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暫無標籤

1客氏

客氏(16世紀?-1627年)客印月,又名客巴巴,明朝皇帝明熹宗朱由校的乳母。

2生平

客氏原是河北農婦,侯巴兒(侯二)之妻,姿色妖媚,狠毒殘忍,生性淫蕩,客氏懷孕,生子侯國興。
十八歲入宮成為皇孫朱由校的乳母,朱由校是當時太子朱常洛的長子。泰昌元年(1620年)九月,剛剛登基一個月的明光宗朱常洛猝死。年僅十五歲的朱由校登基。當時魏忠賢、客氏深受寵幸。未逾月,封客氏奉聖夫人,兒子侯國興、弟客光先及魏忠賢兄魏釗俱錦衣千戶,除此之外,客氏也和魏朝、魏忠賢淫亂。
天啟元年(1621年),熹宗下詔賜客氏香火田,敘魏忠賢治皇祖陵功。御史王心一諫,熹宗不聽。
至熹宗大婚後,御史畢佐周、劉蘭請遣客氏出外,大學士劉一燝亦言之。熹宗戀戀不忍客氏離去,曰:「皇后幼,賴媼保護,俟皇祖大葬議之。」魏忠賢和客氏深受熹宗信任,後宮中無人敢違背他們的意志。不久客氏離開宮庭,復又召入。
客氏「每日清晨入乾清暖閣侍帝,甲夜后回咸安宮」,二人可能有淫亂的嫌疑,客氏常常將龍卵(馬的外腎)烹煮給熹宗食用。
客氏曾與魏朝、魏忠賢等宦官對食,「忠賢告假,則客氏居內;客氏有假,則忠賢留中」。客氏害死數個曾被熹宗臨幸過的嬪妃,張裕妃懷孕臨產,客氏竟斷其飲食,裕妃饑渴難忍,暴雨之夜,到屋檐下接雨水喝,最後哭喊著斷氣。天啟三年(1623年)張皇后懷有身孕,即懷沖太子朱慈燃,卻被客氏與魏忠賢暗中陷害而生下死胎,此後張皇后未再生育。
天啟七年(1627年)熹宗無子而逝。十一月,其弟思宗即位后,籍沒宦官魏忠賢及客氏。魏忠賢自殺,乾清宮牌子趙本岐奉命將客氏笞死於浣衣局,在凈樂堂焚屍揚灰。其子侯國興、其弟客光先與魏忠賢的侄子魏良卿同日被斬首。《明季北略》記述,客氏曾在熹宗逝世前,安排懷孕的宮女進入後宮,以冒充熹宗子嗣。

3註釋

^《秋燈錄》,「客氏」條 ^《甲申朝事小紀》中記載:「道路傳謂:上甫出幼,客先邀上隆寵矣。」
^計六奇《明季北略》卷二
^紀曉嵐《明懿安皇后外紀》中載天啟三年時,「後有娠,客、魏盡逐宮人之異已者,而以私人承應。后腰脅傷痛,召宮人使捶之,宮人陰欲損其胎,捶之過猛,竟損元子焉。」
^劉若愚《酌中志.客魏始末紀略》:「逆媼客氏......至奉旨籍沒,步赴浣衣局,於十一月內欽差乾清宮管事趙本政臨局笞死,發凈樂堂焚屍揚灰。」
^《明季北略 卷三》「上命太監王文政,嚴訊客氏,得宮人任身者八人,蓋其出入掖庭,多攜侍媵,謀為呂不韋、李園故事也。上大怒,立命赴浣衣局掠死,子侯國興等,俱伏誅。」

4結局

魏忠賢閹黨集團中,首逆除魏忠賢外,另一位便是熹宗的乳母客氏。魏忠賢的流毒,主要肆 虐於外廷,正直的士大夫多受其殘害。客氏的險惡,主要集中於宮中,不依附於己的宦官及 后妃多受其害。客氏之所以能夠專寵於宮中,首先是因為其熹宗乳母的身份。熹宗即位之初 ,生母王氏已然去世。前面談過,熹宗的父親朱常洛在正妃死後沒有再立妃子,即位后也沒 有冊封皇后,因此,熹宗也就沒有嫡母了。宮中地位較高的是兩位李選侍,即東李和西李。 客氏以乳母受寵於熹宗,在宮中的氣焰遠高於兩位選侍。
客氏名巴巴,本是定興縣侯巴兒(侯二)之妻,生子侯國興。她在18歲的時候被選入宮中, 充當皇太孫朱由校的乳母。客氏美貌妖艷,在宮中本就不能安分。魏忠賢先前侍奉過的太監 魏朝,就曾與客氏「對食」。原來,宮中值班太監不能在宮內做飯,每到吃飯時間,只能吃 自帶的冷餐,而宮女則可以起火,於是太監們便托相熟的宮女代為溫飯,久而久之,宮女與 太監結為相好,稱作「對食」,又作「菜戶」,與外間夫婦無異。明初,這種現象還是偷偷 摸摸的。到了萬曆以後,則是公開的了。如果有宮女久而無伴,甚至還會遭到其他宮女們的 嗤笑。客氏先後對食的「菜戶」,有魏朝、魏忠賢。魏朝與魏忠賢為了得到客氏,曾經起過 爭執,而最後由朱由校裁決將客氏配給了魏忠賢。據一些筆記史料記載,客氏的私生活,並 不僅限於魏朝與魏忠賢。她甚至可能與朱由校有染,所謂「邀上淫寵」。年紀輕輕的朱由校 ,對於三十幾歲年輕美貌的客氏誘惑,定然是無法把持。熹宗即位后不到10天,就封客氏為 奉聖夫人。客氏此後與皇帝出入,形影不離。天啟元年二月,皇帝大婚,娶了張皇后。客氏 自然必須迴避了。熹宗為此對客氏優容有加。若非客氏是已婚入宮,恐怕又是一個成化時代 的「萬貴妃」。不過,客氏在朱由校做皇帝期間,作為一個乳母所受到的隆遇,的確是前所 未有的。每逢生日,朱由校一定會親自去祝賀。她每一次出行,其排場都不亞於皇帝。出宮 入宮,必定是清塵除道,香煙繚繞,「老祖太太千歲」呼聲震天。
客氏宮中為惡的第一步,就是除去光宗朱常洛的原來親信宦官、司禮監秉筆太監王安。王安 是明代少有的為士大夫所稱道的宦官之一。他為人剛直,從萬曆二十年(1592)就服侍朱常洛、朱由校父子。尤其在移宮一事上,他聯合外廷的楊漣、劉一■等大臣擁朱由校登基,使 朱由校擺脫了「西李」的控制。熹宗登基后,也很感激王安,言無不納。魏忠賢也投靠在他 門下。然而,王安此人,「剛直而疏」,心思不夠縝密,又常常患病。因此,他與熹宗的接 觸逐漸變少,而魏忠賢借客氏之力日益親近熹宗,大有取而代之之勢。天啟元年(1621)五 月,朱由校任命王安為司禮監掌印太監。按照慣例,王安自然要推辭一番。這時候,客氏的 作用便顯現出來了。她勸熹宗乾脆批准了王安的辭呈。然後,魏忠賢嗾使給事中霍維華彈劾 王安,再利用秉筆太監的身份矯旨將王安發配到南海子去做凈軍——宦官軍隊。從魏忠賢本 人來說,王安於他有恩,不忍加害。但是,客氏的一句話堅定了魏忠賢除去王安的決心。客 氏說:「爾我孰若西李,而欲遺患也!」意思是說,你我跟李選侍比怎麼樣,她都被王安逼 得移宮僻居,我們為什麼要留下遺患呢?客氏身為婦人,卻無婦人之仁,做事非常狠毒。其 實,王安有恩於熹宗,如若不死,隨時都有可能翻身。客氏和魏忠賢於是派當初李選侍宮中 的太監劉朝去掌管南海子。劉朝本就與王安有仇。讓劉朝掌管南海子凈軍,是欲處死王安無 疑。劉朝到任后,就不讓王安飲食。王安就取籬落中的「蘆菔」為食。蘆菔又名蘿葡,其根 莖可食用。大概王安當時也就是掘草根為食吧。然而,就這樣,王安仍堅持了三天沒死。劉 朝實在有點不耐煩了,於是「撲殺之」,遂為客氏和魏忠賢除了心頭大患。
客氏深知,自己在宮中的地位是沒有合法性的。大婚後的熹宗,曾經一度因為外廷的御史劉 蘭等人的請求,將客氏遣出皇宮。但是,事隔不久,熹宗就重新召回了客氏。熹宗對臣下們 說:「朕思客氏朝夕勤侍朕躬,未離左右,自出宮去,午膳至晚通未進用。暮夜至曉臆泣, 痛心不止,安歇勿寧,朕頭暈恍惚。以後還著時常進內奉侍,寬慰朕懷。」既然皇帝因為客 氏的離去,引起了厭食、失眠、頭暈恍惚諸多病症,大臣們再要反對,也是無效了。因此, 終天啟一朝,客氏始終自由出入宮廷。但是,客氏明白,自己的地位只不過因熹宗的寵愛而 獲得;一旦熹宗死去,自己的地位也就一落千丈了。因此,選擇誰接替熹宗死後的皇位,就 非常重要了。據說,客氏與魏忠賢處心積慮地想廢除張皇后,然後以魏忠賢侄子魏良卿的女 兒為後。但是,熹宗對張皇后頗有夫婦之情,以致此計不能成功。客氏更害怕皇帝的妃子產 下皇子,母以子貴,從而得到熹宗的喜愛,而使自己失寵。因此,天啟一朝中朱由校生下了 不少的皇子,但無一能夠長成。熹宗總共有三個孩子。長子朱慈然,謚懷沖太子,《明史》 稱「不詳其所生母」。在《內起居注》頗詳實的明代,這實在令人奇怪。次子朱慈,慧妃范 氏所生,未滿1歲即夭折。三子慈炅(jiǒnɡ),容妃任氏所生,未滿1歲亦夭折。一些 學者認為,這都有可能是魏忠賢和客氏下的毒手。更有甚者,不少的皇子其實是在胎中已遭 客氏的暗算,例如裕妃張氏之孕。裕妃張氏因為無意中得罪客氏和魏忠賢,客氏、魏忠賢就 假傳聖旨,將裕妃幽禁於別宮,逐去宮女,斷絕飲食。當時的裕妃已然懷有身孕,卻被活活 地餓死宮中。宮中的其他妃子,從此對客氏非常恐懼。例如曾生育皇二子的慧妃范氏,擔心 自己會落得和裕氏同樣的下場,就在平時預藏食物,後來果然被客氏幽禁半月之久,靠著私 藏的食物活了下來。
魏忠賢與客氏兩人,一方面處心積慮地除去宮中一切可能對他們不利的因素,一方面向熹宗 進獻自己的養女,冀圖能生得一男半女。然而,熹宗一生三男二女,都早早夭折,魏忠賢與 客氏的如意算盤始終沒有撥轉。所以,熹宗的去世,對於客氏的打擊是非常沉重的。信王朱 由檢入宮即位后,客氏就再沒有居留宮廷的理由了。九月初三日離宮的那一天,客氏早早地 起床。五更時分,身著哀服,入熹宗靈堂,取熹宗幼時的胎髮、痘痂及指甲等物焚化,痛哭 而去。兩個多月以後,即天啟七年的十一月十七日,客氏被從私宅中帶出,押解到宮中專門 處罰宮女的地方浣衣局,嚴刑審訊。審訊得出的結果令人詫異:當時宮中有8位宮女懷孕, 客氏承認這8名宮女都是自己從外面帶進去的婢女,是想學呂不韋的榜樣,覬覦皇位。結合 魏忠賢曾在熹宗死前說已有兩名宮女懷孕,宮女懷孕這件事也許真是客氏和魏忠賢精心安排 的。如果客氏所說是真的話,那麼客氏自然是罪不容誅,於是在浣衣局被活活笞死。
上一篇[王紹徽]    下一篇 [續憂危竑議]

相關評論

同義詞:暫無同義詞