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宋襄公,宋桓公次子,子姓,宋氏,名茲甫(公元前?年—公元前637年),春秋五霸之一,為宋國君主,於前650年至前637年在位。

1 宋襄公 -生平簡介

宋襄公,宋桓公次子,本名子茲甫(?—前637年 在位:前650年—前637年),春秋五霸之一。

周惠王三十一年立,以其庶兄目夷為相,行「東宮圖治」,核心有弦高、公孫子魚、華椒和樂祁。

桓公四十一年(前645年),管仲重病,桓公問他:「群臣誰可相者?」管仲說:「知臣莫如君。」桓公說:「易牙如何?」管仲回答:「殺子以適君非人情,不可。」 桓公說:「開方如何?」管仲回答:「倍親以適君,非人情,難近。」 桓公說:「豎刀如何?」管仲回答:「自宮以適君,非人情,難親。」管仲死後,齊桓公不聽管仲的話,重用三人,三人專權。齊桓公到了晚年,忘了管仲的遺訓,易牙、豎刁、開方這三個奸臣被他又召回宮中,加以重用。儘管鮑叔牙多次勸告,齊桓公也聽不進。這三個有恃無恐,更加胡作非為,竟然把鮑叔牙活活氣死了。前644年鮑叔牙死。

宋襄公宋襄公
桓公四十三年(前643年),齊桓公重病,同年10月7日,齊桓公死。他們三個廢掉齊桓公立的太子公子昭,而讓聽他們話的公子無虧當了國君。十二月十四日,新立的齊君無虧才把桓公收斂。

公子昭一看不但君位被奪去,而且被殺頭的危險時刻存在,就跑到宋國去,請宋襄公為他做主。

宋襄公是個視仁義超過自己生命的人,宋國的實力也不強大,可是成為霸主的誘惑實在太大了。齊桓公去世后,宋襄公一心想成為霸主。公子昭來投奔他,他認為是個可利用的機會,就收留了公子昭。

周襄王十年(公元前六四二年),各國諸侯接到宋襄公通知,要護送公子昭回齊國去當國君,讓諸侯派兵相助,以壯聲勢。大部分諸侯一見是宋襄公出面號召,沒幾個人理會,只有衛、曹、邾幾個比宋國還小的國家派了一些人馬來了。宋襄公統領四國聯軍殺向齊國,齊國的貴族對公子昭懷有同情之心,再加上不清楚宋軍實力,就把無虧釉豎刁殺了,趕走了易牙,在國都臨淄迎接公子昭回國。公子昭回國后當上了國君,就是齊孝公。

2 宋襄公 -圖謀稱霸

宋襄公為大國齊國齊孝公複位起到大作用,自認為是件驚天動地的大事,是足夠樹立威信稱霸諸侯的時候了,便想會盟諸侯,把自己的盟主地位確定。於是,宋襄公派使者去楚國和齊國,想把會盟諸侯的事先和他們商量一下,取得楚國、齊國的支持。開始時,楚成王接信后輕蔑地直想笑,譏笑世上竟有宋襄公這等不自量力的人。大夫成得臣說:「 宋君好名無實,輕信篡謀,我們正可利用這一時機進軍中原,一爭盟主之位。」楚成王覺得甚是,便將計就計,答應與會。

周襄王十三年(公元前六三九年)春,宋、齊、楚三國國君相聚在齊國的鹿地。宋襄公一開始就以盟主的身份自居,認為自己是這次會議的發起人,同時又認為自己的霸位也比楚、齊國君高,盟主非已莫屬。他事先末徵求齊國、楚國的意見,自作主張擬了一份秋季在宋國會合諸侯,共扶周天子王室的通告,並把時間定在當年秋季。楚成王和齊孝公兩人對宋襄公的這種做法很不滿意,心裡卻不痛快。但礙於情面,還是簽了字。

宋襄公討論擔任盟主
到了秋天約定開會的日子,楚、陳、蔡、許、曹、鄭等六國之君都來了,只有齊孝公和魯國國君沒到。在開會時,宋襄公首先說:「諸侯都來了,我們會合於此,是仿效齊桓公的做法,訂立盟約,共同協助王室,停止相互間的戰爭,以定天下太平,各位認為如何?」楚成王說:「您說得很好,但不知這盟主是誰來擔任?」宋襄公說:「這事好辦,有功的論功,無功的論爵,這裡誰爵位高就讓誰當盟主吧。」話音剛落,楚成王便說:「楚國早就稱王,宋國雖說是公爵,但比王還低一等,所以盟主的這把交椅自然該我來坐。」說罷並不謙讓,一下子就坐在盟主的位置上。宋襄公一看如意算盤落空,不禁大怒,指著楚成王的鼻子罵:「我的公爵是天子封的,普天之下誰不承認?可你那個王是自己叫的,是自封的。有什麼資格做盟主?」楚成王說:「你說我這個正是假的,你把我請來幹什麼?」宋襄公說:「楚國本是子爵,假王壓真公。」只覓楚國大臣成得臣脫去長袍,露出裡面穿的全身鎧甲,手舉一面小紅旗,只一揮動,那些隨楚成王而來、打扮成家僕和侍者的人紛紛脫去外衣,原來個個都是內穿鎧甲。(會盟前曾講下會盟各國不許帶兵,可是楚國不講信用,由此留下了不仁不義的惡名,欺負以仁義為本的宋襄公更是激怒了中原有正義感的國家,為六年後在城濮之戰的大敗埋下了伏筆)手持刺刃胸兵士。他們往台上衝來,嚇得諸侯四散而逃, 楚城王令楚兵把宋襄王拘押起來,然後指揮五百乘大軍浩浩蕩蕩殺奔宋國。幸虧宋國大臣早有防備,團結民眾,堅守城池,使楚莊王滅宋地陰謀未能得逞。楚成王把宋襄公拖到楚國的車上,帶他回楚國去了。後來,直到過了幾個月,在齊國和魯國的求情調解下,楚成王覺得抓了宋襄公也沒什麼用,楚成王才把宋襄公放歸回國。

從那時起,宋襄公對楚國懷恨在心,但是由於楚國兵強馬壯,也沒什麼辦法出氣。宋襄公聽說鄭國最積極支持楚國為盟主,就想討伐力薄國小的鄭國,出出胸中惡氣。過了不久。鄭文公去楚國拜會楚成王。

電視劇《東周列國春秋篇》里的宋襄公(修宗迪 飾演)電視劇《東周列國春秋篇》里的宋襄公(修宗迪 飾演)

宋襄公認為是個機會,公元前638年夏,怒氣未消的宋襄公不顧公子目夷與大司馬公孫固的反對,出兵伐鄭,鄭文公向楚國求救,楚成王接報后,沒直接去救鄭國,卻統領大隊人馬直接殺向宋國。宋襄公這下慌了手腳,顧不上攻打鄭國,帶領宋軍星夜往國內趕。待宋軍在漲水邊紮好營盤,楚國的兵馬也來到了對岸。公孫固對宋襄公說:「楚軍到此只是為救鄭國。咱們已經從鄭國撤軍。他們的目的已經達到了。咱們兵力小,不能硬拼,不如與楚國講和算了」,宋襄公卻說:「楚國雖然人強馬壯。可缺乏仁義。我們雖然兵力單薄。卻是仁義之師。不義之兵怎能勝過仁義之師呢?」宋襄公又特意做了一面大旗,並綉有 「仁義」二字。要用 「仁義」來戰勝楚國的刀槍。 到了第二天天亮,楚軍開始過河。公孫固向宋襄公說:「楚軍白日渡河。等他們過到一半,我們殺過去,定能取勝。」宋襄公卻指著戰車上的 「仁義」之旗說:「人家連河都沒渡完就打人家,那算什麼仁義之師?」等到楚軍全部渡完河,在河岸上布陣時。公孫固又勸宋襄公說:「趁楚軍還亂鬨哄地布陣,我們發動衝鋒,尚可取勝。」宋襄公聽到此話不由罵道:「你怎麼凈出歪主意!人家還沒布好陣,你便去打他,那還稱得上是仁義之師嗎?」 宋襄公的話才說完,楚軍已經布好陣,列隊沖了過來。宋襄公沖在最前面,卻衝進了敵陣,由於宋襄公是個講仁義的人,對待下屬十分好,所以他的屬下都拚死保護他。那桿 「仁義」大旗,早已不知丟在何處去了。宋國的百姓們對宋襄公都罵不絕口,宋襄公一瘸一拐地邊走邊說:「講仁義的軍隊就是要以德服人,我奉仁義打仗,不能乘人之危去攻打別人,君子不俘虜年邁的老士兵,善待俘虜」 他身邊的將士們聽了,都在心中暗罵宋襄公是個大草包。

前637年,晉國的公子重耳,在宋國的鄰國曹國受到侮辱,來到宋國,宋襄公根據仁義的道理款待了重耳,宋國剛戰敗,國家貧窮,但仍送出了20乘車的大禮。這對重耳不是錦上添花,而是雪中送炭。這個仁義的舉動為他死後5年化免了一場亡國之災,5年後又是楚攻宋,晉國出兵救宋,在城濮打的不講信用的楚國幾代不敢正視中原。

公元前637年,受傷大半年的宋襄公死於傷口併發感染,結束了他的一生。

3 宋襄公 -評價

宋襄公宋襄公
在春秋亂世中,他不切實際的空談古時君子風度,為守迂腐的信條在政治軍事鬥爭中處處被動,並且把仁義濫用在敵國甚至是敵軍身上,以至數次受辱。宋國是小國,宋襄公打了敗仗,證明他對仁義還理解不到位,或者說對自己的實力還不清楚,若宋有後來秦國的實力再講仁義必然稱王,而且不只二世,但不肯埋頭髮展,他也曾說齊桓公用管仲20年稱霸,但他等不了。急功近利是他失敗的地方,但講信用款而待人,卻使他位列春秋五霸。

縱觀宋襄公一生所為,他實乃一志大才疏之人。齊桓公死後,諸侯中以楚國最強,楚成王實際上已稱霸中原。而宋國本是一弱國,國小力單,原本無力稱霸,但宋襄公卻自不量力,一意孤行,妄圖與楚爭霸。宋國在與楚國的政治較量中,始終處於下風,一敗再敗。而在決定 其命運的泓水之戰中,他又大講仁義道德,死守古代「不鼓不成列」的決鬥式戰法,不肯乘敵「半渡」、「未陣」而擊之,結果兵敗身死,為天下人所恥笑,毛澤東評之為「蠢豬式的仁義」。宋襄公的爭霸實際上是在為楚國確立其霸主地位搭橋鋪路,「正所謂『宋襄霸業』 ,實為楚成霸業。」舊史稱宋襄公為「春秋五霸」之一實屬名不副實,而《左傳》中也並未以霸許他。因此春秋五霸也有另外兩種說法:「齊桓、晉文、楚庄、吳闔閭、越勾踐」。

4 宋襄公 -文學影視

《宋襄公治軍》

原文:

宋公及楚人戰於泓。宋人既成列,楚人未既濟。司馬曰:「彼眾我寡,及其未既濟也,請擊之。」公曰:「不可。」既濟而未成列,又以告。公曰:「未可。」既陳而後擊之,宋師敗績。公傷股,門官殲焉。

國人皆咎公。公曰:「君子不重傷,不禽二毛。古之為軍也,不以阻隘也。寡人雖亡國之餘,不鼓不成列。」

子魚曰:「君未知戰。勍敵之人,隘而不列,天贊我也。阻而鼓之,不亦可乎?猶有懼焉!且今之勍者,皆我敵也。雖及胡耇,獲則取之,何有於二毛!明恥教戰,求殺敵也。傷未及死,如何勿重?若愛重傷,則如勿傷;愛其二毛,則如服焉。三軍以利用也,金鼓以聲氣也。利而用之,阻隘可也;聲盛致志,鼓儳可也。」

譯文:

宋襄公與楚軍在泓水作戰。宋軍已擺好了陣勢,楚軍還沒有全部渡過泓水。擔任司馬的子魚對宋襄公說:「對方人多而我們人少,趁著他們還沒有全部渡過泓水,請您下令進攻他們。」宋襄公說:「不行。」楚國的軍隊已經全部渡過泓水還沒有擺好陣勢,子魚又建議宋襄公下令進攻。宋襄公還是回答說:「不行。」等楚軍擺好了陣勢以後,宋軍才去進攻楚軍,結果宋軍大敗。宋襄公大腿受了傷,他的護衛官也被殺死了。

宋國人都責備宋襄公。宋襄公說:「有道德的人在戰鬥中,只要敵人已經負傷就不再去殺傷他,也不俘虜頭髮斑白的敵人。古時候指揮戰鬥,是不憑藉地勢險要的。我雖然是已經亡了國的商朝的後代,卻不去進攻沒有擺好陣勢的敵人。」

宋襄公宋襄公
子魚說:「您不懂得作戰的道理。強大的敵人因地形不利而沒有擺好陣勢,那是老天父幫助我們。敵人在地形上受困而向他們發動進攻,不也可以嗎?還怕不能取勝!當前的具有很強戰鬥力的人,都是我們的敵人。即使是年紀很老的,能抓得到就該俘虜他,對於頭髮花白的人又有什麼值得憐惜的呢?使士兵明什麼是恥辱來鼓舞鬥志,奮勇作戰,為的是消滅敵人。敵人受了傷,還沒有死,為什麼不能再去殺傷他們呢?不忍心再去殺傷他們,就等於沒有殺傷他們;憐憫年紀老的敵人,就等於屈服於敵人。軍隊憑著有利的戰機來進行戰鬥,鳴金擊鼓是用來助長聲勢、鼓舞士氣的。既然軍隊作戰要抓住有利的戰機,那末敵人處於困境時,正好可以利用。既然聲勢壯大,充分鼓舞起士兵鬥志,那麼,攻擊未成列的敵人,當然是可以的。」

宋襄公宋襄公
電視劇《東周列國》
片長:62集(其中春秋篇30集,戰國篇32集)

《東周列國·春秋篇》
這是一部以歷史為題材的巨作,描繪了從周幽王到秦嬴政約550年的波瀾壯闊的歷史畫卷。

《東周列國·戰國篇》
共32集,分為十一個章節,每部分都是一個相當獨立的故事,《戰國》以恢宏的氣勢,再現了從三家分晉到秦始皇一統河山的200多年中,商鞅,蘇秦,張儀,龐涓等諸子百家的縱橫捭闔。戰國所涉及的人物眾多,事件錯綜複雜。為使這段歷史張弛有致地得以再現,數位編劇花費了大量心血,最終確定以章回結構的方式,以《死士豫讓》,《魏宮驚夢》等11個人們熟悉的戰國時期的故事及其中的人物,貫穿起這段歷史。

5 宋襄公 -春秋五霸

從公元前770年到前476年,歷史上稱為春秋時代。在這二百九十多年間,社會風雷激蕩,可以說是烽煙四起,戰火連天。僅據魯史《春秋》記載的軍事行動就有四百八十餘次。司馬遷說:春秋之中,「弒君三十六,亡國五十二,諸侯奔走不得保其社稷者,不可勝數。」相傳春秋初期諸侯列國一百四十多個,經過連年兼并,到後來只剩較大的幾個。這些大國之間還互相攻伐,爭奪霸權。歷史上把先後稱霸的五個諸侯叫做「春秋五霸」。

春秋五霸是指齊桓公、宋襄公、晉文公、 秦穆公和楚莊王。

另一種說法是齊桓公,晉文公,楚莊王,吳王闔閭,越王勾踐。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