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1 安納金 -基本信息

  安納金·天行者

  飾演者:海登·克里斯特森

  英文名:Hayden Christensen

  生 日:1981年4月19日

  出生地:加拿大溫哥華

  星 座:金牛座

  身 高:183cm

  職 業:演員

  家庭狀況:父母、一兄一姐一妹

  銀幕初吻:娜塔莉·波特曼

  最喜愛的運動:彈簧墊運動

  榮 譽:2002年《人物》雜誌「全球50位最美的人」

  ☆ 影視作品:

  星戰前傳2:克隆人的進攻》(Star Wars: Episode II — Attack of the Clones)

  《死亡日記》

  《高地》/(Higher Ground)

  《鎖不住的青春》(The Virgin Suicides)

  《生命之屋》(Life as a House)

  ☆ 所獲榮譽: 因出演《Life as a House》獲2002年金球獎最佳男主角提名。

  成名之路:

  在成為年成版的天行者阿納金后,海登一夜之間成為好萊塢最熱門的閃亮新星。 在此之前海登幾乎是個默默無名的加拿大演員,曾出演蘇菲亞·柯波拉執導的《死亡日記》,比較有知名度的影片是《高地》、《生命之屋》。

  《星戰前傳Ⅱ》的選角工作曾在美國搞得轟轟烈烈,成千上萬的星戰迷們對此投入了巨大的興趣,有的網站甚至將當時最走紅的年青明星羅列出來,供網友們票選。這不僅僅是因為這個系列巨片在全球無可比擬的號召力,也因為在第二集中,年青的阿納金將與比他年長高貴的阿米達拉女王經歷浪漫的愛情。美麗、睿智的女演員娜塔麗·波特曼扮演了阿米達拉女王,她也使得阿納金這一角色更加誘人,人人都想知道誰將是她在新片中的心上人。 當人們議論紛紛之時,盧卡斯的星戰官方網站正式向公眾宣布了新的阿納金,同時也公布了海登與娜塔麗一同拍攝的定裝照。海登幸運地成為了盧卡斯電影神話里的明星。

  系列電影《星球大戰》中的人物

安納金安納金
 

  安納金·天行者/達斯·維德(Anakin Skywalker/Darth Vader)

  家 鄉:塔圖因(Tatooine)

  種 族:人類

  性 別:男

  身 高:1.35米(童年)

  1.85米(青年)

  2.02米(達斯·維達,含盔甲)

  武 器:光劍(lightsaber)

  交通工具:雷頓-厄爾澤 620C 賽車(Radon-Ulzer 620C Podracer)

  N-1星際戰鬥機(N-1 starfighter)

  霍垂德空中飛車(hotrod speeder)

  鈦戰機X1增強型(TIE Advanced x1)

  執行者號(Executor)

  所屬組織:邦塔·伊芙頂級飛梭大賽,絕地,銀河帝國、西斯

2 安納金 -人物介紹

幼年時光

  作為塔圖因上的奴隸小孩,安納金母子被他們的主人——赫特族的加度拉賣給了貪婪的舊貨店老闆瓦圖。在為瓦圖幹活期間,阿納金學到了寶貴的機械裝配技術,並贏得了一個「可以裝配一切」的美名。出於技術上的偏好,安納金在9歲那年就組裝了一台工作型禮儀機器人——C-3PO來幫他的媽媽幹活。

  安納金是個善良無私的孩子,心中絲毫沒有貪婪惡毒的想法。但這並不意味著他就很溫順。在興奮激動時,安納金就顯示出他極度爭強好勝的性格。安納金參與刺激的飛梭大賽就是一個很好的證明。

  安納金·天行者是唯一一個能應付飛梭大賽那種極限速度的人類,他小小的身體使他能坐在狹小的座艙里,而他那超乎常人的反應能力使他在與那些更適合這項競賽的外星選手一較高下時也不落下風。安納金的反應能力其實就是原力反應——這個男孩可以感覺到將要發生的事情,從而很好地進行應對。

  安納金原力上的靈敏性和賽車天賦使他的生活得以與絕地大師魁-剛·金和年輕的納布女王阿米達拉聯繫在了一起。魁-剛·金和阿米達拉從貿易聯盟對納布的封鎖線下逃脫,現在正努力想前往科洛桑。為了贏取他們受損飛船所需的零配件,安納金參與了一個以邦塔·伊芙頂級飛梭大賽的勝負結果為依據的賭博。

贏得自由

  安納金髮揮他的賽車天賦對抗詭計多端的飛梭好手薩布巴。年輕的孩子最終擊敗了這個奸詐的外星賽手,不但贏得了比賽,贏得了飛船所需的部件,也贏得了自己的自由。他也獲得了當時假扮成普通侍女的女王阿米達拉的注意和欽佩。無視於他們之間的年齡差距——她14歲,而他,9歲——他公開聲稱,有朝一日他會娶她為妻,並且全心全意地愛她。

安納金歐比旺
不幸的是,安納金沒能贏得他母親的自由。魁-剛從這個男孩身上感覺到難以置信的強大原力,而且阿納金的血液里含有大量的微粒子。當安納金跟隨魁-剛去展開他的絕地武士訓練之路時,他被迫將母親留在了塔圖因。雖然冒險的新生活在另一個世界等待著他,他的思念卻留在了溫柔而寧靜的母親西米身上。

  魁-剛·金相信安納金就是古老預言中提到的那個將為原力帶來平衡的「原力之子」。絕地議會卻不願意訓練安納金,因為他們覺得這個男孩的未來陰雲密布,而且開始接受絕地訓練的年紀已太大了。

  在解放了納布之後——在那裡,安納金勇敢地駕駛著一駕星際戰機沖入貿易聯盟機器人控制船的心臟地帶——議會放棄了他們最初的決定,允許歐比-旺·克諾比收安納金為徒。
擁有友誼

  在隨後的十年裡,安納金與歐比-旺結下了牢固的友誼。在歐比-旺的悉心教導下,20歲時的安納金長成了一個自信、固執的年輕人,衝動,愛冒險。他那不計後果的處事方式連歐比-旺的耐心也快被消磨殆盡,但他們仍然是親密的朋友。在許多方面,安納金都將歐比-旺看作他那從未有過的父親。

  安納金和歐比-旺被指派前去保護現任納布參議員的帕德美·阿米達拉,她正受到可能來自於對共和國不利的分離組織的暗殺活動的威脅。這是過去的十年裡安納金和帕德美的第一次見面。自從他們分別後,他幾乎每個晚上都在想著她,而帕德美看起來卻很冷淡,而且她更關心那些即將到來的更加重要的事情。

  這對安納金而言是一個挑戰,他從幼年起才開始接受絕地訓練,他本該更強地控制自己的感情。但他的思想卻總是被他對帕德美和母親的思念所佔據。他未能擁有對於絕地武士而言更為必要的超然態度。

  安納金被指派護送阿米達拉參議員回到納布,在絕地組織調查這個事件的時候,回納布可以讓她遠離更進一步的刺殺行動,而在這個護送任務中,安納金幾乎無法剋制自己的情感。在風景優美、僻靜怡人的納布湖畔居,帕德美與安納金之間更親近的友情與更深沉的感情開始生長。

  而在這種情況下,只有帕德美保留了一份對這種感情的理智。他們兩人都有比感情更重要的責任——他屬於絕地武士團,而她屬於共和國。根本沒有時間來縱容他們的願望。

母親去世

  一夜,安納金被一個關於母親的惡夢驚醒。不顧歐比-旺·克諾比給他下達的嚴格的命令,安納金離開納布前往塔圖因去尋找西米·天行者。帕德美陪他同往。在摩斯·艾斯帕,安納金髮現一位名叫克里格·拉爾斯的潮氣農場主讓他母親獲得了自由。前往拉斯的農場后,安納金得到了更可怕的消息:他的母親遭到沙人的攻擊,已經失蹤整整一個月了。

  安納金搜遍沙漠,終於在一座塔斯肯族人的宿營地中找到了西米。潛入她所在的那座被警衛把守的小屋,安納金把飽受摧殘的西米解救下來,在她死去時,他緊緊擁抱著母親的屍體。安納金的感情再一次失去了控制,在黑暗的憤怒情緒控制下,他揮舞光劍,衝出了帳篷。

  他屠殺了整座營地。每一個塔斯肯襲擊者,無論男人、女人還是孩子,都死在了他的劍下。但即使是這樣,也未能平息他的怒火,他仍然對每一個塔斯肯人恨入骨髓。

  安納金帶著母親的屍體回到拉斯的農莊,私下裡,他向帕德美坦白了自己的行為。出於對自己行為和無力救回母親的羞恥,安納金崩潰了,他為自己的所作所為而哭泣,帕德美竭盡所能地安慰他。

  葬禮在拉斯農莊靜靜地舉行。安納金向西米作最後的道別,並且發誓,他決不會再讓她失望。他知道,有朝一日,他會強大到不會讓他所愛的人失望。也許有一天,他甚至可以阻止人們死亡。

戰爭序幕

  與此同時,歐比-旺的調查將他引到了吉奧諾西斯星球,並被分離主義份子武力逮捕,安納金和帕德美聞訊前往搭救。在潛入該星球上的一座機器人工廠后,安納金差點在機器裝配流水線上的危險機器里送命。他與帕德美最終被捕,和克諾比一起被送入死刑執行場。面對即將到來的死亡,帕德美情感的堤壩終於潰絕,她向安納金坦露了愛意,那是安納金願意不顧一切後果地去回報的愛。

  吉奧諾西斯劊子手放出危險的猛獸,絕地武士和帕德美死裡逃生。隨著絕地援軍的到來,死刑觀賞會被打斷,歷史上著名的克隆戰爭也隨之揭開了序幕。

加入戰爭

  歐比-旺和安納金試圖在杜庫伯爵,這個分離主義運動的策劃者煽動起更多的星系對抗共和國之前將他逮捕。在一個光線暗淡的飛機庫中,兩人與杜庫狹路相逢。雖然歐比-旺堅持兩人聯手,但固執的安納金貿然發起了進攻。杜庫用強大的黑暗閃電擊使他幾乎失去抵抗能力。

  歐比-旺被迫單獨面對杜庫,但年長的絕地大師顯然更加技高一籌,他擊傷克諾比,並準備給予致命一擊。但安納金一躍上前阻止了他。杜庫與天行者展開一場兇猛暴烈的決鬥,但杜庫顯示出超人的實力,即使是「原力之子」也不是他的對手。這位絕地組織的叛離者攻破安納金的防禦,將安納金的一條胳膊砍斷。阿納金昏死過去,絕地大師尤達及時趕到,與杜庫一場較量后,救回安納金。

  安納金重傷的胳膊被一條機械臂替代,經過短暫的休養后,他陪伴阿米達拉參議員回到納布。在納布那幽靜的湖畔居,兩人在一位納布神職人員的主持下秘密舉行了婚禮,儀式的目擊證人只有C-3PO和R2D2。這也許是新生活的開始,但也是安納金向著自己的最終毀滅踏上的另一步。

墮入黑暗

  在共和國向帝國轉變的時期,在整個銀河系陷入的一片混亂中,安納金墮入了原力的黑暗面。在憤怒和對歐比-旺訓練的緩慢進度的不滿情緒驅使下,安納金向他的師父挑起了一次決鬥。雖然他的力量早已十分強大,並且又在力的黑暗面的作用下爆發出了新的力量,但安納金仍然在戰鬥中受了重傷。燃燒的怒火使他活了下來,他的創傷和被出賣的事實永遠折磨著他。他拋棄了以前的身份。當金屬與肉體結合成半機器人的形態,一套人工支持裝置維持著他的生命,天行者的轉變完成了。他不再是安納金。他成了達斯·維德。

新希望

  在他轉變的同時,維德絲毫不知道自己成了一對雙胞胎的父親。歐比-旺把兩個孩子從黑勛爵維德和他的師父——皇帝帕爾帕庭的身邊藏了起來。出於某種原因,維德得知自己有了一個兒子,盧克·天行者,但一直不知道自己還有一個女兒——萊婭,萊婭被奧德蘭星系的總督和第一任執政官貝爾·奧迦納秘密地撫養長大。

  在伴隨帕爾帕庭奪權而引發的大混亂中,維德成為皇帝最忠誠的臣僕之一。皇帝委派他消滅絕地武士。在那黑暗的歲月里,維德和他的手下毀滅了整個絕地武士團。

  當銀河內戰席捲帝國之時,達斯·維德被派遣前去搜尋反抗軍同盟秘密基地的所在地。維德俘虜了反抗聯盟成員萊婭·奧迦納公主,並對她進行拷問以期能找到叛軍秘密基地的位置。維德同時發現反抗勢力偷走了一份技術藍圖,這份設計圖記載了帝國最強大武器——死星太空站的全部圖表。當一支救援隊成功地解救出公主時,維德發現自己與他曾經的師父歐比-旺·克諾比再次相遇。在光劍對決中,維德擊敗了這位年邁的絕地武士。

  利用偷來的精確的藍圖,反抗軍找到了死星的弱點,反抗軍武裝派出一支星際戰機部隊對死星展開攻擊。維德親自駕駛自己的特製改良型戰鬥機投入戰鬥。他摧毀了絕大多數的反抗軍飛行員,但由於座機為千年隼號所傷而被迫退出了戰場。

帝國反擊戰

  死星被摧毀的三年後,維德指揮一支由他的旗艦——「執行者」號超級星際驅逐艦為首的巡航艦特遣部隊,搜尋並俘虜造成死星毀滅的反抗軍份子。最後,維德循跡來到了反抗軍所在的冰雪行星霍斯(Hoth)。在那裡,他發起一場地面進攻摧毀了反抗軍基地。而他最想得到的「千年隼」號卻逃脫了。

  在「霍斯戰役」期間,皇帝命令維德追捕「天行者的兒子」,並且要他使年輕的天行者轉投力的黑暗面。維德計劃利用盧克的朋友作餌來引誘盧克落入陷阱。他雇傭一群形形色色的賞金獵人來追捕隼號,並將盧克引到貝斯坪的雲中城。在那裡,維德與盧克展開一場光劍決鬥,維德無情地砍去了盧克持劍的右手。然後,維德告訴那受傷的年輕絕地武士——他才是他的父親,他們將會以父與子的名義統治整個銀河系。盧克拒絕向黑暗面屈服,他逃離了父親。維德一無所獲地離去。

絕地歸來

  經歷了這些事件后,皇帝帕爾帕庭將維德調離帝國艦隊,指派他監督新死星的建造工程。皇帝開始不再信任這個曾經忠誠的僕人。維德與兒子的相逢讓他的內心發生了某些變化,某些讓皇帝相當不喜歡的變化。

  帕爾帕庭按計劃親臨第二顆死星。皇帝預見到天行者將會來到他和維德的面前,到時,他們就會誘使年輕的盧克投向黑暗面,就如同幾十年前的安納金那樣。

  當盧克主動出現,被帶到皇帝面前時,帕爾帕庭挑動父親與兒子展開一場光劍對決。天行者拒絕戰鬥,拒絕向力的黑暗面的誘惑屈服。維德通過探索兒子的思想,得知自己還有一個女兒,萊婭·奧迦納。他向盧克威脅要將女兒轉入黑暗面。聞聽此言,盧克釋放了自己的憤怒,向父親展開了攻擊。隨著暴風雨般的攻勢,年輕的天行者幾乎殺死了維德。驚駭於自己的行為,盧克拋棄了新感受到的屬於黑暗面的憤怒,拒絕了皇帝對權力的許諾。天行者驕傲地宣稱:「我是個絕地武士,正如之前我的父親。」

  帕爾帕庭用黑暗面的能量向年輕的絕地武士發動致命的攻擊。純粹的邪惡產生的閃電伴隨著撕裂般的痛楚戳入盧克的身體。維德無望地站在一邊,看著自己的兒子在主人的折磨下痛苦地翻滾掙扎。終於,維德再也看不下去了,他轉而反抗自己的主人。維德從驚訝的帕爾帕庭身後抓住他,將他舉過頭頂,把這個邪惡的主人投入無底的反應堆坑井中。維德遭到皇帝的原力閃電的攻擊,受了致命傷。

  就在他垂死之際,維德消失,安納金·天行者歸來了。他要求他的兒子移去那幾十年來一直遮住他臉部的沉重、恐怖的面具。面具和生命維持系統被移開了,阿納金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用自己的雙眼注視著自己的兒子。在拯救了自己的兒子、讓自己的靈魂在力的光明面重生后,安納金靜靜地死去,成為原力的一部份。那一夜,盧克在恩多星月球的森林中舉行了一個簡樸的火葬,燒去了那副曾經包裹住安納金殘缺軀體的黑暗盔甲。

上一篇[DARKLORD]    下一篇 [鐵公爵級]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