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安房直子(1943—1993)日本著名兒童文學作家,日本女子大學國文科畢業。1969年發表成名作《花椒娃娃》,獲第三屆日本兒童文學者協會新人獎,從此走上幻想小說創作之路。

1 安房直子 -簡介

安房直子女作家安房直子

 安房直子,日本著名的女性童話作家。1943年出生於東京都新宿區。第二年成為安房喜代年與久子的養女,遷居至香川縣高松市。18歲進入日本女子大學國文系。22歲畢業。後來旁聽北歐兒童文學研究家山室靜研究生院的兒童文學講座,長達七、八年之久。1962年發表《月夜的風琴》,走上童話創作之路。1966年與夥伴創辦同人雜誌《海盜》,發表《繡球花》。1968年與峰岸明結婚。 1993年2月25日因患肺炎去世,享年50。 

安房直子的主要作品有《被施了魔法的舌頭》《風與樹的歌》《手絹上的花田》《白鸚鵡的森林》《銀孔雀》《紫丁香大街的帽子店》《黃昏海的故事》《天鹿》《遙遠的野玫瑰村》《花香小鎮》《冬吉和熊的故事》《山的童話:風的旱冰鞋》《狗尾草的原野——豆腐店主的故事》《紅玫瑰旅館的客人》《直到花豆煮熟為止——小夜的故事》等,其代表作是《手絹上的花田》《北風遺忘的手絹》《風和樹的歌》《遙遠的野薔薇村》《山的童話·風溜旱冰》《誰也看不見的陽台》等 。其中成名作《花椒娃娃》,獲第三屆日本兒童文學者協會新人獎;《北風遺忘的手絹》獲選為 Sankei 兒童出版文化獎推薦圖書;《風與樹的歌》曾獲第二十二屆「小學館文學獎」;《春風的太鼓》獲厚生省中央兒童福祉審議會特別推薦;《風的溜冰鞋》獲第三屆新美南吉兒童文學獎《遙遠原野的村子》獲第二十屆「野間兒童文藝獎」;《直到花豆煮熟──小夜物語》獲第二屆廣介童話獎。

2 安房直子 -創作

安房直子留下的作品不多,但非常精彩。她的童話帶有典型的東方色彩,更準確地說,是濃郁的日本鄉土氣息。她的筆端,靜靜流淌著日本民族古典文化的精靈——人與自然的和諧,它滲入到童話的每一個字裡行間。在童話中出現的各種動物精靈,帶有古老傳說中動物精靈的平靜和靈性,它們是大自然的化身,只有善良、心境清明的人,才能見到它們,與它們交往,從它們那裡得益。這是一種充滿美感的象徵。 閱讀安房直子的作品,也是了解日本傳統文化的一條捷徑。她的作品精美雋永,溫馨感人,「如院子一隅默默開放的花朵」,清淡帶有幽遠寧靜的美。

安房直子是個遠離塵囂的女人,一生淡泊,深居簡出,甚至拒絕出門旅行。她在自己寫的一份年譜中,曾經寫到1972年她29歲時,在長野縣東邊的輕井澤蓋了一山間小屋,以後每年的夏天都在那裡度過。寫過《兩個意達》《龍子太郎》的女作家松谷美代子,有一年夏天曾乘車順路去過安房直子的山間小屋。她說,那是一個落葉松環抱的地方,一到早上,安房直子就會在院子里那張鋪著白色桌布的桌子上寫作…… 安房直子為我們留下了一山坡野菊花似的童話,如夢如幻,精美至極,猶如一首首空靈雋永的短歌。 

安房直子作品的最大特徵是想象。她說她喜歡寫幻想小說,是因為太喜歡在幻想與現實的境界之間那種微妙地變化著的彩虹一般的顏色。她說描繪那個境界線,讓她著迷。她喜歡模糊幻想到現實的那層界限。「將現實沉入幻想世界的底層,很難劃分出一條明晰的現實與幻想的分界線」。大多數時候,她從現實進入幻想都是突如其來的。但我們往往並不覺得突兀。全部原因就在於她深深地洞悉了人性中一些永恆的秘密。譬如生者對死者的懷念、譬如盲者對顏色的渴望、譬如時間對生命的不同意義等等。正是這些超越時空的元素銜接了兩個世界的斷裂,模糊了從現實進入幻想的界限,讓現實沉入幽幽的幻想底層,支撐起另一個世界的瑰麗大廈,從而給那些精神的漫遊者提供了一個駐足休憩的小小驛站,讓漂泊無依、孤寂無望的心靈在這裡短暫寄存。

安房直子是一個唯美主義者。唯美的人大都敏感而脆弱,浪漫又感傷。因為面對現實的殘缺和無奈,要把持心靈的平衡和寧靜確是殊為不易。可安房直子似乎是個例外。她憂鬱而澹泊,敏銳卻堅韌。因為現實的不完滿,也因為生命的脆弱,她的童話總是透著淡淡的憂傷。但是,安房直子卻總是恰到好處地調控著情感的度,樂而不淫,哀而不傷,溫婉細膩,典雅綺麗。那是一種詩意的存在。憂傷中含著希望,迷茫中透著堅定。

3 安房直子 -作品特色

安房直子的童話具有十分強烈的性別特徵,帶有陰柔之美。她總是從一個溫柔女性的視點出發,把淡淡的哀愁融入到自己那甘美、詭異的文字當中,寫出一個個單純得近乎透明卻又讓人感受生命的愴痛與詩意的故事。她的作品總是瀰漫出一種靜靜的感覺,像和風、像禪雨……也只有這樣心靜如水的女人,才寫得出那樣一塵不染的作品吧! 安房直子介入生活的方式也是頗為女性化的——既然無法沉入喧囂的現實,就不妨毅然決然地選擇深居簡出、遺世獨立。這與其說是消極的逃避,倒不如說是一種主動的撤離和放棄。遠離了燈紅酒綠的生活表象,卻獲得了心靈的自由。這一進一退之間,充分表明了安房直子是一個智者。

安房直子的睿智和澹泊也在作品中充分地展露出來。她童話的情節、氛圍、意境、主題總是充分女性化,充分詩性化了的。悠遠的思念、深摯的渴望、無望的憧憬、徹骨的懷戀……常常是包孕在她魅幻故事中深藏不露的內核,而更深層的意味指向則是施予成長心靈,乃至整個現實人群的審美慰籍和精神補償。 

安房直子的童話是現代社會滾滾紅塵中遠離塵囂的空中花園,是嘈雜的金屬打擊樂中悠悠響起的短笛……它寧靜、澄澈如同一弘清泉,錚錚地彈奏著來自異域的清音,滌盪著被世俗浸染的幾乎喪失質樸底色的都市人性。它也如杳如天際的紙鳶,輕飄虛渺間,但那根細細的絲線卻始終牽著人性中最敏感脆弱的神經……在安房直子的世界里,幻想和現實的交界地帶,有一片玫瑰色的海,安房直子引領讀者輕輕一邁步,就升騰起來了。

安房直子的童話不僅是寫給孩子的,更是寫給孩子背後的大人的。寫給那些沉陷於繁忙的事務中焦頭爛額的人們。在人情逐漸淡漠,人性逐漸異化的當代社會,安房直子如同一味清涼劑,讓人心洗去鉛華,裸露出真摯、純然的本色。       

安房直子的作品,還有一個鮮明的特點,就是顏色和聲音。安房直子的童話,可以說是一個色彩組成的世界。天空的顏色,樹木的顏色,裙子的顏色,菜肴的顏色,花朵的顏色,房屋的顏色,布匹的顏色,陽台的顏色,這一切都是一個女人的顏色,是一個女人夢的顏色。所以,她賦予了她文字以色彩。這種色彩以恰到好處地表達夢幻的真實性——也就是消解現實和夢想之間的分野——而作為原則的。

在安房直子的筆下,所有的精靈都是以那種「隨風潛入夜」的方式悄然而至,以至於我們都意識不到那是一個樹精、花精或者其它的什麼精。那些動物們都帶著一股靈氣,但很少傷害人類。它們最多是以好奇或者惡作劇的方式出現,對人類充滿信任和熱情。安房直子的世界很小,足以見她的生活並不多麼廣闊。但是,她是那種感覺系統很好的作家,能夠在很細微的地方打出一眼幽深的井水。她的作品有一種淡淡的憂傷的情調,有一種如霧似紗般的夢幻色彩。這種極其柔性化的筆觸和格調,使能夠她和別的一般作家區別開來。 

除了《天鹿》等為數不多的幾部長篇之外,安房直子的作品都很短,她的作品絕大多數都是短篇集或是短篇系列。就連她自己也曾公開承認,自己不擅長於寫長篇。所以有人說,安房直子從本質上來說是一位短篇作家。安房直子的短篇,都寫得極其用心、極其精美,猶如一首首空靈雋永的短歌。難怪有作家評論說,安房直子的作品細緻得如同刺繡一般,就連針痕的形狀都與這個人是那般地吻合。

安房直子的許多篇作品都涉及到了死。死,曾經是兒童文學的一大禁忌,長久以來,它以潛意識的形式在我們的身體里沉睡著,而安房直子用一個個奇幻的故事將之具象化了,並用這故事喚醒了我們。她用帶有格林式的童話,寫下了一篇篇甘美而又誘人鄉愁的作品。儘管那幻想中瀰漫著一種無邊的寂寞,卻是那麼的美麗而抒情,一點都不陰冷灰暗。安房直子筆下的死亡,絲毫不給人絕望和恐怖之感,相反,聆聽著她筆下生與死的對話,我們品味到的總是生的希望和對未來的嚮往。死亡在她的筆下從來不會出現激烈決絕的場景,而總是以櫻花飄逝般靜美的方式呈示著感動。或許也正因為如此吧,《狐狸的窗戶》中,那蘭色桔梗染過的手指窗戶中的情景、《白鸚鵡的森林》中女孩水繪看到的棲滿白鸚鵡的橡膠樹才顯得格外真實。這是一種內在的真實,是聳立在人類心靈深處的風景。 

安房直子作品的思想及寓意是深刻的,它們不僅描繪出現實的人生,而且讓我們窺見了人生的深淵。西本雞介就指出:「雖然是甘美的幻想故事,但卻與傷感的星堇派童話(指日本明治時代歌詠愛情的浪漫派)及逃避現實的民間童話有著本質區別。幻想的世界沒有停止在憧憬中,而是以深刻而敏銳的洞察力,探討了人究竟是什麼的哲學命題。看上去是一個不可思議的架空故事,卻不是荒唐的謊言而是象徵著真實的人生。因此連大人也無法不喚起共感。」

4 安房直子 -作品

1958年《氣球》童話(青蟲》3)   

1959年《變成星星的孩子》童話(《生田文 藝》4)   

1962年《月夜的手風琴》(《目白兒童文學》1)   

1969年《花椒娃娃》(《海盜》14)獲第三屆日本兒童文學者協會新人獎   

1971年《被施了魔法的舌頭》童話集(岩崎書店)《北風遺落的手帕》獲選為Sankei兒童出版文化賞推薦圖書。   

1972年《風與樹的歌》獲第二十二屆小學館文學獎。   

1973年《手絹上的花田》(茜書房)《白鸚鵡的森林童話集》〔含《雪窗》 、《白鸚鵡的森林 》、《鶴之家 》、《野玫瑰的帽子 》、《線球 》(築摩書房)   

1974年《白白的\白白的圍巾的故事》(小學館)   

1975年《狐狸的窗戶》童話集 《銀孔雀》童話集 《紫丁香大街的帽子店》《夢的盡頭》繪本   

1976年《白色的腳印》 《白樺餐桌》 《狐狸的晚餐會》   

1977年《嘰里咕嚕山谷的小老鼠》繪本 《狐狸的窗戶》繪本 《手絹上的花田》童話集 《黃昏海的故事》童話集   

1978年《是誰搖響了鈴鐺》《黃色的斗篷》 《樹葉魚》  

1979年《天鹿》 《沉默的兔子》   

1980年《雨天的喇叭》 《南島的魔法故事》童話集 《春風的太鼓》獲厚生省 (相當於衛生署) 中央兒童福祉審議會特別推薦   

1981年《誰也看不見的陽台》童話集《遙遠的野玫瑰村》獲野間兒童文學獎。(中文版,時報出版,獲新聞局2004年度第22次推介中小學生優良課外讀物 / 台北市立圖書館第4647梯次好書大家讀入選好書。)   

1983年《藍色的花》(繪本)《花香小鎮》童話集   

1985年 山的童話《風的溜冰鞋》得到第三屆新美南吉兒童文學獎。   

1988年《兔子屋的秘密》獲第二屆紅鳥插畫獎。   

1991年《直到花豆煮熟——小夜物語》獲第二屆廣介童話獎。時報出版另出版有︰《白鸚鵡的森林》(獲新聞局2004年度第22次推介中小學生優良課外讀物,文學語文類)。《銀孔雀》(台北市立圖書館第4647梯次好書大家讀入選好書)、《黃昏海的故事》。

5 安房直子 -大陸引進作品

1.少年兒童出版社出版,譯者彭懿。   

《安房直子幻想小說代表作》系列:   

包括《花香小鎮》、《風與樹的歌》、《白鸚鵡的森林》、《遙遠的野玫瑰村》、《銀孔雀》、《黃昏海的故事》。   

2.接力出版社出版,譯者彭懿。   

「安房直子經典童話」系列:   

包括《山的童話——風的旱冰鞋》,《手絹上的花田》,《直到花豆煮熟——小夜的故事》,《兔子屋的秘密》,《紅玫瑰旅館的客人》。   

3.少年兒童出版社出版,譯者彭懿。   

包括《下頭一場雪的日子》、《聲音森林》、《兔子劇團之夜》。

上一篇[火星]    下一篇 [北冕座]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