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關於人物

姓名:宗越(zong yue) 《扶搖皇后》男配
身份:醫生,天下第一殺手——暗魅。
外貌:一襲淺衣,如櫻唇色。
角色分析:半世流離,飲盡風塵,內心的柔軟沒有被塵世的暴虐血腥侵蝕風化,才會一人兩面——一面強勢的犀利,一面清冷的溫柔。醫者仁心,殺手無情,暖如冬陽般疏離,冷如春風般料峭。踏過權勢滌盪后的血跡屍骨,仍是清風朗月的潔凈,你就是聖潔卻不高潔的宗越,用乍暖還寒的氣息,撩撥我們澎湃的熱情……

2關於作品

作品名:扶搖皇后
作者:天下歸元
寫作進程:已完結
內容簡介:
前奔!穿越風刀霜劍,看風雲起、四海怒、五洲裂,七國爭。
前奔!遭逢金風玉露,共桃花馬、紫金闕、相思恨,此心劫。
強者為尊的五洲大陸,一介孤女如何跋涉萬里,奪得七國之令,最終抵達陸地極北穹蒼神殿,完成心裡最終的回歸執念?
而這一路相逢的愛情,是孤峰絕崖蒼山之巔一堆火,是刀光劍影血濺三尺一回眸,是秋日金風清溪流泉一飛袖,還是冷月深林策馬長奔一劍襲?
當愛情與抉擇狹路相逢,誰勝?
她說,我能獻給你,不過這一身熱血,你若不要,我只好放你的血。
她說,我一生的所有努力,都在與真愛背道而馳,天意弄人是么?那我就只好弄天吧。
裂帛三尺,濺血一丈,擴疆千里,橫屍萬計。
鸞鳳一日因風起,扶搖直上九萬里。
到得天下之巔,與誰見?萬里河山人妖嬈。
扶搖皇后(終結篇)

  扶搖皇后(終結篇)

楔子
「三十三天宮,離恨天最高;四百四十病,相思病最苦。」
「我不相思。」
「哦?那你的那個印記,卻又是為誰而刻?」
「為生命里不可錯過之人。」
「那不就是相思?」
「不,人生苦短而相思漫長,紅塵不盡生死一瞬,天知道等待我的將是邂逅或是錯過?怎能立於原地,任光陰被日一點點消磨?」
「那你將如何?」
「紅塵有她,我去紅塵。」
「紅塵將亂。」
「紅塵亂,我擋;地獄開,我去;四海怒,我渡;蒼生阻,我覆。」
「何苦?」
「但為她故,不懼十丈軟紅,顛倒磨折之苦。」
【自述抒情版文案】
孟扶搖:代價這東西,在漠視愛情的人面前,泰山般重;在珍視愛情的人面前,什麼都不是。
長孫無極:我要她像這朵生於我血肉體膚之中的蓮花一般,永遠伴隨我身側,無論四海之遠,五洲之闊,無論刀鋒之利,血火之烈,直到跨越生死和時間,照見我和她同時湮滅成灰的末日之終。
皇天后土,永不離棄。
戰北野:
看著我的劍,那劍柄上雕著天煞皇族蒼龍在野的圖騰,我握劍時,中指指腹按著的是蒼龍的金晶石雙眼,那是無上尊貴的劍神之目,整個天煞皇族,只有我能按在那個位置,現在我將劍交給你,我允許你,觸碰天煞皇族最為神聖的劍神之目,以及…我的一切。
燕驚塵:
你說過,有些錯誤,就像快刀劃過的傷口,一開始什麼都發現不了,時間久了,便要疼痛流血。」
那麼,讓我去痛,勝於被你擦肩而過,漠然相忘。
雲痕:
拉住我,噩運在左,我帶你向右。
宗越:
過最複雜的人生,做最簡單的人,扶搖,我只想最簡單的愛你,哪怕你給我,最簡單的拒絕。
長孫無極:
和你在一起,需要下地獄么?
那麼,我去。

3風華絕代

清淡淺薄,宗越用他的毒舌留給我們最初的印象,白衣勝雪的大夫,誰又看見了他心底的數十年的錐心長痛。
他有太多的顧忌太多的隱忍,愛情於他,實是再奢侈不過,可它就是這樣來了,那明艷濃烈,長舞九霄的女子飛進心中,從此萬劫不復。
德王府中他不言許多,卻一襲輕裘護她周全。
「鎖情」毒中,她毫不猶豫地掐斷了自己愛情的緣線,綳的,又何止是她自己的心。
姚城一場,她死訊傳來,長青雪山上一痛驚心,他可是明了了自己的心意?
再見扶搖,接踵而來的卻是戰北野對她熾烈的追逐,卻是她為長孫無極魂不守舍,肝腸寸斷,呵,那時的宗越可曾自嘲過,為她轉鎖情之毒時一閃而過的落寞,卻原來她只為那一個無雙的男子情動。
無極歸來,戰北野向她送上聘禮,他默默送上那一條玉帶,又有多少話語隱在心中。
天煞盛會,半年多朝夕相處,偏生又是······
長孫無極在側,那一夜她抱著鮮血淋漓的他進門,那一張總也洒脫睥睨,波瀾不驚的臉上,滿是驚痛惶惶,那一刻,又是···
多少心酸無言。
後來的軒轅,他以暗魅的身份伴她身邊,看她一步步為自己經籌謀算,看她為自己造下山河綿遠,幾多的欣慰,幾多的感動,幾多的冥想,卻是···
終成幻滅。
她的一絲一毫,真的那麼重要嗎?
黑暗中危險重重,你靜靜地說:「別動,讓我縫完。」
扶搖訝然問:「你看得見?」
你連回答都不屑。
當然看得見,你不僅僅是宗越,還是暗魅。真不知世上還有什麼事難得住你。

4人物經歷

(補充說明 : 以下是宋朝人宗越的經歷,與《扶搖皇后》小說中的宗越不是同一個人,與書中宗越無關。)
宗越,南陽葉人。本是河南人,晉時動亂,遷徙到南陽宛縣,又依照土斷法令歸屬葉。宗越家本屬南陽次門,安北將軍趙倫之鎮守襄陽時,因為襄陽各地雜姓很多,趙倫之命長史范覬之按等級編排各個家族,辨別他們門閥高低。范覬之把宗越的家族竄改為役門。
宗越初出仕補郡吏。他父親被蠻人殺害,殺他父親的人曾到郡中來,宗越在集市上刺殺了那個蠻人,太守夏侯穆讚賞宗越這種為父復仇的心意,把宗越提拔為隊主。蠻中有人進行搶劫偷盜,太守常常派宗越去征討,每次征討往往成功。宗越家中貧窮,無錢買馬,常提著刀和盾步行出陣,單獨挺身出戰,敵眾沒有人能抵擋。每一次取得勝利,郡中吏員就得到五千錢獎賞,宗越憑這錢才得以買馬。後來他受到徵召,到州中任隊主。劉駿鎮守襄陽時,以宗越為揚武將軍,統領台隊。元嘉二十四年,宗越啟奏劉義隆,請求恢復家中次門的地位,並把戶籍遷屬冠軍縣,劉義隆答應了他。元嘉二十七年,宗越跟隨柳元景北伐,他統領馬幢,隸屬柳元景,立下了戰功,事情記載在《柳元景傳》中。歸來后宗越補后軍參軍督護,隨王劉誕和他調笑說:「你是什麽人,竟然得到我官府名稱上的四個字作官名。」宗越回答說:「佛狸如果沒死的話,我不愁得不到諮議參軍之職。」劉誕聽了大笑。
宗越跟隨柳元景討伐西陽蠻,因為正逢孝武帝劉駿起義討伐元兇,宗越轉任南中郎長兼行參軍,在新亭立有戰功。劉駿即位,以宗越為江夏王劉義恭大司馬行參軍,濟陽太守,不久加龍驤將軍。臧質、魯爽反叛,宗越率軍駐守歷陽。魯爽派遣將軍鄭德玄進軍佔據大峴,鄭德玄又另外派出楊胡興、劉蜀率領一支有馬軍步兵三千人的部隊進攻歷陽。宗越率領步兵騎兵五百人在城西十餘里處迎戰,大破敵軍,斬楊胡興、劉蜀等人。魯爽叛亂平息以後,宗越又率領自己統領的部隊進軍梁山迎戰臧質,臧質敗逃,宗越的戰功居多。宗越乘勢率軍追擊逃敵直至江陵。當時荊州刺史朱修之還未到達江陵,宗越在江陵殺人很多,又脅迫掠奪南郡王劉義宣的子女,因此犯罪而被免官,囚繋在監所服苦役。宗越不久就被寬宥,恢復原有官職,並追評以前的功勞,被封為筑陽縣子,食邑四百戶。宗越又遷西陽王劉子尚撫軍中兵參軍,將軍之號不變。大明三年,宗越轉任長水校尉。
竟陵王劉誕佔據廣陵反叛,宗越率領馬軍隸屬沈慶之攻打劉誕到廣陵城被攻破,孝武帝劉駿命令把城裡的成年男子全都殺掉,宗越受命殺人,親自到場主持,對要誅殺的人,個個都先加捶撻,有時鞭打到面孔,宗越見到這場面極其高興,好像有很大的樂趣,被他殺死的共有幾千人。大明四年,改封宗越為始安縣子,食邑和原先一樣。大明八年,宗越遷新安王劉子鸞撫軍中兵參軍,加輔國將軍。同年,又任督司州豫州之汝南、新蔡、汝陽、潁川四郡諸軍事、寧朔將軍、司州刺史,不久又領汝南、新蔡二郡太守。
前廢帝景和元年,宗越被徵召,任遊記將軍,直閣。不久,領南濟陰太守,爵位提升為侯,增加食邑二百戶。又加冠軍將軍,改領南東海太守,游擊將軍之職不變。前廢帝兇殘暴虐,不行君道,但宗越和譚金、童太壹等人都為他效力,誅戮群公及何邁等人,他們幾個都盡心竭力,所以前廢帝以他們為爪牙。憑藉他們的勇武而無所顧忌肆無忌憚。賜給宗越等人的美女金帛,充斥他們的家中。宗越等人均一介武夫,粗野強悍,見識不遠,都是憑一時意氣用事,不再有別的心計。前廢帝將要南巡,第二天早上就要動身,當晚准許宗越等人出宮住宿,宋明帝劉彧就乘這機會廢黜前廢帝,平定局勢。第二天早上,宗越等人一起入宮,劉彧安撫接待很是寬厚,宗越改領南濟陰太守,本官不變。
宗越等人既然已經為前廢帝盡心竭力,因而擔心劉彧不能寬容自己,劉彧對待他們雖然寬厚,但他們都心懷恐懼。劉彧也不想讓他們在京城中任職,在聽朝之暇對他們說:「你們幾個人遇上暴虐的君主,勤勞辛苦多時,現在苦樂應該變換,你們應當得到可以養身的領地。兵馬多的大郡,任由你們挑選。」宗越等一向已經自感畏懼,聽了劉彧的這番話,都相顧失色,因此圖謀發動叛亂。他們把計劃告知沈攸之,沈攸之把情況全都向劉彧稟告,劉彧當天就下令把宗越等人逮捕下獄處死。宗越死時五十八歲。
宗越善於安營布陣,每每幾萬人駐紮,宗越自己騎馬往前走,命軍人跟隨在自己身後,宗越的馬停下來,營陣也就彌合,未曾有過絲毫的誤差。到沈攸之代替殷孝袓任南討前鋒的時候,因為殷孝祖剛死不久,軍士們都很害怕,沈攸之感嘆說:「宗公可惜,他實在有過人的長處。」但宗越管束將士十分嚴酷,喜歡動刑殺人,對於一些小不如意的事情,往往使用軍法處置。當時王玄謨管理手下人也少施恩惠,將士們為他倆人編了幾句順口溜說:「寧作五年役徒,也不願跟隨王玄謨。王玄謨尚可,到宗越手下,宗越要殺我。」

5史書記載

宗越,南陽葉人也。本河南人,晉亂,徙南陽宛縣,又土斷屬葉。本為南陽次門,安北將軍趙倫之鎮襄陽,襄陽多雜姓,倫之使長史范覬之條次氏族,辨其高卑,覬之點越為役門。出身補郡吏。父為蠻所殺,殺其父者嘗出郡,越於市中刺殺之,太守夏侯穆嘉其意,擢為隊主。蠻有為寇盜者,常使越討伐,往輒有功。家貧無以市馬,常刀楯步出,單身挺戰,眾莫能當。每一捷,郡將輒賞錢五千,因此得市馬。后被召,出州為隊主。世祖鎮襄陽,以為揚武將軍,領台隊。
宋書元嘉二十四年,啟太祖求複次門,移戶屬冠軍縣,許之。二十七年,隨柳元景北伐,領馬幢,隸柳元怙,有戰功,事在元景傳。還補后軍參軍督護,隨王誕戲之曰:「汝何人,遂得我府四字。」越答曰:「佛狸未死,不憂不得諮議參軍。」誕大笑。
宋書隨元景伐西陽蠻,因值建義,轉南中郎長兼行參軍,新亭有戰功。世祖即位,以為江夏王義恭大司馬行參軍,濟陽太守,尋加龍驤將軍。臧質、魯爽反,越率軍據歷陽。爽遣將軍鄭德玄前據大峴,德玄分遣偏師楊胡興、劉蜀馬步三千,進攻歷陽。越以步騎五百於城西十餘里拒戰,大破斬胡興、蜀等。爽平,又率所領進梁山拒質,質敗走,越戰功居多。因追奔至江陵。時荊州刺史朱修之未至,越多所誅戮。又逼略南郡王義宣子女,坐免官系尚方。尋被宥,複本官,追論前功,封筑陽縣子,食邑四百戶。遷西陽王子尚撫軍中兵參軍,將軍如故。大明三年,轉長水校尉。
宋書竟陵王誕據廣陵反,越領馬軍隸沈慶之攻誕。及城陷,世祖使悉殺城內男丁,越受旨行誅,躬臨其事,莫不先加捶撻,或有鞭其面者,欣欣然若有所得,所殺凡數千人。四年,改封始安縣子,戶邑如先。八年,遷新安王子鸞撫軍中兵參軍,加輔國將軍。其年,督司州、豫州之汝南、新蔡、汝陽、潁川四郡諸軍事、寧朔將軍、司州刺史,尋領汝南、新蔡二郡太守。
宋書前廢帝景和元年,召為游擊將軍,直閣。頃之,領南濟陰太守,進爵為侯,增邑二百戶。又加冠軍將軍,改領南東海太守,游擊如故。帝凶暴無道,而越及譚金、童太壹並為之用命,誅戮群公及何邁等,莫不盡心竭力。故帝憑其爪牙,無所忌憚。賜與越等美女金帛,充牣其家。越等武人,粗強識不及遠,咸一往意氣,皆無復二心。帝將欲南巡,明旦便發,其夕悉聽越等出外宿,太宗因此定亂。明晨,越等併入,上撫接甚厚,越改領南濟陰太守,本官如故。
宋書越等既為廢帝儘力,慮太宗不能容之,上接待雖厚,內並懷懼。上亦不欲使其居中,從容謂之曰:「卿等遭罹暴朝,勤勞日久,苦樂宜更,應得自養之地。兵馬大郡,隨卿等所擇。」越等素已自疑,及聞此旨,皆相顧失色,因謀作難。以告沈攸之,攸之具白太宗,即日收越等下獄死。越時年五十八。
宋書越善立營陣,每數萬人止頓,越自騎馬前行,使軍人隨其後,馬止營合,未嘗參差。及沈攸之代殷孝祖為南討前鋒,時孝祖新死,眾並懼,攸之嘆曰:「宗公可惜,故有勝人處。」而御眾嚴酷,好行刑誅,睚眥之間,動用軍法。時王玄謨御下亦少恩,將士為之語曰:「寧作五年徒,不逐王玄謨。玄謨尚可,宗越殺我。」
上一篇[戴爾·卡耐基]    下一篇 [自戀者]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