《使命召喚》和《魔獸世界》,沉迷於商業化動感電子樂。布雷維克和許多瘋子一樣,是個有網癮的人。他的Facebook頁面,展示其個人興趣愛好是:狩獵、健身、閱讀、視頻遊戲、科幻……及迷幻音樂。布雷維克非常喜歡視頻遊戲,他的在線宣言呼籲所有有抱負的恐怖分子們利用電腦遊戲《使命召喚2》來鍛煉自己的武器使用技能。此外,布雷維克還是《魔獸世界》的粉絲,他在宣言中呼籲恐怖分子們利用《魔獸世界》來為恐怖活動做掩飾:如果你的(恐怖襲擊)計劃需要你去旅行,就說是去拜訪自己的《魔獸世界》朋友,更好的說法是,去拜訪《魔獸世界》里的一個女孩了(她生活在另一個國家)。如果你給出這些理由,別人基本就不會再問什麼了。
慘案發生后,網友對事件進行了激烈的討論。以下是部分熱門帖子:
網友inthefurness:荒唐的是,為什麼媒體稱此人為「兇手」、「殺手」、「保守的基督徒」……而繼續無視其「恐怖」本質?難道「恐怖分子」一詞只適用於特定外表人群?(881條回復)
網友dirkbruere:他是個恐怖分子。他故意針對無辜的人,甚至是針對兒童下手。諷刺的是,他選擇了和「基地」組織同樣的手法,而那正是他所反對的一類人。(409條回復)
網友ozzydave:這個心理變態的右翼分子怎麼能為謀殺孩童找到一打借口?(390條回復)
網友N Xile:很顯然,他從某些政客和媒體那裡得到暗示,把暴行歸咎於穆斯林。(354條回復)
網友w esternw orldrulz:這一事件最悲哀之處在於,我們真的需要歐洲每次出事都找來「穆斯林因素」這個替罪羊?這種粗魯的歧視與二戰時期針對猶太人的歧視何其相似。(221條回復)
網友Jetset:我太震驚了,這麼多無辜的孩子遇害了。我不想知道這塊臭狗屎的任何情況。(182條回復)
網友diebutterfly:讓我們來看看這個人是如何成長起來的吧。讓我們看看他自感卑微的經歷是如何導致仇恨的。那張制服照似乎讓他感覺意義重大,那也許是他人生中首次感覺自己是個重要人物。我希望這個傢伙永遠也得不到被媒體採訪的機會。(176條回復)
網友davesays:可怕卻又無法迴避的是,同樣的借口仍在世界各地被使用。(112條回復)

4人物鏈接

挪威警方已開始承認襲擊案可能與右翼極端勢力相關,同時擔心或有後續襲擊事件發生。由於歷史原因,極右翼勢力二戰後在歐洲一直「惹人生厭」。自金融危機以來,他們擴張的速度令人吃驚。挪威、法國、德國、義大利、丹麥、奧地利等國的極右翼政黨正在以各種方式影響本國政局,在地方選舉中的得票率也不斷上升。隨著極右翼勢力的日漸活躍,歐洲多個國家近來屢屢發生排外風潮。外來移民的文化傳統、宗教信仰和民族習慣在一定程度上受到限制。從2009年瑞士全民公決反對在該國境內新建清真寺宣禮塔,到比利時去年4月禁止在公共場所穿著遮蔽全身的服飾,再到去年8月法國大規模驅逐羅姆人(又稱吉卜賽人)以改善社會治安,不同文化族群之間發生衝突的情況日漸增多。近年,落入困境的歐洲經濟也成為極右翼思潮滋長的催化劑。全球金融危機和歐洲債務危機讓歐洲經濟持續低迷,失業率高居不下,激起了一些民眾的排外情緒,極右翼勢力藉此得以擴張。從丹麥、荷蘭、芬蘭到法國、德國、奧地利,極右翼的聲音不斷出現在政治主流中,一些歐洲國家的政局呈現「向右轉」的趨勢。極右勢力的興起破壞了歐洲社會生活秩序,無辜民眾深受其害。在歐洲,「光頭黨」、「自治國家主義者」等極右翼組織頻頻在街頭鬧事,毀壞財物,製造種種暴力事件,公眾的生命安全也受到威脅。僅在德國,右翼分子2008年就製造了2萬多起違法犯罪案件。在政治上,一些極右政黨已經在一些國家獲得議會席位,有的甚至已經進入政府,使得一些國家不斷收緊文化寬容政策。如今,挪威兇案用血淋淋的現實給歐洲國家以警示:極右思潮已經屢屢闖過紅線,正在走向危害生命和社會的極端。如何在繼續推動主流價值的同時遏制極右思潮的蔓延和升級,歐洲社會正面臨考驗。

5後續調查

布雷維克

  布雷維克

同夥:英國《每日電訊報》24日援引《2083:歐洲獨立宣言》文件的內容報道,2002年4月,布雷維克在英國首都倫敦與9名極右翼人士秘密會面,成立一個「十字軍」性質的組織。這次活動由兩名英國人發起,其他「代表」分別來自法國、德國、希臘、荷蘭和俄羅斯,身份是「成功的企業家、商業或政治領袖」。這些人中,英國人「理查德」成為他的「導師」。
布雷維克在「宣言」中說,西歐有15至80名像他一樣的「騎士」。這些人單獨行動,「完全不為敵人所知」,發動襲擊可以「出其不意」。
目標:布雷維克的目標,是以日本和韓國為樣板,在歐洲實現「單一文化」。他說,這兩個國家「體現許多上世紀50年代歐洲經典保守主義原則」。在他看來,不少歐洲國家領導人、記者和公眾人物是「A級叛徒」,應該「執行死刑」,原因是他們允許多元文化存在和移民進入。他想殺害4.5萬人,致傷100萬人。他的「目標」清單列入英國王儲查爾斯和前首相布朗、德國總理默克爾、法國總統薩科齊、歐洲聯盟委員會主席巴羅佐。布雷維克把布朗與納粹德國頭目希特勒並稱為「戰爭罪犯」。按他的說法,希特勒是德國乃至整個歐洲的「叛徒」,他當年有實力「解放」耶路撒冷及周邊地區,卻沒有那樣做。英國前首相布萊爾和前閣員傑克·斯特勞同樣是「目標」。斯特勞在工黨政府先後任內政、外交和司法大臣。布雷維克稱,兩人「隱瞞」一項計劃,即允許更多移民進入英國,使英國在文化方面更加多元化。英國警方正聯絡挪威當局,調查布雷維克是否與英國右翼極端人員有聯繫。手狠:「宣言」不少篇幅談論襲擊策略和方法,包括「聲東擊西」。他在奧斯陸市中心引爆炸彈,吸引警方注意,真正目標是於特島夏令營。在於特島,他偽裝成警察,使營員「迷惑和猶豫」,繼而大開殺戒。遇襲夏令營由挪威工黨青年團舉辦,首相延斯·斯托爾滕貝格定於23日在島上對營員講話。布雷維克在「宣言」中談及滲透「敵方組織」,「在與最大政黨相關聯的青年夏令營謀份差事是方法之一。首相在夏天時常去視察」。他說,使用達姆彈即「開花彈」能最大程度增強殺傷力。這種子彈進入人體后變形破裂,殺傷力巨大,屬於國際公約禁止在戰爭中使用的彈藥。挪威一些醫護人員證實,布雷維克在於特島使用類似子彈。他提及使用生化武器,希望用一件核武器威脅西方國家政府。言論:布雷維克指出,自己的作案動機是想在挪威社會引發一場反對多元文化主義的革命。此外,他自詡為中世紀十字軍的後嗣,要在2083年以前將所有穆斯林趕出歐洲,屆時正趕上維也納戰役400周年紀念。1683年7月14日至9月13日,波蘭立陶宛聯邦國王揚·索別斯基率領的聯軍在維也納打敗了奧斯曼土耳其軍,這次戰役所取得的輝煌戰績使接連戰敗的歐洲為之一振,極大地鼓舞了歐洲人民聯合起來、共同抗擊土耳其侵略者的決心和信心。布雷維克說,他花了9年時間來策劃這場恐怖襲擊,其中3年用於撰寫《2083:歐洲獨立宣言》。在發動襲擊前數小時,他將該宣言通過電子郵件寄送給5700人。

6崇拜普京

布雷維克在其網上「宣言書」中曾表達對普京的敬佩,同時稱有必要在挪威組建一個與俄羅斯「我們」青年組織類似的「愛國組織」。「我們」青年組織2005年至2007年間迅速發展壯大,吸收了大約12萬名17歲至25歲青年成員。這一組織獲得普京支持,據信與俄羅斯政壇多名高層關係密切。 普京的發言人德米特里·佩斯科夫25日接受了俄羅斯《生意人報》採訪,試圖劃清普京與布雷維克間的界限。佩斯科夫說:「他(布雷維克)是魔鬼化身,一個徹底的瘋子。他說過的任何話、寫過的任何文字,只不過是瘋子的胡言亂語。」
「我們」青年組織對布雷維克的「欣賞」同樣不買賬。「不論談及何種話題,安德斯·貝林·布雷維克的觀點依然是瘋子的觀點。」發言人克里斯蒂娜·波圖普奇克接受俄羅斯新聞社採訪時說,「布雷維克尋求破壞挪威社會穩定,吸引外界關注他的法西斯主義觀點。『我們』青年組織則以其堅定的反法西斯主義立場而聞名。」波圖普奇克說,「我們」青年組織不會回應「一名精神變態者和法西斯主義者」的言論。

7開庭審判

嫌犯表態
挪威檢方正著手考量,布雷維克的行為是否符合挪威2008年所頒布的一部涉及反人類罪行認定的法律。奧斯陸
挪威警察在奧斯陸地方法院外警戒

  挪威警察在奧斯陸地方法院外警戒

大學刑法學教授施塔爾·埃斯克蘭告訴路透社記者,這部法律規定,「系統性殺害大量平民」是認定反人類罪的基本標準。如果反人類罪名成立,布雷維克將面臨最長30年監禁。眼下布雷維克所受指控依照一部反恐法的條款認定,具體名目為「破壞或摧毀社會基礎結構」並「在人群中製造嚴重恐慌」,對應處罰最長21年監禁。布雷維克25日在首次聽證時說,已經做好接受終身監禁的準備。利佩斯塔說,布雷維克自稱是一個極右翼組織成員。這一組織在挪威有兩個分支,在境外有數個分支。一名接近調查人員的消息人士告訴路透社記者,他們認為「同夥說」可信度不高,但眼下不能完全排除這一可能性。
審判結果
8月24日上午,萬眾矚目的挪威「7-22」爆炸槍擊案在奧斯陸地方法院宣判。挪威法官宣布,判處殺害77人的布雷維克21年監禁。

8獄中生活

他面臨高達21年的監禁,但關7年就可外出度周末不受監控,關14年便可假釋]。
布里維克自入獄后便住在一間由三間房間組成的小套房,共約10坪。他一早吃完早餐后便可以看報紙、有跑步機可以健身,甚至還可以使用電腦玩線上遊戲。

9人物評價

多數人對他印象很好
布雷維克2011年32歲,白人,金髮碧眼。一些見過他的人對他印象不錯。
計程車司機阿里爾·唐恩21日下午搭載布雷維克回農莊。在唐恩看來,布雷維克是「好人……像一位能幹的生意人,剛下班」。
「我做夢也沒想到他會幹這種事。」唐恩告訴路透社記者。
布雷維克在「臉譜」網站的頁面介紹顯示,他興趣多樣,包括打獵、政治和股市分析,喜歡古典音樂和迷幻樂。還愛玩網路戰爭遊戲「魔獸世界」和「現代戰爭2」。
一名為這家網站工作的女記者回憶,2009年一次會議上見到布雷維克,印象最深的是他「與常人無異,就網站營銷提出一些雄心勃勃、不現實的想法」。
布雷維克的中學同學邁克爾·托莫洛說,他在學校「相當內向」,是「好學生」。不過,「他遇見關心的事情時,變得非常極端」。
布雷維克的一名朋友說,此人30歲之前成為一名右翼極端分子,經常藉助網路發表民族主義色彩濃厚的言論。
此外,布雷維克強烈反對不同信仰的人可以聚居一處而相安無事的說法,反對移民。
無前科
布雷維克讓警察困惑:他雖然思想右傾激進,但沒有犯罪記錄,根本沒有引起安全部門警覺。
登記信息顯示,布雷維克合法擁有幾件武器,為當地一個槍支俱樂部成員。
「布雷維克不在我們監控範圍內。如果他活躍於挪威新納粹組織,自然會受到監控,」他說,「當然,他可能受到新納粹思想影響。」
發動襲擊幾天前,他在微博上發布信息,引用英國一名哲學家的話:「一個人如果有信仰,力量可以等同於10萬名只相信利益的人。」
一名警官告訴美聯社記者,布雷維克事後沒有開槍自殺,令人有些奇怪,不少類似案件行兇者最後選擇自殺,「不過,這也是件好事。我們或許能得知他的作案動機」。
「很顯然,他像冰一樣冷酷。但靠近挪威政府大樓是件容易的事情,那條街道對公眾開放。
上一篇[人文資源]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