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宋凝,唐七公子原著《華胥引》浮生盡篇的女主。長得絕色,一柄紅纓槍使得出神入化,誓言要嫁給一位英雄俊傑。黎國敬武公主、姜國鎮遠大將軍沈岸的妻子。育有一子,名喚沈洛,四歲時不幸夭折。沈岸將在戰場上以身相救的女子宋凝誤認為當世神醫柳時義老先生唯一孫女柳萋萋,負了宋凝,從此牽出一生的悔恨。宋凝最後選擇了死在君拂編織的夢中,朝為紅顏,暮成枯骨。

1人物簡介

宋凝,唐七公子原著《華胥引》浮生盡篇的女主。黎國敬武公主、姜國鎮遠大將軍沈岸

宋凝cos

宋凝cos
的妻子。
育有一子,名喚沈洛,四歲時不幸夭折。

2人物描述

宋凝出身武將世家,長得絕色,因是絕色,絕色里漾出的一個笑,就自然傾城。自小被當作男兒教養,一柄紅纓槍使得出神入化。七七四十九路紫徽槍法,舞姿一樣優美。
外貌:「彷彿畫中拓下來的一張臉」「秋水般的眼睛」「難以言喻的明艷美麗」
裝扮:「高高的髻,絹帛剪裁的花勝牢牢貼住髮鬢,銀白色的額飾嵌了月牙碧玉」「一身白衣白裙」

3人物語錄

1、「君拂,我想得到一個夢,你可知我想得到一個什麼樣的夢?」
2.「王都里那些鎮日泡在溫柔鄉里鬥雞走狗的紈絝,他們看不上阿凝,就當阿凝看得上他們么?阿凝要嫁,也是嫁當世的英雄。」
3、「夫君,我把阿凝交給你,好好地交給你,請一定要珍重啊」
4、「怎麼會是她救了你,救你的……明明是我。」
5、她放下手中書卷抬頭看他,像回到未出閣前,戰場上永遠微笑的宋凝,聲音沉沉,頰邊卻攢出動人梨渦:「我想要什麼?這句話問得妙,我什麼也不想要,只是有些東西,柳萋萋她不配得到。」
6、她抬起眼睛,眼角微微上挑:「哦,你也聽說過?說是寶貝,那也須護得了人的性命,護不了人的性命,便什麼也不是。把它借給你,沒有讓你欠我人情的意思,你說得好,我們本該井水不犯河水,只是終歸你我存了這個名分,你若死在戰場上,你們沈府這一大家子人讓我養著,著實費力,誰的擔子就由誰來扛,你說是不是?」
7、他放開她衣袖:「我若戰死,你可改嫁。」
她做出低頭沉思的模樣,半晌,道:「啊,對。」
她抬起頭來,頰邊梨渦深得艷麗:「那你還是死在戰場上不要回來了,永遠也不要回來了。」
8、宋凝坐在水閣邊餵魚,半晌,抬頭問侍茶:「他回來了,你說,他會殺了我嗎?」
9、她看著他鐵青的臉,覺得好笑,就真的笑出來:「沈岸,你知道的,除了我以外,誰也沒資格生下沈府的長子嫡孫。」
她想,她的愛情約莫快死了,從前她看著沈岸,只望他時時事事順心,如今她看著他,只想時時事事找他的不順心。可他不順心了,她也不見得多麼順心,就像一枚雙刃劍,傷人又傷己。
10、她的指甲深深陷入他脊背,已不能哭出聲,喑啞的嗓音盪在半空中,秋葉般蒼涼,她喃喃:「沈岸,你這樣對我,你沒有良心。」
11、「沈岸,你為什麼還要回來,你怎麼不死在戰場上?」
12、「兒子,太陽出來了,你不是吵著半個月不見太陽,你的小被子都發霉了嗎,今天終於有太陽了,快起來,把你的小被子拿出去曬一曬。」可他再也不能醒來。
13、「為什麼我兒子死了,你們卻還能活著,你和柳萋萋卻還能活著?」
此生,我沒有聽過比這更凄厲的詰問。
14、「君拂,愛一個人這樣容易,恨一個人這樣容易。」
15、「如今想來,從頭到尾,我愛上的怕只是心中一個幻影。」
16、「你說這是你為我編織的幻境,都是假的,我在夢中看到的那些,才是真實,可那樣的真實,未免太傷了。我說的真實和我所在的幻境,到底哪一個更痛呢?那些真實,我只在夢中看到,也瑟瑟發抖,不能忍受,更不要說親身經歷,倘若如你所說,真有那七年,我是怎麼挺過來的呢?我想起這些,便覺得在這環境之中,沈岸他離開我,也不是那麼難以忍受了,我們至少有美好的回憶,我會生下他的孩子,我想,我還是能活下去,是了,我還是能活下去的,他也希望我活下去。可你讓我同你回到那所謂的真實,那樣不堪的境地,那個世界里的沈岸,連他都不想我活著,我還活著做什麼呢?

4電視劇版

電視劇《絕愛之城》,李達超導演,蔣欣飾演宋凝電影《華胥引》,未知

蔣欣版

蔣欣版
上一篇[李達超]    下一篇 [彩寶]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